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九章,怀疑她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451  |  更新时间:2020-03-26 16:07:51 全文阅读

历经数月,安王一行人回到京城已是八月中下旬,秋天就要到了,思念叔叔的心情只增不减,虽然自己的咳疾是从小就有的,但是总是在秋天开始更加严重,春天才会转好。

往年这个时候,紫菀总是喜欢找来忍冬花的种子,在院中新种下几株,看着忍冬花忍过冬季寒风,在春后开出花朵,自己的咳疾也会好很多,每次在园中种花,神医叔叔总是边为她熬着药边跟她说:“又种忍冬,这院中全是你的忍冬花,我的药材种在哪里?你的紫菀花又种在哪里?”

紫菀总会调皮的回答:“药材山上都有,你往山上种就是了,紫菀嘛,我自己就是咯。”

“你这丫头又调皮了。”

一阵风吹过,几片落叶落在紫菀身上才把她从回忆里拉出来。“咳咳咳。”紫菀没忍住咳了几声,手中抱着一盆种着忍冬花的土,也随着身体晃了几下。

突然一件披肩盖在紫菀身上。“夜里凉了,我的小医官可是患了风寒?”

“回殿下,紫菀自幼体弱,这咳疾从小就有,可是惊扰您?”她并不太知道这王府里的礼节,但是尊卑有别他清楚的很。

“没有,看到你才知道真的生病才是辛苦,我以前还觉得自己没病装病甚是辛苦。”

“说到装病,殿下,紫菀觉得一直服毒装咳不是长久之计。”只能说紫菀关注的事总是有些不一样。

“以王君的心思,他总会时不时派人来查,我若不是真病,他总会查出端倪。”

“我咳疾一直未愈,了解自己的脉象,不如殿下平日装装样子,若有人来查,我为殿下施针短暂影响脉象,紫菀有把握可以骗过太医。”

“可万一你不在···”

“万一我不在,殿下再临时服毒也可以啊,毒毕竟是毒,总是对身体有害的,还是少用为好,再者我是殿下随行医官,怎么会不在殿下身边呢?”她回头看着陆茕,眼神真挚,她是当真没有听明白陆茕这句话是在试探她是否会离开。

本来从那天起陆茕就不再服毒了,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很长,但到后来也没持续多久。

安王回京后休整几日,马上王君就传他进宫,聊聊天说说这数月经历。

他们来的是王君休息时常去的一处凉亭。

“王弟拜见君上。”

“清欢拜见君上。”

两人在亭外行了大礼。

“快免礼。”王君吞下刚入口的葡萄,才说话。

“谢君上。”

“你我兄弟二人,虽多年没有相认,但也不必如此客气,现在没有外人就不用行此大礼了,清欢也是,本王还要感谢你照顾王弟多年,也算我半个姐姐了。”他的脸上似乎在笑,但笑里有藏着一些看不见的心思。

“清欢怎么配做王君的姐姐?”清欢只是起身,并未抬头。。

“这话可就见外了。”王君还打算客气一下,被陆茕打断。

“君上不必客气了,君上是王君,我们都是臣子,定是要向王君行礼的,这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变。”看见王君的酒杯空了,陆茕上前为他斟酒边说。

“王弟如此客气,那我也就不推脱了,快坐。这次派你下江南,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歹人想害你,早知道我就派别人去了,王弟就不用受这等苦。”

“为王兄办事,陆茕不觉得苦。”

王君放下将要入口的糕点,笑着说:“好,好一个不觉得苦,既是为我办事,那就要有赏,你想要什么,黄金还是美人?”

“黄金都是身外物,君上赏给王弟,不如多拿去救助灾民。”

“那王弟是要美人,好,来人。”王君当作很快,招手示意内侍。

“殿下。”清欢站在陆茕旁边,看了眼陆茕。

陆茕看了眼上前的内侍,再回过头来说:“王兄且慢,美人我也不需要。”

王君收回手,再一次拿起糕点。“美人也不要?难道是因为王弟从江南带回来一个美人?”

“带回来一个美人?”

“我听闻你从江南归来,身边多了一个年轻女子,姿色很美,而且传闻你对她极好,遇难时身边的下人婢女全都死了,回来的除了你和清欢,就只有她了。”说话间王君脸上有诡异的微笑,似乎是想到了陆茕私下是怎么风流对待紫菀的。

“那是我看她身世可怜,就许了个随行医官而已,遇难时她就在我身旁,顺手就救了,都已经救了,难道不带回来照顾我?”陆茕早就知道他会问,他自然早就准备好答案了,只等王君问出来。

王君看了眼清欢,说话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也对,王弟一直有清欢小姐陪伴左右,怎么会在意其他人。”

陆茕扶胸微微一咳,随即开口:“臣的意思是,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若是王兄非要赏,不如赏我多些时日不理政事,安住在府中休养生息。”

“王弟想要休养生息?”

“正是。”

“少了王弟的帮助,朝中大臣可都要更加忙碌了。”他还皱了皱眉头。

陆茕不说话,等着王君接着说。

王君面上有些为难,思索片刻就做了决定:“王弟定是途中辛苦,那就赏你休整,等你什么时候想回朝再回来。”

“谢君上。”陆茕抬手行礼,说完话就告退了。

自从那天见了安王,王君日日饮酒,思考对应之策。

又一夜里,希莶派人来信:君上,小人派人查过,那神医确是清清白白的,一直隐居在江南,除了治病几乎没和任何人来往过,他院里的小姑娘紫菀更是如此,只到山中采过药,十几年来哪都没去,除了神医,没和他人接触过,只是,那姑娘是个孤儿,六岁才被神医捡到,六岁之前的身世无从查起。小人认为,六岁的小姑娘是成不了什么事的。望王君明鉴。

王君暗想:“六岁,如果六岁之前是丞相府里的小婢女呢?”

他一直以来都是王族太子,受人爱戴的同时也被人暗地算计过,他一步一步踏过无数人的鲜血,杀了陆茕的义父就是为了让陆茕失去靠山,但是他却一直没找到出去陆茕的好理由,不管怎么样,他身边出现的所有可能带给他帮助的人,他都不能留。

本来清欢也是要除的,她的身份在那里,老的刚走,小的又去了,难免惹人闲话,他觉得清欢一介女流一时间也成不了事就暂且留着,可现在陆茕居然带回来一个毫无身份的女子,万一那是他们养在外面的杀手呢,他怎么也要查一查,磨她一磨。

“来人!”

“君上。”

“传丞相来觐见。”

王君的书房内。

“不知君上这么晚叫臣前来,可是想到计策对付安王了?”丞相洛健双鬓以白,从小带着王君,忠于王君,才得了如今的地位。

“你可知安王府里的一个名叫紫菀的女子?”

“君上说的是安王的随行医官?”他一直密切关注陆茕的动向,希莶很多事情也是告知他的,所以他早就知道这件事。

“她随陆茕回京,明明是萍水相逢,希莶却说如今陆茕在府里对她极好。”

“君上觉得她身份可疑?”

“希莶只查到她六岁被神医收养之后,可就是查不到她六岁前的经历,我希望这件事你来办。”

“君上放心,臣这就去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