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四十二章,将军的归顺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5-21 11:08:01 全文阅读

那是一张带着笑的脸:“没想到是安王,好久不见。”

陆茕抬眼望去:“泽兰王子,好久不见。”

“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安王不介意吧?”

“王子亲自来,我怎会介意。”待人坐下,他开口介绍:“这位是我们戍边的常将军。”

“见过将军。”

常啸并不想与他多说话,回了礼就坐在一旁,听他们说。

“真没想到来见我的是泽兰王子。”

“早就听闻璃南国派京城的人来处理商贸,一直想见,没想到是安王。”之前他在璃南国的时候,就是陆茕说会开放两国交易,现在他故意搞出了问题,想都不用想王君会把他发配过来。

“王子多虑了,这财政之事自然是本王亲自处理。”

“那泽兰倒想知道,早前安王才答应的开放交易,现在就把我国商贩拒之门外,这就是你的口中的处理?”

“此事事出有因,本王也不是故意为之,这不——带着解决之策来了。”

“哦?怎么解决?”两人说话,表面平静,其实暗潮涌动,殊不知面上的船何时会翻。

“我可以向百姓解释,让百姓解除芥蒂,恢复通商,也可以让绣娘传授你们蜀绣技艺,方便你们自己生产。”这是陆茕给他们的好处。

“那安王需要什么条件?”泽兰知道这只是前半句,条件在后半句等着他。

“很简单,你们的获利分我两成,并且你们的人不再欺负我们的商贩。”陆茕说的太轻松了,就好像是给了他们一块糖要他们拿一把盐来换一样轻易。

泽兰觉得这一条件虽然对自己并无不妥,对他们似乎也没有多少好处,但是他国现在国库空虚,必须恢复通商,养精蓄锐之后再寻其他机会攻城也不是不可以。

思考时泽兰食指轻轻敲打桌面,随后这细微的声音停了,泽兰也笑了:“安王可说话算数?”

“只要王子做到,本王也会守诺。”

常啸并不在乎他们之间交易的意思,但是听到表面,这件事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谈成了,他心有疑惑,但是没问。

谈妥了之后陆茕迟迟没等到清欢回来,后来清欢派人来说,紫菀在城郊的破庙,不肯回来。想来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就亲自去接。

紫菀抱着茵芋一直不肯松手,清欢劝了几次,紫菀都一动不动。

陆茕真的是自己服毒来骗我吗?为什么?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他骗的?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那希莶呢?他不是说动不得,又为什么这次清欢不拦着我?

紫菀都不敢多想,就拿这几个问题反复的问自己。

“菀儿。”陆茕看见她抱着茵芋,轻轻拉开她的手,然后抱着她,抚摸她的背,把她当成婴孩一般安慰她。

“我答应你,厚葬她,现在跟我一起回去吧。”

“希莶呢?”紫菀并不知道清欢有没有救他,自己在下手的时候都是留了一手的,若是清欢有意要救,也是可以活下来的。

“他已经死了,被你杀死的。菀儿,你的仇报了。”

陆茕说的很坦然,好像是一早就知道的,紫菀离开他的怀抱问:“死了?殿下不是要留着他?”

他看着紫菀,回答得有理有据:“我说过,我会找机会提你报仇的,更何况他还抓了茵芋。”

“是嘛?”紫菀没等到回答,晕倒在陆茕怀里。

安顿好紫菀后,清欢才问陆茕。

“这件事情清欢去就可以,我以为你会因为要护她安全,不让她涉险呢。”

“希莶是王君的人,死在传信的香料铺里,万一被查到什么证据,人不是你杀的,王君动不了我。”当时他说必要时要紫菀动手,有一层是这个意思。

清欢不解:“如果查到是紫菀杀的,不是一样要牵连你?”

“紫菀毕竟是从外面带来的人,我要是一直说我不知道,再说明她的弑亲之仇,不就跟我没关系了。”轻巧的一句,如同羽毛落在湖面。亏王君还以为可以利用他爱的女人威胁他。

清欢有些看不透他了,不禁发问:“这么久了,殿下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

这个问题他从没问过自己,但是此刻他想这样答:“感情会成为软肋,就算是动了心,我也不会让感情成为别人伤害我的机会。”

聊了几句,为紫菀看诊的大夫出来了。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看见大夫满是喜色,陆茕问:“我的王妃晕倒了,有什么好恭喜的?”

“回殿下,王妃只是因为许久未进食,身子熬不住才晕过去的,王妃已经怀有身孕。”

他没有笑,反而不太信:“你确定?”

