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婚
作者:沫芷夏  |  字数:2622  |  更新时间:2020-03-16 19:33:05 全文阅读

  京都监狱。

  会见室里韩修远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两只手不住的来回捻镣铐,对面是他结婚五年的妻子。

  曾经名动京城的太子爷韩修远,这会却成了阶下囚,韩修远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被自己口口声声最爱的女人算计进了监狱,而他弃之如履的妻子四处为他奔波求人帮忙,韩修远忍不住想自己这五年都干了什么混账事。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江宁那双无光的眸子总算是抬眼看了他一下,“父亲的丧礼办完了,这是离婚协议。”

  韩父算是被自己儿子气死的,脑溢血说没就没了,他在监狱里连父亲最后一程都没来得及送,一直都是江宁替他承担他的责任。

  在外人看来,丈夫刚进监狱妻子就迫不及待的来离婚,这女人是有多狠的心,但是韩修远知道,狠心的那个是他自己。

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协议书他看都不敢看一眼,更遑论江宁瘦的快脱相的面容,“你能不能等我出去,再过两个月我就出去了,我们重新再来不好吗?”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江宁,似要把她融化在眼里,也是第一次发现他的妻子比他记忆中的要漂亮。

  “没必要了。”她说,“韩修远我累了,公司我给你打点好了,冤情我也替你洗白了,你出去还是你的韩总裁,京都贵公子,这些还不够吗?”

  面对自己年少时就心心念念想嫁的男人,江宁连狠的念头都没有了,从这个男人结婚时留下自己独自面对神父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场婚姻的不幸。他为了自己心里的白月光,为了青梅竹马的楚轻浅,把自己妻子作践的一文不值,还逼她打掉三个月大的孩子,为了那个女人甚至气死了自己的亲爹,要不是楚轻浅骗走了韩修远的股份,又让他做了楚轻浅老相好的替罪羊,蹲了监狱,怕是韩修远还看不清那女人!

  “我知道我错了,是我混账不知道珍惜你,我这样死乞白赖的是不是挺招人烦的。”韩修远自嘲的笑着,“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他说话的时候看向江宁的肚子,但是那里早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不是他混账,孩子这会都该临产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江宁:“如果等我出去,我重新追求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换做以前江宁可能会为了这句话心软,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背叛她这颗心早就死了,然后她就把心里刚才的回忆说了出来:“你记得结婚时你为了别的女人抛下我,说的什么吗?”

  韩修远低下头不说话,江宁却没打算放过他。

  “你说,江宁你这辈子别想让我对你负责,我韩修远……”她一字一顿:“哪怕是死了,也不会喜欢你。你忘了吗?要不是楚轻浅落网,跟你摊牌,你会觉得我好吗?韩修远,你现在后悔不过是觉得楚轻浅骗了你,回头找我寻安慰。”

  韩修远捂住脸:“别说了。”

  她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江宁拿着签好的离婚协议转身就走,宽大的针织衫显得她身影越发单薄。

  韩修远这人别的不行,就是认死理,他觉得等他出去了只要自己努力,江宁总有接受自己的一天,但韩修远万万没想到江宁是真的一点机会也不给,管家陈叔来接他出狱的时候就开口说了一句话:“少爷,夫人走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江宁在一个无人的夜里,悄无声息的死了,其实那天去探监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心口难受得要死了,但还是死撑着去把离婚协议签了,那时还以为是自己因为失去孩子难受,没想到自己回到家一觉就再也没醒来,她想可能是自己身子这些年折腾垮了,来回两个孩子都没能留住,加上为了给韩修远找人证物证,她有一个多月没好好休息了,能撑到最后把事情都解决完就已经很不错了。

  只不过就那样死的悄无声息,着实太委屈了。

  头痛。

  江宁有点恍惚,她嫁给韩修远都五年了,但是现在她还穿着高中校服在医务室里躺着,“做梦了。”

  自言自语说完刚准备闭上眼,外面吵吵闹闹涌进来一群少年,带头的穿着校服,面色僵硬:“江宁,你醒了啊。”

  “你是谁?”她头疼的厉害,这个梦为什么那么真实?

  “我靠!不是给砸傻了吧?”

  “我觉得应该是失忆了?”

  “周宇航你完了!”

  后面吵吵嚷嚷一人一句,直接把周宇航吓得脸色苍白:“我靠,江宁你别吓我啊,你不记得我了?”

  “周宇航?”江宁恍惚了一下,“我记得呢,但是你不是被……”开除了吗。

  话没说完,她看到了自己的手,之前为了韩修远自杀未遂,手腕上留下的疤痕没有了。

  等她再看眼前吓得没有血色的少年才想起来,周宇航是课桌常年靠着垃圾桶的吊车尾,但是这人体育非常好,本来是可以作为特招生上大学的,但是因为踢球不小心把她给砸伤了,江宁父亲震怒,于是在她养伤期间与世隔绝的情况下,迫于她父亲江远的压力,周宇航被学校退学了。

  等她后来知道这件事已成定局,也是因为这件事,江宁被同学们疏远,成了碰不起的千金大小姐,谁都怕一个不小心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江远的过度保护成了她最大的伤害。

  但是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会重来一遍十年前的事?

  “你别怕,我没事。”下意识的她想安慰周宇航。

  得到这种回答,周宇航虽然觉得自己逃过一劫,但还是不由得后怕,他靠近病床双手合十道:“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着他这副活宝样,江宁忍不住笑了。

  周宇航离得近,江宁笑得很矜持但是不妨碍很好看,都说江大小姐是一朵高岭之花惹不起,但是现在周宇航只觉得说这话的人肯定是出于嫉妒!

  明明很可爱嘛!

  “头真的不疼了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拍个片?”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校医务室又进来两个人,带头的男人四十来岁儒雅隽美,脚步匆匆,掩盖不住一身低气压,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色皮草坎肩,二十出头的少妇。

  是梦?竟然看到了和她老死不相往来的父亲,活生生的父亲。

  江宁看到来人第一反应是推开周宇航,“你先出去吧,别让我爸看见。”

  家长找上门,还是临清市首富江远,周宇航立马特别听话的跑了。

  “怎么回事?”江远听说宝贝女儿被砸晕了,直接把工作都推了,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看到多年未见的父亲,江宁忍不住先委屈的哭了出来,太多话想说了,想说自己错了,不该不管不顾嫁给韩修远,不该跟父亲赌气五年多不回家,错过见父亲的最后一面。

  她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梦了,到底自己有没有嫁给韩修远。

  “谁欺负你了,告诉爸爸替你做主!”看到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江远又心疼又气,恨不得把砸晕她的小子打一顿。

  “我没事,爸,这次是我不小心自己撞上去的不怪别人,我就是突然太想你了,才忍不住哭的。”  

  “呦,这才半天不见,我们家宁宁就想的落泪了,真是让人心疼的孩子。”一道阴阳怪气尖细的女声顿时让江宁厌烦的起了鸡皮疙瘩。

  陈莹莹,她后母。

  “行了,你少说两句。”看到女儿不耐烦地脸色,江远回头就训了陈莹莹一句,“没事就好,我跟老师说一声下午的课就别上了,带你回家休息好不好?”

  看了一眼吃瘪的陈莹莹,江宁心情好了很多,她现在搞不懂自己的状况,干脆就跟着江远直接回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