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六章 房子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276  |  更新时间:2020-06-16 09:58:20 全文阅读

裴清霏的指甲掐进周一的手臂,隐约能看到指甲下红色的血印。

  “我去……,赖老头,抓紧点,疼死我了。”

  “你疼什么啊?又不是给你上药。”

  “你抬头看看……”

  赖老头一直低头专心给裴清霏脚踝涂抹着药水,没有看到裴清霏此时正死死的抓着周一的手臂。

  “可,可以了。唉,大丈夫,忍一忍,小事。”

  赖老头收起瓶瓶罐罐,缓缓起身,转身走向药柜。裴清霏抓着周一的那只手也逐渐松开,表情渐渐恢复平静。周一迅速抽出自己“负伤”的手臂,隐约还能看到几条血印。

  “我去……赖老头,她咋样了?”周一跟在赖老头身后,痛苦的轻轻抚摸着自己被抓出指甲印的手臂,又转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又冷着一张脸的裴清霏。

  “唉,没事,就扭了一下,擦破点皮,消了毒涂了药水,可能十天半个月还走不了,得瘸着了。”

  “这……听起来也不像没事的吧……”

  “你通知她父母了吗?”

  “哦,对!还没呢!”

  “赶紧叫她父母来接,都七点了,人家女孩子家家的,父母该担心了。”

  “对对对,赖老头你手机借我。”

  “拿去吧,桌子上呢。得快点,我一会还得去喝酒呢,别耽误我正事啊!”赖老头一本正经的说到。

  周一白了白赖老头。但是他却未曾转头看到周一的白眼,依旧在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药柜。

  “裴清霏,赶紧联系一下你父母吧,这么晚了,你爹妈该担心了。”说罢,周一便把手中的电话递向坐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的裴清霏。

  裴清霏一顿,依旧低着头,仿佛没有听到周一的声音一般。

  “裴清霏?”

  周一继续问到。

  ……

  裴清霏缓缓抬头,瞥了一眼周一,随后缓缓的丢出一句话:

  “我没有父母。”

  “啊?”这五个字,从她嘴中好像很轻松就脱口而出,对于周一却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不是,可我……”周一欲言又止,此时气氛空前凝固。

  “药费多少?”

  “啊,没事,赖老头和我爸是至交,不收钱的。”

  “谢谢赖医生。那,我先走了。”说罢,裴清霏从口袋中掏出几张大额纸币放在桌上,便打算起身。

  “唉,你现在自己不能下地。”周一看呆了裴清霏从口袋中随意就掏出数张大额纸币一举动,但是很快缓过神来,赶忙搀扶着正要起身的裴清霏,而此时赖老头也从药柜漫步走来。

  “怎么了,打好电话没?呦!这么着急走呢”

  周一冲赖老头眨了眨眼,随后马上说道:“那个,赖老头,我先带她回去吧,电话放你桌上了,你去喝酒吧。”说罢,便赶紧跟上了正一瘸一瘸向外走去的裴清霏,跟在一旁想搀扶着。

  “唉,不是,咋了周一?”赖老头见此情形,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话音还未落,周一的背影就消失在诊所白色门框外的转角处了。他呆呆的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良久,无奈的摇了摇头。可一转头的瞬间,映入眼帘的就是桌面上那几张大额纸币,他目瞪口呆,瞪大了眼睛走向前,拿起那几张纸币。

  “唉呀,这……”赖老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数张纸币,一下子尽然不知所措起来……

  室外已经彻底天黑了,不再有晚霞黄昏,不再有归鸟回巢,有的只是街上的人山人海。

  “哎,裴清霏,你最好慢点。”周一在一旁紧紧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裴清霏。

  “你家在哪里啊?离这里近吗?”

  裴清霏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一旁的周一,紧接说道:“我打车回去就好,你不用陪我了,赶紧回去吧,今晚谢谢你了。”

  “你别闹了,就你这样,旁边要是没人走路都费劲。”

  裴清霏白了一眼一旁的周一,正打算反驳,可话音未起,出租车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我送你回去吧,走吧”说罢,周一便拉开车门,裴清霏略显无奈的闭上了双眼,随后还是在周一的搀扶下上了车。

  城市的夜晚,总是伴随着灯红酒绿,和一声声尖锐的喇叭在公路上一齐奏响,长鸣不断。出租车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拐了两个弯便在一栋二层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周一倚靠在车窗上,呆呆的看着面前这栋精致的古典别墅出了神,裴清霏从上衣口袋抽出纸币递给司机,随后便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周一听到另一头车门打开的声音,才马上晃过神来,转头看向一旁准备下车的裴清霏,他赶忙下车,绕了半圈走到裴清霏那边的车门一侧,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此时艰难起身的裴清霏,出租车随后也缓缓开走,消失在小路另一头的转角处。

  “你家,好像没人。”周一指了指眼前这栋漆黑的建筑,转头看向裴清霏柔声问道。

  “恩。”

  “那我,要不要扶你进去?”

