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天雷渡 > 正文
往事 一
作者:J献世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0-04-08 13:14:39 全文阅读

“师兄,我第一次下山历练, 你要带我去哪里玩儿啊?”路婉婷一想到可以下山开心的不得了。她从小待在山上,没什么新鲜玩意儿,无聊极了。沈以城回头对着小师妹说:“师妹,咱茅山弟子的历练可不是用来玩儿的。会有很多危险的。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沈以城身为师兄,年轻气盛,以前下山也捉过一只恶鬼,自然是信心满满。路婉婷笑了笑:“师兄真厉害。”阳光透过树枝,散落在两张洋溢着年轻和自信的脸上。谁有没有想到,这次的历练竟然会种下那样的恶果。

沈以城和路婉婷下山已经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他俩只捉了几只小鬼。路婉婷已经有一点不耐烦, 这历练和她本来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师兄虽然一如既往的很照顾她。 却还是又累又无聊,而且碰到的只有几只小鬼,一点也不过瘾, “师兄啊,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碰到一只厉害的鬼啊, 我想好好试试自己的道术。”沈以诚听到不禁笑了笑说道:“师妹可不能这么说,我可不想你遇到危险。天快黑了,我们到前面的村庄住一晚吧。” 说罢,两人便向前面的村庄走去。

村庄冷冷清清的,路上没什么人。沈以城和路婉婷只好去其中一户人家敲敲门。 但是没人来开门,换了好几户人家,才有一个老伯伯开了门。待沈以城和路婉婷说明想留宿一晚的来意后,老伯伯开口说道:“近来村里不安全,晚上总有不干净的东西闹腾大家。看你俩的打扮和拿的武器是个会些东西的人。也罢,你俩就在我这住着吧。不过万一出了事你俩得自己负责。”二人自然应承,随后便进了老者的家里。老伯伯拿出了些简单的吃的。简单道谢后,沈以城开口问道:“老伯,刚刚您说的村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老伯喝了口水说道:“从一个月前开始啊,村里一到晚上就不太平。比如某一家会突然停电, 关好的门突然打开,放在桌上的吃的总是突然不见,在或者突然感到背后有人吹气等等。开始村里人都以为是小偷,没太在意。但是后来越发不对劲,前两天还死了一个人。他是在自己屋子里被发现的。听说死状极惨,身上都是抓痕,眼睛也被挖走了。村里的人没有找到任何凶手的线索。所以这两天天黑之后大家根本不敢出门。也就我敢给你们开门了,我一个老人,家里又没别人,也没做亏心事,我不怕。不过,那个人死了也好。”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沈以城听完,心下觉得奇怪,但并未显露。对老伯说:“原来如此啊,不瞒你说,我和师妹都是茅山的弟子,这次是茅山来历练的,既然让我们遇到了这件事,如果真的是鬼物作祟,我和师妹自然会尽力解决。老伯听完说道:后生可畏,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天色已晚,你二人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俩去见村长。”二人便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到了村长家。村长是个身材矮小,面容白净的男人,一点也没有乡下人的气息,和门口围观的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沈以城开口对村长说道:“昨晚我和师妹二人夜宿此地。听闻这里有鬼屋作祟,我们想得到您和大家的帮助,好收伏鬼物。”村长听完后以一种虚弱尖细,让人听起来极不舒服的声音朝着里屋喊到:“ 本霞啊,你出来一下。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五大三粗,面容黝黑,打扮花里胡哨的女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门口的人看什么呢?再看小心你们眼珠子掉下来。赶紧走赶紧走,别再我们家门口杵着。”这个叫本霞的女人把门口围观的人赶走之后顺势关上了大门,回过头先对村长说:“身体不好就别老是在院子里站着。”然后朝着沈以城的方向说:“刚才你说的我都听见了,你要是想了解具体情况我可以带你去见一个人。但是要让大家帮你是很难的,村里人都是普通人,遇到鬼胆子小得很。”沈以城听完便回答说:“那就劳烦你带我去见那个人。”

