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什么情况?
作者:无敌桃子酱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2020-03-17 11:49:28 全文阅读

疼。

腹部就像是被重物碾过一般生冷的疼。

“她这种情况就是……对,怀孕,嗯,目前没什么大的问题,注意保胎就行了,不过她宫壁太薄了要一定要万分小心,不然很容易流产的。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的话,以后可能……”

“不必说了,谢谢医生,我们会注意的。”

“唉。”

……

穆千兰在迷迷糊糊中大脑无法处理除了疼痛之外的任何信息,但是耳边两个人的话却像爆炸一般,一字一字的炸在她的耳边,震得她半边身子都是麻木的。

她居然再一次……怀孕了?

“穆小姐,您醒了吗?”刚送走大夫的陈妈刚转过头就看到穆千兰的睫毛动了动,于是试探性的开口道。

不想继续装下去,穆千兰缓慢的睁开眼睛,看一眼陈妈,那双精致却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疑问,轻轻动了动嘴唇:“何承泽知道吗?”

穆千兰的双手轻轻抚在一直在坠痛的腹部上,这里又一次住了一个小生命,她已经失去两个孩子了,这个孩子她说什么都要守住。

一定不能让何承泽和任如曼知道!

陈妈叹口气:“纸是包不住火的,穆小姐还是先吃点东西吧,我现在就去叫厨房给你做。”

陈妈前脚出了门,门外就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任如曼那娇软的声音拔高了几个调:“都滚开,别拦着我,难道你们要当着我的面护着狐狸精不成?!!”

任如曼画着醒目的红唇,眼尾用夸张的眼线勾出妖媚的弧度,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烈火,风风火火的闯进房间里,刺的穆千兰眼睛险些睁不开。

还没等穆千兰开口,任如曼就已经冲到床前,生生把她从床上拖了下来:“刚才听医生说你居然又怀孕了?之前的孩子什么下场不清楚吗?还想瞒我和承泽哥哥?!”

看来孩子的事瞒不住了,穆千兰忍着腹部中钻心的疼痛,勉强站直身子,拧紧眉头盯着她,丝毫不输气势开口道:“任如曼!你打我可以,但是何承泽的孩子有什么闪失,你负的了责吗?”

任如曼顿时就变了脸色,她扬起手掌,重重的落在穆千兰的脸上:“我负责?你配吗?”

穆千兰被任如曼一巴掌打的一个踉跄,虚弱的身子差点没站稳跌倒,她抬高脸,高高地扬起眉毛:“那也比在一起这么久他连碰都懒得碰你好。”

“你不过是个工具而已。”任如曼冷笑一声,这女人还以为现在的她能激怒自己吗?

任如曼优雅地转身从身后的人手里接过一瓶东西,毫不犹豫的泼了上来。

汽油的味道瞬间窜进了穆千兰的鼻子里,任如曼狰狞的笑了起来,她身后的人闻声而动,大跨步走上前,直接将穆千兰的手扣在了后面。

她连躲开任如曼巴掌的力气都没有,更遑论挣脱开这两个壮汉的压制了。

“你疯了吗,你这是在杀人!”穆千兰拼命的挣扎着,徒劳的想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你该死,是因为你这个贱胚子居然梦想着有一天能靠着孩子取代我的位置!”任如曼虽然在笑,但是嘴脸却愈发狰狞可怖,她手里握着打火机,缓慢的往下一丢,便转过头潇洒的关上了门。

其实这个孩子对于任如曼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她更在乎的是穆千兰这个如同定时炸弹的身份。

如果自己顶替穆千兰成为大小姐的身份被她曝光,不仅仅是失去何承泽,她所有拥有的一切都会付之一炬。

任如曼听着火焰焚烧的声音,眼中仿佛也熊熊燃起了无边的大火,她妖艳的脸庞上勾起一抹狞笑,现在只要穆千兰去死,这个秘密就会永远被她带进地狱了

火舌瞬间就舔上了穆千兰的身子,她整个人像火球一般被包裹了起来,接着就是皮肉烧灼的味道。

“失火了,快来人啊!”任如曼做作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承泽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害怕啊!”

穆千兰已经不想知道任如曼用什么借口说服对何承泽,可能就算自己被烧死了,何承泽也只会担心他的小公主有没有被自己吓到吧。

如果死亡能结束这一切折磨的话,好像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房间中浓烟滚滚,穆千兰早已经疼的睁不开眼睛,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紧紧抱住早已经烧起来的她。

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千兰!”

这一声还真有点像何承泽呢……

……

穆千兰的眼前不断地焚烧着大火,她试图去扑灭手却被不知什么东西禁锢着,身上仿佛有千斤坠压着。

动不了,喊不出声,眼前的所有场景就像在地狱之中,让她疼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穆千兰惊恐地睁开眼睛,面前赫然出现了何承泽的脸?!

等等——

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她身上的衣服哪去了?

更重要的是,何承泽居然抱着自己在做那种运动?!

他额前的碎发因为汗湿零碎的掉了下来,后面半遮半掩了一双疯狂而暴戾的眼睛,何承泽削薄而性感的嘴唇疯狂在自己的身上啃噬着,他的肌肉毫无缝隙地贴着自己光洁的皮肤……

虽然何承泽和肌肉和身材都很养眼,但穆千兰还是想大叫这是什么鬼畜剧情,到了地狱还要陪何承泽睡觉吗?

穆千兰抽空环视一眼四周,这格局好生熟悉,就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酒店,而何承泽的装扮似乎也是那天的模样。

她的心中一惊,一个可怕的构想在心中呼之欲出,吓得穆千兰的身子都震动了一下。

不,这绝对不可能!

就在穆千兰心中经历巨大的跌宕之时,酒店的门催命似的响了起来,任如曼那娇柔地听了就让人牙根酸软的声音穿来:“承泽哥哥,开门呀,我是如曼~人家担心死你了!”

床上的何承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进行着自己的动作,他甚至还惬意舒了口气,收紧了怀中的穆千兰。

这幅场景熟悉又陌生,穆千兰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任如曼闯进房间之后不依不饶要自己跪下道歉的脸。

穆千兰瞬间完全清醒,绝对不能让她进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