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二十章 苏晚柠的完美计划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0-06-19 14:06:02 全文阅读

“有一天晚上我失眠了,然后就在床头开始数羊,一只两只 ,三只四只,不懂数了多久,但是等我念出五百二十万一千三百一十四这串数字时,我总觉得那一头是你扮的,于是我就决定今晚一定要把你找出来。”

次日清晨。

  听到预备铃敲响后,苏晚柠有些心急了,因为她注意到自己右上角的那个位置,竟然还是空的。

  裴清霏虽经常独来独往,但向来不会迟到,苏晚柠经常需要记录学生出勤,在她印象里,她还没在那本黄皮本子上写过她的名字。

  “裴、清、霏,这名字……嘶……”她在就近的一张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难不成她爹妈在她小时候……就提前预知了她长大后清冷的性格?”她在心里暗暗想到。

  她扭过头看向一旁的周一,发现他竟然泰然自若的看着手上的语文课本,絮絮的念着昨天老吴上课讲的课文,不过转头想想,现在好像就是早读时间,她才是那个不正常的。

  “哎,你没发现吗?”

  “发现,发现什么?”

  周一咧了咧嘴,低头打量了一圈自己。

  “你笨啊,你前面少了个人都不知道?”

  “嗐,我以为什么呢。”

周一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是啊,你不觉得奇怪吗?裴清霏从来不会迟到的,会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苏晚柠咬住嘴唇,沉声说道。

  周一注意到苏晚柠在说这话时,闪过的眼神中透过一丝不安。

  “说不定人家就请假了,瞎操心。”周一虽是淡淡的说着,但却还是下意识的偷偷扫了一眼裴清霏的座位。桌肚子底下整整齐齐的堆着两叠书,书角也没有一丝褶皱,像是两堵刷上栗子粉的砖墙,干净整齐得甚至让人怀疑这座位的主人是不是一个处女座。

  听周一这么轻松的说出来,苏晚柠有些不悦,这个男孩。

  周一没打算告诉她昨晚的事,虽然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是没必要。

“可以但是没必要。”周一在遇事不决时,总喜欢套用这句话,感觉可以帮他省去很多不必要马上做出的决定。即使他百分之一百的相信苏晚柠不会乱说,但是保不齐她会不会乱想,和一个女孩密切接触,总感觉会影响他在她心中的一些正面形象,虽然他也不懂自己脑海里所谓的是否真的事实存在。

  苏晚柠抬头看向黑板上挂着的时钟,此时离上课铃声敲向还有三分多钟,这时老吴拖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教室。

  周一一直觉得很奇怪,第一节课为什么通常是语文课?好像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安排的,虽然之前看过一篇报道,里面说的是上午第一节课这个时间段时,人类大脑的记性是最好的,有助于语文课堂中一些相关文字的记忆,可周一第一节课通常都是大脑一片空白,极度想睡觉,脑袋都不清醒,怎么来的记忆好一说?所以他还是一直持怀疑态度,当然,这只针对他的个人情况。

  让大家意外的是,老吴没有直接走上讲台,而是径直的走向苏晚柠。

  苏晚柠直起后背,目不转睛的看向朝自己走来的老吴,她又开始紧张了,虽然她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吴弯下腰,在离苏晚柠耳朵还有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停下,小声的说道:“裴清霏请假一周,你给记个病假。”

  “哦,好。”苏晚柠瞪大了眼睛,迟缓片刻后点头应声道。老吴没跟着迟疑,说完就双手被在后面,迈着步子走上讲台。

  “你看吧,瞎操心。”周一在旁边,他也听到了老吴和苏晚柠刚刚说的话,虽然他早就提前知道了。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昨晚?”

  怎么还说不清楚了呢……周一有些无奈,但还是轻声温柔的说道:“怎们就又和昨晚有关系了呢?老吴不是说了她请假了嘛。”

  “所以就更有可能是因为左右晚上自己回去受伤了或者是遇到意外什么的,不然怎么会请假。”

  苏晚柠老这样,每次有些什么事就爱往自己身上揽,会突然变得莫名紧张,哪怕只是稍微和自己有关,在没有弄清真相前,她会想出一大堆不太好的结局,周一有的时候怀疑她是个悲观主义者,可平时她却那么乐观。而且和裴清霏相反的是,每个人都愿意和她亲近,因为她脾气好,谈吐间就能让人觉得她是个极度乐观开朗的人,开心的时候走路一蹦一跳的,偶尔甩甩自己的马尾辫,不开心的就趴在桌子上,也总有一堆人愿意来安慰她,好像她一哭,周围的气氛都会随之而凝固,给人一种好像一瞬间就能从早春变成悲秋的感觉。

她大方磊落的对待身边的每个朋友,和头上的高马尾一样激昂,周一一直觉得,苏晚柠的待人处事方式,完全是出自于她那颗干净纯洁的心和一种来自书香门第的文化底蕴。

周一有不祥的预感,他感觉这件事在苏晚柠这里怕是糊弄不过去。他目前还没办法理解这一点,但总归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将这种莫名的神经质归结为善良的表现。

  周一皱了皱眉头,“可能是嫌麻烦?”

