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十一章,我以为你会护得住我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338  |  更新时间:2020-03-26 16:19:48 全文阅读

陆茕身上一身酒气,确实是喝了许多酒了,只是叫下人都撤了去,紫菀来时才上了壶新的,紫菀不愿喝酒一是因为觉得陆茕已经醉了,二是因为她确实酒量很浅。

“喝”陆茕递上一杯酒。“我亲自给你倒酒,你必须喝完。”

紫菀一饮而尽,只觉得喉咙中满是辛辣之味。

陆茕见她痛快的喝了一杯,自己也喝了一杯说:“我从小母妃就死了,被先王丢在义父府里,来自亲身父母的一天母爱一天父爱都没感受过。”

“殿下真是辛苦。”

“我不辛苦,我只是觉得自己可怜。”边说,边给紫菀倒酒。

“紫菀明白,紫菀从小身边也只有叔叔一人。”紫菀一眼看过去,他的侧脸在微弱的光影下显得消瘦。

“不,你不懂,身在王室,何其孤苦,连我的名字也是如此,在这人世间茕茕而孑立。”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他也回望过去。

她害怕与他对视,一下低了头:“好在殿下有清欢小姐陪伴。”

“不,现下我有你陪伴。”陆茕伸出手,用他大大的手掌握住紫菀的手。

紫菀很快抽回了手。“殿下救我助我,我定要回报殿下的。”

“只是回报吗?”陆茕不罢休,伸手把紫菀的手拉过来,用力握着。

紫菀刚要回话,陆茕已经倒下,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只是那只手没有松开。

紫菀已经喝了许多,突然问自己:“对啊,只是回报吗?我是为报仇而来,报了仇之后呢?”想着想着,紫菀意识渐渐模糊,也睡倒了过去。

感到紫菀没了动静,陆茕抬头然后松开手。

清欢也从亭子后面出来:“早就猜到紫菀酒量浅,却没想到这么浅。”

“酒量浅才容易醉啊。”陆茕回了清欢的话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她:“把她送到我房中。”

“那您呢?”

“安王府这么大,难道没有其他房间?”

“是。”

第二天紫菀醒的很晚,睁眼看见的却不是自己熟悉的房中景象,再一坐起来,这华丽又简单的布置,是安王的寝屋,紫菀看见自己身上并没有外衣,吓得立刻起身就要下床。

门被陆茕推开。“醒了?”

“殿下。”紫菀跪下,带着发抖的身子扒着陆茕的衣角,眼中都是不安。

“看来你是酒醒了就忘了昨日的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紫菀只记得陪殿下喝酒,全然不记得其他,还望殿下告知。”说话间带着颤抖,紫菀担心自己昨夜和陆茕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眼眶里已经满是泪水,马上就要决堤流出了。

见她这么紧张,陆茕才弯下身子扶住她:“没什么,就是你睡着了,我看你的房间太远,就让下人帮你换了衣服在我这休息了。”

“嗯?”紫菀突然止了哭腔。

“嗯。”

“那殿下?”

“我自然是住在客房。”

“对不起殿下,是紫菀酒量太浅。”

“我又没生气,道什么欠,酒醒了就回屋吧,我好补个觉。”

“是是,我马上就走。”

连着两日紫菀都没敢见陆茕,处处躲着,到了第三日,她觉得既然什么也没发生,躲着也不是办法,于是决定还是做些忍冬花糕送去,再道个歉吧。到了厨房才想起来,三天前做的花糕用完了府里备着的忍冬花,这时要再做,就要去买了,报了清欢一声,紫菀就出府了。

买好了忍冬花,还有一些其他的常用药材,紫菀就要回去,进了个小巷子里,那是出门前婢女告诉她尽快回府的小路,她觉得一个人在外面不宜太长时间,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走小路,这一走,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陆茕三日没见紫菀,知道是她躲着自己,刚要亲自去她房间里寻她,清欢来了。“殿下这是要去哪?”

“我去找紫菀。”

“殿下不必去了,紫菀姑娘早前出府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出府?做什么?”

“说是药材不够,买药材去了。”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没有再找紫菀,等再想起来,陆茕就找清欢来问:“紫菀呢?”

“紫菀自那日出去就没回来。”清欢明明知道,确实一点也不着急的语气。

“什么?没回来?”

“许是故意躲着殿下,故意气殿下。”这是她作为女子对紫菀的猜测,但凡是的了一点宠爱的女人,无论原先是什么身份,都会变得骄纵,她觉得紫菀也不会例外,更何况陆茕生的不错,又故意诱惑了她,说不定紫菀已经动心就等着耍些小心思了。

陆茕看清欢这样作答,有些生气了:“不管什么原因,这么多天没回来你竟然都不告诉我。”

清欢微微侧身,不再正对着他:“我觉得这等小事没什么好说的。”

陆茕把她拉回来说:“小事?那是我找来帮我们的!”

清欢一下推开他的手:“可这么久了也没见她帮了殿下什么呀!”

陆茕也背过手去,不再看向她:“养兵千日才用兵一时,更何况这才几天,她将来会有大用处的!”

“殿下,她只是一个医女,丢了就丢了,以后有什么事,殿下交给我就可以了。”

“陆清欢!”

“清欢今日染了风寒,殿下无事我就先去休息了。”说完这句,不管身后陆茕做何表情,清欢也没有回头,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来人,出去找紫菀,所有人都给我去!”

近一个月了,除了知道当天紫菀确实是去药店买了药材,没有刻意不回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消息,就好像京城里再也没有这个人一样,全城上下,各个酒楼饭庄,乃至街上的乞丐,竟然都只停留在知道她除了药铺,再没人知道她之后的行踪。

“今日还是没有消息吗?”陆茕看上去没什么表情,但是眉头微微皱起不明显的角度已经出卖了他。

“回殿下,没有。”希莶回答。

“小姐呢,传小姐来。”早就知道希莶不会认真找,他派清欢私下找人。

清欢刚从外面回来,就被叫来了。“殿下。”

“希侍卫你先下去吧。”

陆茕没有说话准备喝口茶,等她的话。“没找到。”

“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茶到嘴边,他还没喝就放下茶杯。

“按理说不会,但是以我们的势力都找不到人,要不就是王君,要不然就···”

“紫菀那么聪明,会用毒我还教了她短剑,她不会有事的。”这句话难免有些自欺欺人了。

“殿下,这么个医女,我已经替您的找了几日了,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吧,权当是一步废棋就是了。”清欢觉得这么多天没找到的人定是受了极刑了,本来是有些怜悯的,但是看到陆茕如此依依不舍,忍不住开口劝说。

“废棋?我陆茕从不下废棋!”

“陆茕,就算她被王君抓去,我们为了她招惹王君,得不偿失啊!”

“我自有办法,来人备马,我要入宫。”陆茕收回了刚刚一点点的怒气,平静地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