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引子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635  |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8:25 全文阅读

“世间人都说坏人死后会下地狱,娘,我会不会下地狱呀?”女孩全身干净整洁的躺在几块木板搭成的简单的床上,一身粗布衣。她的娘亲就坐在床头,心疼的看着她惨白的小脸。

“不会的,不会的,阎王只收坏人,你才十岁,连口肉都没吃过,怎得会下地狱呢?”妇人眼眶含泪,轻轻握住她的小手,这双手已经不再温热,透着些许凉意。妇人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想用自己身上的温度温暖她的手,借此安慰她娘亲还在。

这是偏远的农耕之地,最让人看不起的穷人家里,此时村子刚经历瘟疫,这十岁女孩是瘟疫过后最后一个感染者,她已经奄奄一息,眼看着就要睡过去了。

“那便好,娘亲知道我最怕黑了。”女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这句话,便咽了气,还没等到她娘为她点灯。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迷迷糊糊的被带到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清醒过来时身边已经没了人,回头一看,不远处有一座高高的门,门上写着鬼门关,女孩吓一跳,拔腿就跑,边跑边叫着娘亲,一路上都不敢睁眼仔细看,直到被石头绊倒,看见路边的花,红的滴血,鲜艳而妖媚。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花,她站起来看,才发现路边全是这样的花,一片一望无际的红色花海,这花海散发的微弱的红光照着这条路,但女孩依旧看不见路的尽头,她害怕极了,继续往前跑,很快看见前面有一个土台,可以看见台下似乎有光。

她站上土台,台上有一石碑写着望乡台。

她往下看,看见了娘亲正抱着她哭,她伸手却碰不到,明明想跳下去,身子却不受控制怎么也跳不下,只能回头看,身后只有来时的铺满红花的路和拦住这条长路的一条河。

河上有座桥,桥的另一头,有一个亭子,亭子下有一个女人在煮汤。

十岁的女孩哪禁得起这样的惊吓,早就等不及判断女人的好坏,跑过桥去,跑进亭子里抓住那女人的手,惊疑不定的问道:“姐姐,这里是哪里?”

好在这女人生的不是想象中的丑恶模样,反而清秀的不像是生活在这黑暗之地的人。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女孩还在打量这个女人,听了她的话吓得松了手,后退了一步。“什么?”

“那边那块石头看见没?去看看吧。”

女孩转头看见亭子边有块石头,石头很大,足足有三个她那么宽,比她还高出许多。奇怪的是这么个庞然大物,她走进时都没注意到,站在石头前才发现。

这石头淹没在黑暗之中,隐约中看的并不真切,石头下还有些许花围在旁边,这些花是白的,发着让人发冷的微弱的光,花的形状和之前看见的红花无二。

此时,她不知道那红花就是传说中长在黄泉路旁的地狱之花——曼珠沙华,而这白花也有自己的名字叫曼陀罗华。

在一千年以前,这冥界地府里万年来都只有这两种花,两种花被忘川河隔开,而曼陀罗华长在三生石下也是为了照亮这石头,方便来者看清石中的虚影。

女孩借着光看见了自己的一生,出生卑微,父亲离开,母亲独自养她,后来她还染了瘟疫,最后死在床上。

再一眨眼,她看见一座大宅院,出生一位女婴,长大后竟是她的模样,娇生惯养,百般宠爱。

后来她爱上官家子弟,宁愿做妾也要嫁入官家,嫁入后才识得夫君是个伪君子,对她百般折磨,本就骄纵的她不甘心如此,便狠心暗自勾引敌对官家,与人私通,骗光自家财产,害死她夫君满门,最后也是孕中被人追杀而死,虽是可怜,但也杀人无数可谓是蛇蝎心肠。

“这是谁,这是谁?”女孩早就吓哭了。

“那就是前世的你啊,你前世做尽坏事,虽然已经被阎王惩罚,受尽折磨,但是转世后还是没给你好结局,让你凄苦一生,十岁就尽了阳寿。”

