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灵异玄录 > 正文
第四章 有人又受害
作者:不念九  |  字数:3504  |  更新时间:2020-03-23 10:13:07 全文阅读

天下的大道是什么,一举成名还是济世救人。也许在墨白的生涯里这些都不值得一提。有那么稍短一瞬体验过人间的真情,看过人间的泪水。

这一家人死前眼里是含着泪水的,特别是两位女性死者。他们在拼命地挣扎着。在挣扎中痛苦的死去。

死相已经是惨不忍睹,留给他们的线索却是如此的少之又少。

一向以死人打交道的墨白也有了感情,他的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口里不停的念叨,“真的是畜牲。”

这种感情前所未有的激烈,也就是刚才那一瞬间,他才开始细致入微的观察,原来在那两位女性死者眼角处有一滴掩藏了好久好久的泪水。

“仵作有验过尸吗?”

“什么叫仵作?”

对于仵作这一个词语袁宇似乎听得不是那么的明白。他似懂非懂。只是曾经在别人的口里听说过仵作这一个职业。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却又没有见过这一个职位的人。

萌萌笑了一笑,“简单点来说仵作就是我们现在叫的法医。”

直接说是法医袁宇就恍然大悟,一般验尸的只有法医这一个职业啊。

“当然了,一般发生这一种命案,第1个要观看尸体的都是法医呀。”

“那就最好明天一早把法医报告拿给我看一下,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对策,或者说看看我能不能发现一些什么。”

这不是一起灵异案件吗?那一个法医报告有什么用呢?

灵异案件也有他的根源,灵异案件也有,有他的做案过程或者是他的致死原因。对于目前来看,他们还是无法检测出那一位男性死者的致死原因。

也许这两位女性使者也不是被强奸致死的,或者她们的死法另有他因。

这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慢慢的又蹲了下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今天也是时候该收工了,因为就算他们现在再怎么查,也根本就一无头绪,“今天就到此结束吧,记住要保护案发现场。”

“就这样结束了?”

墨白用了一个无奈的眼神看着他,就他这样的智商,墨白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这一个第三分队的队长的,“大哥你知道吗?是人都要休息的好吗?我也会累呀,更何况我们再继续追查下去根本就没有意义,不如等到法医报告出来的时候,我们再展开工作进行调查,这样可能效果会更佳一点。”

似乎有些道理,袁宇不断的将自己的脑袋摇晃着。是人都会觉得有累的时候,更何况他还不是人呢。

当他们完成了所有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此时的南城人烟稀少。巷子里的阴气极盛。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走过大街小巷,来到了义庄。墨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往那床上一坐,整个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或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有美美的睡上一觉,才能解决好明天的所有事情。

一个大概40来平方的房间,他一个人住着是足够的舒服。还有一个人与他争床位,也没有一个人与他抢被子。

半夜他的鼾声已然慢慢的掀起一片喧哗,幽深冷静,恐怕就连鬼听到他那一个鼾声,都不得不对他产生敬畏。

“鬼呀!”一个声音从大街上传来。惊醒了正在熟睡当中的墨白,他连忙爬起自己的床。将自己的头往窗子外一伸一看竟然有一个人在凭空跑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他觉得此事越发的诡异,于是他就打开了自己的金眼,四处一看,竟然他被一个满脸是血,头发凌乱的女鬼给附体了。

正所谓厉鬼勾魂无常索命,这些都是有原因的,有的是为了报仇,也有的是为了还魂。他们报不了仇就只能留在阴间受重刑之苦,继续等待着有一天有一位好心人能够帮助他们脱离这苦海。如果他们等不到这一位好心人的话,他们就会找机会脱离阴间那些大官员的掌控,来到人间寻仇之后再去投胎。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墨白轻叹一口气,面对这样的场景他见过无数次。他从身后掏出了一道符,往高空一抛那道符咒的金光直接洒落在了那一个女鬼的身上,顿时间把这个女鬼从那个人的身上给打了出来。

随后那一个女鬼就将凶狠的目光落在了墨白的身上。“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墨白本来一向就不太喜欢多管闲事,可是谁叫这件事让他给撞见了呢。在民间有一句话经常流传,如果一个人经常遇到这样的事,那么说明这个人一定在犯煞。也就是意味着这个人的运气不是那么的好。

墨白驾驭空气从房子内破窗而出。飞到了那一个人的身边,也站到了那一个女鬼的旁边。

他扬大声音说道:“畜牲,你虽然是一个鬼,但是我看你百年修行不易,我给你一次投胎做人的机会。”

“哈哈哈哈哈!”那个女鬼大笑不止,就凭他也可以让自己再次投胎转世做人,这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天师级别的人物也没有这个本领一个臭小子竟然敢口出狂言。

