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四十章,她救不了的人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20-05-19 11:16:01 全文阅读

紫菀受了惊吓,又担心陆茕是带着伤回来的,想要马上离开陆茕的怀抱去点灯查看,却被陆茕抱的动弹不得。

“对不起,差一点失信于你。”他的声音带有疲惫,但呼吸有力,大概是没有受伤。

即使是这么晚,他还记得回来,紫菀已经心满意足:“比起紫菀,自然是百姓更重要,紫菀觉得殿下做得很好。”

陆茕习惯的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间,能闻到紫菀身上淡淡的药草味,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味道能带给他一些安心,让他每一次都还想要回来。

“这萤火虫你喜欢吗?”他抓的萤火虫并不多,只是随手抓的,他担心紫菀会生气,又不知道她会不会已经睡了,在路上就抓了十几只回来。

此时的萤火虫早就带着自身的微光飞走了,窗外只有遥不可及的星光,“殿下对紫菀如此用心,紫菀自然喜欢。”

身体的温度不断上升,在这吹着微微凉风的夏夜里,陆茕感到不一样的温度。

这温度让陆茕控制不住自己,抱起紫菀朝着不远处的温香软榻走去。陆茕急于释放身体的温度,也不忘照顾身下的柔软。

一夜欢愉,陆茕才觉得这床竟然如此舒服,一阵清粥的味道从陆茕的口鼻直达胃部,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涌入眼帘的是紫菀柔和的笑:“殿下醒了,紫菀给您准备了早膳。”

难得早上没有急事的消息吵醒陆茕,而是紫菀给他做的早膳叫醒了他,陆茕心情甚好。

两人用膳时沉默着,陆茕随意开口:“菀儿,可想家?”

“殿下给的家不是一直都在吗?”

“那你可想回京?”

“殿下,紫菀只想跟着您,您在哪,我就在哪。”她的眼底有他的影子,那是她的家。

蜀绣比赛已经进入尾声,选拔出来数名技艺很好的绣娘,准备就地培训些礼仪,择日送回京城。

与此同时,陆茕又发布告示,告知百姓,这绣娘的比赛每三年办一次,只有留在境内做工的绣娘可以参加,并且已经跟蜀锦的大商户商量好,回到秀坊做工,会多给一个月的月银,若是做出的蜀绣又快又精细,则可以酌情赏银。

没有入选又打算回到原来安陵国的秀坊的绣娘,经过思考都决定留下来了,即使是有些还是打算去的,紫菀都会亲自去看望,实在劝不动的少数人就放出去,但是这少数人根本就补不上安陵国生产蜀锦所需的绣娘数。

入秋前,安陵国终于派人送来的信件,三日后在城内的茶馆见面。

陆茕自然是应下了,也不准备,就在家里和紫菀一起赏花种药。见面的前一天夜里,陆茕才派希莶去告知常啸,让他也过来一趟。

当晚,陆茕与紫菀合眠,有暗器突然朝他刺来,陆茕的警惕性很高,有人进来的时候他就醒了,于是在暗器飞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马上就伸手拦住了,黑衣人一看行动失败,从窗户翻了出去就要逃。

陆茕追了出去,与他缠斗,清欢听见动静也赶过来了。来人身手不错,陆茕至多与他打个平手。见四下无人,清欢也拔出腰间的剑出手。

陆茕喘着气冒出三个字:“抓活的。”陆茕知道此人定是安陵国派来的人,想要在谈条件之前杀了他,若是可以活捉,他们不但可以在会面时多一个筹码,甚至可以以此威胁出兵讨伐。

清欢和陆茕合力,就要抓住他的时候,希莶突然从后面出现。

“来人哪!抓刺客。”

清欢一听到动静马上就收了手,人抓不到没关系,自己可不能暴露。清欢这一收手,趁陆茕反应之时,刺客马上脱了身,逃了。

希莶跑上来低下头:“属下护主不力,还望殿下责罚。”

陆茕斜斜的看了他一眼,黑夜里他还是要藏起来对希莶的不满。刚刚清欢收了剑,马上就隐了去,又在希莶上前后才出来。

她装作刚刚赶到的样子问:“殿下,刚刚发生什么了?”

陆茕轻叹一口气,跟清欢说:“刚刚有刺客,好在希莶回来得及时。”

他们连眼神都不要对,这样装模做样的在外人面前很多次了:“刺客?殿下可有受伤?”

