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属野草的命
作者:北风吹雁  |  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0-04-01 01:58:50 全文阅读

昏暗破旧的土房里,寥寥陈列着几样简陋的家具。

  斑驳掉漆的条桌,修补了几番看起来仍不怎么稳当的板凳,靠墙边放着的,是两个陈旧的大木箱子,隐隐散发着一股霉味。

  齐小雨空洞的双眼,无神地看着房顶。

  房梁上,蛛网密布,还有一只硕大的纺织娘,正在努力地吐丝拉网......

  重生回来已经三天了,齐小雨还是没有从悲痛中彻底走出来。

  她的手,不自觉地抚摸上自己扁平的小腹。

  上一世,这里曾经孕育过一个两个月左右的胎儿,只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尚等不及出世,就被他那狠心的父亲给踢没了。

  齐俊飞!

  齐小雨闭了闭眼,似乎要将那个狠心的人从记忆里抛出去。

  努力了半晌,却是未果。

  “砰砰砰!”

  老旧的木门被人粗暴地拍响:“死丫头!大白天的锁什么门!难不成是在屋里藏野男人了不成?”

  齐小雨的嘴角微微一勾。

  这就是她的“好”养母!

  什么事情到了她的嘴里,没的,也要被其说出三分影子来,要知道,她重生的这个时候,还才十三岁!

  拳头不自觉地握紧:这一世,她说什么,也不能再任由齐家人摆布了!

  孙玉梅掐着腰,在说完这句话后,犹自不解气地往木门上又踹了两脚,嘴里持续吐着难听的话:“速度给老娘滚起来!不就前两天拍了你两下吗!这么不禁拍?你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啊!还装病?真以为装病就不用干活了?美的你!”

  木门在孙玉梅的大力踹动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连带着周围的土块都掉落下来不少。

  孙玉梅吓了一跳。

  这门可别给踹坏了,不然还要掏钱来修,那就不值当了!

  “死丫头!赶紧开门!”孙玉梅怒火熊熊,嗓门里扯出来的动静愈发大了。

  尽管心中极为不乐意,但齐小雨还是恹恹地应了一声,下地将木门打开——

  “啪!”

  齐小雨捂着自己迅速肿起来的半边脸,强压下心里的怒火。

  “死丫头!你胆肥了啊!敢让老娘叫这么久的门!说!你是不是背着老娘做见不得人的事了!”孙玉梅抬起手,作势又要拍下去。

  齐小雨目中冷光一闪。

  上一世,自己懦弱无能,被孙玉梅打也不敢反抗。甚至被迫与齐俊飞成婚后,面对家暴,她也通常是忍了。而这也导致,齐俊飞对付她的手段,一次比一次凶残,最终使得自己一尸两命,含恨离开了世界。

  这一世,老天爷既然选择了让她重生回来,趁着一切悲剧还没有发生,自己说什么也要做出改变!

  再不济,也不能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齐小雨身子微微一侧,避开了孙玉梅拍过来的手掌——

  “死丫头!你胆子见涨啊!老娘出手,你竟敢躲?”孙玉梅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齐小雨。

  不想,她这句话才刚说完,就见齐小雨脚下一歪,整个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喂!死丫头!赶紧给老娘起来!你装什么死?”

  孙玉梅吓了一跳,忍不住用脚踢了踢双目紧闭的齐小雨。

  这死丫头的身子骨,不会这么脆弱吧?

  自己才打了她一巴掌而已!

  难道,是前两天的伤还没养好?

  孙玉梅心中一惊,吓得赶紧俯下身,用手去探齐小雨的鼻息。

  感受到指尖传来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后,她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活着就好!要是死了,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可就白养了!

  “死丫头!装什么病!”齐小雨没事,孙玉梅的胆气又壮了起来,“你以为你往地上一躺,老娘还能花钱给你看病不成!”

  嘴上说着,到底是没敢再下脚了。

  “气死我了!这死丫头毛病就是多!还得老娘亲自去做饭......”孙玉梅抱怨着,脚步声逐渐远去。

  齐小雨悠悠地睁开眼睛,眸底掠过一丝嘲弄。

  她站起身,将房门重新锁上,望着空荡荡的十分寒酸的屋子,眼底却是浮现了浓浓的哀愁。

  当她知道自己重生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就是逃离这个家,从此离齐家人远远的。

  然而,身无分文的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或许自己可以依靠上辈子的记忆,开包子铺赚钱。但要支撑一个铺子,手里总要有点本钱吧?没有本钱,她拿什么开铺子,又用什么来养活自己?

  再说了,若是齐家人知道自己在外开铺子赚钱,以他们吸血虫般的作态,自己的手里根本剩不下什么!更别说凑够银钱去往别处了!上一世就是如此!

  哪怕后来自己如他们愿嫁给了齐俊飞,但手里除了维持铺子开下去需要周转的本钱外,根本就没有剩下来一丝!

  他们防她,就像防贼一样,生怕她拿钱跑了!

  可恶!短时间内,还是没有办法摆脱么?

  齐小雨有些气恨地攥紧了拳头,不想这一使劲——

  “嘶!”

