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可口可乐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0-06-20 15:50:09 全文阅读

  “哎哎,算了算了,我陪你等好了。”苏晚柠身子赶忙向后倾了倾拉停了周一,一边有些无奈的说道,一边又将自己的手腕抽出,转过头咧了咧嘴,瞳孔显得有些涣散。

  此时周围的人群已经少了一大半,球场上高二年段大比分领先,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周一扬了扬眉毛,深深的看着她,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一阵肆意的笑声瞬间划破这一略显尴尬的气氛。

  是余生安,他大笑的向二人走来,脸上的表情很灿烂,手上还提着一大袋东西。

  “嘿,boy and girl(男孩和女孩),请你们喝饮料!” 说着就一边从那黑色塑料中随手抓出一瓶芬达冲周一他们晃了晃。

  余生安先递给了苏晚柠,她看着手中的芬达愣了愣:“你哪来那么多饮料?”

  “别人送的呗。”

  “谁给你送那么一大袋?你父母来了?”苏晚柠歪过脑袋,眼神充满疑惑。

  周一从袋子中挑了瓶百事,正扭着瓶盖,突然听苏晚柠这么一说,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余生安张了张嘴,正打算解释时却被周一抢先说道。

  “你想多了,阿姨没那么无聊,一准是那群女生哈哈哈哈哈。”

  周一瞥了眼一旁发愣的余生安,冲他邪魅一笑,随后将苏晚柠手上的芬达一把抢过,把已经拧开瓶盖的百事递给了苏晚柠。

  他知道她爱喝可乐,尤其是百事的。

  “时间不早了,咱走吧。”周一刚咽下一口汽水,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嗯,走啊。”说罢他们三人一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校门走去。

  迎着落日,余生安在左边,裴清霏在中间,周一在右边,三人呈“凹”字。出了校门后,三人就默契的朝着东边走去,余生安一路絮絮叨叨地说着刚刚打球如何如何精彩,某个精彩的进球如何如何,起初周一和苏晚柠都只是笑呵呵的有的没的插着几句话,可当余生安无意之中突然蹦出来一句:“嗐,周一你要是也来就好了,一准和我配合得很好。”

  三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但是随后余生安突然反应过来:完了,自己说错话了。

  可就在这时,苏晚柠也突然冒出来一句:“对啊,周一,我都忘记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打球了,是初二升初三的时候吗?”

  周一扭过头,没多加犹豫轻轻应了声:“好像是吧。”

  “那现在为什么不打了?”周一的情绪并没有表现得特别强烈,以至于苏晚柠甚至没有看出来,依旧穷追不舍的问到。

  见状不妙的余生安抿了抿嘴唇,艰难咽下喉中的唾沫后突然灵机一动,松开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汽水滚落一地,颜色五彩缤纷。

  “哎我去,好沉啊,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也不帮帮我。”说着余生安就弯下腰准备拾起自己脚下的那瓶百事可乐,见状狼藉,苏晚柠也赶忙弓着身子想去抓住那瓶朝路滚去的汽水。

  两人有些手忙脚乱。

  只有周一还镇定自若的站在那,他知道余生安的用心,他还不会残废到连几瓶汽水都拿不动。

  “初二暑假,我在一个野球场打球,然后我传球给队友的时候不知道那人是个新手,他见球来就下意识的躲开了,球不小心砸到了一位在球场附近捡矿泉水瓶子的老太太,她当时就直接昏厥过去,我们一群小屁孩瞬间慌了神,还好球场上有个叔叔在,他开车把我们送到了医院,医生准备给她做全身检查,到了医院后我害怕,我害怕医生叫我父母过来,所以我逃跑了,但是我更害怕那个老太太因为我走了没人管……然后我就又掉头回去……”

  苏晚柠听傻了眼,余生安脸上的表情反倒没什么波动,默默的在一旁,一个人安静地将路边的一瓶瓶汽水拾起,然后又面无表情地放进黑色塑料袋里。

  苏晚柠愣愣地看了眼蹲在地上的余生安,弱弱的问道:“然……然后呢?”

