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当Boss回档之后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泪水
作者:糖在雪下寻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0-04-01 15:25:21 全文阅读

苏秦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西卡也点点头,手里暗暗的攥紧了莹星线。

  “苏秦,给她道歉。”丽丽转身,抓着苏秦的手就把她的魔法戒指给取了下来,丢在地上抽出魔杖直接给毁了,“这件事是你先动的手,你得道歉。”

  苏秦死死的盯着姜茜茜,双手握拳,指节发白,嘴唇不断的颤抖着,看上去十分的不情愿。姜茜茜抱着胸,眯起眼,“哼,一个道歉啊,我可不接受。她可是差点杀了我,你们一个道歉就想打发我了。”

  “我可没说要和你道歉。”苏秦勾出一抹讥笑,“会长好。”

  其他人都齐齐开口,“会长好。”

  一名身披红色的巫师袍的女巫师落在丽丽的身边。来人烫了一头大波浪,还染成了红色,眉尾锋利,睫毛又密又长,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妆容妖冶且极具侵略性,巫师袍是半袖款式,露出的一截雪白皓臂上还纹了一朵极为妖冶的盛开的玫瑰花,左手的手腕上带着一串红宝石手链。她只是扫了四周一眼,差不多就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苏秦!你又给我惹事了是不是?”雪莉尔·惠特曼踩着高跟鞋比苏秦高出了足足半米,“你还是不能控制你那个死倔脾气的话,我只能没收你的魔法戒指了。”

  苏秦无奈的举起手,给她展示了自己光秃秃的双手,“非常抱歉啊,惠特曼会长,在你来之前,我的老师已经把我的戒指给毁了。喏,你脚边还残存着一小块的白桦木碎片。”

  雪莉尔·惠特曼叹了口气,“丽丽你终于没有一昧的袒护着这个孽徒了。”丽丽看了她一眼,“我从来没有袒护过我的学生。我觉得我有足够的公正。”

  会长用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尖利指甲掐了掐丽丽的耳垂,“你的公正不可置疑。但是你是不是对你的苏秦过于宠溺了。我长途跋涉回来,可不是为了给你们解决这种矛盾的。我开会回来,是有三个消息要宣布。”她抽出魔杖一挥,一个静音咒遍布全场。

  “第一,异能者编入安全局,安全局不归属超自然协会管辖。超自然协会和安全局为平行组织,异能者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加入。第二,黑巫师的所有档案封闭,手记权限提升到最高。苏秦,你得去确认好自己的档案和有所有权的资料。第三,第三条不方便公开,我们召开内部会议的时候再宣布。”

  不管人群引发了什么样的躁动,会长只是冷冷的一挥魔杖,再次放大了自己的声音,“接下来的异能者登记会交由政府负责,相关文件会在不久后放出,你们自己注意。超自然协会的会员们,现在可以回去休息了,下午我们开会。”

  苏秦皱起眉,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单独点名。西卡看看苏秦,硬是把她拉走了。

  “等下,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吗?”姜茜茜身后聚集了一小伙人,他们一同拦住了苏秦离去的脚步,“你得向我道歉!”

  “道歉?你在开玩笑吗?”苏秦还想冲上去,“别以为我没了魔法戒指就奈何不了你了!”

  会长在苏秦就要触碰到姜茜茜的时候一挥魔杖,“好了,让闹剧结束吧!”苏秦和姜茜茜被瞬间出现的绳索捆了个结结实实,“姑娘们,私下斗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如果你们有矛盾,就摆到决斗台上去解决,好吗?”

  苏秦歪着头,“好啊,我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她敢不敢了?”

  姜茜茜一双杏眼死死的瞪着苏秦,“我凭什么不敢?决斗台上,我就是杀了你,别人也说不了什么。”

  西卡捂着苏秦嘴不让她说话,瞪着姜茜茜说道,“我希望你到了决斗台上,嘴巴也能像现在这么硬。”苏秦恨不得现在就和姜茜茜进行决斗。永远的堵上姜茜茜的嘴。西卡又劝苏秦,“你现在赤手空拳的,还不是她的对手。先走。”

  苏秦被西卡半拉半拽的走了,她走的时候还不情不愿的,嘴里嘟囔着,“你不是还有莹星线吗?借我用用效果一样。”

  西卡在苏秦头上敲了一个爆栗,“一样个头啊一样。你的杀孽,别扯上我。午饭到我家吃,我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

  西卡也屯了不少物资,苏秦美美的蹭了一顿午饭。西卡问苏秦,“你手里的物资应该不比我少啊?你怎么还老是去食堂?”苏秦解释道,“其实我不是不会做饭,只是懒得做。”

