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三章,不是初见却是初识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523  |  更新时间:2020-03-24 21:01:14 全文阅读

紫菀刚进屋,就有几个人来到院门口。

“几位官爷,这是找谁?”神医年纪大了,虽然头山并没有白发,但是眼中也仅是沧桑。

“我们还未说来历,你怎知得我们是官家人?”

“几位虽身着素衣,但这用料材质,非官家之人可是用不得的。”他一向不惧权贵,任谁在在眼前,他都可以平稳地说话。

“神医好眼力,我家大人身患咳疾久病不愈,来到江南听闻此林中有一神医,便寻来,望神医能看看我家大人。”

“我避世已久,不救官家人。”神医稍稍抬下眼眸,看向其他地方。

“这可就由不得神医了。”

眼看就要动手,神医思索紫菀也是身患咳疾,说不定去看看万一能寻到根治之法,也可解了菀儿的病。

“治病可以,只不过我已许久不进城,还请大人移驾院中,我自会尽力一试。”

为首之人思考片刻。“好,若是我家大人来了,还请神医尽力医治。”

午时过后,安王与小姐刚吃过午饭,正在院中赏花。

“殿下,已经为您请过神医了。”希莶客气的朝陆茕请示。

“那还不传他进来。”陆茕在外是个还算温润的人,在清欢面前偶尔有做弟弟的轻快摸样,但是在希莶这里,他只会摆出王爷的样子,对他行主仆之事。

“只是那神医心高气傲,不愿前来为殿下治病。”希莶早就习惯了陆茕这般作为,仗着有王君撑腰,他也丝毫不惧怕,继续说着话。

“是吗?我本就是来安抚百姓的,也没想过要治这咳疾,既然神医不肯医治,本王就不要坏了他的规矩了。”

“殿下的身体怎是那神医说不治就不治的。”

“那你的意思是要本王罚他?”

“属下怎会左右殿下决定,只是···”

“说。”

“属下斗胆,神医说殿下移步他的小院,就愿意医治,为了殿下身子,还请殿下移步。”

清欢一笑。“看来希侍卫早就为殿下想好了。”

“属下不敢。”

“你有何不敢?”陆茕不再看花,转头定定的看着他,见他不敢再语。“行了,待我换身衣服,即刻出发。”

“是,属下这就备马车。”

穿过竹林,陆茕和清欢下马车。

“清欢你看,这林中风景甚好。”

“是啊,平日鲜少出来,殿下此番心情可好些?”

“自是不错。”

转眼入院中,并未见到希莶口中神医,而是见一女子,穿着丁香色衣裙,发上无珠宝发钗,只有一朵双生花,一白一黄。陆茕认得那花,唤作忍冬花。

女子看见有一行人马在院口。“你们是谁,来找何人?”

“这是我们···”随行婢女刚要介绍,被陆茕眼神制止。

清欢笑道:“姑娘你好,这是我表弟,患有咳疾,来寻神医治病。”

“神医?你们说的是我叔叔吧,我叔出去采药了,算算时辰也快回来了,你们先进来坐吧。”

紫菀看这眼前男子,身着黛色华服,一看就是贵族子弟,泡好茶后还不见叔叔回来,于是送茶上前。“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我姓陆,唤我陆公子就好。”

“陆公子久等了,不知为何叔叔还未归来,我这就去林中寻他,公子先喝口茶,这茶中加了忍冬花,清热解毒对身体很好。”紫菀不知道来者何人,只能胆小试探的跟他说话。

说完话,紫菀才仔细看看眼前的男人,长的甚是俊俏,紫菀心想:“也不知道是城之中人都生的如此,还是独独她运气好,头一次遇上的男子就长得俊俏。”

“有劳了。”

话音刚落,神医就出现了,看见早前来过的人,神医明白是那官家人来了。

“叔,您可算回来了,有位陆公子找您治病呢。”本来是要快步走过去迎接的,想到身后还有人,紫菀又收了步子,慢慢往前走了几步。

神医不缓不慢的走上前:“叔知道,你先去后院,把我这药材安放妥当。”

“可我想看看您治病···”叔叔神色严肃看着她,紫菀声音变小。每次治病叔都不带她,她没见过外人,医术都是叔叔教的还没实践过,她是真的挺想看看的。

“快去。”

“知道了”说完,紫菀微微低头,不在看这行人,抱着药篮子不情不愿地去了后院。

“公子随草民进屋,草民这就为公子诊脉。”

一行人都进了屋,神医不悦。“诊脉需要安静。”

“小姐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下人都退了出去,只有希莶留下了,陆茕看了眼此人:“怎得,希侍卫担心神医会害本王性命?”

“属下就在门口,公子有事尽管吩咐。”希莶说完才慢吞吞的退下。

神医诊脉片刻,就知道只是一点轻微的毒,按理说京城名医众多不会看不出,于是心生疑惑。

“神医可看出公子是什么病?”清欢试探。

“公子这是中毒,可这毒并不——(严重)”

话还没说完清欢就大声打断:“中毒,竟有人给公子下毒。”

“素闻神医医术了的,实不相瞒,是我自己服毒。”陆茕低声解释。

“那为何要草民诊治?”神医也算是个又脾性的人,作为医者他一世治病救人,最看不得那些自明清高不停医者劝告还有那些不爱惜自己性命的人,通常碰到这种人,他向来是不治的,而管家人向来如此,所以才有了不治官家人的规矩。

“我是当朝安王,我那王兄怕我威胁他的君位,而我其实无心政权,所以服毒示弱,只为了保命。”陆茕知道神医是误会自己在耍他,开口解释。

“你们王室争斗与草民何干?”

“那侍卫是王兄给我安排的人,寻神医只是为了试探我是否真的有病,还请神医帮忙,不要说出我服毒之事,只随便安个病症开几副药即可。”陆茕有把握神医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随便把他的事说出去,这才讲一讲事中原委,就算他说出去了,他也可以让他走不出这院子。

“我为何帮你行这骗人之事,这可是欺君之罪。”

“神医若肯帮忙,本王答应在这乱世中保那院中女子一世平安。”刚刚神医看那女子的眼神显然在告诉他这个女子对他很重要,说不定是他的独女。

神医知道安王已经在他面前,之后无论他怎么做都与安王脱不了干系,万一自己出了事,紫菀在世上就再无依靠了。“我怎知殿下会说到做到。”

“本王已告诉你身份,既是诚意,你若帮我,我定守诺。”他神色严肃,语气真诚,看上去是真的给予他承诺。

见神医还有迟疑,清欢说话。“你可去打听当朝安王,人中君子,答应之事从未食言。”

“好,便信你一回”

虽说紫菀并非他亲生的,但是这多年朝夕相处,产生的感情早就不亚于亲生父女之情,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紫菀安好,关于紫菀的性命,他容不得失误,如果他此时不答应,只怕他的菀儿马上就会被抓。

随后神医再次开口大声说话。“仔细一看不是中毒,只是表象颇有中毒之象,公子可是三月前染过风寒?”

“风寒有何问题?”

“风寒本没有问题,只是公子并未在意,没有及时根治,以至于病情加重留下咳疾难愈。”

“那神医可有法子?”清欢问。

“草民先开个药方给公子试试。”

神医推门而出,只见希莶守在门口,他向陆茕行了个简礼:“公子,属下随神医去开药方。”

“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