女孩哭声不止,女人继续说:“这是我给你熬的汤,快喝了吧,喝了就没事了。”

女孩看不清女人脸上的表情,只有远处这黑暗的冥界地府里唯一一座白色宫殿里的主人看见了她的表情,有些怜悯,有些惋惜,又有些庆幸,大概是庆幸这小女孩因为这一世待人和善,再入轮回就不会如此凄苦了,而这些表情夹杂在一起,在她脸上被掩饰的很好,就像是没有表情。

让女孩回望自己的今生,是女人对每一个来人都要做的事,但看见自己前世不是。

女人记得这个女孩,觉得她前世可恨又可怜,这才特别在三生石上印出前世给她看,希望她不要对自己今生的悲惨而心生怨恨,来世再生恶念如此反复的循环,而要她服汤,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女孩起初不肯喝,女人微微勾了下嘴角。“看见那边那座白色的宫殿没,那就是离开这里的唯一出口,喝了这汤,你很快就可以过去了。”

女孩看见那宫殿,那是这里最亮堂的地方,那白光与石头旁白花的光不同,那里的光散发着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被那光吸引,想要过去一探究竟,喝了汤,脑海记忆一下被抽空。

进了地宫受了些轻罚,没过多久就被安排去了那白色的宫殿,女人没有骗她,这白色的殿上写着转轮殿。

殿上的男人一身青莲色衣衫,只有衣袖和裙摆处有秋香色丝线绣的花,这花一蒂双生,一眼望去花的形状好似黄泉路边红色彼岸花,再看就知并不一样,花不知道是什么花,但这花的颜色却和奈何桥旁,亭下女人身上的衣裙的颜色一样。

男人只说了一句话:“跳下去,你就离开这了,转世后记得做的好人。”

女孩听后就跳了下去,至始至终男人都没看她一眼,眼光一直看着远处亭下煮汤的女人。

冥界中无日夜之分,终日时而昏黄,时而灰黑,偶尔有从不知到何处发出的无界冥光。

孟婆十二,着和以往孟婆素爱的赤色华裙截然不同的秋香色裙装,裙上也绣着花,这花与那红色彼岸花形态一致,即使是细看也看不出什么差别,只是用的是荼白色的细线,让人觉得这大概是那白色的曼陀罗华。

十二终日坐在她的孟婆亭里,看着彼岸花海,熬着她的孟婆汤。其实孟婆汤用术法即可熬制,只是这新任孟婆似乎并不在乎,日日亲手熬汤,亲手送给过路魂灵。

与历届孟婆不同的除了她的秋香色衣裙和亲手熬汤以外,还有她熬的孟婆汤中时常加入忍冬花,说来也没什么用,只是让汤带有一丝清甜,但这过路的魂灵谁又在乎这汤的味道。

这冥界地府中除了离霖应该没人知道十二为何这样做,只是下面的鬼差们都猜测,那是孟婆不愿接受转轮殿殿君送她的忍冬花,故意放入汤中糟践他的心意,其实他们倒也是猜对了一半。

转轮殿殿君忍冬,听说曾是原殿君手下的鬼差,一直受原殿君器重,直到升为殿君身边最大的官职地差后因为忤逆殿君,被殿君私刑入轮回,尝八苦,一千多年前回来后,还窜了位,成为新任殿君。

只因为这转轮殿的鬼差全都换了遍,所以没人知道事情经过,只是大家都知道,刚继任时忍冬奄奄一息,是枉死城城主离霖助他,才得以恢复。

事后即刻重修宫殿,全部用白色玉石搭建,玉石散发的光刚好照到孟婆亭,还种下一片忍冬花海,是除了黄泉路上那血红的彼岸花海这寸草不生的冥界地府唯一一片花海景色,而这殿君忍冬每日都摘花送去孟婆亭,日日调戏孟婆,当值时也是目不转睛的遥望孟婆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