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十九章 女孩的心事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2972  |  更新时间:2020-07-20 09:20:34 全文阅读

  “不是,你脑回路,咋就那么清奇呢?”周一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歪着脑袋看着一脸好奇的裴清霏。

  “买东西,不要钱,那和去抢有什么区别?你是不是傻啊?”他接着说道。

  “那你,为什么把钱放回去了?”裴清霏窘住,低下头抓了抓后脑勺。

  “我说了我有啊,主要是那些东西都不贵,要是多了我还得还你,找来找去的,多麻烦是吧,而且咱们是朋友,如果很贵的话我付不起,我肯定也和你要,你家也不差钱……行了行了,别再讨论这么傻的话题了,下一个下一个。”周一温柔的笑着说道。

  裴清霏张张嘴没有说出话来,表情微变,低头把脸转了过去,看向那巨大的落地窗。

  朋友?这两个字对于裴清霏来说还是过于陌生,不过这两天的接触倒是让她和周一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进许多,她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未曾有过。

  太神奇了,一个人竟然说和自己是朋友,和自己这样一个怪人?裴清霏的思绪跳脱到很久以前……

  她父亲是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从小就有很多人不断的告诉她,她爸爸非常的有钱,非常的成功。她也长大了,虽然她刚刚甚至不知道一包速冻饺子多少钱,但是她知道这座巨大的别墅意味着什么,门口那些豪车意味着什么。但是在她还有记忆时,她就经常见不到父亲了,当然,也见不到母亲。她妈妈是当地的政府官员,她在家的天数,甚至比她爸爸还要少,两个这样不着家的人,怎么还会有感情呢?二人要么就是十天半个月不见,要么一见就是拌嘴,他们也累了,无心经营这场婚姻,在裴清霏七岁刚上一年级的时候就离婚了。他们甚至没有瞒着小裴清霏,法院把她判给了她父亲,她还印象深刻的记得,在法庭上,小裴清霏一点也没哭,一声也没哭。可能是因为她从小就没感受到过父爱母爱,只是瞪大眼睛看着爸爸将自己从一个陌生人手里抱过,然后看着面无表情的妈妈搭乘着政府的轿车离开法院大门口。

  其实裴清霏初中的时候是有个一起回家的同伴的,虽然只是在开学后的短短一周,很快她嫌裴清霏太无趣了,裴清霏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性格,所以她就又落单了。

  “对了,不开玩笑,下周要考试了,这一周都是复习,你怎么办?真不打算去了?”周一突然打断了裴清霏的沉思,一本正经的说道。

  裴清霏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周一,随即又是埋头看了看自己鼓肿的脚踝。她的睫毛很长,勾的弧度非常漂亮,衬托得眼睛炯炯有神。

  “不知道,一次考试而已。”

  “不不不,这次考试至关重要,你没听老吴说吗,这次考完试会调整座位,我听余生安说,老吴为了让那些家长闭嘴,会让成绩好的优先选座位,这样如果家长再提一些无理的要求,他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拒绝他们。”周一说道。

  裴清霏咧了咧嘴,“我不关心,坐哪都一样。”

  “真的假的,要是你被换到正中间,周围一堆人吵死你,哪里有像现在一样安静。”周一看着裴清霏那张无欲无求的脸,幽幽的说道。

  “你们现在也不安静。”

  裴清霏的话让周一顿时语塞,他尴尬的挠了挠头。

  确实,他们也不安静,今天下午余生安还来他座位上大闹了一场。

  “行吧行吧,反正你学习好,应该也没多大问题,祝你好运。”周一对着裴清霏微微笑到,扬起的嘴脸充满暖意,自然而干净。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裴清霏竟然也回了他一个微笑,虽然有些僵硬,但还是让周一大吃一惊。

  这不合常理。

  周一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要是调侃裴清霏笑得僵硬这件事,说不定这次微笑就是他能看到的最后一次了。

  周一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座钟,“七点多了,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确实该回去了,在女孩子家里如果待到很晚被邻居看见的话肯定会遭闲话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这里周围的人会不会关心这种事,甚至这里周围住没住人他都不确定。

