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他来时携风带暖 > 正文
1.曾经归来
作者:北山可行  |  字数:2176  |  更新时间:2020-07-10 18:39:26 全文阅读

慕莘下了飞机,随人流涌进大厅,经过安检,她便立刻给禹后打了电话——挣扎了这些年,终于还是一鼓作气把电话拨了出去。嘟了几声后,电话被接通,她轻笑说:“禹后,我到华宁了。”

  电话那头传来圆润好听的女声,对慕莘来说熟悉又刺耳,她怔了许久,望着对面银白色的指路牌,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抬脚才对。

  “慕莘,你在听吗?”

  “我在,如果禹后没空的话,就不要他听电话了,麻烦学姐转告一声可以吗?”

  顾翎才应了一声“好”,电话已经挂断,她心口顿时发闷,担心了那么久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将湿衣服交给苍野后,她将手机递还给沙发上全神贯注读杂志的男人,说:“禹后,她回来了。”

  “谁?”禹后抬头,看向她那一下恍然大悟,却哑口无言。

  顾翎苦笑了声,问:“你六年前去美国看她,她将你拒之门外,回国也那么多年不联系了,怎么忽然打电话来?”

  禹后抬手将她鬓间的碎发挽到耳后,若要是六年前她归来寻他,大抵是要向他讨一个公平,只是这公平——若能讨回,便早是她的了。他早说过,除了婚姻,他什么都可以给她,包括爱情。可这六年后,即便是恨,也该褪色到面目全非,她没理由继续执着。

  “你不必担心,她从来是非分明。”

  挂掉电话,抬眼看这天高气爽碧空如洗,风吹来,扬起她乌黑柔顺的卷发,慕莘贪婪地吸了一口气,这光景,一如八年前,她十八岁,离开那片她最爱的最为朴实无华的土地。

  那个时候,村口的苍劲的树枝上,慕莘慵懒地靠着枝干,清风拂过她的脸,多了些凉意。

  不多久,李婶从村口匆匆忙忙跑回来,“小姐,车到了。”

  李婶的语气和往常有些许不同,像是多了分恭敬,少了分亲近。

  “行李已经搬去了吗?”她随口问了一句,一手攀着树枝,一手撑着树干,一个敏捷的转身,顷刻,稳稳当当地落在地面上,细细的微尘飘落。

  李婶伸手轻悄悄地拍掉她肩上的落叶,温柔体贴一如往常,原来她习而不察的举动现在看起来异常晃眼,她心里一酸,话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小姐,到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什么事都倔,凡事忍耐些,要保护好自己也别吃了苦头。也别惦记老太太,好好学习。”

  她寻思着,还想说到了就报个平安,有空就打个电话,要是可以的话常回来看看,只是老太太说:老大该是华宁的人,该去让别人看看我老太太教养出来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我宁愿她永远不要回这犄角旮旯的地方来!

  她早就该回去那座城市,只是有些事不想面对,可是人长大了总要面对,哪怕满目疮痍哪怕看一眼就心惊肉跳痛不欲生。

  “李婶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吧。到了我来电话。”

  李婶忙不迭点头,“好好。”

  老太太年纪大了,不愿意参与到这多少有几分悲戚的送别活动里,李叔也没有来,听李婶说大概是一早上山去了,送她离开一个大男人忍不住哭了,怕是会失了老李家的脸面。

  村口,还是那熟悉的栀子花香,深呼吸一嗅便是满腔的馨香,她贪婪地想留住,却又随呼吸逃逸。

  环视四周,连绵不断的山丘起起伏伏,是为这个村庄墨绿色的屏障,蓝蓝的天幕夹杂着白丝带般的棉花,远处的云雾和炊烟袅袅缠绕,隐隐约约的是山间灌木丛后的小屋,朦胧在她的眼里,不知觉地她的眼角酸了。

  她上了车,司机是常来接她上学的老陈,老陈看了她一眼,道:“也别难过,要是有时间就再回来,老太太看着身体也硬朗,你也别太担心了。”

  她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声“走吧”,车子很快驶离了乡间小道。

  到华宁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车子停在一幢豪华的别墅前,她下了车入目便是那奢华陌生的室外装潢。陈叔叫来人将行李悉数搬上了二楼,她这才慢悠悠踏进院子。

  管家王妈在院子里扫地,见她来了,喜出望外,连忙跑过来帮她拿东西,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盈盈地说道:“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让王妈瞧瞧,又长高了!”

  “是呢,高不少了。”她笑着回答。

  王妈五十上下,和李婶一样是段家的老人,她母亲离世以后老太太回乡下避世,李婶不愿意伺候陈韵母女两个便跟着回去,王妈因为有一个小孙女要照顾,不能离开华宁,便留了下来。

  一入院子,一股刺鼻的味道闯入她的鼻息,她皱了皱眉,向围墙边望去,果然,沿墙种满了五花八门的植物,姹紫嫣红的,实在晃目得紧。

  “王妈,”她叫住走在前面的王妈,嫌恶地捂住口鼻,“待会找人把这些清理了。”

  “妈,是姐姐回来了!”王妈还没回应,小径就传来一声欢快的叫声,抬头望去,入目是段苒稚嫩的小脸,洋溢着甜美的笑意。

  她微微一笑,才冷静下来便有一股力量撞在她腰间,伴随着更响亮的欢呼,原是段蓁,小丫头不断地把脑袋往她怀里塞,“姐,你终于回来了,前阵子流感严重,爸爸和阿姨不让我回去看奶奶,我真是想死你们了,对了,李婶让你给我带咸蛋了吗?”

  “带了,李婶忘了什么也不会把你的生日礼物给忘了,不过暑假结束你竟然这样开心,还真是活久见!”

  “哦吼,我就不能是个学乐吗?”

  “学厌到学乐的转变恐怕不是两个月就能完成的,这种事,负负得正怕是想多了。”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妈妈一直盼着你回来,今天做了一桌子菜,都是你喜欢吃的!”段苒向二人走来,看到王妈在花坛边犹豫着,她笑着对王妈说:“王妈,姐姐不喜欢花,就把它们清理了吧,我会告诉妈妈的。”

  “那就麻烦王妈了。”慕莘扯扯嘴角,拥着段蓁越过段苒进了屋子。

  客厅里,段林正在和几个人商讨着什么,时不时露出虚伪的笑,见慕莘进来,段林连忙叫住了她,“莘儿,过来。”

  “什么事?”她语气疏离,偏过头看他们,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穿一身得体的西装革履,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薄削的唇瓣,额前的碎发有些凌乱,却仍不失风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