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闪婚真给力 > 正文
第一章 不如让我来做你的女儿
作者:年前逗儿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20-03-17 11:09:54 全文阅读

“我不同意。”

华丽的舞台化妆间里一片寂静,真皮沙发上,景翊翘着二郎腿坐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后台迷离的灯光把几个人的脸都照射的有些冷峻,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

“巧巧,”对面沙发上的美艳女人责怪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巧巧,我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是血浓于水毕竟是血浓于水,巧巧毕竟是你的妹妹,你不救救她,是真的想要让她死吗?”

“那也不至于让我死吧?阿姨,我刚出院您是知道的,现在身娇体弱,肾移植是真的不能做了,”她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刻意停顿了了一会,看见两个人的脸色变了,笑了笑。

“您这么担心您的纤纤,不过是因为她是温家的女儿,温家和萧家的联姻可以给你们带来天大的好处。可是既然您今天找到我,就说明她已经不是唯一的女儿了,您看看,她要是死了,我来做您的女儿怎么样?”

景翊长得好看,就算是现在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洁白的颈项弯成了一个优雅的弧度,像是一只曲颈的天鹅,即使说出口的话那么过分,也让人生不出什么斥责的心思来。

论姿色,她无疑更适合联姻。论成就,她当然比还在上学的苏纤纤出类拔萃。明明是双胞胎,却差了这么多。

沈婉蓉看了一样被随意放在茶几上的奖杯,金黄色的雕塑神采飞扬的提着裙子,这是今年休斯顿影后的奖杯。

苏纤纤从小流落在外,养父母都是市井小市民,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常年的病已经掏空了身体,脸色永远是没有血色的白。

和同样流落在外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景翊比起来,如果说景翊是一朵明艳的玫瑰,她就是路边的野蔷薇,还是蔫儿的那一种。

如果是以前,在这两个人中间选一个,沈婉蓉必然是毫不犹豫选择景翊,可惜苏纤纤回到温家的三个月里,她和萧景寒已经培养出了不错了感情。

就冲这这一点,让景翊为了苏纤纤牺牲也不是什么大事。

“巧巧,不是我们不让你回去,而是你知道,你妹妹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现在回家实在是不方便……”

景翊笑,“是不方便呀,毕竟和萧家联姻的女儿只有一个,我回去了可怎么好,所以我说了,是等妹妹死了以后啊!阿姨,您左右不是我们的亲妈,我们对您来说都是一样的呀。”

说来说去就是让她给苏纤纤做了手术还不让温家知道她的存在,这算盘打得真是够响。

她果然不是好对付的!沈婉蓉皱着眉,有些烦躁,心里坚定了信念不能让温家知道景翊的存在。她还没有开口,身边的女孩子先按耐不住了。

苏纤纤啪的一身拍着桌子站起来,指着景翊的鼻子毫不客气的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和我妈说话!”

“你妈妈?”景翊终于舍得把目光移到这个从进门开始就没有说过话的女孩儿身上。对上她那张和自己七分相似的脸时,修长的眉不动声色的上扬,竟然是笑了。

“苏纤纤,你妈妈刚刚还哭着和我说我是你姐姐,求我把肾分给你一半,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今天刚从领奖台上下来,萨琳娜就匆忙说有很重要的人在后台等着她,没想到沈婉蓉这次过来竟然直接带来了她和温致远的DNA检测证明,吃准了她没有亲人,打着救妹妹一命的话来让她做手术。

没想到这苏纤纤居然一点都不领她这个便宜母亲的情?

沈婉蓉赶紧拉着苏纤纤的胳膊,厉声喝道,“你坐下!”转眼对景翊道歉,“妹妹还小,巧巧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妈!你干嘛怕她!”苏纤纤不依不饶,漂亮的大眼睛里都是不甘和不满,斜睨着景翊嗤道,“不过是一个下九流的戏子,爷爷最讨厌的就是戏子,上不了台面还想回温家?她不给就算了,我去找萧大哥,只要是为了给我治病,就算是吧这个人绑起来杀了都可以!”

“萧家真是用通天的本事……”景翊装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苏纤纤立刻高傲了起来,扬眉还欲再说,沈婉容却赶在她说出更不得了的话之前,扬手对着苏纤纤的脸就是一巴掌,“住口!”

