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当Boss回档之后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奇怪的新人
作者:糖在雪下寻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20-03-30 18:03:18 全文阅读

苏秦挥了挥手,“你看,这枚戒指是我用白桦木和凤凰的绒毛做的,非常的坚硬,与我的魔杖材质相同,一样可以辅助我施法。效果你也看到了,现在对付着用也还算是绰绰有余,不过之后我也不知道了。”

  拉斐尔抓住苏秦的手扣住,细细的查看苏秦的魔法戒指。

  “是很不错。”拉斐尔抬起头看苏秦的眼睛,“很漂亮。”

  苏秦红着脸很不自在的抽回手,转身去试新得到的魔法袍。

  “肩宽了一点,袖子长了点。”苏秦对着镜子看看,“不过不要紧,一身黑,啥都看不出来。”

  巫师袍在制作的时候就加入了魔法,避水避火避风,还有伸缩口袋能放下万物。苏秦身上这件,是特别定制的,原本的半身披风加长了,行走坐落间,更显气势。

  苏秦在镜子前转了个圈,满意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装束,一边整理衣物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说起来我长这么大,还没和其他的不熟悉的男性共用一个房间过,就是西卡,也是被我赶到外面去守夜的。”

  “那我帮你守夜。”

  苏秦整理好衣领子,“那不必了吧。让你堂堂的大天使长给我守夜,我可是担待不起啊。对了,你了解我了解的怎么清楚,是不是监视我很久了?”

  拉斐尔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书转移话题,“其实我就要离开了。”

  “啊,你就要走啦?”苏秦转过身,装作恋恋不舍的看着拉斐尔,“好吧,谁叫你是炽天使长呢?你去忙吧,这里的事情我会继续去查的。”

  拉斐尔对苏秦恨不放心,“你一个人要小心点。别遇上事情就想着往前冲,有时候太过引人注目反倒对自己不利。”

  苏秦不在意的摆摆手,“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还是爱操心是你们天使的共同属性?一个两个的,恨不得时时刻刻看着我们。”

  拉斐尔放下手里的书,“我给你留了两本书,一本记了各种魔药配方,一本记载了各种魔咒和诅咒。你用的时候小心点。”

  苏秦蹦蹦跳跳的跳到拉斐尔的身边,“真的吗?快把书给我看看!”

  拉斐尔把两卷羊皮卷交给苏秦,很不放心的反复叮嘱,“你要知道,这里面记载的内容都具有强大的危险性。如果你使用不当, 你也会受伤的。”

  苏秦先把其中一卷羊皮卷塞到巫师袍的魔法口袋里,再迫不及待的把剩下的羊皮卷上绑着的金线拆了,小心的摊开来。被施过魔法的羊皮卷化为光点,漂浮在半空中,组成一个个艰涩难懂的字符。

  苏秦完全沉浸在了里面:“这个太棒了。什么配方都有,操作也很方便 ,和魔法星盘一样。怎么转都可以看。......谢谢你,拉斐尔。拉斐尔?”

  苏秦转身,刚刚还倚在窗边的天使已经不知去向,窗户半开半合的,窗台稳稳当当的接住了一片发着圣光的羽毛。

  苏秦慢慢走到窗边,捡起那片羽毛,支着下巴细细端详了好一会,用羽毛轻轻的扫做脸颊和手背,酥酥痒痒的。

  西卡摸摸下巴,面对审判所负责人的审问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当然没有,苏秦怎么可能又用了黑魔法。她也没有对我使用黑魔法。我和苏秦的交情你们都是知道的,我们曾经一起学习了占卜术和占星术。虽然我学的比她好太多了,但是她能支配的魔力也比我强太多了,我们犯不着互相得罪。”

  “你是在为她开脱。”

  西卡微微前倾身体,“我没有在说谎,除非韩韶先生你能证明我在说谎。要不然我会向协会举报,你试图依照个人猜想送一个刚刚失去了亲人,孤苦伶仃的小女孩进监禁室,这是你韩韶的失职。”

  韩韶无可奈何地放西卡离开了,在西卡即将踏出审讯室的时候,韩韶慢慢的开口,“我比你们任何人都不希望苏秦出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苏秦真的是出自麻瓜家庭,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魔力,又为什么会有黑魔法的天赋。”

  “什么意思?”

  “戏命师,用你聪明的脑袋好好想想吧!”

