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个夫君太难撩 > 正文
第二章 初入魔界
作者:饶小禾  |  字数:2486  |  更新时间:2020-03-20 16:20:36 全文阅读

阴既是阳,阳既是阴,这魔界的入口在这地底下,施法抬起两根断柱,露出了埋在地下的柱身,干干净净一点也不像被深埋了许久。

柱底有一块陷进去的凹槽,洛竹小心将手中令牌放进柱身凹槽里面,地面随着凹槽贴合发出剧烈抖动。

地面撕开了一道大口子,两人跌落其中,身处黑暗随后又见光明,洛竹伸出手遮挡有些刺眼的光。

“这魔界的光怎么这么刺眼?”洛竹爬起来才发现踩着的是蓝玉台阶。

柱子和地面雕刻着盘龙花纹,只是材质都换成了上乘的蓝玉,冰冷的石柱散发着蓝紫色的幽光,石阶旁摆放着一块千年冷玉,幽冷通明,刺眼的光是从这块冷玉中发出的。

洛竹眯着眼想看清上面的字,心想道:这冷玉都快成精了吧。

“敢问大人对那块冷玉有何看法吗?”一个魔族小将有些吃惊看着她们。

两个持有最高令牌的丫头竟被门口的石头惊着了,穿得嫩绿绿的年龄看着不大约莫十五六岁,发髻随意盘着,一个尖脸一个圆脸,圆脸的看上去可爱些。

“咳咳,没事,随便看看,初来乍到还烦请阁下指个路。”尖脸的姑娘开了口。

听后来意,魔族小将带着她们从阶梯往下走,洛竹细细打量着魔界,每隔一百步两边各有一根石柱,每隔五百步那对石柱顶端放着硕大的明珠,石柱上的纹路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顺着这条路往上走便是大殿了,小的不便再引路,贵客轻便,告辞。”魔族小将告退离开。

洛竹拉着临冬往上走,一路都是将士,偏偏到了大殿前面的阶梯没有一个人看守。

魔族大殿不似普通房筑,只有根基、房顶、房梁和石柱,四周没有墙壁,一层薄纱随风飘曳,几个宫女端端正正的站着,殿内正中一把玄晶坐椅,雕刻的是上古时期的神兽,旁边煞风景摆了小型铸剑炉,炉内无火只有一柄闪着利光的长剑。

说是剑外形又有些像刀,剑身呈紫红色,剑内似乎还有一柄剑呈血红色,剑柄款式普通两边皆往下勾勒,剑身花纹和剑柄花纹浑然天成,最关键是这剑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魔力。

“来者何人?”后殿缓缓走出一个手持权杖的女人,白发如雪,脸上倒不见岁月的痕迹。

“在下洛竹,奉师命前来...”洛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妍岚姑姑早已走到跟前扶起洛竹。

“你是洛竹?”一再询问的嗓音里透着欢喜,洛竹呆滞的点点头,这怎么和师父说的情形有些不太一样。

师父说妍岚姑姑是冷美人,平生从不讲理,在魔界也是恣意妄为不讲人情,如今见了我怎么这般亲近。

洛竹扯出一个微笑,两人还搀扶着呢,殿内又走出两人。

穿红衣的男子一身红玄丝布,领口袖子周身以黑色金色丝线交替织成纹路,行走起来衣裳也是紧贴在身上的,头发也是红丝带束起来,两边留了龙须发,明眸皓齿,一颦一簇简直为祸人间。

旁边的黑衣男子紧跟其后看上去是剑侍,打扮简单粗暴从头到脚一身黑,模样也算俊逸,抱着剑一副生人勿进。

洛竹看向两人的脚,穿得都是黑色长靴,又抬头看着红衣男子,骨节分明的手中握着白玉折扇,整个人看上去修长挺拔,颜如冠玉。

感受到了洛竹的目光,风卿墨拱手行礼,自我介绍道:“在下风卿墨。”

她偏过脑袋仔细瞧了瞧,没认错人,刚刚还爱答不理冷眼相对,握了柄折扇就成了谦谦君子了?

