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我在星域养神龙 > 正文
第一章 沐云村
作者:吃鲨鱼的小猫咪  |  字数:2254  |  更新时间:2020-03-16 23:57:45 全文阅读

 “这谁家的狗?偷我家的鸡,让我逮着了少不了一锅炖!”体态颇丰的妇人一手叉腰倚着门破口大骂,嗓门儿大得传了半个村。

  “哟,朱二嫂又丢鸡啦?”​隔壁大门刚开,一盆洗脚水泼在了路面上,溅了朱二嫂一身。“这狗倒也有意思,专挑你家偷,怕是报应。”没等朱二嫂骂出来,隔壁啪的一声又关上了院门。

  “刘春花,你这泼妇!有本事把门给我打开!我说这三天两头丢东西,莫不是你这泼妇放的狗?”任朱二嫂把门拍得震天响,刘春花理也不理。

  就这样朱二嫂也是在门口足足骂了一刻钟才歇气,搓了搓拍红的手心,朱二嫂甚是不甘心。这刘春花平日里就爱和自己作对,奈何总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收拾不了她,今儿这桩事她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呸!姓刘的你给老娘等着,我就不信今天这事儿村长能不管。”说着就风风火火的朝村长家去,不过转身的功夫适才凶神恶煞的脸立马换了一副哭相。更是从怀里掏出一条帕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嚎“村长诶,这沐云村可是没王法了,她刘春花偷我家的鸡,还如此理直气壮,您再不管这村都给她偷没了啊。”

  朱二嫂本就生得肥胖,走一步脸得颤三颤,偏学人家那些个娇小姐捏张帕子按眼角,人家使这幅做派是梨花带雨,她这却是惨不忍睹。

  沐云村紧靠着沐云山,越是靠近山脚住户越是少,村口虽说离山脚很远,住的人也寥寥几家。靠山脚是怕山上的野兽下来祸害,村口则是怕遇上灾年流民,甚至是强盗。因此条件稍好的人家都是住在村子中心,村长家自然是在村子中心位置。

  朱二嫂家虽说不是在山脚,离着村长家还是有段距离。急急走了半刻钟,累得直喘粗气。一路上村民们纷纷避让,生怕惹上她,毕竟朱二嫂嘴毒是村里出了名的。

  请了村长回家,身后还跟着一群看热闹的村民,朱二嫂底气更足了,咣咣捶着刘春花家大门“刘春花,你给我出来。我这把村长都请来了,你休想在屋里装王八。”

  门开了,刘春花不急不缓道:“说我偷你家的鸡,你倒是拿出证据来,莫不是我家男人不在了,欺我一个妇人?”

  “证据?证据自然是有。昨儿夜里下了雨,那狗脚印还在呢!谁不知道你宝贝那只大黑狗,说不准就是你纵狗行窃。”朱二嫂大脸通红,肥肉堆得只剩两条缝的眼睛努力睁大,好像要吃了对方。

  “村里也不是就我养狗,你别什么脏水都往我头上泼。”她家黑豆是吃惯了荤腥,不过日日都是拴起来的。今天就是说破天这事也跟她没关系。

  眼看刘春花抵死不认,朱二嫂忍不住就要动手,因为身体肥胖动作不灵活几次都没抓住刘春花。“够了!还不把人拉住了?”几个围观的妇人听村长发话这才一拥而上按住了正在发飙的朱二嫂,顺带动动手脚。人没打着,朱二嫂反是吃了几下拳脚。

  “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既是有证据留下,这就过去,大河你们去朱家看看。”

  陈大河以打猎为生,动物脚印什么的倒是会分辨。带了村里几个也曾打过野物的男人去了朱家,果然地上好几个动物脚印围在鸡圈附近,到墙根儿就没了,看样子是翻墙跑的。

  几人嘟嘟囔囔了几句这才回了村长话“这脚印形状看起来像是狗脚印,不过脚印比一般的狗脚印要小得多,应当不是狗。”

  “陈大河你可看清楚了?分明就是刘春花她家的狗,你莫不是想帮她脱罪?”

  陈大河本就是来凑个热闹,听到朱二嫂这话很是不高兴“人刘家的狗怕是有六七十斤,你让它来踩几个这么秀气的脚印试试!”

  众人望了一眼刘家院子里那魁梧的大黑狗也是纷纷摇头。这朱二嫂与刘家结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如今还栽赃起人家来了。

  “刚才我们都看过了,这脚印翻墙而出,路上还依稀能看见几个印子,看方向应该是往山脚那边去了。”另几个一同去查看脚印的男人也是跟陈大河说法一致,虽说看不出是什么野兽的脚印,反正总不会是狗。

  “大河你们几个循着脚印过去看看,若是有野兽下山还得通知村里做些准备。红霞你也莫要再吵,自己看好门户就是,也别再去寻人家春花找麻烦。今日是你不对,赶紧给人道个歉。”

  村长的话朱二嫂自然是不敢不听的,囫囵说了个对不起就跟着几个猎户往山脚去。

  刘春花连个眼神都没有直接闭了门,眼看没热闹可看,村民们也跟上了陈大河一行去往沐云山。

  “我就说是野兽下山吧,这脚印是往山上去了,就到这儿吧,再上去可就危险了,赶紧回去给村长回了话才是。”

  这下朱二嫂也没话说了,这野兽这么可恶,连着几次都偷自家的鸡,怎的不把刘春花那泼妇叼走。

  大家看完热闹又跟着陈大河往回返,途经一个破落的小院子,这才想到这是四年前迁来的江齐氏家。

  房子是以前一个老猎户留下的,总共只得两间住房,一个灶房,老猎户死后这房子便充了公产。

  四年前江齐氏带着八岁的独子来到沐云村,没什么钱财在村里盖房,村长看人可怜才分了山脚下这三间现成的屋子给她。

  “笃笃笃”一名妇人持着竹竿不停敲击着地面,在院子门口不断徘徊着。她眼睛虽睁着,却是茫然无神。

  众人认出这是四年前搬来村里的那位寡妇,刚来时还好好的,没想到如今连眼也瞎了。

  “江家妹子这是在等江衡?”

  “是啊,衡儿出去了,你们是要上山?”

  “不上山,这便要回去了,这几日有野兽肆虐,你们母子住在这可要当心些。”

  “多谢,这些年都习惯了。”

  等人都走了,江齐氏在院外等了小半个时辰,一个瘦弱的少年蹦蹦跳跳的从山道上下来,少年不过十来岁的模样,生得唇红齿白。老远看见江齐氏站在院门口他顿住了脚,复又大步急切的走上前“娘,您怎的又在院外等我?您如今又看不见,若是磕着碰着了叫我如何是好。”唠叨中放下了手中的篮子,把人扶到院里坐下,这才三两步去了灶间。

  江齐氏看不见,只摇了摇头:“你这孩子怎么三天两头外跑?是不是又上山了?”

  江衡嗯了一声捧着大瓷碗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说“我早上熬了汤,足足熬了两个时辰,您快多喝点补补身子,等中午我再把这野菜给您炒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