  苏秦翻翻西卡的冰箱,从里面掏出一瓶可乐摇了摇,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苏秦你又喝可乐!今天你都喝多少了?”西卡冲过来,夺下那瓶可乐,“可乐的成产线肯定不在优先恢复生产的名单上,这好东西,可是喝一瓶少一瓶呢。”苏秦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西卡从书架上拿了本子和笔,“走吧,一会就开会了。”

  等苏秦和西卡到的时候,会议室已经有一半的位置上坐满了人。两个人挑了个前排的位置坐下,一边闲聊一边等着会议的开始。

  “也不知道今天开会讲什么,要多久。上次开全体会议,总共就讲了不到十句话就散会了。”

  “我就简单的讲两句。是真的就讲两句。如果那些麻瓜领导也能这样干脆利落就好了,但是......”

  两人闲聊间,雪莉尔·惠特曼已经如一阵风似的旋上了讲台。

  会长挥动魔杖降下一个禁言咒,“好了,大家安静下!我接下来要说一件事,全体起立!”

  大家全都站了起来,乌压压的一群仿若一片乌云。

  “我们的好朋友们,研习黑魔法的黑巫师们,因为黑巫师们的年度集会,在从大洋彼岸回来的路上,因为一股的神秘力量,导致他们在移动的途中,失去了方向,大半数已经殒身。他们虽然研习黑魔法,却也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兄弟。让我们为他们默哀三分钟。”

  苏秦瞪大了眼,嘴唇不住的嗡动,西卡用余光一撇,果不其然苏秦的眼角已经蓄满了泪水。西卡抬起手拦过苏秦的肩,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体上。

  苏秦的泪水很快就打湿了西卡大片的衣裳。丽丽也走到苏秦边上,握住了苏秦的手,“苏秦,节哀。”

  苏秦点点头,死咬着下唇不肯哭出声。沉默的三分钟过去,黑云落下,但环绕在人们心头的悲哀始终没有消失。

  会长叹了口气,“现在我国只剩下不到三十位的黑巫师。那些遭遇不幸的黑巫师的遗产继承会在稍后公开进行。而我们协会本就少有黑巫师,而现在只剩下了韩韶和苏秦两位黑巫师。按照魔力和天赋顺序,我决定,相关资源优先向苏秦倾斜。”

  “第二件事,我们为大家重新定制了巫师服装,材质更加结实,同时可以避火避水还能抵挡住大部分的元素攻击。”会长魔杖一挥,众人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包裹。

  “第三件事情是,经过十一位会长的协商,将归还苏秦的魔法道具,同时重新启动苏秦之前被勒令停止的研究。亡灵术法的相关资料保密级别上升至最高,除了少数之前有研究涉猎的巫师外,不再向任何巫师和麻瓜开放。”

  苏秦双眼布满了血丝,面上丝毫不见重新拿回魔杖的愉悦。

  苏秦压低了声音哭泣,“我宁可不要魔杖,也不要重新开始研究,我只想师父和师兄们回来。”“可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已经回不来了。”

  丽丽在一旁叮嘱道,“接下来,你得重新开始研究之前的那些术法了。”

  苏秦点点头,“我会的。过几天我重新开始,不会耽误的。”

  西卡拍拍苏秦的背,“上面没有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亡灵术法上,让你重新研究,不过是为了多一条退路而已。你还有什么家人在吗?散了会就去看看,你的魔杖和魔药都拿回来了,想日行千里也不是难事。”

  “嗯。我想去看看我外婆。她老人家年纪大,大舅舅和小舅舅家虽然近,但怕他们自己也是苦苦挣扎,照顾老人家力不从心。如果可以,我想先安顿好外婆。”

  “嗯。要我陪你一起去,再装一次你男朋友吗?”

  苏秦摇摇头,“不用了。我能平安的回到外婆她老人家身边,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好吧。你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吗?”西卡往苏秦手里塞了一瓶水,“我担心你,万一你也出事了。”丽丽在一旁点点头,“是啊,苏秦,让西卡陪你去吧。不然老师不放心。”

  苏秦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接受了这个提议。

  此时,会长在上面宣读了一连串的遗产清单,苏秦听到最后也没听到自己师父和师兄弟的名字。苏秦惊讶的抬起头。会长放下名单,看向苏秦,“苏秦,虽然你的师父和师兄弟不在名单上,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不能确定他们的位置和状态。你最好还是做个最坏的打算。”

  苏秦擦干泪水,点点头,“我相信,他们会没事的。他喵的,还骗我眼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