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蜜爱甜妻 > 正文
第一章 给总裁生宝宝
作者:夏目秋素  |  字数:2254  |  更新时间:2021-02-02 10:54:57 全文阅读

晚秋的黄昏,飘着小雨,天有些暗。

    沈宛白孤零零地蜷缩在墙角,漠视着不远处喝的酩酊大醉的男人。

    穿着廉价牛仔夹克的男人将酒瓶高高举起,确定瓶里再无半滴酒水,才将醉意的眸子晃悠到角落,对着她又是踢又是打,然后扯开了嗓门。

    “不要脸的废物!天天就知道吃老子的花老子的!也不知道出去赚钱!”

   玻璃渣碎了一地,沈宛白下意识地缩紧了身体,摔碎的玻璃渣肆意划在她的脚腕和小腿上,让她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哎呦,别跟她置气了,给你买了酒。”

    破旧的门开了,身着大碎花旗袍的女人扭着腰肢走了进来,嘴角微挑,把酒放在了桌上,随即又朝沈宛白翻了个白眼。

男人狠狠的抿了一口酒,酒很冲,很涨精神,一口下去就热血上涌,脸上像是掠过两朵红云。

    “这么晚还不做饭,你是想饿死老娘吗!赶紧滚去做饭,敢晚了一分钟看我怎么治你!”

    尖锐的声音刺透了沈宛白的耳膜,她顾不上疼痛,条件反射般地站起身来。

    慌乱中,一声尖锐的瓷器破裂声,让沈宛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的古董!这可是老子花大价钱买来的,我还等着它升值呢!你这个赔钱货!”

    男人见瓷器被打碎,气的蹭的一下起身,拎着酒瓶就要朝沈宛白砸去。

    “哎呦,使不得,快放下,把她打坏了,咱们可就完了”。女人窃笑着掏出来口袋里的纸条,这才平息了男人暴走的情绪。

    “滚,给老子滚远点!!”

    沈宛白不敢多留,面色苍白地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房间。

    这地狱般的生活,究竟要过到什么时候。

    沈宛白靠在厨房的墙壁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眶奔涌流出。

    当年,要不是父亲被这女人鬼迷心窍,逼死了母亲,她又怎么又会沦落如此?

    沈宛白闭上眼,她绝不能轻易妥协,母亲的仇,她必须报!

    狭小地客厅里。

    “纸条给我。”

男人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丝毫不为刚刚的暴行感到羞愧。

    “当家的,这是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朋友那要到的号码,只要怀孕成功,就有二十万酬金!二十万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够咱俩花后半辈子了。”

    女人也点了跟香烟,兴奋地吞云吐雾起来,劣质眼影在女人的脸上也渐渐的晕染开来。

    男人红着眼,掏出手机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紧张又期盼的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

   “您好。”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礼貌而又疏离的男声。

   “喂,你们不是要找生孩子吗,我这正好有一个人,什么时候给你送去啊!”男人急匆匆的说道。

   “先生,确有此事,不过我们少爷要找的是合法的,不是随便从人贩子手里拐来的失足少女。”

小张尽可能的挑着委婉的话去说,可眼里的鄙夷却很是明显。

    “放心,您放心,我这个有名有姓,可查可验!”男人迫不及待的回应着,生怕电话里的人不答应。

    “那您留个地址,我们会在十五分钟后到达。”

    挂掉电话后,男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激动的看着身边的女人,“老婆,我们马上就要发财了!哈哈哈!”

    刚做好饭的沈宛白一开门听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她脚步一顿,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里莫名的也产生了一抹希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片刻后,这个想法便被一阵敲门声所打断。

    沈宛白刚要去开门,男人便急冲冲地朝她走来,一挥手将她推到一边。

    门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打开。

    “就在屋里,您请吧!”男人邋遢地模样和着谦逊地用词丝毫不搭调。

    小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持不住,但随即便恢复镇定的模样。

    男人侧过身子让出了一条道,小张顺势就看到了跌坐在地板上的沈宛白,点了点头,身后的保镖便井然有序的走了进去。

    “你,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内心的恐惧终于让沈宛白开口抗拒着,可最终还是没能敌过他们的力气。

    “我们还需要为这位小姐检查身体,等全部事项合格后,我们会将全款送到您的手上。”

    小张看了一眼身旁贪婪丑陋的男人,见女人已经带走,留下一句话后,转身回到车里。

    沈宛白全程愕然,直到被带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地方,看着眼前没有半分笑颜的男人,她不禁抖了抖身子。

    对方生冷的气息让沈宛白心中控制不住地自卑起来,可又很要面子的微微扬了扬下巴,对视上他墨绿色的眸子。

    “少爷,您看可以吗?”小张恭敬的走到贺泽枫的身边,伸手朝着身后的沈宛白指去。

    贺泽枫若有所思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兴许是因为基因遗传的好的缘故,脸蛋倒还是可以,但看着她飞机场的小身板,不住的啧了一声。

    “有什么好看的,不许看!”此时地沈宛白早就被这灼热地目光打量地炸了毛。

    朝着男人怼了过去,她才不管面前的人是谁呢!

    贺泽枫略过她眼神,看她一身破烂衣服,更是嫌弃万分,要不是因为长得还入得了他的眼,早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了。

    贺泽枫正要开口,突然闻到一股发馊的味道,片刻后,他才发现是从沈宛白身上传来的。

    贺泽枫眉头微蹙,眼里满是嫌恶,薄唇轻启道:“把她带下去洗洗。”

沈宛白有点尴尬,他……这是在嫌弃自己吗?

    还未回过神来,沈宛白两边的胳膊便被人架了起来,朝着最近的一个房间走去。

    “你们要做什么!”女佣们不等她回过神来,便往她的脸上涂抹些什么。

    从未历经人事的沈宛白忍不住心口一紧,蹭的一下直接站起来,想要离开。

    但是折腾了半天,沈宛白最终还是被带过来站在了贺泽枫的面前。

    贺泽枫看到沈宛白出来的一瞬间,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不过稍纵即逝,片刻恢复了往常冷淡的模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