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十六章,我曾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
作者:浅淡白  |  字数:2342  |  更新时间:2020-04-02 11:24:27 全文阅读

见陆茕似乎没在管过紫菀,清欢也渐渐消了当日的气:“殿下,他们斗就让他们去吧,我们不如隔山观虎斗。”

“不,你去安排下,明日我就去上朝。”

“殿下不要管闲事啊!”

“我自有筹划,你只管去安排。”

第二天,已经数月不上朝的安王上了朝,还主动请示王君要查走私宫中财物之事。

“安王殿下许久不问朝中事,今日这是要回来了?”洛健听了他的话,就站出来问。

“我已经休息许久,近日关于这走私一事议论纷纷都已经传到我这个休息的王爷这了,竟然也没人处理,君上赐我安王身份让我理财政,现下财政出了问题我自然是首当其冲站出来。”

“好,那此事就交给安王处理。”王君挑了下眉毛看着陆茕说此番话。

这件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地步,作为王君也不好坐视不理,安王自然知道冉娘是自己的人他不敢动,所以让他查,查不出就治他得罪。

“既然君上已经发话,那就请安王来办吧,只不过只有月余就要到上元节,为了不影响节日喜庆,还请安王尽快查。”

“丞相说的是。安王,不如就给你半个月吧,收回宫中财物,抓出真凶。”王君和丞相一唱一和。

“本王在此立命,半月不抓出真凶,提头来见。”陆茕早就猜到王君不会让他轻松,他不如就大胆一些。

刚开始几天陆茕并不着急,开始派人在城中四处搜寻,找到财物就收来,把百姓都抓起来一个个问,就算大家心里都知道东西来自常春院,他陆茕没有证据一样没办法进院查。

抓来的百姓大多都是因为做中间人赚了钱,还有许多都是从商后发了财,看见东西制作精美就买来放在家中展现自己的品味的,即使是用刑也问不出什么,就算有口证,放在明面上也微不足道。

几天调查未果之后,散落在百姓手上的财物大多都已经收回,剩下的应该就还在常春院没转手了。

陆茕一时没了动作,开始寻欢作乐,约人喝酒赏雪。

希莶还以为他是自暴自弃了,知道时间太短了,根本找不到证据,王君不会放权让他带人搜查常春院,再者就算他敢越权私自搜查,他也肯定是找不到的。

后来陆茕突然开始不在家中宴客,而是应了别人的约,去了常春院。

希莶把此事报了上去,王君认为他是锅里要死的鱼还要挣扎几下,懒得管他。

“呦,这不是安王,又来喝花酒。”冉娘见这是之前并不常来的安王,又是贵客,自然是亲自出来招呼。

“用你说?”陆茕不屑和冉娘说话,摆出一副王爷摸样。

“是是是,不用我说,我这就给爷备酒。”

“把你们花魁叫来伺候。”

“好嘞!”

陆茕喝着酒,看见进来的是一个陌生女子,一下摔了杯子:“你是花魁?”

那女子见安王杯子都摔了,不敢说话。陆茕也不与她生气,大喊:“叫冉娘来!”

冉娘马上过来了,看见地上碎了的杯子,连忙上前:“爷这是怎么了,对我们花魁不满意?”

“这是你们花魁,你耍我?”

冉娘依旧是笑呵呵的:“爷这就说笑了,这可不就是我们花魁吗?”

“我记得前一次我来的时候在楼下跳舞的是你们花魁吧。”

冉娘眼珠一转,想起来:“是是,那时候是,说来巧了,她刚坐上花魁的位置,伺候的时候被人刺了一剑,一直没好,现在已经挤下去了,伤好之前都在后院打杂呢。”

陆茕边用其他的杯子喝酒,边听冉娘解释:“叫她来。”

冉娘看他似乎有些消气,还自己上前给他按肩:“爷,她现下跳不了舞,就更不用说侍奉了,叫她来岂不是扫兴吗?”

“我自己选的人,不用你管,你们都给我出去,叫她来。”

“都依爷的。”冉娘使了个眼色让那花魁离开,自己也识相的松了手出去了。

紫菀这几天一直给自己伤口下毒,导致伤口一直无法愈合,冉娘看见伤口也没法让她出去陪人,就只能安排她在后院打杂,当时她刚刚扫完了雪,在厨房里烧柴火。

突然来了几个人带着她去梳洗,换了一身和院里女子一样的衣服。

“你们做什么?冉娘呢?我伤没好,是会被官爷嫌弃的!”

抓着她人没有松手:“有爷亲自点你,你只管去,要伺候不好后果自负。”

紫菀就这样被丢进了安王所在的房间,她只好低头走到坐在桌前喝酒的人面前:“爷。”

“抬头。”

紫菀看见眼前人,连连退后,那天她知道是他进来挡着了剑,以为自己要得救了,醒来后却还是在常春院,明白过来他只是不想杀她,并不代表他想救她。

“紫菀见过安王。”紫菀记得在安王府时的礼节,按照那时的摸样,客气的行礼。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陆茕倒是接的很快:“免礼。”

“紫菀这就为您斟酒。”

“你,还好吗?”陆茕还没有看她,只是顺着视线看到她的手。

紫菀倒酒的手微微颤抖,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干重活,手上满是冻疮而又使不上力所致。“回殿下,小女子只是青楼女子,红尘中的一颗尘土,配不上殿下的问候。”

“那就是不好。”陆茕抓住她倒酒的手,那是一双早就又红又肿的手,看样子短时间内连针都施不了。

紫菀用力抽回了手,端着酒杯送达陆茕面前:“殿下请喝酒。”

陆茕一口喝完了酒,继续看着她:“你,受苦了。”

“殿下多虑,紫菀很好。”

陆茕拿出一瓶药,那是缓解咳疾的药:“它可以缓解你的咳嗽,至少能好受些。”

紫菀并没有接,陆茕放下药,就走了。

冉娘就守在门口:“殿下这就走了?”

“以后我会常来,每次我都要她服侍。”

此后好多天陆茕都来了,紫菀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样子。

他自然知道王君知道这件事,毕竟无论是冉娘还是希莶都会向他禀报,但他也丝毫不避着他们。

晚上出门前,他站在自己书房的窗前,看着那盆土凝神许久。盆中已经长出了芽,那是陆茕在找不到紫菀之后,去紫菀院里的时候带回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日看见紫菀抱着花盆就觉得里面大概是什么她喜欢的东西,后来见她细心照料一时好奇问了一句,她居然不说,更加让他觉得紫菀大概是很看重这盆里所种之物,想到若是她回来见到盆中之物因为没人照料枯死的样子定会难过,那种表情让他觉得不忍心,索性就带回来了。

紫菀不在的日子里他一直亲自照料着,这土里一直没什么动静,本以为等来年春暖花开它自会发芽,没想到紫菀种的这盆东西不怕严寒在冬天也发了芽。

他看着花,想到紫菀的脸,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再想到她还在常春院,收住了笑意就离开了房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