“没有,刺客已经逃了,都回去吧。”陆茕揉了揉额头,故意让自己显得疲惫些,好让希莶赶紧离开。

只不过希莶还是不出意料地说了一句:“殿下,属下这就去追。”

“不用了,你刚回来,快去休息吧。”

希莶这次很听话,直接回去了。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想到之前屋顶的黑衣人到了清欢屋子里就没了,如果是伤害她的没理由她不说,之后在陆茕与将军比试时的反应之快,如果这些都还只是怀疑,那他刚刚看见与刺客在搏斗的画面就是铁证。

希莶转过身在黑暗中勾起嘴角。陆清欢果然不简单。他现在的任务当然不是帮陆茕抓刺客,而是想办法把消息传给王君。

紫菀睡得浅,早在刺客逃出去时就醒了,她看见不止一人在与刺客搏斗。她想,瞧那身形不是希莶,恐怕是清欢,原来清欢也会用剑。

回想到在常春院清欢是从何处突然拿剑杀她,她才知道为什么一样是女子,陆茕做什么事都交给她做,丝毫不担心她会受伤,原来是因为知道她有自保的能力。

她怕让陆茕分心,就没有跟出去,看着陆茕遣散希莶之后,本来要去问问情况,陆茕却没有回屋,跟清欢走了,她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讨论,就没有打扰。

不过她却觉得希莶这次的行为怪怪的,自从她知道希莶是王君的人,又是弑亲的仇人,表面上不在意,其实她时刻都在忍住自己想要针对他的内心,这次她看到希莶退下后,步伐很快,就叫茵芋跟上去看看。

如果她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她一定不会让茵芋独自跟上去,因为从那以后她失去了这世间最后一个真心实意对她的人,这件事在她本就破败不堪的人生中坎上了重重的一刀。

刚刚若不是希莶突然出现,那人早就被擒住,清欢难免感到可惜:“殿下可是需要去我抓他回来?”

“不用了,此人抓与不抓都不会影响结果。”

“那殿下还有何事吩咐?”

陆茕也觉得希莶不对,“你刚刚,可能被希莶看见了。”

黑暗中清欢并没有注意希莶,但她自信自己收剑很快:“被他看见?可我收剑速度很快,再说他的表现并无异常。”

“并无异常,才是异常。”有什么可疑的人希莶一向是追着细枝末节一直问,今日却轻易的走了,连一句刺客的来历都没问。

清欢一想他走的太轻易了,暗叫不好,“现在怎么办?”

“派人跟着他,若是他知道了,他一定会找机会传递消息,你去拦住他,实在不行,就杀了。”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他明日一早还要去与安陵过的人交谈,没时间细察了,若是清欢已经被他看的清清楚楚,他此刻一定会去传消息,让人跟着是最快的办法,人不死消息就一定会被王君知道,若是这样他就留不得了。

当初王君留着清欢,主要就是觉得她不过是一个女子,不会成为什么阻碍,要是王君知道清欢会武,剑术还不错,那么定会找理由处置了她。蜀地的事情还没解决,玉牌的事情也还没查到,这是时候他绝不允许清欢出事。

因为怕打扰紫菀休息,他就没再回去,只在书房休息一下,可是第二天微光刚刚划过天际,微黄的光破晓而出,还没等他出门,紫菀就来了。

“殿下,救救茵芋。”她是跑来的,头上渗着汗,脚步中满是焦急,与她平日里的样子很不同。

“茵芋?她怎么了?”

紫菀辗转了一夜,闭上眼都是希莶杀害神医叔叔的画面,她总有不好的预感,时刻都在后悔让茵芋独自去跟着希莶,希莶可是心狠手辣之人,最后一次一身冷汗睁开眼,茵芋还没有回来,于是她跑来找陆茕了。

“昨夜我觉得希莶行为不对,就叫茵芋跟上去看看,结果她一夜未归,定是出事了。”她眼里是没有睡好之后的红血丝,疲惫和焦虑让她看上去更加憔悴。

“你别急,我这就派人去找。”

“殿下,我想亲自去。”脑海里希莶拿剑的样子让她一颤,她一定要把茵芋找回来。

他果断回绝:“不行。”她尚且无法自保,自己出去怎么可以,陆茕惯性的直接回答。

“殿下,我视茵芋为妹妹,我想亲自去,求您了。”她抓着陆茕的衣袖恳求他,说话已经有些哽咽。

虽然看上去她做什么都是依附于他的,但她从未当面求过他什么事,她一直以来都是渴望独自坚强的。陆茕紧张了,转头跟清欢耳语:“怎么回事?”

快天明的时候清欢才得到回报,才刚刚见到陆茕,她还没说:“殿下,昨夜除了我们的人,他们看见有女子也跟了出去,夜深看不清是谁,现在已经被抓到城外。”

“为何不早说?”他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都是茵芋在陪着紫菀,紫菀很是看重她。

“他们当时见是个女子,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不敢妄自行动。”

很快,陆茕思考过后就做出决定:“你带她去找希莶,必要时让她动手。”

不等清欢反问缘由,陆茕就对紫菀说:“你跟着清欢,她会保护你。”他可以看见紫菀眼里有感激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