妍岚姑姑紧握着洛竹的手一直没松开,领着他们都去了偏殿,偏殿比较有烟火气,茶水桌椅板凳都有,除了没墙壁。

侍女端来茶水点心,依次在案桌上摆放的点心一盘比一盘诱人,洛竹和临冬的眼睛都直了,又想着出门前师父再三强调不许丢了他的面子,整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我不想吃。洛竹自我催眠中,妍岚姑姑说的话入了耳朵又飘远了,只能闻到点心的香味。

“吃吧,在自家不必客气。”妍岚姑姑一眼看破了洛竹的小心思,顺手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好吃到想蹦起来给这几个没吃的人嘴里一人塞上一块。

这么好吃的点心不吃,小嘴叭叭的说话简直在浪费时间,洛竹和临冬对视,满眼都溢出的幸福感得到了对方的认同。

“我知道你们都是来取育灵器的,只是育灵器多年前已经损坏,需要鲛人泪修复。”

妍岚姑姑伸出手,碎成几块的育灵器躺在手心发着淡蓝色的光泽。

“姑姑可知育灵器因何故损坏?”风卿墨问道,洛竹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是元音丫头不甚摔毁。”妍岚姑姑解释了一句,看了一眼正在吃点心的洛竹继而说道:“这育灵器的下一任主人是她。”

感受到四面传来炙热目光,洛竹慌乱将糕点咽了下去,连忙说道:“我不是要来跟你们抢这育灵器的,我...”

好像就是来跟他们抢育灵器的,洛竹闭了嘴,修复灵魄要的不就是要这育灵器么?

“无妨,北海路途遥远你们正好相伴。”妍岚姑姑打了圆场,洛竹瞥了一眼红衣男子,没有露出什么不高兴的表情,旁边的黑衣男子的表情更是好像没变过。

洛竹察觉到净灵瓶有反应,还是淡蓝色的瓶子,光亮一闪一闪,这里有恶灵,我难道要跟妍岚姑姑说借你宝地一用,我抓个恶灵先?

妍岚姑姑看着她这模样笑了起来,说道:“我这魔界又不是吃人不吐骨头,你何故如此惧怕,怕是无一老头在你面前说了不少‘好话’吧。”

“没有没有,师父一直夸您貌美如花、仙姿卓约、待人亲和、人间绝色...”洛竹尴尬的笑笑,摊开手掌,蓝色净灵瓶安静躺在手心,“师父说是净灵瓶,专门收恶灵用的,不过他老人家一向危言耸听,魔界一片祥和哪来什么恶灵,这瓶子坏了,我回去让师父修修。”

“你师父没骗你。”妍岚姑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那个恶灵她自然知道是谁,可惜她也见不到她了,“我带你去。”

绕过大殿直接进了后山,后山宽阔面积很大,一块黝黑的石头,上面写着赤红色的三个字:通天梯。

“这石头是封印。”跟在后面的风卿墨淡淡来了句,洛竹缩回想要摸上去的小手。

继续往前走穿过一处九曲折回的长廊,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残垣,泥地也是里黑焦土,烧了一半的凉亭,一片狼藉。

这里的土地和凉亭妍岚姑姑不是没有翻新过,无论翻新多少次都会重新回归大火之后的模样,这片土地里需要治愈的不是火后的疮痍,而是元音。

后山的花盛开过两次,娇艳生动,漫山花海,魔尊梓术亲自在这栽下大片洛阳花,这是洛水仙子最喜欢的花,两人因花结缘,相识在这片花海里。

花开花落自有时,万事不得强求,洛水仙子心有所属,月圆之夜天界大摆筵席三天,魔尊拿着请帖醉倒在花丛,同花共眠一夜。

原以为所爱之人今生再无缘相见,不久之后,洛水仙子负伤从天梯仓皇而下,手中抱着带血的婴孩一路逃亡,在这花海再次相遇,她眼含热泪将孩子交给魔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