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二十三章,糖葫芦自然是甜的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20-05-02 11:04:01 全文阅读

陆茕的动作行如流水,紫菀想要拒绝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东西就已经到了她的手上,索性尝了一口:“嗯——好甜。”

她微笑的时候,本来雪白的脸颊印上了糖葫芦的红,“糖葫芦当然甜。”陆茕忍住想要伸出来摸摸她头发的手,却没忍住看着这个小医官的眸子。

她在常春楼时对自己甚是冷淡,本来以为要挽回关系还需要许多时日,可是回了府之后,她为救自己差点送了命,慢慢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又恢复从前了,虽然不如从前天真,但也好过在常春楼时的冷漠,想到这里,陆茕情不自禁的勾了勾嘴角。

“殿下可是笑了?是看见什么有趣的?”紫菀其实总会不自觉地时不时看陆茕,所以他这一点点的表情也被她看见了。

“没什么。”陆茕收了表情,往前走去。

紫菀抱着糖葫芦吃了好一会儿,又瞧见眼前有个卖首饰的摊子,感觉陆茕心情不错,她也有些忘了规矩,马上快步走过去看,之前光吃手里的糖葫芦,没仔细瞧,现在仔细瞧了就有些挪不动步子了。

她从前,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的,只是这一回陆茕在身边,她突然想要看一看。紫菀回头看身后几步远的陆茕:“殿下快看,这里有许多清欢小姐常戴的珠钗首饰。”

陆茕随便拿一个瞧了一眼:“清欢倒是有许多这种东西。”

紫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的是清欢,但是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她也就想着顺便推一把清欢和陆茕,她一个一个细细看着,同时开口:“清欢小姐近日帮了殿下许多,不如殿下买回去赏给小姐吧。”

陆茕想了一下,清欢的喜好几乎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她也不常自己买,都是下人买来或者是其他她的追求者送的。

前几年的时候他还会听见清欢和他抱怨,那些富家子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光这么差,送过来的饰品一点也不适合她,还不如他每年节假时送她的,可是她还要卖个面子偶尔带一带。

他觉得自己送的也都是下人随便选的,实在看不出与那些富家公子送到的有何不同:“她喜欢什么款式我并不知道,只怕买回去她会嫌弃。”

紫菀想到的是清欢每每看陆茕的眼神,关切中带着的情意,也不知道她收到陆茕亲自选的礼物会不会觉得欣慰:“怎么会呢?殿下送的小姐一定喜欢。”

“清欢已经有许多了,你要是喜欢,我买个给你就是了。”

紫菀手中抓着一个镶着紫色玉石的花簪,说话时一直没舍得松手,早就被陆茕发现了,“殿下可是说真的。”其实她只是觉得自己鲜少带发簪,在府里难免显得有些颓然,既然是安王府里的医官,总是要有些排头的,所以她是打算用自己的钱买下来的。

“当然,我何时骗过你?”这句话倒是半真半假,骗没骗过不知道,但是现在这句给她买簪子倒是真的,因为当时陆茕就付了钱买下了紫菀手中的簪子。

“我给你戴上。”陆茕说话轻轻的,从她手中抽出簪子,抬手插进她的发丝。

“那紫菀就谢过殿下了。”得了一个簪子,紫菀本是欢喜的,但陆茕亲自给她带她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走路都有些飘忽。

脑子里又掠过清欢的影子,想要离陆茕远一些,看见前面有个买面具的摊子,打算快步上前。只是一不留神,就被一个戴面具的男子给撞了一下,紫菀没站稳急急的往后退了两步,好在陆茕就在身后,拦腰扶住了她。

“这位姑娘对不住,对不住。”戴面具的男子也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拉她,让她不至于倒在陆茕怀里,而是站稳了。

“没事。”紫菀看他客气的道歉,也没必要生气了。

“姑娘的发簪真好看,与姑娘甚是相配。”男子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

“谢公子夸奖。”紫菀颔首,嘴上却笑开了,她自己选的发簪自然和自己配些。她不知道主要还是因为那是陆茕亲手给她带的。

紫菀客气的回复,没有多停留,很快结束了对话,就和陆茕往前走了。

“天色已晚,我也看的差不多了,这就带你去买药材,然后回府吧。”

“全听殿下安排。”

这次买了许多忍冬花,以防紫菀短期内又要出府。

次日,紫菀做了忍冬花糕送到陆茕书房,清欢还是不在,房中只有陆茕一人。

“殿下为何不找人伺候?”

