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作者:张张爱吃肉  |  字数:2709  |  更新时间:2020-04-13 19:50:51 全文阅读

风呼呼地刮着,雨哗哗地下着。

街道上白白花的全是水,简直成了一条流淌的河,上面争先恐后地开放着无数的水花;远看,楼房和树木都是模模糊糊的。

风夹着雨星,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路上行人刚找到一个避雨之处,雨就劈劈啪啪地下了起来。雨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泼的一样。

就在这狂风暴雨的一天中C市著名的慈善家陆执远阖然长逝,享年六十三岁。

有人说陆执远是C市的一个传奇,他年少成名,初入股市便可以点石成金,自此一生荣华。

有人说陆执远出生名门,生来就具有与很多人一生都难以到达的起点,而且聪慧过人,20岁执掌陆家、30岁从政……一身荣光。

有人说陆执远为人阴狠毒辣,所有的荣耀背后都有白骨堆起。

有人说……

对于陆执远的贴身助手陈彦楚来说,他心中的陆执远是一个可怜人。虽然堆金如玉可是到了晚年连一个可以在身边陪着的人都没有。在他接替自己的父亲成为陆先生贴身助理的日子里,他总感觉陆先生没有生机。

听着窗外啪嗒啪嗒的雨声,陆执远转动着自己的轮椅到了落地窗的前面。他又再一次想起了与苏浅浅的初遇。

那一日也是暴雨天,可怜兮兮的少女抓住他的手求他救一救她。他向来不是好心人,那一日却突然心软的救了她……

“咳咳咳……”陆执远突然咳嗽了几声,身体被震的一颤一颤的,他被咳嗽声拉回了现实。

他多少年没有见到苏浅浅了啊,他想她现在应该过的不错吧!儿女齐全,丈夫疼爱。最起码过的比他好,他也不清楚自己有多长时间是靠回忆撑着走过了这么一天又一天。每天得过且过,浑浑噩噩。这么活着也不知道是为了和苏浅浅争一口气还是为了惩罚自己。

他有点累了呀,苏浅浅那个狠心薄情的女人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来看一看他,看一看C市的老朋友,他们都很想她呀!

陆执远的记忆突然回到了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那个时候苏浅浅的胆子大了很多,夜里尤其喜欢把自己冰冷的手脚放到他的身上。

某一天下起了鹅毛大雪苏浅浅非缠着他,让他陪一陪她。可是他还有工作不能陪她,小姑娘坐在沙发上闷闷的生气。他觉得自己最近太宠她了,需要晾一晾她,所以也没有哄她。他开车要离开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带文件了,让苏浅浅给他送下来,小姑娘嘟嘟嚷嚷的,他的语气也就有点重。

最后小姑娘还是下了楼,将文件交给他以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然后趁机把偷偷捏的雪球塞到了他的领子里。他怒气顿生,可是看到小姑娘得逞后的坏笑后所有的怒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陆执远还是在离开前恶狠狠的威胁了苏浅浅一句“等我回来再收拾你。”然而在开车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趴在方向盘上发出低沉的笑声,胆子肥了......

感觉周围的温度有点低,他有点冷了。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意识有一点模糊,他仿佛听到了苏浅浅的声音,他听见苏浅浅说:陆执远,执尔之手,与尔偕老。

心里骂了一句小骗子,然后陆执远又一次想他是否在他的遗嘱中说了要把自己火化,将骨灰撒入大海。

他要漂洋过海去寻找苏浅浅,自己一个人真的太累,他想要看看她,看看她是否安富尊荣,是否良辰美景,是否子孙满堂,是否白头相守。

陆执远确认了自己的确在遗嘱中写了这一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狂风暴雨的一天中C市著名的慈善家陆执远阖然长逝,享年六十三岁。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偶然一声鱼跃,冲破江夜的寂静,接着又陷入无边的静谧。

C市,在涪江路和珠江路的十字路口处一辆劳斯莱斯和一辆货车相撞,劳斯莱斯被货车撞击当场翻滚了两圈,劳斯莱斯的驾驶人意识不清,立马被送往了医院,货车的前面撞毁严重司机当场死亡。据悉劳斯莱斯的驾驶者是C市名门陆家的长孙陆执远。

C市人民医院

“请注意避让,病人需要急救……”救护人员推着陆执远火速赶往手术室。

与此同时陆家人也火速赶到医院来,手术室外陆执远的母亲温初抱着陆执远的父亲陆晨松痛哭不止:"怎么办,阿远要是出了事情,我们该怎么办?阿远是不是被人害的……怎么办……晨松我们只有阿远一个孩子……"

陆晨松假装镇定的安慰着温初:"温初,阿远会没有事情的,你忘了吗?我们平时做了那么多善事,上天是会眷顾我们的……"他说着眼眶也禁不住红了,手术室里面躺着的是他陆晨松唯一的儿子啊,他儿子如果出了事,他和温初该如何......

陆晨松看着挤满医院走廊的陆家人,觉得心寒不已。

陆晨松想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很悲伤,但是有的人眼里的喜悦却掩盖不住。又有多少人是真的替执远伤心呢?豪门贵胄之家,岂有不善权谋之术之人,执远的这次车祸会不会和这屋子里面的人有关系呢?

手术室的的门打开了,陆执远的执刀医生走了出来,陆家人一下子全都围了上去"医生怎么样?"

医生知道这个病人情况的特殊,他看着围上来的一群人说:"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从业这么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重伤到这种程度还能抢救回来的人,陆家公子吉人自有天照,大家安心吧。"

听了医生的话,温初双手合在一起,泪激动得流了下来:“感谢上天,感谢上天。”

当晚陆执远就被护士从手术室,推到了重症监护室。

陆晨松给陆家现在的当家人也就是他的父亲陆军禄打了一个电话,是老爷子身边的管家接的,管家告诉陆晨松“陆先生已经睡下了,先生说如果执远没有被救回来,那就是他没有接管陆家的命,让您不必为了一个死去的陆家人而伤害一个家族的感情,如果执远醒来了,让他好好养伤,以后做人做事皆要谨小慎微。”

陆晨松听着心寒,他相信这就是老爷子原话,作为陆家的当家人也许老爷子说得负责,但是作为一个爷爷,老爷子的话太让人伤心了。他以为老爷子如此用心的培养执远,哪怕就是养了小宠物在身边这么多年也该多少有点感情。但是似乎利益面前的感情,实在太微不足道。

世上没有永远的忠诚,只有不足的筹码。

想到这些陆晨松无奈的笑了,老爷子不就是嫌弃他的优柔寡断吗?哎,他不明白作为一个家族的掌权人难道做到冷血,唯利是图就是好的吗?

陆执远感觉到周围乱哄哄的,他拼尽全力想要睁开眼睛却睁不开。

陆执远觉得他好像听在了母亲的哭声,他有点怀念母亲的声音了,嫉恨却又让他贪求的声音。陆执远在自己的意识里挣扎了很长时间。

查房的护士看到了陆执远手突然动了一下,立马通知了陆家人。

虚无缥缈的灵魂在黑暗中飘荡、探索,终于在某一刻看见的光。

陆执远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他懵了,一屋子的陆家人。

陆执远突然反应过来他重生了?

一时间五味杂陈,陆执远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狠狠的掐了离自己最近,哭得最伤心的陆二的大腿。

“啊....."陆二痛得大叫

陆执远终于确定这不是上一世的梦,看着满屋子的陆家人,陆执远说:“诸位都散了吧,我想歇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