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五十九章,养伤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20-06-02 15:38:01 全文阅读

清欢很快走到他床边,冷眼瞧着他:“我当然知道你是因为她,我就是想问问殿下为何救她,您明明知道那是洛健的女儿!”

“当时洛健派了人跟着,我若是不出手,洛小婉出了事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陆茕的解释还算合理,她看得出他对洛小婉和对紫菀不同,他绝对不是因为感情才救的她,只是觉得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可是您受了这么重的伤,日后如何上朝?”

事情已经发生了,陆茕在做的时候已经想过事后的事,不过眼下重要的不是这个:“玉牌的事如何了?”

关于这件事,他们已经追查很久了:“宫里的人搜了大部分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与玉牌有关的地方,剩下的就只有王君居住的寝宫和书房了,这两个地方,都不好查。”清欢忍下口中的追问,先答了陆茕的问题。

“也就是说,玉牌所用之处已经范围很小了,刚好,朝中的事交给我的同党,我和你专注于练兵一事就好,等到玉牌的事查到了,我们就可以动手。”

她微瞪着眼:“当真如此?”

他在去春猎的时候就想过这件事了,只是缺个时机,刚好受了伤,或许是个好机会:“眼下我的伤势已成定局,这样做刚刚好。”

“殿下?”紫菀煮好了粥,来到门口,想问问陆茕与清欢是否谈完了。

刚好他们已经说完了:“进来。”

紫菀熬的粥味道清香,进了屋味道就传进了陆茕鼻子里,刚刚因为议事不觉的饿感现在重新出现,一条条馋虫早就爬到嘴边了,陆茕还想下床去接,被紫菀拦下了。

“殿下莫要下床,您现在的伤势是要养着的。”

他只能勉勉强强坐起来,胸口虎爪的伤口还包着厚厚的纱布,清欢要接过来喂陆茕的,陆茕却开口:“那——王妃来伺候我用膳吧。”

“殿下?”清欢知道陆茕明明看见了她要接碗的动作。

“清欢,你也应该累了,回来了就快去休息吧,这几日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她也独自在郊外守了几天了,他已经受伤,王君大概不会死盯着他,郊外的事放两天应该没事。

清欢下去之后,陆茕迫不及待地想要喝粥了:“菀儿,快过来。”

紫菀乖乖的坐在床边,像照顾孩子一样,一口一口地喂陆茕喝粥。

一直无言,陆茕一口接着一口,想开口紫菀都没给他机会,好不容易喝完了粥,紫菀迅速开了口:“粥也喝完了,殿下快躺下休息吧,晚些时候,还需要进药。”

陆茕非要找个问题问一问她:“你亲自熬药吗?”

“是,殿下吩咐的,紫菀不得不从。”

虽然是明知故问,后半句也显得勉强,但是紫菀亲口说,他只听第一个字还是很满意:“是啊,我的王妃也是我的医官。”

提了过去的她在府里的身份,紫菀想起来她做医官时种种经历,并不算美满,她眼一转:“紫菀这就去为殿下熬药了。”她走的很快,陆茕想说什么,终没有再说。

他又睡了大半天,黄昏时醒来,刚睁眼,巧的是送药人也来了,看样子时间都是算好的,洛小婉端着药碗进来,“殿下,该服药了。”

他问:“怎么是你?王妃呢?”

她赶在紫菀准备送药的时候去找她,紫菀脸色不太好,她看见还有下人送来她喝的汤药,就以让她多休息的借口,替她送药了,所以此刻她随意发挥一句:“王妃熬了几个时辰的药,咳疾发作了,就唤小婉来服侍您用药。”

陆茕关注的地方却和她想的不一样:“咳疾发作?”

她这才意识到,说得多了些:“殿下不必担心,姐姐只是累了,下人为她熬了些她常喝的药汤,现在应该在房间里养着呢。”

“也好。”他收了眼,想到洛小婉还需要他多下功夫。

“殿下身体还没好,小婉来喂您吧。”

“不用了,右手还是使得动勺子的。”

陆茕伸手要接勺子,可是左手却还绑着,拿不了碗,又看了看洛小婉的表情,“算了,还是你来吧。”

“是。”洛小婉这才神色缓和,即使没有明显的笑意,但是眼角的弧度骗不了人。

得了这一次陆茕的让步之后,洛小婉就日日来照顾陆茕。紫菀见了,除了每日给陆茕诊脉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自己院子里熬药,再送到门口洛小婉手上,大部分时候连房门都不进,清欢虽然留在府里,但是陆茕不在,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她大多时间在书房,也只是偶尔来看看陆茕。

一晃一月已过,陆茕的手臂没好,但是总归是可以下床了,如果有人扶着,在府里走上几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午膳后,紫菀熬了药送给洛小婉之后,觉得陆茕大概是可以吃忍冬花糕了,就顺手做了些,交代洛小婉,解释了一句:“若是殿下觉得药苦,可以配些花糕。”

洛小婉进屋,陆茕看见下人端进来的花糕。

“殿下,用药时间到了。”