陆茕没有停下正在做的事,但也很有耐性的回她:“有人在,会影响我办事。”清欢不在,下人在他面前难免紧张,一紧张就容易慌乱的笨手笨脚的,还不如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紫菀以为,是因为他不喜欢除了清欢以外的人打扰他:“是紫菀多事了,紫菀这就退下。”

“慢着,过来。”

紫菀带着疑问小心翼翼的上前:“殿下有何吩咐?”

陆茕刚刚不知怎么就是想叫住她,瞟了一眼桌案随后开口:“我刚发现没墨了,懒得唤人了,不如你帮我磨墨吧。”

紫菀看了一眼,确实是这样的,她居然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了:“能为殿下分忧,是紫菀的荣幸。”

其实紫菀并没磨过墨,只是看过,所以动作生疏,磨得极慢。

“不会?”陆茕过了许久抬头,发现墨没多多少。

她才反应过来,刚刚明明知道自己不会却不过脑子的答应是多么愚蠢:“殿下恕罪,紫菀第一次磨墨,日后一定会学,我这就去为您唤其他人来。”

他的语气不像是生气:“不用,你现在就学。”

陆茕握着紫菀的手磨起墨,紫菀头都不敢抬起来,更加不知道陆茕的表情了,陆茕磨了一会,看见墨够用了就停下来:“会了吗?”

“会了,会了。”紫菀一直低着头,根本就不可能学会,只是突然被人抓着手,一时紧张就不知道如何回话了,只能说会了,好快点收回手。

“你先下去吧,收拾些衣物,用过午膳就陪我出去。”

“啊?殿下是要去何处?”

陆茕拿起笔,蘸了刚刚磨好的墨打算写字:“我已经多日没去看晚宴各个节目的准备情况了,清欢还要休息,你陪我去城郊看看。”

她只是一个小医官,能得到陆茕的解释已经是他给了面子,她只能是点头答应:“是,殿下,那紫菀先去准备了。”

“去吧。”

那天午后,冬日的暖阳打在紫菀的脸颊,蓝天白云,有橘黄的光透在其中,这是个好天气。

紫菀和陆茕刚到郊外的府院,这里的摆设与安王府有所不同,空落许多,却能感受到陆茕自己的风格,简单却有韵味。院子里摆放的东西不多,但是人很多,按照王君的意思,晚宴必须盛大,所以这节目种类多,有杂技,乐团,变戏法的,还有许多歌舞的的舞姬,各自都在院子里练习。

刚到院子,陆茕担心刚刚在马车上的颠簸让她有些不适:“你先去休息吧,我去看看情况。”

“殿下,紫菀不累,不想休息。我可以自己逛逛吗?”

“那你去吧。”既然她想去,自己有还有事要忙,就随她去了。

陆茕走开,一个一个的找节目主事人询问情况,做一些确定,有的还要提前看看节目,提提建议要求。

紫菀自己逛了一会,走到一处正在排舞的舞姬,她们翩翩起舞的样子,像是风中的游蝶,看似随风而动,其实大多时候是随心而舞的。

当初在常春院的日子,和她一起被迫练习舞姿的大多是被卖身进来的,有的是家里太穷被父母送来的,有的是被那些贩卖女子奴婢的人抓来的,都是可怜之人,虽然自己六岁失去双亲,但一直有叔叔照顾,相比之下她竟然幸运许多。

紫菀常常因为刚开始不懂事不听话被打,只有那些身世可怜的人会关心她,即便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伤痕,也愿意把药膏给她用,所以本来没有什么可以支撑她在那段时间里坚持下来,看到那些比她还小的姑娘都没有放弃,她也才变得舍不得放弃的,也就是因为那份不放弃,让她也学了许多舞蹈。

从前的她也没想过那双施针把脉的手也可以灵动的像水中鱼尾,所以看见这些舞动身体的舞姬,她就回想到那些日子,那些日子对她来说是灰暗的也是有点点星光的,是严冬也是有片刻暖阳的,就像是满是虫眼的叶子也有翠绿的地方。

见紫菀想得出神,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眼神里有不清晰的光,那些舞姬还以为她是很喜欢跳舞的,大家年纪都很小,单纯热情就都上前与她打招呼。

“姐姐可是安王府的人?可喜欢我们的表演?”

紫菀回过神,看见有人来问候,她也放松下来与她们说话,嘴上挂着和善的微笑:“是,很喜欢。”她不甚喜欢,只是对过去那段时间的有所回味罢了,只不过现在她不愿意打扰了小姑娘们的兴质。

“姐姐可会跳舞?不如一起来。”舞姬虽然年纪小,但是凭借着自身的经验观察紫菀的身形,应该是会跳舞的。

紫菀并没打算上前,礼貌的拒绝:“不了,我只是安王的随行医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