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套路婚宠 > 正文
第四十一章危机
作者:花满溪林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20-05-22 23:44:42 全文阅读

慕君寒阴暗的眸子紧紧眯起,转头看向季语唐已经消失的那抹单薄的身影,他的面容看起来也愈发的阴沉。

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的转动轮椅,不在和江勉废话向季语唐消失的方向追去。

“那个老板你干什么去啊,一会你还要见这次展会的主办方......”

江勉瞧着自己老板向外走,他有些不安,回头看看了不远处的麦克,有些无奈,江勉一脸焦急,赶忙忙追了出去,双手扶着轮椅的走把推着他前行,好心提醒。

“找一下她。”

“老板你要找谁?是刚刚和你说话的女士吗?”

被慕君寒突然这么一命令,江勉双眼里充满了疑惑的目光,低下头想向慕君寒确定。

不过回应他的却是慕君寒回国头的一记凌厉的目光,江勉被这凌厉的目光给震慑到了,浑身冰冷的一个哆嗦。他咬紧了牙关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

这样的老板,他还是第一次见,不用在考证,他就是再蠢,也能通过慕君寒这一个眼神,知道刚刚那个女人不光和自己的老板认识而且老板在知道邓伟彪是什么样的人后,对她的安慰非常的关心。

环顾四周,慕君寒没有发现季语唐的身影,面色异常的严厉。

慕君寒拿出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看一下这次国际珠宝展晚宴的监控,帮我找两个人,一个女的,名字叫季语唐。一个男的,名字叫邓伟彪。”

挂过电话,慕君寒向江勉吩咐道:

“去开车。”

“好的。”

五分钟后,慕君寒坐在车里看着梅兰亭给他发的位置,眸光阴沉:“去兰园。”

兰园吗?那不是邓伟彪的住处吗?老板难道是要铤而走险,来英雄救美......

江勉快速的眨了眨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通过刚刚的老板的反应他已经深刻的知道,刚刚那个女人对自己老板的重要性了,江勉现在是一分钟也不敢耽搁,一脚油门重重的踩到底,他飞速的向兰园的方向驶去。

慕君寒目光紧紧的盯着手机,骨节发白,快速的向梅兰亭发了几个字:带几个人过去收拾现场。

时间悄无声息的再慢慢溜走,远方的天色也渐渐的有些阴暗了下来。江城的天气,就像是小孩童的脸色一样说变就变,现在冷风又开始呼呼的吹了起来。

江城郊区,兰园。

几个身穿着色西装的男人,推开黑色商务车的车门,快速的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体格比较强壮的男人扛了一个女人,迅速的向别墅里走去。

欧式建筑的二层楼上,邓伟彪肥硕的躯体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他胖胖的肥肥的脸上的虚伪和伪善的面孔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

看着五大三粗的黑衣男人不知轻重的,把季语唐一个用力从肩上翻下,他一脸疼惜的怒斥:

“轻点放,要是把我的美人儿弄疼了,小心你的小命。”

男人脸色闪过一丝惊慌,弯腰放人的动作,迅速的温柔了下来。

瞧着他轻轻的把季语唐放到洁白的大床上的动作,邓伟彪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眼睛色迷迷直勾勾地盯着,床上被下了药神志不清,不停扭动的女人,内心开始蓬勃了起来。

黑衣人后退了一步,站直了身体等待邓伟彪下一步的吩咐。

邓伟彪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这个让他垂涎一个下午的女人来。

快速的附身来到床上,再季语唐的身边坐下,又出又短又丑的粗糙的手指在季语唐吹弹白皙的脸颊上慢慢的划过,扒开她因为细汗水黏在额头上的细发。低头附在她的脸上,一脸享受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而后手指不安分的滑落到她的胸口,手掌附上她的浑圆,眼里的情欲更加的强烈。低头在她的颈间重重的落下一个深吻。

季语唐意识迷乱,浑身也没有力气,感觉到有人对自己的轻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想去推开自己身上的人,可是季语唐抬起的手却没有一点力度。

她的反抗,反而更加的刺激到了邓伟彪,他抬起粗糙的手抓住季语唐纤细的手拉到自己的面前吻了吻,而后又抓着季语唐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浴袍包裹的胸膛处,拿着季语唐柔软的小手,在自己的带动下,轻轻的在自己的胸前滑动。

季语唐下意识地想缩回自己的手,但是她的动作并没有成功,季语唐的手被邓伟彪抓的更紧了。

邓伟彪感觉自己被她抚摸的春心荡漾的,好一会儿才不舍得放开她,起身正想解开自己浴袍得腰带,无意间瞥见自己身后的一道黑影,邓伟彪快速的转过身。

“你他妈的怎么还没有走?是想看老子直播吗?”

