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我的相公是只鸡 > 正文
第十二章:误会,都是误会
作者:南楼清风  |  字数:2374  |  更新时间:2020-04-01 06:50:19 全文阅读

水晶宫为自己这位少主找了四位先生,分别教诗、书、礼、乐

  第一天教诗,少主湿了,对,很配合有木有?一坨神药“童子尿”弄的到处都是,第二天学书,乐子就大了。

  先生提问:“小雷口袋里有三百个糖果,两百八十九个棉花糖,一百三十四个棒棒糖,吃了两百八十九个糖果,一百二十四个棉花糖,九十八个棒棒糖,请问,小雷现在有什么?”

  少主回答:“先生,这个我知道,他一定有糖尿病,这么多糖不给本少主,吃死他活该!”

  先生:……

  可悲!可叹!

  至于乐理师傅

  唉……

  一日先生大寿,照理来说,应该是吃一碗长寿面,点一盏长明灯,象征着长寿,然而,到了吃长寿面的时候,少主大人不乐意了。

  “什么长寿面?我才不吃,我们北方明明是叫挂面嘛!”

  大寿嘛!谁不想图个吉利?你给人家长寿面叫成了挂面……吃长寿面为了长寿,您这挂面……为了挂了?

  得!都说童言无忌,可咱们少主大人根骨绝佳,一语成畿,先生当场气死,长寿面,成了挂面,自此之后,信阳地界,一提起水晶宫的少主找师傅,那些自命不凡的附庸风雅之人尽皆收拾东西,隐居山林,再无声息!

  自此,这位少主得到了一个称号“风雅终结者!”

  意思就是,所有有关风月的东西,到了这位跟前,那统统作废。

  可叹水晶宫公主白玲珑当年也是一代风云人物,绝代风华令无数男子魂牵梦萦,竟然生出了如此一位极品儿子,恐怕会折寿多年吧?

  城主府,一座毫不起眼的颓圮的小房间,房间低矮,房顶盖着茅草,就连窗纸,也破了无数的小洞,萧风吹来,窗纸呼啦啦震动,发出一阵阵萧索的声音。

  房门半掩,一对人影若隐若现。

  蟋蟋索索的说话声传来。

  “大哥!你这新住所看起来蛮不错的哈哈哈!做工精致,样式新颖,说真的,我都有点舍不得了,要不……改日你也送我一个?”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是一个男子。

  透过窗户,可见两个青年盘膝而坐,身旁,赫然放着一只棺材,棺材呈暗红色,雕工精细,周围金边镶嵌,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二人中一人身着一身冰色上衣,头上随意挽着一个发髻,一绺灰白色的长发随意放下来,一对眉毛斜飞入鬓,宛若星辰一般狭长的眸子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大有一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样子!剑眉星眸,鼻直口方,不得不说,有几分飘逸出尘的气质。

  嗯……鉴定完毕!大帅哥一枚。

  另外一人,则是一身青灰相间的道袍,年纪与青年相仿,满头黑发用一直桃木发簪绾起,两条龙眉为其平添几分英气,风目明澈,深邃的眼神仿佛包容整个世界,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

  手中捻着一枚飞刀。如果有人细心辨认,这不正是门口疯婆子打闹时那位一身乞丐装的青年么?如今倒是收起了逗比模样,摇身一变,成了少年,眉清目秀,

  也是一枚大帅锅,超暖心的那种。

  “大哥!你确定要实行这个计划?”道袍少年玩世不恭的把玩着飞刀,不经意的问着。

  对面白衣少年长叹一口气:“红尘,你也知道,我伪装了整整二十年了,有点累了,如今,我的名气越来越大,恐怕都快压过水晶宫了,只有这样,一切才能真正的在我手心把握住,否则!一旦局面失控,到时候……”白衣少年苦笑着。

  “哈哈哈哈!”被白衣少年称为红尘的千年放声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这个我相信,提起大哥你的大名,这北方不论武林人士还是商贾百姓,就连三岁孩童都是如雷贯耳啊!佩服!小弟佩服”

  “你给我死一边去,红尘,事关重大,我交代你的所有事情你都记住了吗?切切不可打乱我的全盘计划,否则,一切都将全功尽弃。”白衣少年打断红尘的笑声,一脸的严肃,郑重其事地交代着。

  “大哥!放心吧!你能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我叶红尘打心眼里佩服,你这当大哥的是英雄,我这个当小弟的还能差得了了?你就放心的去吧,你交代的,我一定给你整得明明白白的,妥妥地!”叶红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的严肃朝着白衣少年保证。

  “对了!大哥!今儿个您的大喜之日,话说,这新娘子你当真不见?我可是听人说了,夜家的小公主可是个美娇娥,倾国倾城,绝逼祸水级人物,你这么做,你忍心?还是……由于长时间尿床,你不行了?哈哈哈!实在不行,反正你也不方便露面,兄弟我替你上吧!北方天气冷,做兄弟的送你一顶帽子不为过吧?做了坏事不负责这种事,我最喜欢了!哈哈哈!”叶红尘开怀大笑。

  他与白衣少年同年同月却不同日生,两人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拜把子兄弟,感情自然是极好的,平日总看自己这位结拜大哥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今日难得让其窘迫了一回,这便宜,自然要多占一会儿。

  “好啊!做兄弟到了这个份上,也实属不易,那就依你,但是……红尘,你说……如果我鹞鹰传信,把你刚刚这句话传给你的师门,你说……”白衣少年一手捋着自己那一绺白发,邪媚一笑。

  嗯……么么么……这一笑,仿佛惊艳了时光,眼睛都要怀孕了,倾国倾城,没毛病!

  “白清潇!好吧,你赢了,算你狠,我认输!”叶红尘举手投降,一想到自己的师门,啧啧啧!画面感太美,不忍直视,除了秒怂,别无他法。

  “喂!白清潇,你够够的了,当年给你当大哥已经便宜你了,这个借口……你用它威胁了我多少年了?差不多得了啊?”叶红尘哭丧着脸。

  “这是什么话?当年我们歃血为盟,结拜为异姓兄弟,我为兄,你为弟,这是两人共同商定的结果,可你却因为这事情耿耿于怀这么久了,再说了,我怎么能算是威胁你?我只是时刻提醒你,不能触犯宗门戒律,大哥这是为了你好,你也看到了吧!实在不行,你能找出一个足够分量的东西威胁我我也不介意啊!”白衣少年白清潇一副无赖的样子。

  “你……”叶红尘气结。

  气死人不偿命,说得,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好吧!不跟无赖讲道理,会气死人的,深呼吸……调整心态,深呼吸……调整心态。

  叶红尘强压下火气,找借口威胁你?多年的隐忍,您老人家脸皮早已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好伐?威胁你?有用吗?

  ……

  一刻钟之后,叶红尘爆发了:“白清潇!你他妈不是人!老子气不过做个深呼吸碍你什么事了?你他妈给我放个屁是几个意思?”

  “误会!哈哈哈!都是误会!兄弟勿怪!”白清潇哈哈大笑,然而,从他脸上,并未看到一丢丢的愧疚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