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忘忧小栈 > 正文
1、今肖莫语
作者:东城雾水  |  字数:5331  |  更新时间:2020-03-10 14:00:09 全文阅读

海风温柔的,就像她的手轻轻抚过罗今的头发发,吹过他那留了几年的长须。东南亚的太阳猛烈,总会给人留下黑色的印记,还好罗今不是那种白的出奇的男人。他静静地站在还岸边,手中的相机随意的追寻着满地玩耍着的男男女女,身旁才十八岁的徒弟,无所事事的的站着,嘴里嚼着槟榔,双眼不老实的瞄着沙滩上那些身材曼妙,纤腰长发,的比基尼女孩,嘴角还不住地留着口水。

  罗今,这不也许不算是一个好名字,他在二十二岁之前一直想要将它改掉。罗今不明白自己那一对作为医生的父母,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一个字为他命名。但现在他不会再想其中的缘由,也不再介意那奇怪的名字,因为那成了他对于他们唯一的留恋。

  大学毕业前夕,国内一场疫情爆发,那是一场二十年难得一遇的天灾。罗今的父母在和罗今最后一通电话后,毅然决然的前往了疫情的最前线。

  “喂小今,我和你爸要去前线打仗了。”

  “打仗?哦知道了,这是好事嘛,我支持,但你们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老爸不会让你成为孤儿的!”

“我去,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当时的罗今窝在寝室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那片黑色的印记,不赖烦的回答着父母亲的电话。当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那通电话居然是他最后一次听到母亲的声音。

  三个月后,疫情结束,全国有不到一百名的医生就此殉国,而就是这不到一百人,罗今的父母都却列在其中。收到消息的那天,也是罗今带上学士帽的那天,毕业相册上的他留下了一张强忍着不哭的脸。就在那天罗今成为一名有房有车有存款,而又无父无母无牵挂的相亲市场抢手货。四十出头,正当壮年的罗医生夫妇,还没有看见儿子毕业,没见过儿子的婚礼,没见过他们孙辈的诞生,就这样走了。

  保险公司高额的赔偿,政府医院给与的烈士是荣誉,不住的在那几天砸向了罗今的头顶,眼泪伴随了他整整一个月。那个月里,罗今真的进入了一种极度堕落的状态。他关掉了手机,逃离了那个生活了22年的房子,流浪在那座城市的天桥、隧道以及公园的长椅上。罗今就像一个流浪汉,他吃着别人丢掉的食物,喝着城市喷泉涌出的水,只有在那冰凉刺骨的触感击打着他的面庞,贯穿着他的身躯时,罗今才发觉自己还活着。罗今绝望的,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再有光芒,就在罗今决定彻底离开的时候,一个人突然的出现了。她头发凌乱,的眼睛通红,额头上还挂着斗大的汗珠。她半哭泣着,一把将那个已然和乞讨者无异,甚至更加不堪的罗今抱入了怀中。

  “你的家没了,但还有我,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再孤单,我会给你一个新的家。”女孩的声音回荡在罗今的耳畔,让他那的心出现了变化。肖莫语,一个身高175的北方女孩,她手脚修长,身材苗条,那时候留着一头板寸的短发英姿飒爽,跟个男孩似的。她紧抱着蜷缩在街角的罗今,一字一句的说着。就在那个时刻,蜷缩在肖莫语怀里罗今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有存在的必要。

  第二天早上九点,罗今结婚了,那一天的第一对。

  结婚后,罗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卖掉了父母留给他的房子。虽然那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但现在那里却成为了他的梦魇,他每每回到那房子,过去的一切就如春水般涌入心头,酸楚终会将他包裹。在卖掉房子,处理完父母的后事后。罗今带着肖莫语,带着所有的钱,一起流浪在祖国的大好山河。最终两人在西部,一个有雪山的小镇旁,买下一间带着院子可以看到雪山的房子。

  “我们开一家属于我们自己的民宿吧!”肖莫语在罗今的耳畔轻语,那时的她头发已经齐肩,不再是当年那个帅气的女孩,取而代之的肖莫语成了充满传统美的女人。

  之后的两年里,肖莫语用尽了浑身解数,并充分的将她的专业运用上。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那家充满了浓浓中国风的民宿,从一文不名的偏僻小店,变成了众多驴友打卡留宿的网红民宿。罗今也靠着两年的时间,将自己变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旅游向导,生活变得开始有味道,二人的世界里也开始出现了别的眷恋,联系两人的不再只有爱和那间小店,他们爱情的结晶即将凝聚成形。

  民宿第三年的冬天,肖莫语怀孕了。她很兴奋,高兴劲的跳了起来,扑到了罗今的怀里,他们拥抱着旋转,一个漫长而又幸福的长吻吻,吻到罗今几乎窒息。与此同时他们的小店开始了新的业务,罗今大学时的室友权大,在泰国开了一间还算不错的民宿,在他的盛情之下罗今决定飞到了芭提雅的海岸,与之共商大计。罗今想要进行一场阔张,要扩大他两的事业,也为肖莫语肚子里的孩子创造更好的环境。

