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二十六章,长命百岁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20-05-05 11:08:01 全文阅读

按照希莶的消息,陆茕在府里与她相处亲密,且不说洛健用一个紫菀就威胁了他,听说后来紫菀为了救他差点丢了性命,在那以后陆茕就更加是护着紫菀。

难怪查不到紫菀身份特殊,说不定陆茕早就对她产生了感情,才带回来还不敢让她露面。不管她今天上台是何目的,既然来了,若是刚好有谁看上了,我就把她许给谁,我到要看看一向无欲无求的安王会作何反应。

王君用玩味的表情,看着紫菀。

紫菀看了看席上的陆茕,陆茕没有任何表情,她也不敢违抗君命,只好摘下面纱。

摘下面纱后,先是各大臣们一惊,没想到早前听闻安王带回来的医官有如此容貌,而泽兰也先是暗自一笑,后来笑得更大了。

王君看了下座位上各位大臣的反应,很快发现泽兰脸上笑意难掩,心中一喜:“泽兰王子若是想要紫菀留下来陪酒,本君这就让她来。”

泽兰收了一半笑:“不用,紫菀姑娘跳舞也累了,今天就让她回去吧,我也看累了,想先回使馆了。”泽兰的回答让人有些意外,只有自己知道他在以退为进。

“那就听泽兰王子的。”

泽兰王子走后,陆茕也随便找了个理由带着清欢和紫菀走了,留下希莶负责之后的晚宴。

到王宫门口,备好的马车已经候着了。

陆茕先送清欢上了马车:“清欢你先回去吧,时间还早,我带着紫菀去逛逛。”

“殿下去哪?清欢陪您一起去吧。”

清欢想要下车,陆茕不同意:“天冷,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你先回去吧。”

陆茕带着紫菀上了街。

紫菀见这是之前陆茕带她来过的地方:“殿下为何带我来这?”

“带你看看这上京城。”

“殿下忘了?您带我看过了。”

陆茕解释:“白日的上京和晚上的大有不同,何况今日是上元节。”

紫菀充满疑问,她确实不明白这其中道理:“是吗?晚上,上元节有何不同?”

“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这上元节的夜晚果真是不一样,平时都有宵禁,一到晚上街上就没人了,而今夜不同,各家各户张灯结彩,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全是人,有的是相互欣赏的情人,也有看上去相处多年的老夫妻,还有许多是一家人一起出来的。

虽然摊贩大多相同,珠宝首饰,面具,杂耍,不过紫菀能感受到他们是不一样的,就连上次紫菀吃过的糖葫芦在这样灯光照耀下也格外红。

紫菀虽说对热闹没什么感觉,但是蛮喜欢观察人的,她总觉得能从别人的表情中看见他们的故事,虽然明明与她无关,却在看到有人痛苦的时候,有些心疼,可能这是医者的通病吧。

她沉迷于看路上形形色色的人,没发现陆茕已经不在身边:“殿下?殿下你在哪?”

“在这里。”陆茕从不远处走来,带来两个祈天灯。

“这是?”

“祈天灯。”

紫菀听过这个名字,在很久以前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早就听叔叔说过,只是从来没见过。”

“现在见到了,把愿望写上去,然后我帮你放。”陆茕把她拉到路边,找来一支笔。

“愿望?”她并不太记得这放灯的规矩。

“在灯上写上愿望,说不定天上的神看见了会帮你实现。”

紫菀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半圈,仔细想了一会:“说到愿望,我一时想不到,殿下有什么愿望吗?”

陆茕哪有什么愿望,他想要的都是要靠自己争取来的,于是他随口说:“这节日每年都有,愿望小时候都许的差不多了,非要说,长命百岁吧。你要是实在不知道许什么,上元节寓意团圆,你可以许个团圆的愿望。”

团圆,这个词对于紫菀来说,未免过于奢望了,她这一世也不可能有团圆的那一日,不过紫菀很快免去悲伤:“紫菀从小父母双亡,现在叔叔也走了,也没什么想要团圆的人,不如紫菀也许个长命百岁吧。”

两人都忘了愿望不能说出来的事,好在紫菀这样说不算是完全说出来了。

“也好。”刚刚紫菀没有接过笔,陆茕再次把笔递给她,随后自己也在灯上写了几个字。

城中有许多拿祈天灯许愿的人,空中漂浮着许多带着人们愿望的祈天灯,大有想与星光争辉的样子。陆茕和紫菀的灯也渐渐进入了天空中。

灯上的字只有上天知道。

“愿殿下长命百岁。”

“愿紫菀长命百岁。”

