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十五章,我曾以为你断然不会弃我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421  |  更新时间:2020-04-01 09:54:31 全文阅读

紫菀失踪两月有余。

“殿下,她已经死了。”清欢走进陆茕的书房,他正在发着呆。

她进来,陆茕本来头都没抬,却听见她说死了,骤然抬头:“死了?你找到尸体了?”

清欢走进,在他身旁说:“殿下,已经两个多月了,外面还下雪,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是九条命都不够用啊。”

陆茕再一次看向手中的书,语气平淡:“那就是没找到尸体。”

清欢见他如此,跪在他面前求他:“殿下,放弃吧,这样下去希莶总会发现的,您是安王还有许多重要的事等着你做。”

陆茕放下手中的书:“哦,对,我是安王。”

说话间他心里想的是作为一个王爷,却连一个人都找不到。

“让出去的人都回来吧。”他的目光飘向窗外,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那天听下人婢女们说她全身是血一动不动,他还不信。可现在所有的消息都在告诉他,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他信与不信。

屋内没了动静,希莶就自己进来了:“殿下,最近总有贵族公子约您去喝酒,总是回绝不太好吧。”他和平常一样汇报事务。

“是嘛,我去。咳咳咳咳。”自从紫菀失踪他就开始服毒装咳了,现在确实是有些毒留在体内难以清除,只不过他也不想清除。

京城是这举国上下最为奢华的城,京城的风月之地更是华丽。

其中最出名的自然是常春院,陆茕此时就坐在常春院的一个厢房里,和王公贵族喝着酒。

虽然陆茕酒量很大,但他最近心情不好,清欢不放心还是跟着来了。

“陆兄,今日终于肯赏脸来陪陪兄弟们了。”所谓的兄弟,不过是一些酒肉朋友罢了,他陆茕其实是不愿与他们多说的。

只不过现在陆茕还是要在他们面前装装样子,解释一句:“我前些日子咳疾严重,今日好些不就来了。”

“那陆兄来的真是时候,听闻常春院今日会推出新的花魁,我已经和冉娘商量好,等她表演完来服侍我了,若是陆兄有兴趣,跟我一起啊。”

陆茕独自喝着酒,根本就不想听这些:“不用了,美人自然是独自享受才好。”

“哈哈哈哈,既然陆兄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有好的我再叫你。”

过了几个时辰,喝到半夜,散了场,此人回了房间,陆茕和清欢也准备回府了。

“美人,我来了。”说话之人已经醉的不行,走路都不稳。

床上之人正是刚刚出来的花魁,常春院担心她不听话,给她下了药,让她全身酥软无力。

醉酒之人一下扑倒在床上,开始解她的衣服。

“别碰我!”紫菀根本动不得。

“美人别生气,哥哥会很轻,不会痛的。”

紫菀越是喊,醉酒的人就越觉得刺激兴奋,手上的动作就更快。

陆茕路过房间要出常春院,突然驻足:“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叫?”

“殿下,这里是常春院,有人叫是很正常的。”

陆茕再用耳朵仔细听,又觉得听不清什么:“我当然知道,可我觉得声音很熟悉。”

“或许是殿下在街上听到过呢。”清欢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人。

“你去看看,我在门口等你。”

“殿下,夜已深我们直接回去吧。”

“去看看,不碍事。”

清欢不得已回去,听见声音也不管,直接推门进去,就看见刚刚和殿下喝的醉醺醺的人正在紫菀身上,眼看着要扒光她的衣服了,紫菀面如死灰,却没有反抗的动作。

清欢一下敲晕了男人,却用怀疑的眼神看紫菀,似乎不打算救她。

“清欢小姐不记得我了?”紫菀此刻就像是得了救命稻草,眼含泪光的看着清欢。

清欢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看着紫菀:“记得。”

“可是殿下要你来找我?”她看见清欢弄晕了男人,心中被浇灭的希望又开始蠢蠢欲动。

“殿下派我来杀你。”她表情冷漠,每个字都比刀更加锋利。

“是吗?杀我。”紫菀眼角是泪光,嘴角是笑意,她在嘲笑自己心中还有希望。

清欢没有立刻要了她的命,反而接着跟她说:“你被丞相抓去还没死,定是出卖了殿下,殿下自然要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那殿下可还安好?”紫菀依旧动不得,只能斜着眼尽量看着清欢,也因此眼角的泪洒落在床上。

清欢是个女人,她曾想过紫菀经历过什么,一时不忍心痛下杀手,但又不得不以防她有背叛之心,挣扎之下,她才与她说几句,迟迟没有动手:“殿下是安王,自然安好。”

“既然殿下安好,何来背叛一说?”

“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死。”

“替我告诉殿下,想要我死是不用编理由的。”紫菀闭上眼,意识到自己怀有希望是多么愚蠢的事,如果今天死了就可以不用受凌辱之耻,也算好事了。

“谁许你擅作做主?”陆茕见清欢一直没来,觉得肯定出问题了,就折返到房间,推开门就看见清欢在紫菀闭眼后悄悄拿出软剑指向紫菀。

听见陆茕的声音清欢手中用力,剑已经扎进紫菀的身体,只是并不深,就被陆茕用手握住。

紫菀只眯着眼看到陆茕在身边的影子,就晕了过去。

清欢看见陆茕用手握剑,眼中满是震惊:“殿下,入了丞相密室还活着出来的人,定是出卖了你。”

“你觉得她出卖了我什么?我的病吗?那为什么王君还是时不时派人来给我诊脉,为何不治我欺君之罪?”

“殿下!”清欢还想用力,可是陆茕握剑的手也越发用力,手上的血跟着染红了紫菀的衣服。

“还是你觉得她还能知道些什么,你如此防着她,我们有什么事是她知道的?”

“她已经没用了,活着才是威胁!”清欢不忍心陆茕再握着剑,话语上不饶,但手上已经收回了剑。

“我说,她有用。”陆茕这才看着已经晕倒的紫菀,跟清欢说。

“就算殿下觉得她有用,冉娘是丞相的人,你不可能带她走的。”

“我知道,但我要你保她不死。”从紫菀身上收回目光,说完陆茕就推门离开了。

清欢确实做到了保她不死,没再杀她,而陆茕回去后就再没来过常春院,是因为他确实没有办法救她出去。

常春院是官家贵族聚集最多的花红柳绿之地,其中流落出去的消息也是最多的,王君一直没有多加管束,是因为冉娘一直以来都是王君的人,收集到的各种信息都会通过丞相到达王君面前。

王君能保住自己的君位,除了那些支持自己的党羽大臣,靠冉娘的消息,他也排除了许多奸逆之人。

京城市面上总有王家之物流传,其实宫中之人总会有些为了钱走私的人。在百姓手中看见一件两件宫里的东西,王君知道也没有仔细去查,只要没收就好了。可最近宫中丢失之物越来越多,大臣们纷纷上书,王君再不管似乎也不合适。

现下市面上流出的宫中之物虽然都是经过几次转手,但是往上一查就查到常春院,大家暗地里都知道常春院的靠山,谁也不敢主动去查,这件事情被清欢报到陆茕耳中。

浅淡白
作者的话

怕你们不信,特地选个好日子恢复更新。哈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