“啪”的一身响起,化妆间里鸦雀无声,一直在边上拿着小本子记录的男人抬起头,惊讶地推了推眼镜,接着赶紧吧头低了下去。

苏纤纤的脸被打的偏向一旁,不可置信的回头看自己的母亲,“妈?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沈婉蓉小心的瞥了一眼身边默不作声了记录的男人,心里骂了一句蠢货,对苏纤纤狠狠道道,“给你姐姐道歉!”

“我不!我凭什么给她道歉!我去找萧大哥了!”苏纤纤自从查出有病以来,谁不是对她百般呵护,更不要说是打耳光这种事情。

她委屈的不得了,提起手包就想走,转眼间人已经到了门口。

经纪人萨琳娜在门口守着她当然出不去,但是沈婉容丢不起这个人,她几乎是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你给我坐下!”

苏纤纤一个瑟缩,在门口站了几秒,到底是没有敢再动,默不作声的回到了沙发上坐下。只是看着景翊的眼神更加怨怼。

景翊啧啧几声,坐直了身体,目光冷了下来,看向沈婉容的眼珠黝黑,像是结冰的潭水,笑容中带着恶意,“沈女士,您真的不考虑一下吗选择我吗?”

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蠢货,仗着萧景寒的宠爱连杀人这种话都能说出口,前世她居然会被这种人害死,景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沈婉容的气的胸口起伏,她一直是以贵妇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还没有失态成这个样子。

要不是温致远让她一定要稳住苏纤纤,保证温家和萧家两家的联姻顺利进行,她何苦受这个气?

“巧巧,我也不瞒你,你妹妹的和萧少爷两情相悦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知道你不在乎我给你的那些钱,但是就算是为了妹妹的幸福……这是你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您说笑了,我连她的命都不在乎,她幸福不幸福,关我屁事。”景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看苏纤纤又想要站起来但是被沈婉容按住,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沈婉容吸了一口气,柔情策略宣告失败,她索性破罐子破摔,“你到底要怎么样?”

如果真的打定了拒绝,她们根本没有机会坐在这里谈判。

景翊赞许地笑了,“您是聪明人,那我也直说了。”

“第一,5000万的营养费,这个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一边的律师点头,把文件夹里早就准备好的相关条例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第二,如果在手术上苏纤纤死了,让我代替她回到温家。”

“第三”,无视了苏纤纤杀人的脸色,景翊纤细的手指指向了苏纤纤的鼻子,就在她面露警惕的时候,纤细的手指微微翻转,越过她点到了后边的液晶电视上。

液晶电视一直在静音播放,此时正在放昨天的新闻重播。

电视上的男人长身玉立,高大俊朗,冷峻的面容仿佛是冰雪铸就,俊朗逼人,眉目深远。一双眼睛仿佛深潭,一眼就能看穿人的心事。

记者问起他回到安城的理由,他楞了一下,竟然微微笑起来。那一瞬间,冰封溶解,他漆黑的眸子里都是化不开的柔软,如果冰河消融,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流动着浮冰。

他的口型说,“为了一个人。”

景翊弯了弯嘴角,不顾苏纤纤和沈婉容难看的脸色,说,“我要嫁给他。”

电视上的记者采访完回过神,匆匆结尾,“好,我们谢谢萧景寒萧总的发言,至于华辰集团后续,我们将持续为您报道!”

萧景寒其实早就准备宣布婚讯,只是因为萧家老爷子不同意自家孙子娶一个病殃殃的女孩儿,这个事情才一直被搁置下来。

苏纤纤病的很严重,她本身就纤细,长期被肾衰竭折磨的几乎皮包骨头。可是即使这样她也套上了精美的高定套装,精心做了造型,只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和萧景寒在一起的时候能够配的上他。

这样的小心思,同样出生贫寒却被迫在娱乐圈立足的景翊怎么能不懂?

所以前世,在看见她小心翼翼套在手指上的戒指时,她才动了恻隐之心,不顾自己的身体做了肾脏移植手术。

结果呢?

“阿姨,萧景寒会对喜欢纤纤,未必就不会喜欢我,我嫁给他对我们都好,而且纤纤也可以活下来,没有比这还要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你做梦!”苏纤纤气的手都在抖,“萧大哥只喜欢我一个人也只会喜欢我!就算你长得和我一样又怎么样!萧大哥喜欢的是我的人,又不是我的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