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四章,被安排或者自愿留下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186  |  更新时间:2020-03-24 21:02:27 全文阅读

神医写药方之时,希莶开口。“神医,我家公子到底是什么病?可会危及生命?”

“公子是风寒引起的肺部感染,咳疾难愈,我开个药方只能缓解,不能根治,公子不宜操劳,否则会影响寿命。”

“真是咳疾?”

“怎得?这位公子质疑我的医术?”他停下动作,摆出一副神医的架子,偏头仔细看着希莶。

“不敢不敢。”希莶本来还目光狠厉,一下柔和起来。

与此同时清欢正和陆茕谈话

“殿下可是知道什么?”清欢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安。

陆茕疑惑地看着她:“知道什么?”

“没什么。”

“早前听闻江南一带擅长通商,你去打探,与大商铺商谈是否愿意投靠我,只有把住商业命脉,举兵才能无后顾之忧。”

“是,我会着手安排。”

见清欢仍然愁眉不展,陆茕问:“可是有什么事?”

为怕人听到,清欢俯身:“最近事多,我不能常在你左右,这几日总要安排个人随时照顾你。”

“什么人,靠谱吗?”陆茕压低声音问。

“就是还未有人选,我才为难。”

陆茕随即往朝着后院的窗子一看:“你觉得那院中女子如何?”

清欢更是面露难色:“还记得你昨日提及白及村你让我救下的女孩吗,当年你让我安顿好她,我把她丢到一个林中小院里,院中男子是一名医者,十二年来医治过诸多疑难杂症,有神医之名,现下院中女子,那便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这就是你以为我知道之事?”

清欢点头,陆茕又问:“此事你为何现在才说?”

“我没想到希莶口中神医真的是他,是到了院中才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便用她吧。”

“可是殿下···”

“不用可是了,希莶找的人,用她几日反而不会被怀疑,再说我刚答应神医保她安全,在身边是最方便的。”

“那我去找她。”

“不用了,这几日我留在这里,自己去跟神医说。”

殿下在院中住了几日,小姐说是住不惯这竹子做的床,于是回到城中居住,只是偶尔来看看殿下。

陆茕亲自找了神医说让紫菀伺候方便保她安全,不远处紫菀表面在摆弄药材,却时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神医无奈才勉强答应让紫菀照顾他。

一日,希莶在林中与王君派来的人商讨。王君认为咳疾不足以致命,还是决定在回京路上动手,正在商讨细节时,忽然听见不远处树后面有异动,回头一看,是神医。

希莶暗想:“不好,此事若是被安王知道,怕是要与王君撕破脸皮,就算他真的不想要君位,也会被激的不得不反击了,所幸神医已无价值,所以神医必须死。”

来不及多想,希莶已经追了上去,神医不会武功,跑不过希莶,在林中就被他追上了。

正巧清欢与陆茕趁希莶不在,也在林中商讨商铺之事,听见声响就躲了起来。

“神医这是在做什么?”

“草民在为公子采药。”神医见已经被追上,也不再逃,停下来慢慢与他说。

同时,紫菀见叔叔许久未归,在林子里寻他,已经来到希莶背后不远处树下。

“是吗?可有听见什么不该听的?”希莶边说边往前走。

“别过来了!”神医突然大喊,希莶停下,而这句话是说给紫菀听的,他看见了紫菀。

“不知公子说了什么是草民不该听的,不如草民说给你听,你告诉我哪些是听不得的。”

希莶冷眼拔剑,一剑刺下:“说给阎王听吧。”

在希莶和神医说话之时,清欢本要现身救他,被陆茕拦住,随后陆茕吃下为了以防万一随行携带的剧毒。

清欢来不及制止,又不得不压低声音问:“陆茕你做什么?”

“这是让紫菀衷心最简单的方法,她就在那边树后。”陆茕朝紫菀处看了一眼告诉清欢她的位置。

待神医被杀,希莶转身要离开时,陆茕和清欢才起身出现,清欢快步上前大喊:“什么人,竟然杀害神医。”

希莶头也不回迅速逃跑,自然不会给他追上抓住把柄。

陆茕假意追赶,但他一发力就有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随口跪倒在地,晕了过去,清欢快速跑来扶他:“陆茕!”

此时紫菀跑出来,“叔,叔,你醒醒,醒醒啊。”此时神医被刺中要害,口溢鲜血已经离世。

清欢也不问她为何出现,直接说:“刚有人刺杀神医,我们来不及制止,还望姑娘见谅。”

紫菀眼里都是神医,眼泪控制不住的大滴大滴掉落,无力恭维道:“我知道。”

清欢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惋惜,而是带着急切的说:“表弟已吐血晕厥,可否请姑娘救救他。”

紫菀这才反应过来,见他明显是中毒之状,先给他吃了药丸。“这药丸可以让血液减缓流速,让毒素不至于发作太快,先带他回院子吧。”

“真是谢过姑娘了。”

回到院中,陆茕被扶上床后,清欢才放心下来,朝紫菀说:“姑娘治好我表弟,我们陆家会报答你。”

紫菀用手擦去眼眶里一直外溢的泪珠,坚定的说:“我不要你们陆家的报答,我看到是你们的人杀了我叔叔。”此时陆茕已经昏迷,她满是愤怒,却只能带着怒气看着清欢这个柔弱的女子说话。

“姑娘,希莶之事事关重大,三言两语解释不清,待表弟醒来自会跟你道明,我只能先帮你安葬神医,还请姑娘理解。”清欢脸色也不算太好,但一言一词都透漏着富家女子经历世事的沉着。

见紫菀迟迟不肯诊治,她从陆茕床边转向她,握住她的手说话:“姑娘放心,陆家定会还你公道。”

紫菀感受到她的手也有微微颤抖,是在担心表弟的安慰,她做为医者,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这才动手施针,之后给他服了药。

陆茕第二日早晨才醒,看见紫菀睡倒在自己床边,没开口叫醒她。清欢送药进来,推门声把她吵醒了,紫菀皱眉后突然睁眼惊醒,似乎在梦中又一次看见神医死去时的样子,再一看边上的人醒了,就收了心情平静地说:“陆公子醒了,醒了就没事了。”

清欢放好药碗,再扶起紫菀:“紫菀姑娘辛苦了,先去休息吧,我来照顾表弟,你的事,我会和他说清。”

“也好,那还望公子小姐还我公道。”紫菀很识趣的退了出去,若不是清欢一直对她客客气气她也不会如此听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