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魅眼神医 > 正文
第一章 执念
作者:两百斤皮囊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0-03-17 14:37:00 全文阅读

新月如勾,高高悬在枝头,淡淡的月色像一层白霜,为静夜中沉睡的万物披上一层浅浅的白纱。

一抹纤细的黑色身影迅速穿过密林,轻轻跃上榕树枝头。暗香浮动,黑色面纱的衬托更显得那双桃花眼美艳十分,那双犹如一汪幽泉的双眼散发着凛冽的寒气。一阵凉风袭来,榕树叶哗啦啦作响,她屏住呼吸再向上轻轻一跃,隐进密集的树叶中。

“嗒嗒嗒…”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

一群身穿银色铠甲的侍卫威风凛凛,手中举着的火把肆意燃烧着,火光照耀下他们面色微带疲倦,握着缰绳的手松懈的搭在马鞍上,还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来缓解困意。

“阿正,你上月娶的正妻,听说容貌俏丽,乖巧可人。不知她可有什么同胞姐妹,引荐与我啊?”

“风大哥说笑了,贱内愚笨,糟糠之人哪里比得上风大哥家中那些娇妻美妾!

“你小子不诚实啊!听说你家中有田有地有耕牛,家中只一房正妻,委实寒酸。我倒有一远方表妹,生于蓝族,脾气古怪了些,改日让她收拾细软于你屋中做妾,你我兄弟情义更甚,如何呀?”

“风大哥真是抬举我了,蓝族的女子我等莽夫岂敢高攀啊!倒不是我不领情,实在是我身体亏虚,有心无力啊!如此美娇娘,莫耽误的人家的终身大事啊,大哥还是另寻良人吧!”

一群人好一阵哄笑,还有两三人却是厚着脸皮讨要:“风大哥你看我可还行?我身强体壮,弟兄几个里我武功可算的上数一数二了!”

“你们几个野流子但凡有阿正一半的踏实本分,这好事也落不到他头上。”

树上的女子从口袋里掏出两枚小石头,运足内力弹了出去,那小石头竟飞出几十丈远后砸在树干上,还能将树干砸的左右摇晃。

“什么人?”树下的侍卫立刻被这动静惊的格外清醒,警惕的看向四周,见不远处的树枝摇晃,扬手狠狠挥舞马鞭,马儿一声嘶吼,迅速朝着传来异动的方向追了出去。

待树下的人走远,那抹黑色纤细身影轻轻跃下,左右四顾一番,便朝着月亮的方向飞跃出去,眨眼便消失在密林里。

大约飞奔了半个时辰,她熟练的穿过防卫最为严谨的关卡,剩下的事情便简单的多了。

抬头看向天空,弯月已不知何时隐没进云里,周围的光线暗了许多。前面不远处有几间茅草房,她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光彩,转瞬即逝。看见屋旁有一颗巨大的梧桐树,她飞奔几步,轻轻一垫脚尖,跃上梧桐树的枝头。

茅草屋的门窗四开,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坐在院子里轻声嘀咕着什么。他面前有一火炉,火炉上正烤着一只油光闪闪的鸭子,火炉边热着一壶烧酒,浓浓的酒香飘逸四散,十分醉人。好酒一闻便醉,她竟有些眼神涣散。迷迷糊糊不知过去多久,她脑海中浮出一个人的样子。那人爽朗爱笑,款款情深,偶尔轻轻拥她入怀,在她耳边轻声呼唤,“玉瑶…玉瑶…”

猛然间惊醒,天边已微微发白。她暗自道,这天机老人的迷魂酒香依旧如此厉害。不能再等了,她从腰间的口袋里捉出一只早就准备好的白兔,将兔子扔进屋后的草丛中,那白兔饿了一夜有些萎靡,越挣扎丝线就越缠越紧,只能痛苦的低声叫唤着。屋前的老人听见动静,赶忙跑向后屋。

“谁?”一阵风声呼啸而过,没发现什么人,倒是有一只兔子,两条腿被丝线紧紧缠绕,隐隐有血迹染红了白色的皮毛。

“小东西,真可怜啊!”老人抱起兔子,转身走进里屋。不久,屋中亮起了摇曳的烛火,老人还不时呢喃几声:“我把剪刀丢在哪里了?”

见时机成熟,树上的人一跃而下,迅速跑到火炉边,将袖中的药末全数倒进翻滚的热酒里,转身便又飞上梧桐树。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不留蛛丝马迹,她心跳微微加快,看着老人的眼神丝毫没有松懈。

老人小心翼翼剪开凌乱的丝线,细心为白兔处理好伤口,将白兔置于屋前的草地上。“多吃些青草!……小东西太瘦了,等把你养得白白胖胖再烤了作下酒菜!”见热酒翻滚,急忙忙又奔于木桌前,一壶热酒,一小碟花生米,自斟自饮,十分开怀。

三杯热烧酒下肚,老人有些犯晕。“今日是何故?还未入秋,这热酒竟是如此上头,莫不是我百年之期已到,大限将至,命不久矣?……”话语中带有一丝哭腔,只是还未哭出声来便趴在桌上昏昏睡去。

时机成熟,梧桐树上跃下的黑色身影,迅速飞奔到院子角落里的一口井边。井口有一个不起眼的方形青石机关,轻触机关,井水竟忽然间好像烧开了似得翻滚起来,一座石刻八卦慢慢从井底升了起来。她将准备好的两颗圆形的特殊磁石放进八卦的两个窟窿里,石刻八卦一转动,两个磁石立刻被震的粉碎。

“吱呀…”一阵刺耳得仿佛会戳破耳膜的声音慢慢响起,院子的正门处竟凭空出现一扇木门!她立刻拔出腰间的花影剑狠狠插进门上的缝隙,那尖锐的声音竟戛然而止,厚重的木门也缓缓开启。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她眼中微涩,似乎是期待已久。看着缓慢打开的木门,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脑海中闪过两人相依相偎的画面。

寅时刚过,天空中飞来一只盘旋的鹰。她惊慌的拔下剑,一个翻腾越过木质的围栏,院外杂草旺盛,她屏住呼吸躲进墙边的草丛里。

因剑被拔出,木门开了一条缝便停止了。她心中急切,若不是迷魂酒香误事,她怕是已经大功告成了!这该死的鹰卫出现的真不是时候。

正当她焦急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传来细碎的声音,还有女子轻柔的软语。

“雪儿,这是哪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