  “嫌麻烦?什么麻烦?”苏晚柠盖上了手中的课本,略显疑惑的看着他。

  我怎么知道是什么麻烦!她就说到这,又没告诉我。周一内心暗暗吐槽到。

  “额……”周一一时哑口,他还没措好辞怎么接自己抛出的这个理由。

  苏晚柠见状,倒是没继续深究下去,反问道:“对了,你昨天还接人家下课来着,她昨天是受伤的第一天,昨天都能来为什么今天不能来?一准是昨天晚上出了事!”

  周一咧了咧嘴,有些尴尬的摸摸后脑勺。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苏晚柠那句“你昨天还接人家下课来着”说得有些怪异,说得好像二人很暧昧一样?也不懂是不是苏晚柠故意这样调侃道,但是只有周一自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一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对了,你不是知道她家在哪嘛?”苏晚柠突然转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我……我知道吗?”周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想着搪塞过去。

  “对啊,你昨晚前天晚上送她回的家,肯定知道她家在哪啦。”苏晚柠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言语之间有些激动。

  “哦,对,但是……嗯,我是晚上去的,现在不一定认得到路的。”周一结结巴巴的说道,他自己都感觉言语之间少了一份自信,让人不怎么相信。

  “少来。周一,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怎么都不关心一下同学的,昨天还知道别人腿脚不方便送人家回去。”苏晚柠的话里有些责备的意思,但字里行间的温柔却让周一毫无抵抗力。

  只是,又是那句话……

  周一狠狠心,依旧是硬着头皮说道:“不是,是我真的不大记得到了,那天晚上天太黑了。”

  “那你,那你放学后去试着找找看?行吗?”苏晚柠的语气让周一有些无法拒绝,明明每个字都是软绵绵的,却轻松的攻破了周一心底的防线。

  

“行是行……不过,这……这是不是太变态了?而且,你要知道她家干嘛啊?”周一早就想问了,其实他心里猜出了一点半点,不过是想口头得到确认而已,所以语气犹犹豫豫的问道。

  “同学请假了,我身为班长,肯定要代表全班同学去看看啊。”苏晚柠突然挺直了背板说着。

  果然,和周一猜的一样。

“要不,等考完试再去?而且人家说不定不想别人去她家呢,你也知道,她整体僵着一张脸,说不定内心就是有什么隐情呢!”周一想着先继续找些理由先应付过去,说不定考完试她脚就好了,苏晚柠也就忘记了。

“不行!周一,你这是对同学的不负责!我命令你,你今天中午就去看看她家在哪,我去和吴老师要她的电话,就以看望同学为由,如果她不愿意就算了,但是你不能推脱!你是咱们班唯一一个知道她家在哪的人,你总不能让一个病人出来迎接咱们吧。对了,就这周周五吧?明天晚上我刚好有时间,下周周三就要考试了,我刚好可以把笔记一起送过去,完美!”

苏晚柠语音刚落上课铃就敲响了,一开始还是会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或多或少的牢骚,但是在老吴用教鞭狠狠的敲打了几下讲台后,整间教室就变得瞬间安静下来了。

苏晚柠明显对自己刚才的计划颇为满意,踌躇满志地拍着桌子就瞬间站起身来,可当她准备和往常一样大声喊出“起立”时,却突然发现自己前面的胡雯竟然还趴着睡觉!

“起……起立!”苏晚柠愣了愣,半晌才喊出来,同时她很快反应过来,用脚尖用力地踹着胡雯的椅腿,尝试以这种方式叫醒她,可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等她醒来,从讲台传来的一声“巨响”直接让毫不知情的周一也浑身一哆嗦。

周一看向讲台上板着一张脸的老吴,顺着他的恶狠狠的目光才发现自己眼前的胡雯竟然还搁那趴着睡呢。

完了,又是六遍《滕王阁序》。周一苦笑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