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套路婚宠 > 正文
第二十章别感冒了
作者:花满溪林  |  字数:3311  |  更新时间:2020-05-01 21:33:46 全文阅读

林家,林文雅的房间里,眼睛死死的盯着被韩毅挂断的电话,林文雅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心中有些不安,不安的是怕韩毅会慢慢的喜欢上季语唐。

越想,林文雅慌乱的心也慢慢的被怒火涌满了,扬起手,她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愤怒,狠狠的把手机摔向对面的墙上。

啪的一声,撞击过墙壁的手机重重的掉在了地上屏幕碎成了两半,看着躺在地上尽管这是韩毅送给她的手机,林文雅依旧是没有半分的心。

韩毅竟然不接她的电话,他以前可是从来都不会这样的。

眼底,一抹担忧划过,她的心,也开始变得不在像以前一样,那么的平静了。

忽然滴的一声,一个信息传来,林文雅眸色一变,以为是韩毅给自己发来的道歉信息,她的脸上瞬间扬起了一个兴奋的笑容,快步走上前,弯腰捡起被她摔碎的手机翻看着微信。

当她点开微信,看到对话框里韩毅发来的内容时,林文雅脸上洋溢的那抹兴奋和欢喜,霎那间像在风中漂泊的迷烟一样,消散殆尽了。

怒气刹那填满胸口,可是林文雅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韩毅发现自己的脾气。

她给韩毅打电话,本来是想让他陪陪自己的,因为她在哥哥那里受了气更是受了伤,她想从韩毅那里得到一些温暖,但是却没想韩毅会和自己强调这些。

心有些痛,半天,林文雅忍着那份韩毅给的心痛,她艰难的用手指慢慢的打出了一个字,给韩毅发了过去:

“好。”

而后才发泄似的,再次愤怒的把手机扔到一边,林文雅走到梳妆镜前面掀起背后的衣服,扭过头透过镜子看着自己后背上,被那个所谓的哥哥刚刚用鞭子抽打留下的两道红痕,伤痕重重的还渗出了血,林文雅的牙关紧咬,心中的恨意不由得更深了。

眼睛微微眯起,她的目光中透着能戳死人的尖锐,放下被自己掀起的衣服,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

在林家的生活,除了过的富足以外,林文雅在这个豪华的家里,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不到亲情和温暖。

林青峰是爸爸的儿子,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自从十年前爸爸和妈妈结婚之后,他便独自搬出去住,更是很少回来了。

林文雅虽然知道他去外面住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妈妈当初怀着妹妹林淑雅的时候,总是故意刁难和诬陷他,找他的麻烦。

尽管她也知道这个哥哥是无辜的,但是林文雅却从来都不帮他在父亲面前解释,对他更是没有一点同情心。

因为林文雅知道,妈妈所做的这一切不光是为了她自己过上富足的生活,也是为了她和妹妹,为了让她们过上大小姐的生活。

当然林文雅也不想失去这一切,不想失去这象征着她高贵身份的光环,因为她害怕贫穷,她一点也不想,再过那个天天让人唾弃的穷光蛋的生活了。

林文雅的妈妈贾燕,是在林妈妈自杀后才被林海娶进门的,在外人面前,她们是光鲜亮丽的林太太和林大小姐,可是在林青峰的眼里,她和妈妈贾燕就是间接害死他妈妈的凶手。

不过林青峰这么认为的也没错!她的妈妈贾燕,确实是害死林太太的真凶。

当初林文雅无意间亲眼看到自己妈妈,为了早点让爸爸那个不愿意离婚的女人离婚,故意买通了家里的下人,给卧病在床的林妈妈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活生生的把她害死了。

因为林妈妈和爸爸感情不好,再加上林妈妈自身还有些抑郁,贾燕一切行动又都做的比较严密,所以大家都以为林妈妈真的是自杀的,就连林青峰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妈妈是死于非命。

他只是单纯的认为是因为贾燕的出现,才害的自己妈妈更加的抑郁服安眠药自杀的,却不知道他妈妈是死于他杀。

而偷偷目睹贾燕整个杀人过程的林文雅,当时也只不过是一个才十岁的小丫头。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这一件事埋在心里,从来没有向外人提过,就连和她那个最亲的傻子妹妹林淑雅,她也从来没有向她提过。她知道的有些事情是必须烂在心里的。

****

清风居,韩毅的电话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不是林文雅打来的了,而是季语唐打的。

撑着一把被风在吹的有些摇曳的东倒西歪的白色雨伞,站在雨里的季语唐紧紧的握住手机,浑身被冻的打着哆嗦,她声音有些颤抖的向韩毅开口说道:

“韩毅,那个,你可不可以来接我一下啊!我在这里打不到车。”

