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买个总裁来养娃 > 正文
第一章 允许你做我的女人
作者:青青衣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0-03-16 17:51:24 全文阅读

紫藤花低垂,灯光绮丽,慈善酒会的主厅,人头攒动。

中央处一座假山,绿色植被覆盖,潺潺的细水自石缝间流淌。

此时,半大的孩子紧紧抓着石头尖角,身上的小西装皱皱巴巴湿了大半。

他白嫩的脸庞血色尽失,湿漉漉的眸子时而看看周边的人,时而垂眼瞧瞧假山的高度,两条小腿直打哆嗦。

“这是谁家的熊孩子,这么皮?怎么爬上去的?”

“跟个小花猫似的,真好笑。”

小男孩可怜巴巴望着笑话他的人,丝毫不知自己头发里夹着爬山虎的叶子,脸颊上染了黑泥。

看着,看着,他嘴角瘪成了下括弧,嘴唇颤抖起来。

不能哭!

就算恐高,也不能成为大家的笑柄!

小男孩这么想着,湿漉漉的眼眶却掩饰不住心底萌生的恐惧。

忽然,白色的高跟鞋踩在池子边沿,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探了过来,“小朋友,这么高,很危险的,让阿姨抱下来好不好?”

小男孩水雾模糊的双眼看向女人,她眉眼弯弯,浅淡微笑,顷刻间如同天使般耀眼,小男孩脑袋瓜点得像小鸡啄米,一只手颤巍巍的向天使姐姐伸过去。

冯婷婷顺势牵住那软绵绵的小手,架起小胳膊,将他抱起来。

一瞬间,她表情凝固。

这小家伙也太沉了,要她老命!

看热闹的人随之散去,冯婷婷稳稳落地,就要放下小家伙来。谁料,两条小手如同八爪鱼紧紧缠住了她。

“女人,你救了我,本少爷准你当我的女朋友!”

怀里的小东西一本正经说出这句话,黑曜石般的眸子,有种不可一世的光芒。

冯婷婷脑子宕机,这小子看起来顶多三岁而已,怎么秉着一副霸道总裁的口吻?

“小朋友,阿姨不要你以身相许,你爸妈呢?”身贴身的距离,冯婷婷清晰感觉到小男孩湿透的衣服浸润了她的礼服。

她保持着笑容,目光环顾,方圆十米也没见着急寻人的家长。

“女人,这么着急就想见家长,嘴上说不要,心里却诚实的很嘛,嗯?”小家伙挑了挑眉梢,勾起一侧的唇角,食指还掂着冯婷婷光洁的下巴。

“……”冯婷婷额角黑线,这是什么小怪物?

“哎哟,哎呦,这谁呢?居然还有脸回来?”

阴阳怪气的腔调在身后响起,冯婷婷驮着个小家伙转身,就见身穿金色长裙的女人挽着中年妇女徐徐走来。

女人二十出头,妆容精致,红唇惹眼,明明是慈善酒会,硬生生彰显了夜店disco的风格。

而她挽着的妇人,则是旗袍加身,夏威夷风格的披肩,保养不错,只可惜病怏怏的,双眼不具神采。

冯婷婷瞧着这两人,颇感意外,没想到回国参加宴会能遇到后妈、继妹,深感冤家路窄的同时,鼻腔里冒出一声冷哼,“我怎么就不能回来?干你们什么事?”

“杀人犯,我妈病成这样都是你害的!扫地出门的丧家犬,好意思问为什么!”冯茹月故意拔高了音调,尖锐的声音盖过了音乐,惹得人频频侧目。

是,三年前,她是被这母女俩赶出家门的。

冯婷婷放下小家伙在地,屈辱在手心握紧,指甲嵌在皮肉里,满满的恨意。

身边的小家伙环抱双手,一脸倨傲道:“女人,不用怕,本少爷给你撑腰!”

话音方落,修长的骨节揪住了他耳朵。

冯婷婷没注意到小男孩,目光锁定着后妈翁眉的手腕,瞳孔骤然缩紧。那里套着一支乳白色的玉镯子,上等糯米种,光泽通透。

“我从离开冯家那天起,就没打算回去!倒是你们,把我妈留给我的遗物和嫁妆还给我,那不是你们母女能玷污的东西!”

“呀?你还惦记着你那短命鬼妈?”冯茹月拨了拨鬓角波浪卷发,故意露出一枚翡翠耳环,矫揉造作的叹了一口气,“可惜啊,可惜,爸说了,所有冯家的东西都是我的,有本事,你问你死妈要……”

“哗啦——”

她话还没说完,一杯香槟从头淋下。

路过的应待生化作石雕,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冯婷婷已经将空掉的高脚杯放回了他托盘里。

冯茹月大张着嘴,酒水顺着发丝滴答,滑过脖颈,深入沟壑,狼狈至极。

周遭哗然,时间凝固,而舞台边,男人揪着小耳朵,棱角分明的脸紧绷,墨色眸子凌冽,“去哪野了?来之前有没有警告你,不准离开我半步?”

“痛,痛……爸比,爸比,有话好说!”小家伙捂着泛红的耳朵,因疼痛而五官皱成了包子,欲哭无泪秒认怂。

男人松开了手,小家伙抽泣着,剜了他一眼,不满嘟哝,“本少爷不是去找儿媳妇去了么?为蒲家延续香火,容易吗我……”

“你说什么?”男人凝眉,只隐约捕捉到“香火”,“儿媳妇”等词语。

“什么也没说啊。”小家伙抬起头,故作轻松,忽然瞥到不远处的冯婷婷,身心一紧,揪住了男人裤腿,“爸比,有人欺负你儿媳妇!”

……

香槟的味道萦绕鼻尖,冯茹月恼羞成怒。

居然敢让她当众出丑!

“贱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她从牙缝里挤出怨毒的话,扬起手来,势要给冯婷婷一巴掌,必须让她知道,谁才是冯家大小姐!

然而,她手刚抬起,却被扼住了手腕。

男人颀长的身影如同一座泰山,隼目深邃沉冷,低沉醇厚的音调令人灵魂颤栗,“撒泼耍野也得看看是谁的地盘!”

冯茹月狠力压下,而锁着她的手,如同一把钳子般。

她脸红脖子粗,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哪来的小白脸,帮着这个贱人!”

冯婷婷目光清冷的注视着蛮横的冯茹月,就算没人救场,她也休想伤自己分毫。敢侮辱母亲的人,泼她一杯酒算客气的了!

“小白脸?”

男人松开手,轻然一笑,眼底却浸了寒意,“你们来参加酒会的请柬是捡的?”

翁眉始终没说话,打量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恍惚觉着有点眼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