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再见前夫
作者:沫芷夏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20-03-16 19:33:31 全文阅读

  再一次回到学校,江宁还是觉得不真实。

  在家呆了两天查了很多资料都无一不证明了她回到了过去,这种只在电视剧里出现的情节竟然真的发生了。

  养伤期间她想了很多,既然重来一次,说什么都不要再喜欢韩修远了,不过好在韩修远是大学时碰到的,只要报考大学离他远点就好了。

  前世她花尽心思讨好婆婆,加上丰厚的财产股份才顺利嫁给韩修远,只是没想到跟继母斗了那么多年的她没一点事,结婚不过两年就折腾进去半条命。韩修远是结婚第二年。

  青梅回国那天喝多了酒,错把江宁当成楚轻浅第一次同房,那晚上是江宁的第一次却听他念了别的女人一晚上,也是那次江宁怀孕了。

  但是后来不知道韩修远听楚轻浅说了什么,那男人二话不说逼她打掉了孩子。孕期三个月的孩子说没就没了,此后她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

  真可笑,韩修远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最后下了套子让他成了替罪羊,蹲了监狱。

  晨读还有五分钟开始,她抱着书包进去按照记忆找到自己的位置,刚放下书包坐好,班主任老李就进来敲了敲讲桌。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个新同学,大家以后好好相处。来,介绍一下自己。”

  江宁还在奋力的找英语书,台上不紧不慢富有少年磁性的声音就传到了耳朵里。

  “大家好,我叫韩修远,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

  啪——

  江宁好不容易找到的英语书掉落在地上,她几乎是不可置信的抬头看过去,韩修远,真是他。

  他怎么在这?

  是因为重生,所以老天给她开玩笑?

  在一片寂静中,江宁僵硬的扯出一个笑,捡起书和同学们一起鼓掌,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有多害怕。

  韩修远目光灼灼的盯着埋头的少女,按照老李的指示坐到了她后面,他不知道江宁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带着记忆重生了。

  在醒过来那一刻,韩修远近乎是疯狂的,喜极而泣的让他父亲给办了转学。

  想见江宁,一刻也等不了,然后他就来了。

  来的路上,他期待着只有自己记得,这样他就可以放心的追江宁了,他怕被他伤透的江宁会拒绝,虽然江宁一开始见到他有点奇怪,但是好在后面一整节课都表现的很正常。

  韩修远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她应该是没有记忆的,这样的江宁应该是不会讨厌他的。

  下课铃声一响,江宁逃也似的跑出去,但是刚到楼道里就被人拽住手臂。

  “江同学,我能……”

  “韩修远!你为什么来这!”

  同一时间她回头质问,拉着她的韩修远白了一张脸,那句我能认识一下你吗,憋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你也回来了啊。”

  就这么一句,旁人听不懂,但是江宁听懂了,“那又怎么样,韩修远,你别说你千里迢迢从京都转学过来是为了我。”

  他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女孩,本来柔情似水的秀目凌厉无比,看着他充满恨意。

  江宁挣开韩修远抓着她的手,浑身都在颤抖,她以为,重来一次就不会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了,但是为什么韩修远不肯放过她,为了这个男人,她泪也流干了,心也死了,为什么韩修远还要追来呢?

  “对,我这次来临清就是为了你,江宁,既然我们都重来了,上天给了我们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你接受我好不好?”

  江宁,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老天也真是瞎了眼让我碰到你!

  耳边似乎回想起差不多得话,那会他们刚结婚,韩修远日夜不回家,江宁成了贵妇圈里的笑话。

  但是,那时候的自己是自信的,相信总有一天就是块石头,也能给焐热。

  可惜她捂了五年,也没等来一句我爱你。

  哦,她等来一句对不起,但是对不起有什么用,一句对不起能还她五年吗?能把两个孩子还给她吗?

  “不好,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我们不能了。”她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开始就是我错了,我就不该招惹你,不该喜欢上你。你说得对,我这种用尽手段嫁给你的人,怎么有资格得到爱,结局你也看到了,正如你诅咒的一样,没人在乎孤零零一个死了都没人知道,我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你还来招惹我干什么?”

  她一口气说完,觉得内心畅快,越过他就要回教室。

  “放手。”

  手腕又被人抓住,江宁想都不想就甩开,“我不管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但是你不准在靠近我。”

  “我就是想对你好。”韩修远小声道。

  他可怜巴巴,甚至不敢祈求原谅,只能道:“你要是讨厌我,我以后不跟你说话了。”

  “你最好也别出现在我面前!”