紫菀大多数时候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他受了伤睡得沉,错过了紫菀多次,好不容易他是醒着的:“可是王妃来过了,快唤她进来。”

洛小婉的回答难免让他失望:“殿下,姐姐送了药和花糕就走了,殿下还是先喝药吧,晚些时候姐姐自会来为您把脉。”

紫菀和往常一样,坐在院子里,她每日只为陆茕熬制一次必服的药,其他休养身体的汤药就交给下人去做了,送过了药,她今日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大半。

现在春意盎然,暖和了许多,她喜欢这种感觉,晒着微暖的阳光,意味着她的咳疾也会有所好转,她也是这样一日一日地盼着,才度过了一年又一年,这天与往常唯一的不同是,忍冬花已经开了。

紫菀看着这如月牙一样白的忍冬花,一坐就是一下午,算算时间该是给陆茕诊脉了,经过这些日子的照顾,陆茕的身体好转的很快,洛小婉也会在旁伺候,有什么事都会来告知她,所以紫菀并不着急,等觉得休息够了,再慢慢悠悠的往陆茕房间去,今日倒是格外留恋些,走前还为忍冬花翻翻土。

陆茕却是等不及,特地没有和往常一样睡下,让洛小婉扶着他来了。

“王妃这些日子可都是在照顾花了?”

“殿下。”听见陆茕的声音,虽然是训斥的问话,但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反而有一些与花争宠的味道。

他摆着脸:“本王见王妃还不来为我诊脉,就过来看看,想不到王妃竟是为了一株花耽误了时辰。”

紫菀颔首认错:“殿下恕罪,是紫菀忘了时辰,殿下快进屋坐下,您身子刚好不宜在外太久。”

回到屋里,陆茕先把洛小婉支走:“本王一会儿想在这里用膳,小婉,你去厨房看看。”

紫菀按例为陆茕过诊脉,他的身体确实在一点点恢复,那些皮外伤都已经好了,胸口的伤也愈合结痂,只是手臂的断骨还需要些时间:“殿下还年轻,身子骨是极好的,恢复的也好。”

“是吗?那我何时可以出府活动?”就算是偶尔遇上紫菀来的时候他醒着,她也从不说病情以外的事,所以陆茕这样问。

“若是殿下想出府上街走走,不足半月即可,但若是殿下想要上朝为政事操劳,怕是还需要多些时日。”紫菀在认真为他思量。

可陆茕已经悄然换了话题:“我看见院子里的忍冬花可是开了?”

紫菀下意识的转而看着窗外,为了防风,窗户是关着的,看不见外面的忍冬花,见看不见什么,她回过头:“是啊,殿下来得巧,今日刚刚开花。”

“我记得这花会慢慢变成黄色?”

紫菀不想说的,可他问的又不好不答,于是她兴趣缺缺的答:“是的,忍冬花开时微白,过些时日会转为淡黄。”

“白花时没法陪你去踏春,过些日子等花成熟转黄,我们安排出去吧。”陆茕这样问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觉得紫菀这些日子怕是在生闷气,思寻原因的话,也就只能是那句踏春了。

紫菀并不打算领他的情,毕竟他并没有猜中她冷漠的原因:“可是这花过不了几日就会转黄,殿下的身子还没好全呢。”

“去我郊外的院子里踏春,应是无妨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可是——”紫菀觉得陆茕是为了自己说过的话在逞强,怕没兑现诺言会失了面子,紫菀还在想如何不拂他的面子,又回绝了这次踏春。

眼看着她又要说拒绝的话了,“本王说话,还可是什么,菀儿刚刚不是说,不足半月我即可出府走走。”

紫菀没了法子,只能随陆茕安排,她心理也清楚,若是只是去郊外的府邸住两日,无甚大碍。

几日之后,陆茕已经不需要洛小婉时时在旁,只每日来两个时辰看望他,陆茕趁洛小婉不在叫来清欢。

“殿下,营中一切顺利。”这些日子清欢还是时不时跑到军营,替陆茕照应。

“我找你来,不是说这个。”他们还是没有找到玉牌所在。

“那殿下有什么要吩咐的?”

“过几日,我想带紫菀去郊外府邸住两日。”

他伤还没好,不关心他们的大事,说什么要带紫菀去踏春,清欢觉得不可思议:“殿下这个时候要去踏春?”

他就知道清欢误会了,一到紫菀的事,她总是想不清楚:“是去营地。”

清欢依旧不解:“既是如此,那为何要带上王妃?”

“若是我单独出府,洛小婉定会有疑心,若是我带这紫菀出去,刚好是兑现了约定,她才不会怀疑。”他与紫菀约定的事虽然没有和别人说,但是洛小婉一定用自己的方式知道了。

“可是营地现在一切都好,殿下不必亲自去看。”

“我已许久没有出现,难免将士感到不安,军心易散,我需要去一趟,再部署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这么说也对,军中早就有传闻陆茕受伤,只是一直瞒着他们受伤的情况,这个月来有许多人都在怀疑他们的将领重伤不愈,军心不稳,“是,清欢这就去安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