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救也不感谢你
作者:轩水漫  |  字数:2215  |  更新时间:2020-03-23 23:06:09 全文阅读

 等被厉傲发现时,小四早已经被大雪覆盖,隐约间能看出是人影。

  这里是厉府唯一的禁区,府里的下人都是知晓的,居然有不怕死的人跑了进来。

  厉傲用靴子,踹了踹地上的人,那人一动不动,如同死去了一般。厉傲立马将地上的人正面翻开,小四毫无生气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用手探着小四的鼻息,还有微弱的气息。厉傲不知为什么自己,会跟着像是松了一口气。

他鬼使神差的一把抱起小四,将自己的披风盖在小四的身上,小四抱在怀里体重轻的令人心痛,就算是十岁的孩童也要比他重些。

  以往对于任何人的生死,都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以内。

  只是这场雪,曾经也有个人昏倒在雪地之中……只是那时的他并没有救,救小四也许只是为了弥补他从前的遗憾罢!

  厉傲他并不是泉阳州本地的人,是后来做生意才逐渐扎根到了这里,才来时他就和艳房的馆主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不过那时的他也正是少年。

  一次谈完生意,艳房馆主提议出去走走。在路过一个路口时,刚好他们撞见一名男孩倒在雪地里,路过的人们都视而不见,这年头自己都食不果腹了,再加上逃过来的难民甚多,真在路上死一两个人也习以为常。厉傲也保持同样的态度。

  没想到的是艳房的馆主居然,将男孩抱了回去,取名为杜冰雪。

  厉傲再见男孩时,是在一棵樱花树下,身穿着白的长袍,小小年纪就长得格外的倾城脱俗,他来回飘动的舞姿旋转点脚间一颦一笑,同纷纷飘落的樱花花瓣一样,灿烂间牵动了少年的心。

  后来他才得知,这樱花树下的男孩就是当时在雪地里救回来的那个人。厉傲为此后悔不已,要不然杜冰雪也不会留在艳房。

  厉傲把小四放在自己地下室的床上,为他脱下湿透的衣衫,抱他泡入装有温泉的木桶里,也许是因为身上还有着尚未愈合的伤口,就算是在昏迷中小四也始终紧皱着眉头,牙关死死咬紧着下嘴唇。

  他有生以来,头一次照顾别人,却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他。也不知为小四来回换了几桶温水,直到他的手脚渐渐有了温度,又在裂开的伤口上涂上药膏,中间有几次小四因为伤口的疼痛呻吟了几声。厉傲学着小时候母亲安抚自己的样子,轻轻拍抚着他头安抚。

  这晚小四反反复复的发烧,咳嗽,甚至咯血。

  大夫看过后,说是气郁,寒气攻心,营养欠佳,及外伤不余所导致的,还好发现的及时,要是在晚些时辰,怕就是回天乏术也救不回来了。

  厉傲连着喂了小四几次药,都很难喂进去,要不就是喂入口中,也被他吐了出来。

  药厉傲以前小时候也是怕苦的,每次生病母亲都会喂上他一颗蜜饯,喝药也就不怎么苦了。

  难道这人儿也爱吃甜的,厉傲将一颗蜜饯塞进了小四的嘴里,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吃了,最后喂药小四到是变得乖乖的。

  可能是还年龄还小,也可能平时用的药太少,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小四就已经苏醒了过来。

  等小四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所躺的地方并不是温泉旁的雪地,而是一件地窖,地窖的四周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许许多多的书。而自己却躺在一张红木雕花锦缎铺着的软床上,温柔的绒被里透着一股好闻的檀香味,这样的待遇,是他从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环顾身上多处裂开的伤口也被人细心的处理过,用上好的白布包裹起来。只是自己身上所穿的里衣,要大上好几个号摸上去滑滑的,好舒服。

  在兴奋之余,他这才注意到了,斜躺在一旁木榻上的厉傲,睡颜中的他收起了往日的锋芒,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面部的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要是以前,他绝对会再次被厉傲的外貌所吸引,但现在不会了。在厉府所受的屈辱,他真想在厉傲的身上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小四再次确认着,这里除了他与厉傲似乎并无别人,那自己身上的伤难道是厉傲救的自己?

  小四用力掖了下自己大腿的肉,疼痛提醒着这不是在做梦。

  厉傲此时也察觉到了什么,深邃的眼睛突然睁开,对上小四。

  对厉傲带着怨恨的小四,再次拉上被子,翻过身视厉傲为无物。

  “你醒了。”厉傲先开口询问。

  小四连身子也不趁动一动,他恨极了厉傲,连与他多说一句也是不愿。

  “把这个吃了,再喝药。”厉傲起身,将桌子上的白粥端到小四面前。

  小四依然愿不动身子。

  要知道平日里都是别人伺候着自己,那有自己伺候人的时候,这小四未免也太得寸进了。

  厉傲不耐烦的伸手将小四翻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小四依旧板起着脸。

  这另厉傲的忍耐到了极限,怒斥道。

  “我好心救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小四咬紧牙,苍白的额头上冒着一颗颗细小的汗珠。

  厉傲捏着他手臂的手心,湿润着,白里衣外从右肩处,血红的颜色逐渐化开。

  他伤臂在流血。

  厉傲连忙放开了手。

  没多说端起碗,直接一口接一口的将白粥喂进了小四的嘴里。

  小四瞪着他的大眼睛,显然不敢相信此时眼前的人,会是以往那个高高在上的厉少爷。

  他为什么要救自己?甚至屈尊纡贵的,喂他白粥。

  直到一碗白粥见底,跟着一颗蜜饯放入小四嘴里。

  蜜饯的甜在小四嘴里化开,小时候他常常从艳房临街窗向下望,会看到一些有娘的孩子闹着要糖吃。他好奇过?可他一次都没赏过糖是什么味道的。长大了后,忙着生计,也没有多余的银两去买糖来吃。

  嘴里的甜,伴随着甜味的化开,小四阴霾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这小人儿,不是成年人的虚伪的笑。此时的笑容如同孩子般,被满足过后的笑容,纯净的不添加任何渣质。

  厉傲顷刻间被陷入其中,他好像将这笑永远的保留下来。不许任何人来破坏。

  被强喂喝下药的小四,继续翻身躺下,连多瞧一眼厉傲,他都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只求这厉少爷不要再想办法来折磨他才好,想让他说感谢绝对不可能。

  被小四完全无视的厉傲,真想给他点厉害瞧瞧,可回想起小四得蜜饯时的那么抹笑,和他并为痊愈的伤,他居然在除杜冰雪以外人的情况下,忍了下来。

  (谢谢看我小说的,朋友们我会尽快更新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