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二十五章,这都是安排好的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96  |  更新时间:2020-05-04 10:57:02 全文阅读

泽兰神色微转,还是试探道:“可我见她身形婀娜,衣装也不像是下人,还以为是安王府上的小妾。”若是正妃自然是要昭告天下,但万一是什么小妾,一个王爷怕是可以藏起来许多个。

陆茕神色如常照实答:“王子多虑,我尚未娶妻,那只是我的随行医官而已。”

“医官?想不到安陵国的医官都如出水芙蓉般,真是我孤陋寡闻了。”说完又自嘲般笑了笑。

陆茕还是不苟言笑:“王子见笑,若是王子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倒是可以叫她来为你诊断一番。”

“不用,我国男儿身子一向硬朗。”问到这里也就不必再问下去,他一句话就收住了这个话题。

赏完了一曲,泽兰没有久留就回去了,没让陆茕护送,带着自己的人回了王君安排的使馆住下。

其实这泽兰王子早前就到了,想要先看看璃南国的情况,就隐瞒了自己的行程,没去使馆而是自己在上京住了几天。

那天上街看见面具一时兴起就买来戴戴,一不小心撞到一名女子。

他也没想到从那以后那女子便日日入梦,本来觉得如果是民间女子,那自己就可带走她,可是他发现这女子旁边之人虽然穿着黛色的便服,但是布料昂贵,他私底下派人查了几天,才知道原来是安王。

他觉得那女子可以和安王单独出行,身份怕是不简单,担心提前说会见不到那女子,于是就干脆寻个理由突然造访,即使是这样他也才看到了个侧脸。

若真的只是医官,何必这样躲躲藏藏的,泽兰凭此猜到他们关系不一般。不过虽然陆茕说只是随行医官他并不相信,但陆茕的说法正和了他的意,他若是找王君要个医官,王君定然不会不答应,所以当时他才得意的笑了。

上元节前夜,陆茕叫清欢来到房间。

“殿下可是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有一事,需要你去安排。”陆茕拿出一包药。

清欢接过,疑问道:“这是什么?”

“泻药,下在舞团明日的饭菜里。”

“这是为何?”

陆茕平静的说出自己的安排:“明天舞团出事,无法上台,你和紫菀代替他们的节目上去。”

陆茕这么做的目的,清欢一下就有了猜测:“殿下这是要把紫菀献给王君。”

他纠正:“不是王君,是泽兰。”

清欢不解:“泽兰?殿下觉得泽兰会看上紫菀?”

“不是觉得,泽兰前几日突然来府上就是来要人的。”陆茕自那日泽兰不打招呼突然出现,仔细回想他的所作所说,他的说的话并不多,说话的内容也杂,但是关于人的,恰巧说到紫菀的多了些。

清欢当时在奏琴,并不知道,回想起来也没明白:“按理说这泽兰没见过紫菀,为何突然来要人?”

“其中到底为何我也不知道,但是泽兰那天来我府上的意思很明确,他看上紫菀了,跑来试探我。”他当时已经刻意让紫菀回避了,但仅仅是一个侧身就让泽兰一直问,所以一定是泽兰早就见过她了。

陆茕的眼中看不清是什么情绪,但是他这一举动很和清欢的意:“不管如何,把紫菀送上去,殿下可就卖了个大人情给泽兰王子,想不到殿下留下紫菀,竟然还有这样的用处。”

陆茕背过身,只留下一句:“你快去安排吧。”

夜里,突然有人送来了衣服和饰品。

“等等,这是谁让你们送来的?”本来王宫里是有太医的,所以明天紫菀只用留在府里等他们就好,用不到什么衣服饰品,紫菀还以为是婢女送错了。

“这是为紫菀姑娘准备的,还请紫菀姑娘在明日上元节晚宴上打扮仔细点。”

“可是我理应待在府里。”

“这是殿下安排的,奴婢不知。”

当天夜色已深,紫菀不方便再去打扰,第二天赶在陆茕他们出发前去书房找他们,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殿下,舞团的人突然全部上吐下泻,大概是上不了台了。”屋里是清欢焦急的声音。

“那就取消这个节目。”陆茕也在掩饰急切。

“可是殿下,这节目早就安排好了,少了一个,其他的都会牵动,到时候王君问起来,我们可承担不起啊。”

陆茕的声音变的平静了许多:“你的意思是,找个节目补上?”

停顿了一下,接下来是清欢说话:“清欢不才,但是会弹琴,或许可以补上。”

陆茕反问:“可是舞蹈的节目只此一个,若是换成弹琴,如何让王君和泽兰王子感受我国美人的舞姿?”

“殿下。”紫菀站在门外听见了这段对话。

被打断后,陆茕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跟紫菀说话:“紫菀来了,你为何还不换好衣服?”