“回殿下,这确是喜脉,不过,王妃怀有身孕时间尚短,光凭脉象是喜脉,当然也有诊错的可能。”这大夫见陆茕脸色不太好,怕惹上什么祸事,一下转了口。

“连个脉象都看不好?”清欢见这大夫竟然不确定自己的诊断,又因为是否怀孕可是大事,这将会影响到陆茕之后的计划,由不得马虎的。

“算了,这件事你最好把嘴巴关严实了,领了钱走吧。”

“谢殿下,谢殿下。”

清欢本来是要大夫再仔细检查检查的,陆茕却放他走了:“殿下,若是她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这件事情你也先不要说,万一真是误诊呢。我们马上就可以回京了,到时候再找大夫确认。”如果是刚刚怀上,倒是不急。

紫菀醒后一直郁郁寡欢,连在陆茕面前都提不起兴致。

为了让她好好休息,陆茕也没去打扰她,只是派人在远处看着,保证她的安全。她倒也安分,找了个新的花盆,种下了一株忍冬花,日日细心照料着,连同之前的那盆花一起。

城里之前死人的事也过去许久,没找到凶手却也慢慢的没什么人关注了,陆茕自从和泽兰谈好了之后,主动放人进城,泽兰也遵守承诺,边境的事情也就处理的差不多了,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变动。

现在已经派人报给王君,陆茕这次处理的很好,王君找不到不让他回京的理由,也就默许了。

除此之外,在整顿回京的这几天,陆茕还在私下与蜀地的商贩会谈,早前已经谈好的,现在把具体事情慢慢确定下来。

回到别院里,常啸竟然来了。

“常将军今日有空来我这里坐坐了!”陆茕和常啸的关系变好,还开起了玩笑。

“哈哈哈。怎么,安王还在忙,没空见我这个戍边将军?”老将军也以玩笑回他。

“当然不会,将军请。”

他回去后本来打算找机会问问陆茕,他要收回两成利润做什么,还没来得及去问,就有马匹商贩来找他,跟他说日后每月都会有精马送过来,这件事是陆茕安排的。

蜀地除了香料、茶叶有许多,同时也产有大量的精马,这些马匹身强体壮,非常适合作战马,但是蜀地内的的马太贵了,他们军营是吃国饷的,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购买更多的马,陆茕这一举动,可谓是帮了他大忙。

马一送来,常啸就觉得不用再问他了,他收回获利,无非就是充盈国库,还可加强军力。随后不久他就听闻陆茕即将离开的消息,于是赶来问候一番。

“我听闻安王过几日就要离开蜀地了,这就来看看,给你些这里的茶叶、蜀锦可得收下。”

“那是自然。”陆茕停顿一会接着说:“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想请您帮忙,若是将军今日不来,我明日也要去营里看你的。”

这里没有别人,下人也都退了出去,陆茕突然跪下,发出扑通一声:“还望将军助陆茕一臂之力。”

这一跪很突然,常啸还没来得及反应,想要去扶,听见他的话,立刻就收了手。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即使他认同了陆茕,也没法随便参与其中,他很快板起脸:“你应该知道,老将自请来蜀地就是不想参与你们王权之争,更何况王君是你的兄长,你怎么能有如此想法?”

陆茕敢直接把这等谋逆的话跟常啸说,就是赌他不会出卖他,但是此刻说着这样的话题,场面还是相当紧张的:“陆茕知道,可是当年父王本就打算把君位传于我,是王兄用手段占了去,我也是想完成先王遗愿。”

“凭你一面之言,我怎知道事情是否如你所说先王有意传位于你?”若是陆茕沉迷权力,他答应了岂不是助纣为虐。

“先王留有遗诏,只是现在不知在哪。”

常啸别过头:“既然不知道,那就是无凭无据。”

“将军,当年先王瞒着所有人送我到丞相府,在临死之前才把我召回,这样的用心将军难道不懂吗?”

后来陆茕一直跪着说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当然经过一定的处理,常啸是个忠于先王之人,凡是先王的愿望他都听从并照做。这一次听了陆茕的叙述,回想到他在蜀地这段时间的种种作为,确实是人中俊杰,颇有治世之才,或许是个比他哥哥好些的王君。

“若是你能找到先王的遗诏证明你所说属实,我自当愿意完成先王遗愿。”

当年王君即位的时候没有拿出正真的遗诏,全凭口述和朝中官员支持才得以上位的,他当年守在先王身边,知道王君是留有遗诏的,只是不知道其内容,若真如陆茕所说,他一定要让先王得偿所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