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孽师尊别撩我 > 正文
第一章情定
作者:伊故倾城  |  字数:4701  |  更新时间:2020-08-14 16:13:08 全文阅读

 隆冬将至,万物凋零,天地间俨然一片肃杀之气。唯青桐山下十里红林,层林尽染,红彤彤的一片。

  “再高一点,高一点,九儿加油!”不好,有人过来了。颜幽想幻作人形已来不及,只得先将九尾收起,只做是一副普通白狐模样。一不小心枝丫被压弯,只怕是难免摔个狗吃屎,好不凄惨。身体极速坠落,想抓住什么,却被划伤了爪子。来不及悲催意外坠入一个虽不温暖却很坚实的怀抱渗着淡淡的凝神香。

  “呜呜……”颜幽对上那一双潋滟紫瞳,有些撒娇或是委屈。毛茸茸的脑袋只在少年的怀里蹭了蹭。

  “小家伙,你受伤了,我且先给你处理伤口”声音空灵轻柔很是好听。颜幽傻傻地看着少年扯断了一截衣袖给自己包扎好,然后回手指向红果树。

  “是想要这个吗”

颜幽欣喜地点点头,眼里泛着光。

   离夜一个纵身已然跨坐在树上,不过眨眼的功夫,衣襟卷起一篓子又大又红的红果。拾起一颗在胸前擦拭一番,随手喂给小狐狸,颜幽张嘴接过,不忘舌尖在他掌心转了一圈。本是调戏,自己却先慌了神。离夜看着小狐狸吃得还真是精细,竟还不忘吐着籽。只是传闻有孕妇人喜食红果,未想狐狸竟也如此贪食。

  颜幽只觉得内心如鹿,好俏的功夫,好俊的少年郎,好想轻薄一番……

  “公子,主母怕是不好,且需加紧赶路才是。”

离夜转身离去,留下一篓子的红果和不舍。

  “小九,怎的又在外面睡了”大哥颜默见颜幽宴席间偷溜出去,半会子未归,自来相寻。

  “小九劳烦大哥挂心,只怪自己贪杯,多饮了几杯便醉了,适才做了一个有趣的梦,便睡得久些。”

狐帝育有八子,只一幺女,对其自是宠爱的紧。八个哥哥之中,大哥颜默对其宠爱最甚。只怕若是颜幽愿意,天上的星星便也摘得。

  “近百年来,妖界不甘平静,鸟族,兽族大有联手之势,狐族现在可谓是内忧外患,小九外出还是要当心些”眼下怕是只有与魔族联姻,尚可化解危急,只是要颜幽委屈半分,别说是狐帝,颜默更是不舍。

  五百年后

  妖界大乱。鸟族,兽族联手对狐族发起猛攻,狐族虽早有准备,奈何寡不敌众,伤亡惨重,天地间顿感怨气重重,阴灵躁动。颜默拼死护颜幽杀出重围,设仙障。

  “小九,你且好生活着便是狐族最后的希望,大哥要与狐族共存亡”此返青桐,生死有命。此别怕是永别。

  “呜呜……”颜幽醒来,一片困惑,竟不知身在何处。父兄,青桐,我要回青桐。定睛一看,幸好只是白狐之身,并未露出九尾,身上的伤口已用了药,只是稍微动作亦会牵扯着疼。

  “醒了,嗯?”只见一身紫色锦绣长袍,一阵凝神香飘过,抬眼便对上一双清亮的紫瞳。

  “呜呜……”颜幽只当是美梦未醒。离夜小心地探其伤势,怕是没有月余自是痊愈不得。只是小狐狸眼中,声音满是哀怨,怕是想家了不成。

  “小家伙,本皇子既救了你,自要遵循我的规矩,不知你有没有个名字,便叫你阿九,如此甚好”