可惜,祈天灯飞上天时,神闭了眼。

紫菀看着灯往天上飞去,闭上眼想:“殿下,紫菀本没有什么愿望的,只是想要为叔叔报仇,但紫菀相信殿下定会助我得偿所愿,所以紫菀把这个愿望留给您,紫菀活着一日就会帮助您百岁无虞,万一紫菀命短,也希望这祈天灯能助殿下。”

陆茕带紫菀来看上元灯会的原因不是他所说的因为和白天的上京城不一样,而是因为他知道紫菀若是嫁给泽兰就要离开璃南国,以后团圆的上元节她就无法回到故乡,更不用说团圆了,既然无法团圆那就希望她活得久一点吧,人们不总说人生苦短吗。

“紫菀,我在璃南国自身难保,清欢不甚喜欢你,我事物缠身不能时时护着你。安陵国虽远,但是泽兰是他们唯一的王子,在他身边或许就不会有人可以伤害你。”他总觉得泽兰并非不是真心的。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夺了君位,若是那时你在那边过得很好,我定会与安陵国交好,不给他们伤害你的理由,万一到时候你觉得在那里过得不好,我就与他宣战,说什么也会接你回来。”

这些话没有说出口,都是陆茕说给自己听的,他答应过的要护紫菀周全,他是记得的。

节日的氛围只持续了一天,第二天上朝,泽兰也来了。

议论完了政事,泽兰终于开始提要求了。

“既然这次我来了,就表示我国对璃南国的友好,来到上京城多日,可父王给我的任务还没开始做,还望王君能助我完成任务。”

“王子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泽兰嘴角一勾,眯起眼睛,然后正色说:“其实很简单,父王觉得我到了要成家的年纪,可是在安陵国我一直都没遇见倾心之人,父王就希望我能在璃南国寻到此人。”

王君本来挺直腰杆,等着他为难自己,毕竟到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要求,但是千里迢迢来了,总不可能什么都不求吧,听到他不过是要一个女人,松了口气:“这好办,本君为你安排,让你见见适龄的女子如何?”

“不用了,我已经有中意的人选了。”

“原来如此,那不知是谁家的女子?”王君想到昨夜,该不会真的是紫菀吧。

“也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世家女子,此女子身份还有些低微,她是安王的随行医官紫菀。”

“紫菀?”王君眼珠一转看了眼陆茕:“虽然只是个小医官,但是安王府的人,还是得问问安王的意思。”王君表面上还在问陆茕的意思,心里想着这泽兰王子竟然自己想到一起了。

说完两人都看着陆茕,其中泽兰还是笑面虎般微笑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陆茕只是停顿了一会,就很快答了话:“这紫菀是我的随行医官,可最近我国与安陵国边界贸易往来总是不顺畅,以至于我总是焦虑不堪需要紫菀为我诊治。”说完还装模做样的揉了揉额。

要是他一点也不推脱,反而显得太轻易了:“这个好说,等完了婚,我定会好好管理边境的那些商贩。”

他松口倒也松的快:“既然这样,本王当然是全力支持王子的婚事了。”

这陆茕答应得这么快,王君都还没想好万一他拒绝惩罚他的法子,只能先说:“好,那本君现在就拟诏,还请安王代为传诏。”

陆茕带着诏书回府时,泽兰也跟着。看来泽兰打算直接带走她了,本来陆茕还打算找机会跟她说的。

“殿下回来了,清欢见过泽兰王子。”清欢亲自迎接陆茕,还看见泽兰居然就在旁边,只能也向他行礼。

陆茕也不答她的话,心不在焉的说:“去把紫菀叫来吧。”

紫菀来到前堂,看见泽兰王子也在,陆茕面无表情的听着,泽兰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说着什么,一时不知道陆茕叫自己来是为何,“紫菀见过殿下,泽兰王子。”

“快起来。”泽兰王子上前搭话。

陆茕却不打算让她起来:“还是先跪着吧。”他拿出诏书,宣读后要紫菀接诏。

“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紫菀迟迟不肯抬手,更没有抬头,她以为自己没听懂,其实她都听懂了,但是不敢抬头跟陆茕确认。

陆茕亲自把君诏送到她身前,身上还带着刚刚回来在外面沾染的寒气:“被泽兰王子看中是你的福气,还不快接着。”

“可紫菀是殿下的医官,殿下需要我照顾。”

“本王没事,宫里的太医会照顾我的。”

陆茕上前,扶了扶紫菀,把东西放在她手上,紫菀微微抬头,陆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本来是想安慰她,紫菀却退了退身子,还有些被她忍着的咳嗽之状。

“紫菀姑娘,既然接了诏,这就跟我回使馆吧,等过几日随我回国,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泽兰悄然走到紫菀身前,让陆茕不得不往边上走一步,他伸手要扶她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