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八章 历史的耻辱柱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594  |  更新时间:2020-06-23 09:20:47 全文阅读

晚秋的清晨,天空还是刚蒙蒙亮的景像,四周空气中萦绕着一层薄雾,泛出一层别样的神秘。

  校门口是熙熙攘攘的学生,一片一片成群结队的通过校门。校门两侧有两片花圃,花圃中间栽种的是两颗铁树,铁树周围随意的用各色野花点缀着,虽是杂乱无章,却是秋季少有的生气。

  花圃和沿路的女贞树之间便是铺满青砖的走道。周一站在走道旁的一颗女贞树下,双手插在校服上衣口袋,随意的踢着道路两旁的小石子。

  “七点十分了。”他看了手上的电子表,独自暗暗说到,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校门。

  人群已经渐渐变少了。

  话音刚落不久,一辆橙色出租车缓缓停靠在周一面前。车门从里面打开了,车内那人先是移出右脚,悬空,紧随其后左脚探出车外,试探的够着脚下的黑色柏油马路。

  “我还以为你放我鸽子呢。”周一走上前,拖着她的手臂,搀扶着裴清霏下了车。

  “我自己能下。”

  “得了吧,你就别逞能了,再逞能我们得迟到了都。”出租车在他们身后缓缓驶离,引擎声也渐行渐远。裴清霏乌黑靓丽的秀发在周一身旁一直散发出沁人的芳香。

  “你还,真不戴帽子啊。”

  “你不也没戴吗。”裴清霏懒懒抬头,看着周一淡淡说到,随后又垂下了。

  “那我能和你一样吗,我辨识度那么低,又没几个人认识我。”周一目光四下散去,环顾四周。

  他注意到了,还是不断有几个人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毕竟,在学校里一直扶着一位异性实在太惹眼了。

  “辨识度?”裴清霏又微微抬头,目光撇向身旁的周一。周一迎着裴清霏疑惑的目光,视线扫过裴清霏全身,撇了撇裴清霏半悬着的右脚。

  “对啊。”

  “什么意思。”

  “就是,恩,唉,我要怎么委婉的说才能让你这种人理解呢。”

  “我哪种人?”裴清霏听后,脖颈微微往后缩了缩,呆呆的把自己全身打量了一遍。

  周一扬了扬眉,应付的说到。“哎,就是,夸你好看。”

  裴清霏看着四下张望的一脸紧张的周一,不由会心一笑。嘴角勾起美丽的弧度,双目犹如一泓清水,眉宇轻轻挑起,这张精致的脸庞原有的冷漠顿时烟消云散。她笑吟吟的问道:“你很怕周围人的目光,干嘛要帮我?”

  周一一愣,扭头刚好迎上了裴清霏投来的目光。

  “这问题你昨天不是问过了?”

  “哦。”

  “诶,说实话,你笑起来,就没那么骇人了。我还第一次看你笑呢。”周一看着裴清霏逐渐沉下的脚,嘴角也勾起一抹弧度。

  “骇人……”

  “对啊,冰着一张脸,把人都吓走了,可不是骇人。”周一笑吟吟的回应到。裴清霏又变回一开始那张冷漠脸,幽幽的白了一眼周一。

  嬉笑间,周一和裴清霏二人已经来到教室门口。周一搀扶着裴清霏,一瘸一瘸的走进教室,全班都还在打闹闲聊,周一他们坐在第一组,靠着走廊,胡雯也背对着他们身子向后在和苏晚柠聊得有说有笑。苏晚柠的眼睛都笑成了两道月牙,指间分开遮盖在自己的脸上,虚掩着大笑时露出的牙齿和可能扭曲的表情。

  “哎,周一,裴清霏,你们……”苏晚柠一愣,有些惊愕,表情逐渐凝固,右手食指指向门口的二人。胡雯奇怪的看着突然僵着脸的苏晚柠,顺着苏晚柠手指指的方向,看向门外,顿时大叫道:

  “我去。周一,你了不得,敢和我霏霏有肢体接触,还扶我霏霏。”胡雯转身,看到后眼前的一幕后,瞬间弹起。周一被她也吓得身子往后一缩,随后白了一眼表情夸张的胡雯。“你可拉到吧,别乱说。”后门陆陆续续还有些人走进教室,全班没注意注意到他们。裴清霏没有理会胡雯,默默走到自己靠墙的座位,安静的坐下。胡雯倒是注意到了裴清霏走回座位时的不对劲,打量着自己的同桌,最终目光停在了她打上绷带的右脚……

  “诶,霏霏,你脚……”

  “昨天不小心扭到了。”裴清霏淡淡的说道。胡雯撇了撇嘴,是眼神顿时散去灵气,语调也不在抑扬顿挫了,而是知道了八卦真相的失落。“哦,怪不得,我说怎么你和周一一起出现,他还扶着你呢。”

  “恩。”裴清霏没有接过她的八卦,依旧是冷冷的回应到。

  周一放下自己的书包,塞进自己桌肚子。“你怎么和裴清霏一起来的?”苏晚柠歪着脑袋,右手撑着脸,压低声音轻声说到。

  “哦,她脚受伤了,我来的路上碰到了,我总不能看着她一瘸一瘸的不帮她吧。”周一觉得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少说少点麻烦。

  苏晚柠缓缓转过脑袋瞥了眼裴清霏,“恩,也是。不过,你们平时都没什么交际,突然上去扶着人家,不尴尬吗?”周一眼神四下飘忽,咧了咧嘴。“不尴尬啊,你也知道,要是普通女生突然过去帮人家还会惹得一身臭,但是我们班谁把她当成普通女生啊……”

  “也是,她性格本来就比较孤僻。对了,你今天怎么比平常晚来?”苏晚柠翻弄着课本,随意的问到,最后一句话没有压低音量,用平常的语气说了出来。这句话让前排的胡雯马上转身,一双大眼睛又是炯炯有神,指着周一来回摇晃食指,嬉皮笑脸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来的时候他就杵在校门口不进来,今天英语测试成绩一个组要抓一个人分最低起来被批斗,他肯定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想逃课!”