  裴清霏也顺着周一的目光看向那座不知道用哪种珍惜木头制成的巨大座钟,她只记得这在她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立在那个角落。金属摆锤发出的声音极富节奏感,让人听了非常舒服。周一想起自己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座钟的摆锤一分钟摆六十下,也就是会以一样的时间间隔发出六十次响声,而人体心脏跳动的频率普遍为一分钟六十到一百下,所以座钟发出的声音有助于使人心跳放缓,让人平静下来,虽然周一严重怀疑裴清霏不需要这个也能很快的平静下来。

  “嗯。”裴清霏轻声应道。

  周一起身,将茶几上的那两桶空了的面桶叠在一起,动作麻利的扔到垃圾桶里,随后拎起书包转身和她说了声“拜拜”就往大门走去。

  “嘭,嘭。”周一走时,顺手轻轻带上了里屋的木门,可能是很久没有更换的原因,已经有些老旧了,所以周一第二次才关上。

  又过了一会,院子里传来了铁门之间摩擦碰撞的声音,“咣”的一声,整座别墅又陷入了沉寂。

  南方的秋夜很不一样,明明到处都是蛙鸣,空气中也时不时吹过几阵熏风,到处都是夏天的模样,可周一总有一种感觉,冥冥之中像是有些什么东西会一直提醒你秋天来了。

  周一和余生安的家都住在河对面,在一片最早兴建现代化住房的老房区,大部分都沦为了补助房,用于当地的住房分配。周一的父亲是当地一家车厂的工程师,周一妈妈则是一家纺织厂的小组长,都是拿钱不多但是每天要早出晚归的苦差事。所幸二人都是给公家干事,在周一很小的时候就分到了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也就是周一现在住的。虽然都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不过对于吃过苦的老一辈人来说,够住了。

  余生安的父亲和周一父亲他们俩是同一座车厂的,所以他们住的是同一片住宅区。二人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面了,但是由于父亲之间没有深交,所以两个孩子也就没有熟络起来。

  秋夜很容易给人带来平静,周一走在一条小路上,周围的花圃铺满了很多种不知名的野花,沿途偶尔还能遇见几株桂花树,它们都一直在不断的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淡淡的幽香可以让人抛去一切杂念,好好想想事情该怎么解决。虽然周一目前倒是没有什么棘手的事,一声轻才是他的常态。

  突如其来的一阵凉风让周一赶忙拉起校服上衣的拉链,这就是周一冥冥之中的那种感觉吧,来自秋天的声明,十月了,它真的来了。周一心想。

  别墅那头,虽然离周一那声“拜拜”已经过去数十分钟了,但裴清霏还是一声不吭的静坐在客厅沙发上,两只手掌都被大腿死死的坐住,仰头看向一侧的落地窗,可窗帘并没有拉开,如果她没有透视术的话,大概率是只能看到用来遮阳的黑色纱布的。裴清霏好像在想着些什么,单看表情是不可能知道她内心是开心还是难过的,不过十七岁少女的心情向来就不是写在脸上的,她们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小心思,更何况是裴清霏这种整天都一张表情的女生。

  裴清霏一顿,回过神来,闭着眼轻轻摇了摇脑袋。她经常会想起自己曾经和那个女孩的对话……

  “裴清霏,你是哑巴吗?”小女孩逐字念出,虽然字面意思上有些挑衅,不过它出自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嘴里,这样反倒是觉得多了一份单纯。

  “不是。”小裴清霏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怎么那么不爱说话。”

  “我也不知道。”小裴清霏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小女孩愣了愣,竟然在一旁开始摆弄起了手里的洋娃娃,随后又突然冒出了一句:“你和你爸爸妈妈也是这样说话的吗?”,她懒懒的抬头,小小的双瞳里却可以看到女孩眼中大大的疑惑。

  小裴清霏迟疑了一会,“我很少和他们说话。”

  “哦。”小女孩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刺痛人心,其实裴清霏也没多大感觉,她习惯了。

  ……

  她艰难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左脚有些发麻了,她反复揉捏着,想让血液流得快点,好让她能收拾自己刚刚吃过的泡面。

  不对!茶几上的那两桶泡面竟然消失了?

  裴清霏微微皱眉,闭上眼睛开始回想,不过片刻之后就再次舒展开来,如果不仔细看,甚至发现不了那微微扬起的嘴角。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笑,也是少有的一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