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一心向死
作者:红枣很甜  |  字数:1073  |  更新时间:2020-04-27 22:21:39 全文阅读

我的身前站着的是传说里的黑白无常。

  这一路总归没想象中寂寞。

  “丫头,你竟舍得这凡尘,新奇哟。”白无常笑道。“你年纪轻轻那么多夙愿未完,你的亲朋好友……你竟是连头也不回。”

  平日同族嘴里说无常凶猛非常,青面獠牙,手里拿着勾魂锁,三界之中从未有谁与其近之。今日一见,与传说不相符合,他们挺亲切。

  “姑娘,你这面纱就揭了吧。”

  我找寻声音之处。那黑无常相较白无常一脸正经,更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

  “嗯,莫非你有什么隐疾?”白无常问到。

  “我若像你们一样也不会大热天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

  我好像一个刺猬一样,一提这面纱一事,就特别敏感,那面纱就是我的命,已经和我血脉相连了,若摘了就仿佛是在扒我的皮。

  黑无常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我看到他盯着我看。

  “你不是人?”他突然对我说,他的眼睛有一种看透我前世今生的感觉,我有一点慌乱。刹那间,寒风乍起,我正想拢拢发髻,却发现我不能动了。我的衣袍被吹的有了声响,头发也散了,我好笑的想这下更像个鬼了。

  “姑娘,你执念太重了,已经不是法术可以摘的下了,你本身为狐族九尾,怎么这般凄惨?”这个问题击中要害,这么多年从未有谁问过我怎么了。

  我本是无上荣耀的九尾,我是将来继承大典的狐王,却因皮相成为整个狐族口诛笔伐的怪物,就连生母也抛弃了我。

  我阿丑万幸是个公主,身边还是有其他妖侍奉的,从小体弱多病,只能吃极难摘的圣女果,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侍女讥讽我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

  我终于死了,死在了茅屋内唯一的干地,带着笑意,没有遗憾和不舍,这样多好,再没有奚落。

  对于绝望,可能死比活着要好。

  “我阿丑名字里命里带着的就是个丑字。”

  “我是唯一相貌极丑的狐,再好的衣物在我身上都是浪费。”

  “我别无它法在努力也无用,相貌这东西自打娘胎里带的。”

  心里的前尘往事涌上心头,话匣子一下子打开,说尽了窝囊话。

  我看着他俩没有在追问下去的意思,谁会刁难一个长的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却惨死的狐。

  不过是感慨她可怜罢了。

  “你真可怜。”白无常看着我说,我盯着他的眼睛,都说眼睛最藏不了东西,我看到眼里是怜悯,我看到了他微皱了一下眉又展开了。

  可怜?我听到这个词十分生气,什么样的人才是可怜。懦弱无能之辈,不敢吭一声,所有委屈自己往肚里咽。明明知道被奚落了,却从未反抗过。

  这不就是我吗?!

  没错,怪不了别人,我只能怨自己,我恨我无能。

  我的表情扭曲了,我的眼睛已经不是注视而是瞪了,我被气的已经发抖了,我想哭却被呛住了,我的抽泣像是没了气在支撑我哭,于是就开始干呕。

  “不怕……不怕…………你……你们笑话,这个世界你们是唯一关心……我……我的。”我尽力说完了话,又继续抽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