  身上传来的疼痛,使得她忍不住痛嘶了一声。

  掀起衣服,看着遍布身上那纵横交错深深浅浅的伤痕,齐小雨眼底的寒意更甚。

  算了,她已经习惯了。

  所谓的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算什么!

  自己在齐家,几乎没有一天不挨打。

  不管自己做没做错,在孙玉梅的眼里,总能寻到自己的错处,并借机狠狠地修理自己一顿。有时候,甚至连这样的借口都不愿意找,纯粹的只为发泄怒火!

  兴许是自己前几天的昏厥,把孙玉梅给吓到了。

  要不然,就冲自己躲的那一下,对方说什么都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齐小雨的嘴里涌出了一丝苦涩,在遭受了这样严酷频繁的摧折后,她居然还能顽强的活下来,莫非自己真像孙玉梅常挂嘴上说的那样:属野草的命么?

  不过,这身伤却是该治治了!

  虽然短时间无法离开齐家,但也不能就这么伤痕累累的拖着。

  只是身边没有什么伤药,齐家或许有,但孙玉梅肯定不舍得把治伤的药用在自己身上。对她来说,自己只要活着,还能喘气就够了!

  至于伤不伤的,她才不会管!

  齐小雨所在的卧房,在整个齐家屋子里的最里边,面积还不到十平米,且终日阴暗潮湿。房子里有数的几件家具,因为长期缺乏日晒,飘散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霉味。

  这还是齐小雨每天打扫的结果!

  土屋靠北的方向开了一个巴掌大的“窗子”。

  这个与其说是窗子,倒不如说是个通风口。

  而那张斑驳掉漆的条桌,就置于那个通风口下。

  关上门,那处通风口就是唯一能带来光亮的地方。

  整间土屋,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沉闷感。

  从齐小雨的房子里出来,势必要经过齐俊飞和齐兴业孙玉梅夫妻两人的房间,之后才是厨房。

  也就是说,齐小雨想要在不被齐家人察觉的情况下走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

  孙玉梅正大力地使着锅铲翻动锅里的菜,看到齐小雨出来,冷嘲热讽了一句:“真会挑时候!”

  齐小雨的目光不自觉地被锅里的菜吸引。

  重生回来的这三天,她除了喝过一碗稀的能数出米粒的糙米粥外,就再没有吃过其他东西,这肚子是真的饿了!

  “看什么看!今天的饭没带你的份,你去灶坑里加把火,顺便把这菜炒完!”孙玉梅说着,直接扔下锅铲。

  齐小雨皱了皱眉头。

  算了,也就炒个菜的功夫,不急一时。

  “别想着偷吃!”耳边传来警告声。

  齐小雨刚握上锅铲的手紧了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了!

  垂下头,掩去了眸底泛起的一丝凉意。

  “妈,我这几天没去山上,家里的猪草可能不够了。”三两下将菜炒完装盘后,齐小雨这才看向孙玉梅道。

  再没有什么,比割猪草这个借口更好使了。

  每年开春,孙玉梅都要抓上两头猪崽,等秋后养大了再卖钱。

  而养猪这样又脏又累的活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家里最不受待见的齐小雨身上。

  因此,割猪草也成了她每日必做的份内事。

  齐小雨这次被孙玉梅打的实在严重,昏过去的那一刻,虽然不知道怎么重生回来了,但身体的损害,却不会因为她的重生而改变。

  这一次,她整整在屋里躺了三天才缓过来。

  说起来挨打的原因也是可笑。

  那天,自己关上门打算洗澡,却无意间发现了门缝里偷看的齐俊飞,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孙玉梅。

  本想着让孙玉梅做主的她,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不但没有去呵责她的儿子,反过来却对着自己棍棒相向。

  孙玉梅这一次的下手,比平日更要狠厉几分。

  齐小雨没熬过去,当时就昏迷了。

  上一世,齐小雨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被孙玉梅打怕了的她,也不敢再告齐俊飞的状,这也导致齐俊飞愈发的变本加厉,在后来更是屡屡做出更过分的事。

  但这一世,齐小雨又岂会不明白!

  在孙玉梅心里,自己名义上是齐家的养女,实际上却是个童养媳,迟早都是要嫁给齐俊飞的,就算被偷摸看一次洗澡又有什么关系!

  齐小雨敢有那个胆子告到她面前,她不给打残都是轻的!

  “割猪草?!”孙玉梅心里一咯噔。

  她这才想起,打齐小雨昏迷后,家里的两头猪,确实有几天没喂了,别不会饿瘦了吧!

  念头晃过,孙玉梅就一阵的肉疼。

  “那你还不快去!”孙玉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要是把我的那两头猪饿瘦了,卖不上好价钱,看我不打死你!”

  齐小雨嘴角隐晦地一勾,却是杵着没动。

  孙玉梅最是着紧那两头猪。自己主动提出要去割猪草,对方更是巴不得。

  在她心里,自己恐怕还赶不上那两头猪重要吧!

  “怎么还不走?”孙玉梅等了半晌,见齐小雨还是没动,一下子就火了。

  齐小雨摸了摸自己干瘪瘪的肚子:“妈,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