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疫地记者的77天 > 正文
第一章 崩溃边缘
作者:半岁音书  |  字数:3638  |  更新时间:2020-03-24 19:35:05 全文阅读

“安安,不是我说你,你看你这篇采访稿,乱七八糟、不知所云!”林达“啪”一下将笔摔在桌上。

原本喧闹的采访部瞬间安静下来。

看着同事们陆陆续续找借口走出门,郭安安压抑许久的怒意终于喷薄而出。

“林总,如果您还在为上次的事耿耿于怀,您直接跟我说,咱们敞开了说,甭背地里搞这些小动作。”郭安安气得声音发抖,但依然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

“郭安安,我现在说的是你稿子的问题!请你不要借题发挥!”

林达用力在送审稿的标题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丢给郭安安,“这篇稿件不适合上版面,你拿回去,重新找个选题报上来吧。”

郭安安拿过纸稿,随手翻了几页,几处被红笔圈出的大段像是一把刀插进她的胸口。

自打郭安安加入鲁报,她的采访稿就以老练的文笔、精准的角度而闻名,而她也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员工、业务骨干。就连带过她的老师都极少对她的稿件大片批红。

再细看林达批注的内容,郭安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缺乏逻辑性”“事件交代不清楚”“描述不客观”……这一句句无疑都在质疑郭安安作为资深记者的专业性。

“林总,您说我不客观?我看,不客观的另有其人吧!”郭安安冷笑着将纸稿用力撕成碎片,啪地扔进垃圾桶中,扬长而去。

自打两个月前,郭安安暗访碧林集团在建项目偷工减料的线索,被林达找理由卡住稿件后,郭安安在鲁报就变成了受气的小媳妇。

后来郭安安才知道,原来碧林集团是林达一手谈下来的大客户,单是每年投的广告费都抵得上郭安安加班加点几年的工资。为了留住这个大客户,林达没少给碧林集团赔笑脸,也没少给郭安安小鞋穿。

但凡郭安安的采访稿,必须由林达亲自过目后才能对外刊发,而原本一次过稿的郭安安也在林达的“精心”批阅下,一次又一次地返工、补充采访。

最初郭安安以为是林达认真负责,还满心欢喜感谢林达给自己进步的空间。可渐渐的,郭安安的稿件质量下滑、处事应变能力差、谈客户将业务谈崩……这些成了办公室里公认的秘密,鲜少尝到失败滋味的郭安安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她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块做记者的料?就算后来郭安安意识到林达是在刻意针对自己,可是她已经没了最初那股自信的底气。

这件事后,采访部便立下了每天早晨必须报题的规矩,免得记者在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冲撞了“一家人”。郭安安原本跑的口也在林达的操作下,一点一点被转交给别人,为了完成每日采访任务,郭安安单是想选题都要想得头秃。

郭安安冲出办公室,她怕自己再多待一秒都会抄起旁边的椅子砸向林达,她有种想毁掉这个办公室的冲动,但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不要变成一个泼妇。她感觉自己胸口像是要爆炸,每一次呼吸都累到心痛。

她想跟任旭东诉诉苦,但是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接通,她突然想起来,他们已经分手一个星期了。而好朋友何笑刚跳槽到一家世界五百强,这个时间估计正忙得脚不沾地。

郭安安收起手机,抱着胳膊坐在楼梯上。声控灯早就灭掉,整个楼道黑漆漆一片,将所有的议论都挡在了防火门外。

“这样苟且地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个曾经被郭安安最不耻的厌世情绪又冒了出来。

在过去的31年里,郭安安最瞧不起的就是轻生的那些懦夫,她总觉得,那些人既然连死都不怕了,活着又有什么好怕的!可是现在她竟然要变成这样的人了。

在她的包里还装着两天前从心理咨询室拿到的诊断结果,中度抑郁症。

从一个月前,郭安安就开始脱发失眠,就连在梦里,林达都在批判她的采访稿,每一次入睡都是一场挑战,睡不着的时候头疼,睡着了之后痛苦。

她的精神状态一日不如一日,可相恋七年的任旭东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对着电脑就是刷手机,两个人反而更像是合租在一起的朋友。

直到一周前,任旭东做了一桌好菜,等郭安安回家。吃完饭,任旭东怜悯地看着郭安安,他说:“安安,我拿到了米国的offer。”

郭安安有些懵,她知道任旭东每天都在苦练英文,这是她硬逼着他做的,之前的她总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优秀一点、再优秀一点,可如今他竟要去国外工作,优秀到不给她一丁点缓冲。

“什么时候申请的?那我怎么办?”郭安安脱口而出。

“安安,我们还是分开吧。”

一句话轻描淡写,郭安安内心翻江倒海。

“不行!”郭安安死死盯着任旭东,她曾经想过,就算分开,也应该是她先提出来,但是她那么爱任旭东,怎么可能会提分手呢。

“安安,我去米国可能就不会回来了,我们分开对你我都好。”

“不可以。你不要离开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米国,这边的工作我不要了,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啊,我们为什么要分开!”郭安安带着哭腔挽留。

她曾经那样骄傲,长相出挑,才华横溢,万里挑一的男朋友也爱她如掌心宝,30岁之前的郭安安就像是一颗光芒四射的小太阳。

可过完31岁生日后,一切都变了。

“郭安安,你不是总说我土、嫌我笨吗?好啊,现在我要去米国了,你终于看得起我了?快别哭兮兮地装可怜了,我早就受够你了!我凭什么要带你一起去,你永远都这样自以为是地想要操控别人的人生,请收起你那些自作聪明的做派吧。”任旭东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郭安安。

郭安安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那些曾为他操碎的心,到头来竟然成了自以为是的操控?

