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八章,安王回京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742  |  更新时间:2020-03-24 21:36:11 全文阅读

第八章,安王回京

只不过几个时辰,他们已经在离村庄最近的县城找了个小客栈歇下,没过多久清欢就出现在他们房门口。

紫菀刚刚检查完陆茕的伤口。“殿下的伤口已经愈合,只不过经过多次撕裂,怕是要留疤了。”紫菀担心陆茕会因此不悦,一直不敢说,拖到现在还是告诉他。

“我一个男人怎会怕留疤?”

清欢一来门也不敲的冲了进来:“殿下。”眼中满是急切,也没有多看紫菀一眼。

“你来了。”他的语气倒是平静。

“得知你受伤,我就赶快来了,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清欢的意思是为什么不在之前联系的信中告诉她,如果她知道一定不会同意他在那村庄停留这么久。

“我有随行医官照顾,紫菀姑娘医术高明,我早就没事了。”说完还看了一眼紫菀。

“小姐许久未见殿下,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先去为殿下小姐准备晚饭。”说完她就低头离开了房间。

“陆茕你什么意思,到底为什么要和那紫菀单独待这么久?”清欢语气中带着抱怨。

“京城诱惑那么多,她对我们了解不多,你说救命之恩能保她始终站在我这边吗?”

“救命之恩已经是大事,再加上殿下答应帮她报仇,她不敢背叛你。”

“不对,这些都不够。”

“难道殿下觉得多几日单独相处就能让她忠诚?”

“当然不会,但感情会,不出意外我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年轻男人。”这才是当时陆茕偷笑的真正原因。

“有感情的女人虽然最容易听话,可是万一被她知道,也是最难控制的不定因素啊。”

“那就不让她知道。”陆茕说这话时就好像是喝一口茶一般随意。

听了此话,清欢眼神有些飘忽:“殿下对身边人都是如此吗?”

“不,你和他们不一样。”陆茕心里一直把这没有血缘的表姐当作亲姐,自然与旁人不同。

后来的谈话被紫菀敲门送来晚饭打断。

其实他们所在的县城离京城不过百里,只不过他们暂时还不能回京,清欢一直在与京城的内应联系,看看王君的动向,来寻找合适的时机回去。

那日刺杀之后,几个杀手回到沧州出发的码头,有一人正在等着他们。

“大人。”

“安王呢?”希莶带着帽子,低头问。

“被刺了一剑,很深,掉进水里,剑上有毒,应该是活不成了。”

“什么叫应该,这件事我计划了这么久,由不得你丝豪失,给我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是,小人这就去找。”

事后几日他们都在四处寻找,在河中打捞,一天没找到尸体,希莶一天不敢回京见君上。几日都没见线索,不仅陆茕没找到,清欢一个弱女子竟然也不见踪影,很快他们扩大范围,找到陆茕所在的小村庄,可当时陆茕已经在去往县城的路上。

村庄并不大,但周边山多树多,希莶寻了两日还是没见人。王君已派人传信,问他为何许久没有消息,找不到人就先回京禀报详情,若是安王还活着应该早就回京了,万一他回京未报,好与他研究对策。

希莶没有办法,便回了京。

“到底找到陆茕没有?”这里是王君的书房,只有与人密谋才会在这里说话。

“回君上,还没有。”

“你们到底会不会做事?”王君把手边的茶杯摔在他面前,茶水溅了希莶一身。

希莶也不敢多,低头回话:“君上,按理说他重伤入水,还中了毒已无生还可能,这江水流动,说不定已经被鱼给吃了,找不到也是有可能的。”

“可我听你说,他还收了个医女做随行医官。”

“是的,这医女和陆清欢都落入水中,二人都不会武,按理说也是活不成的。”

“可是你也没找到她们。”刚刚内侍补上一壶酒,给他倒满了,王君喝了一杯酒,看着希莶。

“君上恕罪,我等尽力搜寻了。”希莶头更低了,趴跪在地上。

“尽力?我尝了这酒味道不错,不然也赏你喝一杯。”

“君上饶命,这是君上的酒,小人不敢喝。”

“那是一个医女,会医术,会医术你懂吗,万一救了他们,他们在躲起来,那岂是你们这些蠢货找得到的?”王君生气的直接把酒杯砸在他低头的后脑上。“还不给我去查那医女的身份,再派人继续找,找不到就扩大范围找!”