  协会在便民大厅外面搭起一个巨大的帐篷,还用附上了魔法的警戒线拉出一大块的空地。

  樊冠拿着一张申请表,指着上面的条条框框,“申请表上不要打钩或是打叉,直接写yes or no就可以了。一定要三个人同时审核,一人看天赋,一人看心性,一人看实力,尤其是魔咒和占卜着两类。至于道法那边,余霜你们自己看着办,你们道观是有自己的辩人方法。”

  “知道了。”

  樊冠一挥魔杖,帐篷的帘子被打开,同时从顶上洒下无数细密的小光线,照亮了整个帐篷,“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

  整个帐篷内部被分为前后两个区块,前面是初审,由年轻但才华出众,在相应领域的佼佼者担任核审员,后面是终审,由招新办公室和德高望重的巫师和老道组成。

  苏秦被分到了占卜那组,虽然她的魔药和魔咒更好点,但是他们一致决定让一名黑巫师来参加核审不是什么好事,苏秦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占卜那组吧。

  苏秦慢慢悠悠的翻着书,面前摊着一本笔记本。

  “还在学习呢?”西卡伸长脖子看了过去,“菇类的提取和应用。我之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好学?”

  苏秦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喝了一口,瞪了西卡一眼,“因为你瞎。”

  西卡枕着双手往后仰,“我能不知道你吗?还不是要去考魔药师的高级职称啊。今年来的人可真少啊。”

  “说的好像往年的人就多了一样。”苏秦看了看其他三组,“学魔药吧,可以熬制出各种神奇的汤剂,学得好,肉白骨活死人轻轻松松。学魔咒吧,白魔法防御,青魔法操控元素黑魔法攻击力强大。学道法吧,修身养性,防止自己被戾气侵害,延年益寿。说来说去,占卜好像最没用了。难怪人少。”

  一旁的乐岩眯起眼,“占卜要小心谨慎,细心严谨。天命所向,星轨之意,全靠我们的解读。我们这课,最靠天赋了。有时候就是师傅也不得不承认,有天赋和没天赋,在占卜上可以到达的成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西卡耸耸肩,“算了,我们就看看戏吧,这两天,估计我们不会有什么事。”

  每个区域都施加了静音咒,他们的话没一丝漏出去的。

  苏秦点点头,低下头继续看书。

  一位家长拉着一个男孩子走到他们这组“你们好。请问,这里是审核占卜师资格的地方吗?”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苏秦收起了书,乐岩睁开了眼,西卡坐直了背。

  西卡清了清喉咙后开口,“不算是。我们只招收最具有占卜天赋的人。”

  那名女士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段话,“你们看看我儿子可以吗?他平时说什么话都会灵验。比如说之前他说会下雨,本来还好好的天气瞬间就阴了下来,我连被子都来不及收拾,还有花啊草啊的,全都淋湿了……”

  “打住。我们不能只靠您的描述简单的下断论。现在请您先离开,我们要和这位小先生单独聊聊。”

  女士连连点头,拍拍他儿子的肩叮嘱道,“好好好。没问题。博易啊,这几位都是有名的占卜大师,他们问什么,你就好好的回答。妈妈到外面等你。”

  西卡让苏秦设下结界,而乐岩悄无声息的把苏秦的能量覆盖掉了。

  苏秦把自己的杯子展示给他看,“贝博易,展示下你的能力。比如说,把这杯热茶变凉。”

  贝博易推了推眼镜,“杯子的可乐好像本来就是凉的。”

  苏秦抱着手臂,“那就先把它变热,再把它变凉。”

  “那我试试。”

  西卡直接拿走了那个保温杯,打开了看了看,“呦,加了冰块的肥宅快乐水。你是来度假还是来做审核员的?”

  “适当的娱乐必不可少。”

  贝博易盯着那个保温杯,“这杯冰可乐,会先变热再变凉。”

  苏秦看了看杯子,杯子里的可乐没有任何的变化。苏秦没有移开眼,谨慎的注视着那杯水,"好像没有变化啊?"

  “耐心等待。”西卡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面包,撕开包装塞进苏秦的嘴巴里,“少说两句吧你。”

  苏秦很不服气的把半个面包掏出来。不得不说,这种法式小面包是真的好吃,软绵绵的带着浓郁的奶香,一口咬下去不要太满足啊。

  “变热了。”乐岩把手放到杯口,热气上升,遇到冰凉的手掌凝结成水珠,“有点东西。”

  西卡摸摸下巴,“你们别忘了言灵还有一个标志。贝博易,你能看到我身边环绕的线吗?”

  贝博易眯起眼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最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西卡摇摇头,“他看不到命线,应该不算是言灵,年龄也太大了。或许他真的只是单纯的意念强大呢?”

  “意念强大到可以控制温度吗?”苏秦白了西卡一眼,“别瞎说,就是我们都不能光靠意念就控制液体的温度好吗?”

  乐言摸摸鼻子,“这个,我或许可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