“老板,我,怕你还有什么吩咐,所以才,那个,我这就走......”

强壮的黑衣人有些语无论错的向邓伟彪解释,但是看到他黑沉的面容他有些怂包了,邓伟彪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跟着他多年了黑衣人见证过无数个同事死在他手下。

生怕自己再多呆一刻,打扰了老板的性子,惹怒了自己的老板,男人顾不上再解释更多转身快速的离开。

邓伟彪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再和女人爱爱的时候被人打扰,脸上的怒火随着黑衣男人的消失也淡了一些,看了一眼床上,因为被下了猛药身体几位不舒服却还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欲,轻声哼唧的女人。

邓伟彪肥胖的脸上又扬起了一个邪佞的笑容。

邓伟彪快速的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并落了内锁,待一切完毕他安心的大步走回到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床上的女人,内心不禁感叹道,还真是个尤物。

他一边解着腰间的腰带,一边回想不久前在宴会上林文雅为了讨好自己给自己安排的这一切,想起林文雅脸上泛着妩媚和自己说的,季语唐还是个处,邓伟彪的内心就荡起层层涟漪,真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不光是个尤物,还是一个干净透着妩媚的小女人。

把白色的浴袍随手扔到地上,邓伟彪老脸上色欲满满的,他跪到季语唐的身边,抬起手在季语唐红色礼服,高开叉的大腿处,来回的游走。

他俯身趴在季语唐的上,黝黑的头颅,重重的埋在季语唐的颈间,在季语唐白皙的脖子上用力的吮吸着。

身上忽然压下来的重量让季语唐有些呼吸不过来,平躺在床上的季语唐,意识到危险,她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的意识回笼和保持一丝清醒,渐渐的季语唐有些恢复神智。

季语唐的眸光有些迷茫,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忽然看见压在自己身上的肥胖的男人,黑黑的头颅附在自己的颈间,季语唐顿时内心一阵恶心涌了上来,用力的退距着他,想让他从自己身上离开。

“放...开。”

邓伟彪不但没有离开,看着意识有些清醒的季语唐,他肥大的面容上是一脸的兴奋。

相比于强奸一具没有反抗的尸体,他邓伟彪,更加喜欢的女人是那种玩起来反抗很激烈,并且性格还火辣一些的女人,因为只有这样一起玩,这个游戏过程才会让他充满战斗力。

邓伟彪看着季语唐眼里的倔强和强烈的反抗意识,他的兴趣更加的浓郁了,看来今天林文雅还真的是花够了心思啊!她还真的了解自己的口味啊!

邓伟彪忽然抓住季语唐反抗自己退距的双臂,被季语唐的胳膊压过头顶,光溜溜的身体,更加沉重的整个压在季语唐的身上,他低下头,用那充满口气的嘴吻在季语唐柔软的唇瓣上,季语唐有些恼怒,她更加的用力的反抗着。

邓伟彪充满战斗力激动的压制着身下不安分的女人,他伸出舌头在季语唐的唇瓣上打转,试图撬开季语唐如蜜罐一般冲满甜香蜜味的口腔,季语唐紧紧的咬紧牙关,不给他机会。

可是邓伟彪去忽然探下一只手在季语唐饱满的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季语唐有些吃痛,她重重的和了一声,牙齿打开,给了邓伟彪趁虚而入的机会。

邓伟彪舌头探入季语唐的口腔用力的吮吸着她口腔内的蜜甜,舌头后不停的在季语唐的口腔了搅动。

“放开...我。”

季语唐拳头紧握,扭动着身体想摆脱邓伟彪的亲吻。可是她的反抗让邓伟彪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只见他手上一个用力,只听撕拉一声,季语唐性感的红色礼服被邓伟彪从她的胸口撕裂,白嫩的丰满瞬间暴露在邓伟彪的身下。

羞愤瞬间让季语唐的意识彻底的清醒,口腔里,被邓伟彪吮吸的恶心,季语唐胸口忽然涌现出一股想吐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还愈加的强烈了。

季语唐干呕了几下吐了出来,好巧不巧的吐到了邓伟彪的胸前。

邓伟彪瞬间大怒。

“贱人,你就竟然敢给大爷吐。这会儿大爷要让你吐个够。”

有洁癖的邓伟彪快速的起身,抓起地上刚刚自己扔的浴袍擦去自己身上的异物,而后狠狠的把浴袍晒在地上,弯腰抓起季语唐的头发,迅速的把她扒了个精光,尽管季语唐拼命的反抗着,可他却不给季语唐可以成功的机会。

他浑身赤裸的压在季语唐的身上,头重重的埋在她胸前的樱桃上,手还不停的向季语唐身下探。

季语唐有些绝望,她使劲的扭动着身体,哭着,强烈的反抗着:

“呜呜呜呜,不要放开我放开。救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