“是是,小人这就去找。”

“等等,传消息出去,说听闻安王遇难没了音讯,我日夜难安,悲痛无比,若是有人告知安王消息必当重金酬谢。”

“是。”

消息放出去了好多天,举国上下都在寻找安王,安王早就知道消息,找了个草屋藏了起来。每天只有紫菀出去采买物品。

清欢和陆茕都是在丞相府里被人伺候惯了的,没下过厨,所以他们的日常起居都是紫菀安排的,每次吃饭紫菀都是亲自做好,试毒后才给二人吃。

“殿下,王君悬赏寻您已经多日,您打算何时现身?”紫菀忍不住问。

“不急,他只是在试探我是否真的死了。”

“若是殿下此时出现,他还没入京城,王君还是会派人暗杀他,若是他觉得殿下真的死了,定会宣布举国同哀,为他举行葬礼。”清欢见她实在不明白,就接着说。

“他安排葬礼时一定没心思再找我,此时我再回京城直接出现在葬礼上,一来拂了他的面子,二来不会被暗杀,安全许多。”

“难怪殿下多日不肯现身,也不安排回京。”紫菀得了答案,就摆弄碗筷,全然一副习惯了伺候他们的样子。

几日之后,果然如他们所想,没有安王的消息,王君宣布安王遇难身亡,为了祭奠兄弟,怕亡灵无法归家,将在三日之后举行葬礼。

当天紫菀就把消息告诉陆茕了。

“很好,告诉清欢准备一下,我们明日回京。”

“是。”

“等等。”

“殿下还有什么安排?”

“这几日照顾我们,辛苦了。”

“为殿下分忧,不辛苦。”

“等回府,我会好好赏你。”陆茕上前,抚着她的肩。

“那先谢过殿下了。”紫菀轻轻下蹲行个礼,避开他的手。

“下去吧,今晚早点休息,明日赶路,回京之后几日都会很忙。”

“是。”

安王府已经挂满白布,朝中官员都来了,丞相也不例外,王君也来了。

“时辰到了,封棺吧。”在一行人或真或假的悲伤眼神中,丞相说话了。

突然,门外一阵喧哗,只见身穿黛色华服的陆茕走来,身后跟着清欢和紫衣女子。

“这主角都没到,洛健大人就要封棺了?”

“安王!”丞相见来人直呼自己大名,只好首先接话。

这下边上的官员都议论纷纷,支持安王的自然是面露喜色,忠于王君的脸色则是不可言喻。

“呀,王弟,你没死,真是太好了,王兄可担心了。”王君见状,马上站出来,一把抓住陆茕左右观看,看他是否真的平安无事。

“托王兄的福,我回来了。”陆茕没有由着他摆弄自己,定住身体,后退一小步,行了个简礼。

“王弟既然没事,为何这么多日都没有消息,回来了也不说,本君可以派人接你啊。”王君见他此举,也是威威后退一步,两人间距离拉开,但他还是面有笑意。

“王弟之前遇袭,受了重伤,被深山的农家所救,农家旧居深山不知道这城中的事,等我伤好了再回来,就看见王兄连我的灵堂都摆好了。”

“罢了罢了,回来就好。来人哪,撤了这些东西。”话都说到这了,王君只好挥手找人来撤了这些。

“那多谢王兄了,我也累了,就不与众大臣们多聊了。清欢送客。”

“王君先请,各位大人请。”清欢这就微笑着送王君和各位大臣出了安王府。

清欢去送客后,希莶才从众人中站出来,要送陆茕回房间。

“原来希侍卫已经回来了。”

“是,殿下赎罪,属下找不到主谋,听闻殿下失踪就回来找您了。”

“既然是为了寻我,那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下去吧,我自己回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