  罗今离开西部的时候,肖莫语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那天两人将民宿交给伙计,肖莫语挺着凸起的小腹和罗今一起来到庆州机场,在机场里,这对明明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两人却还象那些小情侣一般的两人缠绵了好一会。也是那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再次出现在他两的人生。

一切都太过的巧合,就好像电视剧里的剧情。肖莫言,肖莫语的双胞胎哥哥,一个和肖莫语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要说两人最大的不同,除了肖莫语那一头长发外,就是肖莫言有着傲人的身高了。190公分的肖莫言站在罗今的面前就像一个巨人,而罗今呢?只能如同一个小孩一般仰着脑袋看着他。他就这样突然的出现,从侧面轻轻的拍了一下两人紧靠在一起的肩膀,一脸笑意的看着这对小夫妻。

  “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肖莫语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肖莫言背着一个大大背包,胡子留了老长,活脱脱一个背包客的样子。

  “别管这么多。”肖莫言没有回答肖莫语,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亲人来了,你两也不高兴高兴?”说着那张漂亮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一笑,微笑之后就是一个熊抱,将罗今肖莫语两人都抱了起来,像抱着小孩子一样的来了一个360度的旋转。

  这个360度的旋转是肖莫言的招牌动作,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一个和自己女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就这样将自己抱起,我想换做任何一人都会有着们一丢丢不舒服吧!在之后的几年里罗今还是习惯了他的热情,毕竟那热情并不是专门对罗今一人。他所有的朋友,特别是男性的朋友,几乎都被他这么抱过。

  “哥,别这样。”就在肖莫言准备第二圈旋转的时候,我突然间想起现在肖莫语正在怀孕中,可不能这样激烈。“我知道你兴奋,但莫语现在可是孕妇啊,你克制一下。”

  “孕妇?妹儿你怀孕呢?”

  “嗯!”肖莫语羞涩的点了点头。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肖莫言更加的高兴,说着就要再去抱自己妹妹。不过他还是有分寸的,刚把妹妹举起来,就又放下了,然后他一个转身将罗今一个人抱了起来,随后转了几个大圈,一边转着一边大喊“太好了我要当舅舅了。”

  “哥,你快停下来。”罗今和肖莫语心有灵犀,她好像发现了罗今的不适,连忙制止了肖莫言那不成熟的行为。当罗今被肖莫言放下的时候,他只觉得一阵的恶心,随后就开始了干呕。在这里说一下,可能是罗今和肖莫语的关系太好了,他们两竟然出现了,男方孕吐而女方无事的显现。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这就是孕娠伴随综合征,医学上的解释说这是妊娠伴随综合征是一种心理因素所致的神经症或身心疾患。其发病原因,主要是将为人父的喜悦、等待婴儿降生的焦虑、未来职责的惶惑、子女健康的忧虑、种种强烈的情感交织在一起,导致了丈夫的精神紊乱。

  肖莫语轻柔的拍打着罗今的背部,在看他不再干呕后,从自己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取出一个杯子。杯子里肖莫语出门前泡好的枸杞水,罗今喝了一口,随后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哟,妹夫这是怎么呢?”肖莫言在一旁窃笑到,“难道怀孕的其实是你。”然后他故作惊讶的张大了嘴将手指放入口中的看着罗今和肖莫语“难道说其实小今才是女的?我就知道莫语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妹妹!老弟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我的天啊!”说完还故意颤抖着手指着小两口。

  “是啊是啊,我是你弟弟。”肖莫语撩了一下自己鬓角的头发,装出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说道,“你看你弟妹都被你甩成什么样了,要是流产了你赔得起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他流产了,再让他怀上不就好了吗?啊哈哈哈。”肖莫言笑道。

  “讨厌!”虽然罗今刚刚还没缓过来,但看这对三年不见的兄妹玩得这么开心,还是决定加人其中。于是他翘起兰花指,捏着嗓子一脸娇羞的叫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抓住肖莫语的手腕,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老公,你看大伯,他调戏人家!”

  “噗嗤”一声,可能是罗今的演技太过恶心,也可是我老婆肖莫语的笑点就这么低,她居然就这样笑了,随后就像一个爷们一样的仰头大笑。

  说实话,这才是她原来的样子,那个男孩气的女孩,大学刚开始的时候,她留着一头板寸头,穿的也都是一些男孩的衣服,就连说起话来也是和男人无异,最初认识的时候罗今还一度将她当成同性恋。每天和她称兄道弟,有时甚至勾肩搭背的谈论哪个女孩漂亮。那时候我们都有骑行的习惯,年轻的时候满身的活力,有事没事就是骑着自行车朝着周边的城市骑行。还记得那次,罗今从离学校100多公里的城市骑车回去,就在那已经没有什么汽车通行的国道上,我看见了身上披着一件雨衣,穿着牛仔套装的肖莫语。她就蹲在路旁,维修着她那辆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她的那辆车好像是她花100块钱从一个毕业的学长手里买来的。不过那个学长已经是那车的第N代持有者了,换句话说,她当时的那辆自行车是一件上了年份的爷爷级物件。

  “这下雨的,你停在这干什么呢?”罗今一脚刹车,停在她的声旁问到,一边将车架上的伞打开,给她撑上。

  “你来得刚好,来帮我看看。”她抬头看见停下来的是罗今,一脸的兴奋,连忙招呼到。罗今将车挪到一旁放好,然后走到她的对面蹲下,定睛一看。她那辆自行车已经没救了,链条断了不说,就连车轱辘都好像已经坏死了一样,罗今真怕她再推着那车上路,会出现车身和轮胎分离的惊险场面。

  “你这车绝了啊!”罗今惊叫到。

  “怎么?”

