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西南星  |  字数:2357  |  更新时间:2020-03-31 14:24:05 全文阅读

同床异梦,苏恩感受着颈部那个男人呼吸时喷出温热的气息。

妈妈呀!她这是睡到大佬了?婚内出轨,她会被天道劈成灰吧!

问题是,她现在睡不着啊!这个男人怎么回事,抱的这么紧,她跑都跑不了。

不要问她为什么不弄醒他跑路,问就是拿笔的那个不允许。

苏恩发了一晚上呆,从全勤奖那里,一直到现在,发生了许多事情,有的还没解决。

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就这么复杂?

“想什么呢?”他刚醒,脑子不清醒,声音也是哑哑的。

像往常一样吻着她的脖颈,果断挨了一巴掌“变态,滚啊!”哦,他忘了,她不记得他了。

晕晕乎乎起身,整个人都是懵懵的,还有脸上红彤彤的巴掌印。

她多久没打过他了,他记不清了,有几千年了吧。

她的尖叫,挣扎以及那诀别的一眼在他脑海里循环,他把她弄丢了,现在找到了,她却不愿回来了。

“我先走了”他想到往事,心情不佳,怕影响苏恩,未等她回应就走了。

这个人这么奇怪的嘛?他非礼自己,还要装出他自己心灵受伤的样子,戏精?

一直到柏隶他们婚礼的时候,苏恩也没见到顾陌君再来,睡觉的时候她也长了心眼,把窗锁的严严实实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婚礼不能抢了主角的风头,苏恩套了身白裙子,把头发散开,看起来很磕碜,呸,素净。

不去看苏恩,不代表自己不知道她干什么,顾陌君无处不在,陈茜汐这婚礼请了许卿舒,琴里,苏恩再加上她自己,这是想干什么?

明摆着欺负苏恩不是,顾·护妻·陌君准备战斗。

话说你们系不系忘了什么,苏恩和江奕的摸头杀啊!

当这几个人遇上了,林煜和顾陌君都不想去了。

顾陌君出来,也不躲了,他对象的对象跟他对象遇见了,你说他还躲不躲?

招呼是苏恩主动打的,看见脸十分黑的顾陌君,心里莫名有点心虚,她觉得自己去江奕那里躲躲吧。

江奕差不多也是不想见林煜,一看见他就想起他之前不正经的话,脸红心跳啊。

所以两人交换眼神,达成共识,他俩一起走,让后面那两个一起过吧。

两人在前面装作交谈融洽,后面的顾陌君恨铁不成钢的朝林煜说道“人都给你送到床上了,还把握不住,废物。”

“白影,你行你上啊!”林煜也炸毛了,要不要这么往伤口上撒盐啊,他的心不痛嘛?

戳到痛处,顾陌君也闭嘴了,两个人恹恹的跟在后面,看着前面两人高兴的谈天论地,好不快活。

前面的两人,聊了这么久,已经没有话题了,为了演下去,他们已经开始谈数学题,高兴的谈数学题,啧啧啧。

四人心怀鬼胎的到了婚礼场地,看着来人,苏恩差点摔东西走人。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霉运好了点,现在看来,呵,做梦,就她们这四个女人,唱戏呢?

许卿舒是陈茜汐的好友,邀她来不奇怪,苏恩做好了准备,反正自己不欠她,到时候装不认识就好了。

但是琴里是什么鬼?这么明目张胆的针对她?她不要面子的?

难道陈茜汐她根本不想结婚?

陈茜汐想的少,她想要全九天都知道,她要嫁给柏隶,即使柏隶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

柏隶有个小计划,但他不知当用不当用,这个计划也不算多复杂,只要他……

苏恩后背一凉,打了个哆嗦,江奕见状,把衣服脱下来给她,但是突然想到苏恩已经结缘,一时冲动脱下来的外套拿在手上,就有点烫手。

“白影,你能忍吗?”林煜看到这一幕都快炸了,却发现顾陌君早已经跑了,害怕自家江奕守委屈,他也赶紧追上去。

“小子,先来后到懂不懂?”顾陌君动手将江奕推开“这个,是我的,你找你家林煜睡觉去。”

林煜“……”我睡你妈卖批,说实话吧白影,你系不系喜欢我,不想让我跟别人在一起,在来这么几次,他人都追不上。

顾陌君表示,我绝对不是看你们两个同居眼红,绝对不是。

气氛有点尴尬,江奕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捂着通红的脸跑开了。

林煜咬牙切齿的指着顾陌君,什么都没说,赶紧去追人了。

吃瓜群众瓜掉了,苏恩看着这一波骚操作,暗道不好,新人那风头都抢没了,这婚结个屁啊。

匆匆扯着顾陌君入席,还是角落的席,只想着安稳过完这一天。

不过,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安稳过完,我这字凑不够啊!

不得不说,陈茜汐真的很重视这次婚礼,大红喜服制作精良,用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料子,上面的刺绣也用的是上等金线,这套衣服得费不少功德气运。

而柏隶身上的,就像是一块红布,在腰间扎了根绳子,十分敷衍。

陈茜汐看着这样的柏隶,脸都僵了,九天的婚礼,喜服都是双方自己置办,喜服的优劣,是两个人感情的真实写照,柏隶这一下子,是在当众打她的脸。

柏隶看起来虽然是渣男,但是他并不错,这是陈茜汐一直在追他,他根本不喜欢她,没有法律说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你,这是道德绑架。

陈茜汐太轻贱自己的感情了,明知道他不喜欢甚至是讨厌自己,她还是执意嫁给他,她爱一个人也没错。

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是有情人,那是别人的感情,我们只能不做过多的评判,说多错多。

念此,苏恩想到自己素未谋面的对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个流氓,变态,跟踪狂)

顾陌君看着发呆的某只,暗想,以后要更加小心了,绝对不能让苏恩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变态,流氓,跟踪狂。

柏隶老老实实的拜了堂,陈茜汐松了口气,为了防止柏隶做出悔婚的事,她早早做了准备,还好,他没作妖。

就在婚礼即将结束时,到了新郎致辞,陈茜汐心中隐约觉得要完。

柏隶不认识几个女的,几个大佬她打不过,所以只能挑了苏恩这个冤大头。

在自己的婚礼上对除了新娘的其他女人示爱,柏隶是第一次。

在自己婚礼上看着自己的新郎对着其他女人示爱,陈茜汐也是第一次。

最无辜的莫过于是苏恩,在别人的婚礼上被新郎示爱,她也是第一次啊!

琴里乐呵了,她正愁怎么让苏恩难堪,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看着人们直直扫过来的眼神,本场最气的顾陌君表示,不就是一个小喽啰在他的婚礼上跟我对象示爱嘛?我真的不气的,反正他马上就死。

柏隶还在那里大胆示爱,陈茜汐的表情真的是,一言难尽~她原本想,最坏的结果就是悔婚,没想到柏隶这厮这么不要脸,当众示爱,干得漂亮啊!

苏恩大脑原地死机,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她原本以为琴里她们才是最危险的,没想到啊!

两个男人的战争即将开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