  警告完韩修远,江宁头也不回的进了教室。  

  江宁打死也不会想到,这个总与自己背道而驰的男人,第一次回头追她竟然是现在这种重生的情况下。 

  她想起来,二十三岁刚嫁给她那年,韩修远为了青梅竹马的女人把她丢在高速上不闻不问,深夜她淋着雨被交警带到休息站,那会她祈祷过得,如果韩修远回头接她回家,那么她就原谅他。   

  身后多了一个炙热的目光,就是她想装不知道都不行,不过才一天,新来的转校生看上了高岭之花江宁这条新闻就传开了。

  江宁气的跺脚,关键是眼前这个男人,刚放学就把她堵住了,明明自己已经很清楚的说明白了,可是韩修远就是假装听不懂,一有空就凑上来刷存在,怎么以前也没发现这男人这么不要脸呢?

 “宁宁你累不累?我帮你背书包。”

  “韩修远,你烦不烦?”

  江宁停下,死命的拽住自己的书包,另一端被韩修远抓着不放手。

  “我不烦,你烦了吗?那我跟你后面,你别看我,书包太沉了,你看你这么瘦,背这么重的包,我心疼。”

  “你别跟着我!”一声怒吼引来周围人视线,江宁矜持有礼了近三十年,头一次这么丢人。

  她抢过自己书包,飞快的拦了一辆出租车。透过车窗看到韩修远苦笑着站在路边,江宁刷的合上窗户,让司机快点走。

  四周还有人再看,韩修远收起来面对江宁才有的温柔和不要脸,冷着脸把手揣兜里,去了对面书店。

  他记得江宁结婚后有事没事就碰着一些英文原著看,韩修远好像就只知道江宁爱看书这一点爱好,他想了很多,能记起来的都是江宁在背后用那双无助绝望的目光看着他,其他的关于江宁的记忆,他都想不起来。

  韩修远知道自己混账,但是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恶心,结婚五年,他甚至没有花一分钟去了解江宁。

  江宁没料到这人还真是追上门,但是不去上学家里又会起疑,对于这个人她真的是避之不及。

  看着江宁从自己面前目不斜视的走过去,韩修远瞬间调整了自己表情,一脸讨好的拦住她,“我给你带了早饭,包子和油条你喜欢哪个?”

  从怀里掏出来半凉的早餐,韩修远拉住她的手塞进去,在江宁发作的时候赶紧放开,手上的触感还在,他把手背在身后回想起刚才的柔软,整颗心都不自觉的跟着软下来。

  “你离我远点。”路过垃圾桶江宁没有任何犹豫的抬手一投,早点直接进了桶里。

  她以为这样的态度,曾经不可一世的韩大少爷会翻脸,或者知难而退。

没想到韩修远只是愣了一下,继而扬起笑来,“你不喜欢吃小笼包啊,那我下次给你买粽子好吗?芝麻团子呢?豆浆你爱喝吗?”

  这样的场景让江宁一愣,显然韩修远也想到了,瞬间不敢再多嘴。以前她早早做了早餐,也是这样小心翼翼讨好着希望韩修远能吃一点,但是每次他都是和现在一样把他那份当着江宁的面倒进垃圾桶。

  韩修远那时候认为江宁阻断了他和楚轻浅的幸福,所以用尽一切办法,只要他能想到的来作践江宁。

  “对不起,早知道有今天,说什么我也会把你做的好好吃吃下去。”

  旁边喋喋不休,江宁推开他上了公交车,韩修远立马跟了上去。车上人很多,江宁投币后就往后面走,韩修远也想跟着挤进去却被人拉住。

  “小伙子,还没投币。”

  “哦,投币,对不起啊,我找找。”他坐惯了私家车还是头一次跟人挤公交,翻了全身上下没有零钱,干脆拽出来一张大钞投了进去,继续追江宁。

  司机没想到一大早碰见个脑子有病的高中生,花一百块坐公交车的人,还是头一次见。

  公交车发车时晃了一下,江宁没站稳直接倒进了后面人怀里,没想到韩修远直接趁机抱着不撒手了,江宁碍于人多不好发作,只能低声警告,“松手!”

  难得对方主动一次,韩修远说什么都不肯松手,“我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松手了。”

  “你怎么这么无赖。”

  韩修远揽着她的腰答,“没办法啊,我老婆生气,都不让我靠近,我只能耍无赖了。”

  江宁闻言抿了抿唇,“我们早就离婚了,你注意一下称呼。”

  后面沉默了一会补充道,“离了婚还能再结婚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宁能感受到韩修远胸膛的震动,十一月的南方还不是很冷,韩修远也只是在校服里面穿了件灰色的线衣,当男生特有的体温透过薄薄的校服和毛衣传递过来时,江宁不舒服的挣扎一下,就听韩修远压着嗓子哀求,“别动了。”

  感受到身后青春期少年身体明显的变化,江宁本来冷漠的一张脸也是瞬间通红。

  “韩修远,你不要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