就刚才墨白的那一击,直接把那一个女鬼打得元气大伤。那个女鬼也赶紧从那个人的身上跑了下来,那个人也顿时就昏了过去,所以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根本就不知道。

那个女鬼想再次上那个人的身,可是他的那一些小伎俩,怎么能逃得过墨白的法眼呢?随后莫白就凭空掏出一道符,直接丢到了那一个人的身上,那一个不像是被人施的什么法术一样,使那一个女鬼不敢靠近。

那道符再次发出金光,那个女鬼被那道符的金光直接打退了几丈远。

告白的声音是越加的凌厉: “孽障你还不束手就擒,现在我就叫你魂飞魄散。”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要是个人都觉得他有几分威严还存在。

那个女鬼落在地上之后才觉得这一个人的实力不逊于天师级别的高手。在这个世界上天使级别的高手已经很是难寻了,更别说是这一个人的实力,竟然还在天师级别之上。

随后那个鬼对末尾的态度转变很大,她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跪在地上。说道:“好心人你可要帮帮我杀这个人并不是我的本意,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杀人,我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和我的女儿能够转世阳间。”

什么鬼?难道这一个女鬼杀人是被别人所牵制的,或者说他是被别人死死的,那么这幕后主使又是谁呢?这一连串的问题使墨白的头都大了起来。

其实墨白是可以为他们念往生咒,让他们去往房间投胎做人的。可是念往生咒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知道他的前生往事。

“我可以为你们念往生咒超度一番,让你们杜绝去凡间做人。可是你要把你知道还有你的苦情告诉于我,或者是你的前世今生也都可以。”

“你选择什么?”

“我还是选择前世今生吧!”

这讲起前世今生要的时间可能会长久一些,他们只能大概粗略的讲了一下。

那个女鬼全身就是一个苦命人,他有一个女儿名叫思琪。她仅有4岁,就是在思琪4岁生日的时候她们母女俩就恨死于南城。他们的鬼魂没有去处就只好漂泊在这南城之内,所以这南城阴气就会很重,阳气就会很衰。这也解释了他们当时为什么感觉到那么强盛的鬼气。

虽然这个得以解释,但是这个女鬼也没有那么的凶狠啊,哪来那么重的鬼气呢?

也许在哪整个南城当中,不仅仅只有他一个鬼的存在,还有更多的鬼我们都没有发现,那些鬼都只是那一个妖怪的杀人工具而已。

墨白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道符,这就是往生符,这一道符咒有一个很独特的功效,它可以免去在阳间游历的鬼魂去到阴间报道之后,少受一些刑。而这往生咒却能让他们在投胎的时候忘记人间的残酷与烦闷。也可以让他们忘记,自己要从哪来,又要到哪里去,甚至还让他们不能知道他们这到底是要去干啥。

墨白把往生符往空中一抛,然后自己的手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又闭上自己的眼睛往生咒一念,首发出了一道道的金光,墨白就将自己的手按到了那一个女鬼的脑门上。

那个女鬼的身影也开始在这空气中慢慢的消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这个女鬼在去投胎之前拜托了墨白一件事,她与她的女儿已经走私很多年了,他要求莫白一定要为她找到她的女儿。

墨白这才一回想,他们两个母女都是一起横死在南城的,说明这南城的种种事情都与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要证明墨白的这一种结论,只有等到这一切事情都结束了的时候,他才能得到彻底的证明。

那个女鬼消失在了寂静的夜晚当中,从他的手里掉出来了一张照片,常人难以看见的照片。这张照片在常人的眼里早已经烧成了灰烬,可是在那一个女鬼的心里,她依然是那么的完好无损。

这已经是第2个受害者了,他们依然还是没有头绪。对于这一个受害者来说,自然他现在的所有记忆都是要被墨白给消除掉的了。可是墨白的修为与境界都还没有达到如此之高深。所以他只好借助紫微星的力量,来让他忘记他所见到的所做过的一切事情,让这个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的人,付出一些代价。

这一件事情的发生并没有打扰到太多的邻居休息,他们是在暗地里偷偷的自己行解决的。

墨白忙腾了一晚上,他终于有一些可以休息的时间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慢慢的合上了眼。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真是谢天谢地,我终于有休息的时间了,我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再不睡我都快要成熊猫眼了。”

墨白一觉睡醒之后,天已经开始在亮了。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的声音传来,仔细一听竟然是有人在敲义庄的门。

每一天早上墨白听到这敲门的声音墨白都会很高兴,因为这敲门的声意味着他将要有生意去做了。

墨白以很快的速度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飞快的走下了楼。

这一次开门的结果竟然会让墨白意想不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