  “不用,谢谢,我自己进去就行。”

  说罢,便要甩开周一那只一直搀扶着她的手。周一松开,裴清霏刚要往前迈出步子,身体便失去平衡,左右摇摆起来,周一马上一个大步,上前紧忙扶稳快要摔倒的裴清霏。

  “你这……好像,不太行。”

  “……”

  “反正你家没人,我扶你进去吧。”周一撇了撇眼前一直低着头的裴清霏,抬头看向面前这栋被漆黑笼罩的别墅。

  周一第一次踩上裴清霏家院子的石板,看着周围近乎原生态一般的绿化造景,竟忍不住想驻足欣赏一番。

  “唉,为什么你家附近这一片明明都是别墅,却好像都没有人家一样?乌漆嘛黑的一片一片。”

  裴清霏瞟了一眼周一,继续摸索着身上的钥匙准备开门。

  “在他们眼里,房子只是财产,不是家。”裴清霏推开大门,冷冷的说到。映入周一眼帘的,又再次让他瞠目结舌,纯白简约的地毯,极简的线条壁纸,木质的旋转楼梯,清一色的古典家具,纯正的北欧风格室内设计,极简的同时也不失典雅。

  “我的妈呀...”周一瞪大双眼,环顾着眼前的这桩豪宅...忽然,周一停下了欣赏脚下,在一堆碎片前怔住:碎片零星散落,玻璃碴子和陶瓷碎片交错重叠,点缀着餐厅的纯白色地砖。

  “这……”

  裴清霏撇了撇那堆碎片,迟钝了几秒,脸上表情有些迟疑,随后缓缓回应道:

  “不小心摔的。”

  “这可到处都是,这得多不小心啊?”

  裴清霏低头沉默未曾回应,空寂瞬间凝固,周一见状,急忙转移话题避开这尴尬的气氛。

  “啊,我扶你过去沙发上吧。”

  “恩。”

  待裴清霏坐下后,周一起身环顾室内四周。

  “哎,你家扫帚在哪?你就一只脚,我帮你把那扫了。”

  裴清霏一愣,看着眼前的周一正起身环顾,又看了看那一堆碎片。

  “没事,不用管。”

  裴清霏话音刚落,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紧接着,木制大门缓缓打开,走进一个满脸通红的中年大叔,一身正装,脖颈上戴着很粗的金项链,领带被随意拉扯,左手手臂上的金色手表在吊灯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然而低头拖鞋的一刻还能隐约看到已经有些谢顶了。

  “霏霏,家里来客人了啊。”

  话语中带着一些醉意,显然已经不是很清醒了。

  “嗯。”裴清霏看着突然回到家的父亲,不是喜悦和惊喜,尽然是下意识的紧缩着身子微微颤抖,好像想要逃避一般。

  周一面对突然出现的裴清霏父亲一时间也有些错愕。

  “你好叔叔。”

  “你好你好。坐吧,霏霏招待一下啊。”裴清霏父亲连头都没有抬,语气中也投出一股敷衍。

周一听后扬了扬眉,结结巴巴的回说道:“啊,裴清霏的脚受伤了,路上刚好碰到了,我就送她回来。”

  “哦!那可谢谢你了!霏霏没事吧?”大叔在旋梯面前停下脚不,随后转头将目光随意的瞟向裴清霏。

  “没事。”

  “那就好,今晚爸爸不回来住,爸爸要出差几天,回来拿下行李。”

  “嗯。”裴清霏和她父亲的表情中没有透出一丝情绪,这让一旁的周一看傻了眼,“妈呀,这都什么家庭环境啊!”周一默默心想,不由得感到一丝不自在。

  几分钟后,大叔提着行李箱踉踉跄跄的下了楼,脚下的木质楼梯被他踩得嘎吱嘎吱响。周一一直坐下客厅沙发上和裴清霏有的没的聊着,他想如果现在走难免有些不礼貌,好像急着要逃跑一样……

  “那个,霏霏啊,我留了些钱在你房间的桌子上,不够就自己去取,爸爸走了啊,一个人在家要自己照顾自己。”

  裴清霏连头都没有抬起,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低声应了一句好。

  周一听着他们父女两的对话再次目瞪口呆,这个裴清霏连回复自己父亲都是如此冷淡,怪不得在学校整天一副生人勿近的脸。

  “那个同学,好好坐啊,叔叔有事先走了。”

  “好的好的,叔叔再...”

  周一的话音未落,裴清霏父亲就旋动他们家大门的木质门把手,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大门后的一片漆黑中,“碰”的一声,门缝彻底合上了,只留下那巨响还回响在客厅之中。

  “那个,你爸爸说一个人在家?那你晚饭怎么办?你脚又这样了……”周一不敢问关于她家的一些私事,怕再次触及到雷区,毕竟富人家的家庭关系在电视剧中总是比较特殊,比如,你妈妈去哪了?

  “没事,我不饿。”

  裴清霏依旧埋着头,两只手不自然的到处在沙发坐垫上摸索着,声音好像已经有一丝丝的哽咽。

  “什么鬼啊,不吃饭还能不饿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