“房子留给你,租金我已经提前交过三个月了。你放心,我会支付你青春损失费,打到你的工行卡上。”任旭东不再理会郭安安,拎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出了门。

郭安安这才发现任旭东早就把他的东西一点点搬走了,而郭安安揪心于工作,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倒在床上,郭安安第一次讨厌活着的感觉。她想,如果就这样死去,任旭东会不会难过?

接下来的几天,这个念头反复出现。家里地上、枕巾上也到处都是掉发。郭安安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可她开始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让她更加绝望了。

吃过医生给开的处方药,郭安安总觉得自己昏昏沉沉、脑海中似乎蒙上一层乌云,可她起码不会想着用极端的方式报复任旭东了。

郭安安压抑着自己把头埋在两腿间,她想哭,但哭不出来,心里是麻木的,但大脑中却是翻腾不止,那是一股想毁灭一切的火气,让她想毁掉林达、毁掉给她污点的办公室、毁掉抛弃她的人,毁掉她自己!

“太累了,活着真的太累了。”郭安安紧攥的拳头微微颤抖着,她是个体面的人,就算离开也要骄傲美丽地离开。

一瞬间,郭安安想了很多种让自己从这里解脱的方法,而后一一否定。

不知坐了多久,郭安安的两腿已经发麻到没有知觉。忽然楼上的防火门猛地打开,又砰的一声关上。

“王总,我知道这次报名的机会多么宝贵,也知道您是器重我才考虑推荐我,我非常感激您。可是您也知道我家孩子才九个月,孩子奶奶身体不好,我实在是离不开啊!”

“刘芳,咱们鲁报这次只有这一个随医出征的名额,我好不容易才跟黄总申请把名额给咱视频组,你一定要珍惜啊!”

两人在楼上嘀咕,并未发现楼下坐着的郭安安。

“随医出征?”郭安安耳边像是一声炸雷响起。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新闻报道早已铺天盖地,湖汉市的形势可以说非常糟糕,很多医护人员甚至都没能幸免。

这是一次危险的任务,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不被感染,而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以身殉职了。

但是对于郭安安来说,暂时离开报社,逃离林达,逃离那个残存着任旭东气息的小家,也算是一种短暂的解脱了。

刘芳与王总不欢而散。关门声过后,声控灯再次亮起。

郭安安扶着墙站了好一会,两条腿才恢复知觉。她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两天前,心理医生曾建议她出门旅游清空心情,释放一下工作和感情所带来的焦虑和压力。

郭安安也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彻底崩溃。借这次机会圆了自己当战地记者的梦后,她打算回来就递交辞职信,去当个自由撰稿人,再也不看林达的脸色了。

她一瘸一拐地往楼上走去,反正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在报社大楼内出入了,索性直接越过林达,跟黄总申请出征,起码中间不会再有人使绊子。

黄清泉是鲁报报业集团的董事长,自从报社由事业转国企后,他便一手带着集团转型升级、扩大鲁报影响力,到如今集团的业务尤其融媒体已经基本实现了全省县域全覆盖。如此有魄力的一个人,平素与员工相处,却从未拍过桌子红过脸,是一个眼中有员工的老总。

黄总办公室在报社17楼,郭安安已经做好最后一次来这里的准备,所以敲开黄总办公室的门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黄总对郭安安的大名早有耳闻,很是欣赏这个有才华的小姑娘,这一次又见她主动请缨上战场,欣赏之余又多了几丝敬意。

“安安,现在湖汉市的情况你也清楚,过去之后,条件会很艰苦,也很危险,你真的想好了?”黄总将自己手头掌握的数据资料拿给郭安安,上面的确诊和新增数字触目惊心。

郭安安微微笑着,她每天都关注着这些数字变化,对疫情的现状非常清楚。

“我想好了,黄总,我要去。第一,我大学毕业后便来到报社,已经7年,是年轻记者中的资深记者,业务知识足够硬。第二,我是一名党员,如今国家需要我,我就要冲到前面去。第三,我是一名记者,我的职业理想就是让更多人看到真相。所以,希望您能给我这次机会。”

郭安安轻点着资料上的死亡数字,她想,此行最坏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让自己变成一个数字,但是如果能平安回来,那将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了吧……

可走出黄总办公室,一股失落感又笼罩在郭安安的头顶——如果她真的走了,会有人为她难过吗?还会有人惦记着她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