“殿下打算让我去晚宴?”

他脸上全然没有刚刚焦急的样子:“我想到你在府中也无事,一年一次的上元节不如也带你去看看,你快去换上衣服,我这里还有些事处理,处理好了就让人你去唤你一同出发。”

紫菀深吸一口气:“殿下,让我为清欢小姐伴舞吧。”

清欢微瞪了她一眼:“你偷听我们说话?”

紫菀朝清欢低头认错:“小姐恕罪,刚刚紫菀在门口刚好听见了。”

“可是你们都没有一起排练过。”陆茕作为晚宴主办者,担心节目的效果。

“殿下不必担心,我与清欢小姐一起为殿下表演过,不如让紫菀去吧,紫菀定会尽力一试。”紫菀其实内心有过不愿意,可是事出突然,她觉得或许她能帮他,所以她就开口了。

清欢眉头紧锁,随后看着陆茕:“殿下,让她去吧,现在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陆茕无奈点头:“那也只能这样了,你们快去准备吧。”

陆茕先去了晚宴,众位大臣相互寒暄,好不热闹,随后泽兰王子入座。

“安王,好久不见。”泽兰在安王旁边的位置,偏头跟陆茕打招呼。

当面对别人笑着打招呼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以笑回复,只有陆茕总是一副笑不出来的样子,严肃但又礼貌的问:“泽兰王子几日不见,在我国住得可还习惯?”

泽兰也不管陆茕的表情,还是带着笑意:“习惯,非常习惯。”

王君看见泽兰王子已经入坐,也问候一下他:“泽兰王子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这样的场面话泽兰早就应对自如:“能看一看璃南国的美景,喝一喝璃南国的酒,不辛苦。”

“泽兰王子在使馆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们都会满足的。”王君挥一挥衣袖,让人给泽兰斟酒。

“王君客气了,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

“王子请说。”

“晚宴可以开始了吗?”还以为泽兰有什么要求要提,想不到竟是一句玩笑话。

“哈哈哈哈,这要求简单,安王,开始晚宴吧。”

前面的节目都是些平常的节目,只有安陵国来的使臣看的还算认真,泽兰自然是保持微笑地喝着酒,因为总有人来敬酒,就算他想认真看个表演也没那个空闲。

晚宴的后半场终于等来了清欢和紫菀上台。王君看见台上清欢坐在舞池边,准备抚琴,而舞台中间只站着一个蒙面女子,她身段也算是平常,与寻常舞姬无异,只是一身紫衣配上头上紫色玉石的花簪就显得和别人不同了。

紫菀没什么称心的首饰,唯独觉得花簪不错,今日就带了上来,本来确实没什么特别的。

“这不是安王的表姐陆清欢吗,那中间的女子是谁?”王君认出来清欢之后就问陆茕。

“回君上,是我府上的医官,前段时间学了些舞,特来献给君上和王子看。”

“噢,医官?被你指派出去学医的紫菀?”这其中道理他们二人心知肚明,王君的表情很有趣,看上去觉得此事颇有趣味。

陆茕点头:“正是紫菀。”

“有趣,有趣,快开始吧。”虽然不知道王君在想什么,但是从表情来看倒是很期待她们的表演。

当时王君心中暗想:“亏得陆茕编的一手好借口,我倒要看看他今日把紫菀送到台前,是想要做什么。”

舞台中央的女子随着琴声翩翩起舞,紫菀的动作简单,但是配上清欢的乐曲非常合适,两人相得益彰,倒也算是不错的表演。

因为蒙着面让各位大臣都好奇面纱中女子的真容,也都在观看,好不容易不用饮酒的泽兰也把目光转向了紫菀。明明朴素的花簪,戴在紫菀的头上,泽兰一眼就认出了她。

一曲毕,紫菀和清欢正要下台,被王君叫了回来。

“紫菀姑娘舞技真是精湛,没想到一个医女还会跳舞。”王君猜到这舞蹈定是她在常春院学来的,想不到明明是最痛苦的时候,陆茕舍得让她一遍遍回想,还送上来表演。

“君上过奖了,紫菀的舞技自然是比不上清欢小姐的琴艺精湛。”

“紫菀姑娘不必谦虚,只是这上台跳舞为何蒙着面,难道是安王府的规矩?”

本以为这句陆茕会帮忙答,没想到在陆茕之前紫菀机敏的回答:“回君上,并不是安王府的规矩,只是小女子觉得在众人面前跳舞有些紧张。”她确实是不太想被太多人看见,她本来就不打算在这里惹人注意,才蒙了面。

“舞已经跳完了,现在可以摘下来了吧。”陆茕之前一直藏着不让紫菀示人,问到也是随口糊弄,今日这么好的机会,陆茕主动把她送出来了,王君当然要让她展露在众人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