颜幽乖顺的点了点头。霸道强悍如斯,怕是伤势不好,想走自是不可能。只得另寻机会溜掉。奈何青桐音讯全无,心中挂念不安。

  每日好吃好喝招待,颜幽本是欣喜非常,奈何离夜此人极淫,竟不知男、狐授受不亲。每日同吃同睡丝毫不知避讳。颜幽便只得照单全收。小爪子搭在离夜胸前,圆滚滚的小脑袋不时在他怀里轻蹭了几下。某人诈尸般惊醒,将小狐狸压在身下。

  “我的阿九,幽蓝色的眸子本皇子甚是喜欢”一张俊颜随即压下,吻在颜幽的鼻尖上,痒痒的,凉凉的,亦有些香甜。颜幽双眼瞪得浑圆。

  “本皇子宽恕你轻薄无礼,早些睡吧”

睡、你、妹。本狐狸才是被轻薄的好不好。颜幽只觉得无数小鹿撞击自己的心,心里竟是想着,如此美妙的吻,若幻作人形,落在唇上,自是极好的……少顷,半梦半醒间,纵欲,九尾现。

  月余,魔尊沧溟察觉诛仙剑阵有异,怕是魔族免不了一场恶战,生灵涂炭。遂召见离夜,如此遁逃之良机,颜幽岂能错过,便幻作人形,悄然出逃离影宫,纵然心中隐着些许不舍。

  “离儿,今狐族欲与魔族联姻,本尊且听听你怎么看”沧溟原本只是想挑起妖界内乱,未曾想激起怨灵,大有冲破封印之势。便只想着与狐族联姻,以平天怒人怨。只是念及离夜因生母紫渊之死,对狐族自是记恨三分,怎想,离夜上前,拱手。

  “儿臣愿意”

生子如此,自是魔族之幸。

  颜幽匆忙赶往青桐山,哪里还有昔日繁华和气,谈笑嬉戏的景象,死一般的沉寂。

  “大殿下,公主回来了”

颜默正欲身起,颜幽已至榻前,早知此战必是伤亡惨重,只是未曾想……父亲,其他七个哥哥,皆已身死。

  “大哥……小九不孝,小九回来晚了”泪水簌簌而下。

颜默起身将人揽在怀中,用力收紧。

  “小九平安归来便好”兄妹俩如今便是狐族之希望。狐族虽败,只要一人尚存,复兴之日可待。

  不日,颜默继位,魔族遣来使朝贺,借机议亲。颜默虽怒,面上却露不得半分,如今之势,虽说魔族是趁人之危,亦给了狐族三分颜面,颜默是个识时务的应下便罢,如若不然,强抢了又如何。

  颜幽上前

  “承蒙魔尊抬爱,颜幽愿与魔族结亲,从此与贵族同气连枝,共享盛世”

只觉得颜默拳头紧握,吱吱作响。奈何区区狐族,终是要小九牺牲自我,得以保全。

  适夜,颜幽见颜默大醉

  “大哥,小九并不委屈,小九对此亲事自是愿意的紧,小九得离夜两次相救,同床共枕月余,自是心悦他”

颜默竟不知颜幽之言,几分宽慰,几分真。

  三月后,狐族公主颜幽与魔族二皇子离夜大婚。十里红妆,鞭炮齐鸣,热闹非凡。天地间,宛如十里红林,一片喜庆。颜默躬身抱起颜幽至大红喜轿。

  “大哥放心,小九自会阖家美满,夫妻相爱,不忘大哥,心系我族”一行热泪,无声打湿了喜盖。

  新娘新郎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颜幽眼前,不禁浮现,初遇离夜摘喂红果的情景,那时只怕自己已动了情……

  洞房中,红烛摇曳,满是喜悦的红,颜幽心中竟分不清是几分欣喜,几分期待,还有几分羞怯。只听外面声动。

  “二弟,如今竟与狐族结亲,何故将狐族诛尽”离夜不语。离夜自知魔族此番危矣,苍生何辜,便将祸事引至自己一人。

  “莫不是狐族先前之难,二弟也有参与”离夜终不悦。

  “我离夜要亡谁,何故藏着掖着,只光明正大亡了它便是,与狐族结亲与否,与我亡了它狐族何干”