电话这头的韩毅听到她打颤哆嗦的声音,倏地抬起头看了看对面墙上挂着的钟表,已经十点四十了!距离自己给她打电话的时间都已经过去快半个小时了,她还没坐上车?韩毅的眉头紧紧一拧:

“你先去公司附近找个地方避避雨,我很快就到。”

“好。”

这一场雨下的出奇的大,明明才是初春时节,可是这场雨下的气势却一点也不输夏天。

黑色的奔驰在雨中急速驶过,路上的水花被溅起半米多高,韩毅一脚油门来到季语唐给他说的位置,黝黑的眸光中透着些担心,他有些焦急的寻找着季语唐的身影。

很快在距离他车子不远处公交站牌的位置,他看到了季语唐的身影,韩毅快速的把车开了过去,推开车门怕季语唐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放大了分贝向她喊道:

“上车。”

季语唐跑了过来,合上湿淋淋的雨伞放进手提袋里,哆嗦着身子坐到了车上,车里开着的暖气让她瞬间感觉一丝温暖,一条白色的毛巾被韩毅放到了她的手里,干净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身边响起:

“先擦擦,天气冷别感冒了。”

季语唐轻轻一笑:

“嗯好。”

拿着毛巾,季语唐用力的擦拭着自己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阿嚏......

大概是因为一冷一热的缘故,季语唐坐在车上,不由得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韩毅转过头看了看季语唐忽然发现她的外套几乎都被雨水给淋湿了,他不假思索地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大褂,递了过去:

“把你的外套先换了吧!都被淋湿了,穿着它很容易感冒。”

“谢谢。”

瞧着韩毅对自己关心的举动,季语唐的内心涌过一股暖流,暖暖的就像晴天了的太阳,让她很享受,很喜欢!

唇瓣微微翘起,这一刻她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打不到车,还被雨水淋的这么狼狈了。

因为她感受到了韩毅对她的关心。

车子慢慢行驶,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半了。

韩毅接过季语唐递给自己的大褂关心的说道:

“你先去冲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我让春姐煮一碗姜汤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好。”

季语唐乖乖的点了点头,转身向二楼跑去,身上几乎都被雨水淋透了,身体湿湿的让她感觉很不舒服,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她很想去冲个热水澡赶快睡觉。

从浴室出来,季语唐端起桌子上刚刚春姐送来的姜汤趁热喝下,头昏沉得让她有些不适转身季语唐便躺到床上睡觉了。

凌晨一点,韩毅有些担心季语唐淋雨会发烧,便来到她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想确认一下她是否感冒,可是站在门口韩毅敲了半天的门,可是季语唐的房间里却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不会是真的发烧了吧!季语唐开门......”

韩毅有些但心的在门口,叫着季语唐的名字,可是里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旋即,韩毅转身向楼下跑去,有些慌乱的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备用钥匙便向她的房间跑去。

春姐听到响声,也从自己房间里出来了,跟在他的背后瞧着他紧张的样子担心的问道:

“先生怎么了?”

“季语唐好像发烧了,我叫了好久都没人开门。”

说着韩毅一步两个楼梯,快速的来到季语唐的房间,用钥匙打开她的房门。

抬手按开墙上的开关,瞧着床上的季语唐脸蛋红扑扑的有些不正常。

韩毅大步走到她的身边,抬起手附到她的额头摸了一下,她额头滚烫的温度让韩毅感到不适。

“季语唐醒醒,季语唐......”韩毅担心的叫着她,可是季语唐依旧是没有反应。

他眸光一沉对身后的春姐吩咐道:

“春姐给她那件外套过来。”

春姐看着被叫了几声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的季语唐,一听到韩毅的吩咐便迅速的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大衣,给他递了过来。

接过春姐递过来的衣服,韩毅简单的给季语唐裹上,一把抱起季语,唐韩毅向外走去,春姐也一脸焦急的跟在他的身后。

****

林文雅在自己的房间里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虽然看到韩毅发来的信息,让她很难过和不安,但是她早已习惯了受伤的时候有他陪伴的那份温暖。

她戒不掉!

家人的冷漠和内心的孤单,这一刻让她更加的想念韩毅了,她左右不了自己内心里的感觉,起床,驱车来到清风居韩毅的别墅。

她小心的把车子停在能够清楚的看到他家的地方,瞧着还亮着灯的别墅。

林文雅很想进去听听韩毅安慰自己声音,更想依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享受着他给自己带来的温暖。

她习惯了韩毅对自己的安慰,更习惯了他温暖的怀抱,不过现在她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心情,她并没有进去。

因为刚刚韩毅微信给她发的信息,让她有些不安和害怕,她担心自己这样突然出现在里面,韩毅会感觉自己厌烦。

于是她就这么,默默的盯着里面的动静,大概一个小时过去,林文雅才不舍的准备发动车子离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