  周一大翻一个白眼,右手倚在桌面上,手掌遮盖自己的前额,扭头偏向走廊一侧。胡雯看了他这幅样子,以为自己猜中了,兴奋的大笑着。

  “胡雯,上次他写的英语短句,是浮世三千那句,就是你昨天下午回家路上还一直重复的,老师还让他起来发言了,你觉得他的分会低吗?”苏晚柠在一旁,看着大笑的胡雯,轻声幽幽的说到。胡雯立马甩头看向一本正经的苏晚柠,表情逐渐凝固,刚刚张大的嘴巴正一圈一圈的逐渐缩小。“那,我不就是那个倒一了?”

  苏晚柠看见突然转头向着她变脸的胡雯,不由得身体往后一缩,:“我还以为,你自己能领悟,所以昨天晚上就没告诉你。”

  “完了完了,我要被钉在耻辱柱上了。”

  “别发愁了,说不定不是你呢。”苏晚柠摇了摇趴在桌子上的失去生气的胡雯。

  “别安慰我了,你的英语水平我懂,霏霏稳得和老司机一样,周一也不懂哪根筋接错了,碰到你们三个神仙,我死定了啦。”

  胡雯话音刚落,英语老师便从前门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沓英语作文纸,第一张作文纸上,已经出现了黑色和红色两种笔迹,显然是已经批改过了。

  “同学们,这是昨天大家上课写的作文,已经打好了分数,现在发下来,大家多看两遍,一定要将语法错误多看看。”说罢,便从其中抽出一小沓,递给了最前面的胡雯。

  第一张就是裴清霏的。“哇,霏霏,20分!”胡雯表情愈发夸张,嘴巴长得老大,还不停的左右摇头。周一和苏晚柠二人也被胡雯的声音吸引,都向胡雯手中的作文纸投来惊讶的目光。然而,裴清霏的脸上却未泛起一丝波动,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只是默默从胡雯手中接过作文纸。

  第二张是胡雯的。

  “17分。好像,还不低。”胡雯撅起嘴,举起自己的作文纸,对着窗台,迎着撒进教室的阳光。紧随其后,便把那剩下的那些作文纸传给了苏晚柠。周一靠过来,看着苏晚柠在那堆剩下的作文纸中翻找着他们两的那份。

  “周一你的。”苏晚柠翻出了周一的那张,递给了一旁一直焦急等待的周一。

  “苏晚柠……你……”周一接过自己的作文纸,却看都没看一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胡雯也好奇的转过头,看到了周一手上的作文纸。

  “啊,18分,果然还是我。”胡雯懊恼的撅了撅嘴,撇了眼周一,但是,她没有看到周一脸上嘚瑟或者兴奋的表情,相反,那是震惊。她很快注意到周一的眼睛在看着别处,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苏晚柠手中的那张作文纸,还有纸上的两个数字。

  16分。对的,这位品学兼优的班长作文被判了离题。

  “啊,死定了,我要当着全班的面被批斗了。”苏晚柠紧紧的揪着作文纸,纸面已经有快要被撕开的迹象,又缓缓松开,留下纸面上一层层褶皱。随后她整个人又瞬时萎靡下来,上半身犹如被扎破的气球,毫无生气的瘫倒在课桌上。苏晚柠眉毛紧锁,双目犹如死鱼眼一般,安静的看着自己手上褶皱的作文纸,连声音好像也带着哭腔一般。

  周围都是喧闹声,可此刻他们四人,却安静得出奇。周一和胡雯呆呆的看着苏晚柠手中的作文纸,而后二人对视了一眼,胡雯挤眉弄眼的示意着周一,想让他此时说些什么。而周一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苏晚柠换了个姿势,转而趴在自己的右手手臂上,裴清霏则和往常一般,还是一样对周围的事漠不关心。

  周一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犹如把一位声名显赫功勋卓绝的将军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供众人观赏。印象中,自从他和苏晚柠认识以来,苏晚柠在学校从未受过一点批评,成绩一直都是班级年段的前列。不管在老师还是同学眼中,都是切切实实让人肃然起敬的学霸,学校简直是她的天堂,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其实,如果是一名老教师,也许会看在是苏晚柠写的,尽量还是给高分,大不了会批注提醒一下,因为老教师心里都知道,学习好的学生在这方面,都有着诡异而强烈的自尊心,尽管只是一次小练的失误,也会影响到他们的信心和心态,久久不能忘记。这也是老师们心照不宣的约定。然而,年轻的Miss蔡自然不懂那么多,她一向都是不看名字改卷,刚刚开始自己教学生涯的她也没那么多教学经验。

  上课铃声敲响,胡雯默默转头。她也明白这对于苏晚柠来说意味着什么,自己明明逃过一劫,脸上却写满了担忧。

  周一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一直安静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苏晚柠,纯净的眼眸散发着温柔和忧愁,少年原本无忧无虑的脸颊却满是忧心忡忡。

  

饶舌笔人
作者的话

作品已经在走签约流程了,很快就会稳定更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收藏持续关注一下嗷~感谢相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