颜幽盖头扯下,破门而出。

  大红喜袍下,原来自己从不曾细瞧,凌厉的霜眉,清亮的紫眸,高挺的鼻梁,饱满红润的双唇,眼前之人,潋滟芳华,好一个美貌夫君,洞房花烛夜,屠了它满门。

  “大哥可知春宵一刻值千金,再迟,阿九怕是要怪罪为夫了”转身只将颜幽凌空抱起,掌风劈下,门闭。

  “阿九是要谋杀亲夫,嗯?”离夜正想着颜幽如何发作。

  “来人,将人带来”

颜幽被压在榻上,努力挣扎,却是徒劳。幽蓝的双眸狠狠地瞪着眼前这熟悉而又无比陌生的人。

  “为夫体恤阿九与大哥兄妹情深,如此良辰美景,自是少不了大哥前来共赏”

颜幽狠狠地在离夜腕间咬下,直到喉间腥甜。

  “阿九还真是热情,为夫的滋味,可还喜欢”

  “卑鄙”

离夜只得用吻让其安静下来,强悍并不粗暴,颜幽却只觉得恶心。

  “为夫以为,阿九自是喜欢为夫此般待你,离夜粗鄙,但也听闻,九尾白狐一族,极阴之体,若是作为药鼎,与之双修,对于增益修为自是极好的,阿九果真此般不情不愿,为夫亦不再勉强。”

  少顷,颜默被带至离影宫。迫其跪坐在地。颜幽欲上前,奈何被离夜点了穴道,半点亦动弹不得。

  离夜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颜默。

  “大哥之颜色,较颜幽并未逊色几分。大胆刁奴谁给你们的狗胆竟敢此般对待本皇子之爱妃至亲哥哥”未及逼近颜默,颜幽已然崩溃失声。

  “不要”

离夜只当是没有听见一般。

  “阿离,求你,我愿意……”

离夜嘴角挂着一个邪魅的笑。至榻前,解开穴道。

  “阿九莫不是醋了,为夫自然最是疼你。”芙蓉帐落。大红喜袍粗暴地扯碎,尽落满地。连亲吻离夜亦不再施舍。鲜血粘腻地滑落至腿根,离夜并没有心疼半分。颜幽一滴泪流不出,半点声响亦发不出,哀莫大于心死。只如死鱼一般,离夜终于失了乐趣。

  这一夜,颜幽只觉得身心俱残,万劫不复。同样心死的还有颜默,亲眼目睹自己心头上宠爱至极的妹妹被迫承欢,却无能为力。离夜,颜默若得以苟活,必让你血债血偿,生生世世不得安生。

  三日后,天君大怒,魔族对狐族灭门之祸,以鸿钧老祖为首的诸先天大能者,于须弥山下会战沧溟魔教,共破诛仙剑阵。

  “父尊,如今之计,不如将二弟交出,方保我魔族无虞”

沧溟望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竟不及二儿子离夜万分之一。天君若真体恤狐族,为何鸟族,兽族征讨之时未帮衬一二,如今却表现其天理昭然,怕是对魔族存有诛心非一日之功。如今诛仙阵冲破封印,正是一举歼灭之时机。

  “罢了,你且先退下,本尊自由打算”

  “渊儿,本尊既负了你,自不会再负我们的儿子,本尊闯下的祸事,本尊自会抵偿”

  离影宫内,难得离夜片刻温存,细密缱绻的吻,使得颜幽竟有片刻情动,不禁薄唇轻起,任其亲密纠缠,颜幽的心不禁化作了水,放下防备,彻底软了下来。只觉得一阵酥麻,泛着凉意,浑身不禁泛起一层细小的疙瘩,而后被离夜吻住。

  终于忍不住难耐的呻吟……离夜自感身下之人已然温软一片,诱人无比。身影交叠,红烛摇曳,情动的颜幽爬满红晕,性感撩人。离夜忍不住一遍遍亲吻着。

  “阿九,唤我名字”离夜的声音里竟带着几分哀求。

  “阿离”