  “就你这车啊~”他故意拉长了语音,买了买关子,那时候的兄弟们都是这么说话的,毕竟人生太过无聊,不搞点什么事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快说!”一向沉稳的她居然急了,她伸出手在我的胳膊上拧了一下。

  “啊!”那一下啊那一下拧得我生疼,忍不住叫出了声。

  “是男人就干脆点。”说完她白了我一眼,“还有,不要像女人一样一点小痛就要大叫。”

  “你!”罗今刚想要反驳什么,只见她的手有一次的伸向了罗今,这次他才不会被她拧到。罗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好软,好细。在那一刻罗今突然发觉,对了她是女孩,无论她做怎样的打扮,用怎样的语气说话,她都是一个女孩。罗今抬头看着她,此时此刻那个女孩子居然羞红了脸,罗今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她。“好漂亮。”不知道为什么,罗今的嘴巴居然不自觉的突出了这三个字。这时候她的脸更加红了,竟然还带有几分的娇羞,那样子让我感觉到她与那些留着长发穿着裙装,尽显女性魅力的女孩儿没什么区别。甚至在那时,罗今觉得肖莫语比起那些女孩还要更加的具有吸引力。

  “还不放手?”她竟然柔柔的叫了一声,俨然没有的往日的气势。

  “不想放,可以吗?”那时候的罗今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就那样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语气坚决的说出了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话。罗今想,‘这下玩完了,那兄弟肯定要扛着她那辆破车追着我打了。’但出乎意料的,肖莫语并没有翻脸,只是仍旧一脸娇羞的红着脸不再望向罗今。时间仿佛凝固在了那一刻,直到又一批骑行的人通过。

  “看那里有一对gay!”其中一个女孩兴奋的喊道

  “嘘,你小声点,别让人听到了。”一个男生说道,说着他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盯了一会后,他对之前的女孩说“他们不是gay,你看那个穿牛仔套装的是女孩?”

  “是吗?”女孩有些疑惑,但很快的他们没有再理会路边的两人,嬉笑着骑着车远去。

  在他们走远后两人才清醒了过来,罗今松开手不好意思的看着她,“没弄疼你吧?”

  “嗯!”肖莫语摇了摇头,然后扭头不看他。

  “天快黑了,你来我车上,我们去下一个镇子休息一晚怎么样?”

  “嗯!”说着她跟着我骑上了我的自行车。

  那时候的骑的那辆自行车是一个老式的,后面有着一块放东西的架子的那种。我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叠了叠,当成垫子垫在架子上,她横坐在架子上,双手竟然自然的楼住了我的腰,脑袋轻轻的靠在我的背上。那一路我说了很多,但她的回答除了“嗯”“哦”以外便再也没有别的对话。

  “弟妹你怎么呢?”肖莫言的手在我的眼前晃悠着,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将我拉回了现在。“着就呆了?”

  “对啊,你想什么呢?老公。”肖莫语也朝着罗今靠了靠,她的胳膊挎着罗今的胳膊,脸上有些担心的样子。

  “想你呢?”

  “我?”

  “对,那个男孩一样的你!”

  “哼!”肖莫语一声哼笑,“怎么你是想再把口味换回去了是吗?”

  听到老婆的话罗今‘噗’的一声笑了。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从庆州飞往乌塔帕奥AK363次航班已经开始登机,您前往T1航站楼A4登机口登机。”机场了响起了飞机登记的提醒。

  我看了一下手里的登机牌,没错这是我即将要坐上的飞机。我转身对肖莫语和肖莫言说到“言哥,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出差,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帮我照顾一下语儿。”

  “哈,没问题,我刚辞了职,现在就是一个闲人。”肖莫言咧嘴一笑道,“你忙赶紧,别误了点。”说着向我摆了摆手。

  “是啊老公,现在哥哥来了你就不要担心了,虽然……”肖莫语侧眼看了一眼她的哥哥,笑着说,“虽然不能指望他什么,但毕竟他也算是个定心丸嘛。”说完三人相觑一笑。

  我摇了摇头,在次看着他们兄妹“那我走了。”

  “老公拜拜!”肖莫语说到,而那个巨高的肖莫言,竟然也捏着嗓子跟着来了这么一句。

  “拜拜!”说完我急忙跑去登机。

  到了飞机上,罗今找到自己的位置,找空姐要了个耳机,带上后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