沈以城和路婉婷不紧不慢地跟在村长老婆赵本霞的后面走着,不久他们就见到了赵本霞说的那个人。赵本霞给那个人说完来意后,就先回去了。那个男人不断地拨弄着自己的手指,低着头给沈以城说道:“ 我是第一个发现老光棍尸体的人,他死的很惨,连眼睛都没了。我很害怕。”那个男人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他对沈以城说:“救救我救救我,下一个就是我。”说完他就跪倒在地上。沈以城和路婉婷急忙把他重新拉回椅子上,让他好好说。那个男人吸了口旱烟,慢慢说道:“是我不对,不该那么胆小的跑掉,没有阻止老赵。老光棍姓赵,五十几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村里人都看不起他,都叫他老光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勉强算他的朋友吧。有一天, 老赵过来找我,说捡到媳妇了,让我晚上去他家给他贺喜,他请我喝酒。我虽然觉得奇怪,但晚上还是去他家了。我问他,媳妇在哪儿,给我看看。老赵就说先喝酒,一会再带我见他媳妇。我觉得自己喝醉了就给老赵说,一定要先看看他媳妇。老赵摇摇摆摆的带我去了屋后的地窖面前,他打开地窖说,就在里面。我探头往地窖一看,模模糊糊地好像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我心下一惊,把地窖门关上后连忙拉着老赵问他,这女人哪来的。老赵大着舌头说,他在村外桥下捡的。说完他又把地窖门打开了,嘴里嘟囔着,我有媳妇了。我没拉住他,他就进地窖了。然后我听见一个女 人的尖叫声,我害怕他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就下地窖把他拉出来。我刚想下去,突然一只黑猫窜了出来, 我胆子本来就小,我腿都软了,跌倒在地上。我听见女人的尖叫声越来越大,我很害怕,就跑回了自己家。我又害怕又担心一晚上都没能睡着。

第二天一早,我想再去老赵家看看,就看见老赵的尸体了,那只黑猫也在不远处直溜溜的盯着我。”说完这些话,他的眼泪都出来了,手颤抖着连烟都拿不住了,他抓着沈以城的胳膊哭者说道:“那个女人是鬼,是鬼啊。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是请你们救救我,我只是害怕啊。说完这些话,不管沈以城怎么问,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沈以城没办法.为了他的安全,只好把他带到那位老伯的家中,和他们一起住。路婉婷不明白师兄为什么这么做,抱怨了几句,但是也没阻止师兄。沈以城身为茅家弟子自然是以捉鬼拯救世人为已任的。他还年轻,不知道该不该帮这种混蛋。但是让他不管不顾的任他人被鬼杀死。沈以城做不到,即使有的人并不是好人。“师父,这就是您让我们下山历练的目的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没注意到,他背后的院墙上有一只黑猫正在看着他。

到了晚上,沈以城等人正在吃晚饭,突然有人跑进来说,村长家出事了。沈以城和路婉婷急忙到了村长家。一眼望去,村长家一片狼藉。村长媳妇看起来还好,沈以城就对着惊慌失措,脸色煞白的村长安慰了几句,然后问村长夫妇到底发生了什么。村长除了说有鬼之外,断断续续的说不出什么完整的句子,赵本霞见状边把地上的凳子摆放好,扶着村长坐好,一边开口说:“刚才我俩正吃着晚饭,家里突然停电了。我想去别的屋拿根蜡烛,正在摸索着找蜡烛,我听见一堆凌乱的声音,感觉桌子倒了。我刚把蜡烛点着,就听见他突然大叫起来。”赵本霞又给村长倒了杯水,她接着说。“然后我连忙去找他。出来一看,这个屋的桌子和登子全部倒在地上,饭菜也洒了一堆。他抱着头蹲在地上,身子不停地颤抖着。我把他扶起来的那刻,朦朦胧胧的我好像看见一片白色突然冲了出去, 好像是个女人,但是我也不确定。因为我想再看一眼的时候,家里突然来电了。除了现在的样子,什么也没有。沈以城听完,看着地上的一片凌乱陷入了思考。 片刻之后,沈以城问赵本霞,“你们两个人今晚吃的什么饭菜,我的意思是除了地上能看见的还有什么?”赵本霞很奇怪但还是盯着地上的饭菜,开口说道:“除了这些...还有肘子,肘子不见了。”沈以城听完,联想之前老伯伯说过的话,心里便有了招数。沈以城对着赵本霞夫妇又安慰了几句,并告诉他们,已经有办法了。明天晚上,不管是人是鬼,他都能捉住。但是需要村长夫妇帮他准备些东西。 村长夫妇自然是答应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