离夜只觉得,不知何时,自己对颜幽的情,早已不受控制。只是再没有机会,对她表明。肆意也好,私欲也罢,这一次,拥有你,你的人,你的心,便只能有我离夜一人。颜幽只觉得一阵暖流渗入至经脉,心间一颤。只以为是情之所至。

  “阿九”离夜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引人心疼。

  “我在”颜幽本能地回应着离夜予取予夺的热情。

  “阿九”

  “我在呢”直至天亮,几番云雨巫山,怀中人已然睡梦沉沉。离夜起身赶往诛仙剑阵。沧溟赶来阻止不及,离夜已有以身殉阵之心。沧溟只得拼修为闯入阵中,幻出真身护住离夜。不时,诛仙阵破,沧溟陨落。众天降向魔族发起猛攻。离夜端直跪下。

  “一切罪孽屠戮,皆我离夜一人所为,与魔族无干,愿天君明见,离夜甘愿领罚”

天君思虑再三,沧溟已死,苍生无辜。其长子云升又是个不成器的,只要将离夜除去,魔族便是后继无人,再收拾怕是不难。

  “上天有好生之德,深感其诚,念苍生无辜,遂赐魔族二子离夜雷刑,风,雨二神监刑,雷,电二神立即执行”一道道惊雷劈下,颜幽惊醒,榻上哪里还有离夜踪影。猛然喉间腥甜,一口鲜血喷涌,五脏尽碎,疼痛非常。

  “阿离”颜幽匆忙起身,被颜默拦住了去路。

  “大哥,是不是阿离,他在哪里”

颜默只将颜幽圈在怀里。

  “小九,哥哥带你回青桐”

颜幽一把将人推开。

  “大哥,阿离在哪里”一双幽蓝的双眸已血染了红色。

  “小九,这是他罪有应得,为兄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你又何苦这般”

颜幽飞身赶往天河。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已然过半。颜幽将人揽在怀里,哪里还有半点生气。若是雷刑全部劈下,便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夫君,余下的刑罚,妾身帮你受了”

雷电二神一惊。

  “公主此般行事怕是不妥”

颜幽自知,掌风化作利刃劈下,一尾断。

  “九尾狐,一尾便是性命一生,吾今以吾命换夫君轮回,望神君成全”断尾如挖心,只是颜幽早已没有心了,竟不知痛是什么滋味,三十六道天雷劈下。一袭白衣已染作一身大红。大师兄君落与颜默赶到之时,只见颜幽浑身猩红,一尾断,怀抱着离夜。

  “夫君,不怕,妾身亲自送你入轮回”

颜默欲阻止却不及。

  奈何桥边

  “公主,且送至此”孟姑舀一芳泉水至离夜,离夜端起忘川之水,回身。

  一只通体被染成红色的八尾灵狐,一双幽蓝的美眸流着血色的泪。

  颜幽只见眼前之人,一袭红衣,潋滟紫瞳,如大婚之日,妖艳璨目。

  三生石上,颜幽奋力刻上两个人的名字,

  离夜,颜幽。

  “我的阿九,爱我,恨我,亦不可忘了我”转身一饮而尽。黄泉海上仿佛听到阿娘的声音。

  “离儿,此生勿恨,勿怨,唯有爱”

  “妾在上,君在下,妾身惟愿夫君来世无魔,无怨,亦无恨,唯爱,颜幽生生世世不负君,不相忘……”

  三生石上,因系由谁牵?千里追忆,千回梦断,知雨道无言。醉夜烛台,殇碎谁得见?满杯寄月,满腔舒酬,天涯篱花间。朝晨风云,相知却无缘?一江春水,一缕愁渊,鲮乐上桑田。沧海心波,澜心共明天。

伊故倾城
作者的话

可记得,那年黄泉决杀,身死情断,青鸟轻吟相伴……   九生九世,断尾相护,痴情相守,圆一场情劫圆满……    我是伊故倾城《妖孽师尊别撩我》希望大家喜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