  “还好那个叔叔人很好,不仅付了医药费,还一点没用怪罪我。我们怕说话打扰老奶奶休息,就走到医院门口的草坪上,他当时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因为在车上我就看你一直在照顾她,给她喂水帮她擦汗,我的眼光不会错,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当时直接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但是后来事情并没有结束,当我们走回病房时,老奶奶不见了。叔叔猜她应该是起来看见自己在医院里,怕付巨额医药费才跑的,后来我又去球场了,不是去那再打球,是因为我找到那个老奶奶,不过,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逃跑的那次就是见她的最后一面,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想打球了。”

  周一说完,三人之间再次陷入沉默,像死一样的安静,仿佛周围空气中的水珠都凝结成冰柱,深深扎入心脏,让人难以呼吸。

  天色渐晚,余生安拾起了路边最后一瓶汽水,故作姿态的大声说道:“啊!终于捡完了,累死我了,天杀的,咱们走吧。”一路上余生安继续在那讲着有的没的,周一偶尔会应上几句,他和周一陪苏晚柠走到一条巷子入口处后互相道别,然后就掉头往自家方向走去。

  二人沿着河堤那条路,路上偶尔卷起一些沙尘,天边一角红得有些发黑,漫天的晚霞总是会透出一股莫名的愁绪。

  “我还以为你不想再提起那件事了。”余生安双手架在后脑勺,将头偏向河堤一侧。

  周一瞥了眼余生安,幽幽地说道:“还不都是你……”

  “我……我这不打球打嗨了,变得口不择言了。”余生安厚着脸皮笑,这条沿河路上安静得出奇,以至于他的笑声显得略有些尴尬。

  周一转过头去,“无所谓了,反正苏晚柠也不是别人,知道就知道吧。”

  二人又陷入了沉默。

  他们走到了那栋黑色别墅的正对面,是裴清霏家,二人默契的看向那栋房子。

  “对了,裴清霏来考试了吗?”

  周一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好久没见她了。”

  余生安有些莫名的好奇,他一直很纳闷一件事,“你说,裴清霏长得那么好看,和苏晚柠比都不相上下了,不应该很多人主动来找她做朋友的吗?怎么可能受伤了轮到你去扶她。”

  想起这件事,周一轻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不知道。”

  在长里中学,高二(1)班是少数名族班,二班是文课的重点班,周一那个班是他们年段的理科重点班,一开始周一得知自己分到重点班时是有些得意的,不过他曾以为会读书的那些好学生不应该都是那种,顶着一顶乱糟糟的头发,不在乎衣着,校服上沾满黑色签字笔笔水,一心只知道埋头读书的呆子,他甚至觉得自己会是那么班唯一一个正常人。不过似乎有意在反驳“人丑就要多读书 ”这一观点,诸如余生安、苏晚柠、裴清霏三人,周一经常在深夜做不出题的时候感慨,为什么他们长得那么好看,学习成绩还如此优秀。

  周一确实算是一个正常人,再正常不过了,即使经常待在余生安附近也丝毫不惹人注意。

  “可能,是因为有些人太过优秀,以至于大家甚至不敢靠近他们,就像你一样。”

  “我怎么了?”余生安睁大眼睛,神情有些疑惑。

  “你有一大堆追求者,可敢和你表白的只有长得好看的那几个,比较勇敢的会给你送可乐汽水,但是大多数人甚至连送可乐汽水的勇气都没有。”

  余生安愣愣的看着周一,没有说话。

  周一倒是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继续平静的说道:“你知道吗,苏晚柠在初中就已经很有名了,她是我们那个年段最会读书的,也是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女生。最搞笑的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和她很熟,所以很多男生叫我给他们递情书,她和好几个长得贼帅的男生传过一些流言蜚语,但是唯独没有和我传过。他们莫名的非常放心我。”

  “是因为成绩一般,家里又不是富二代,长得又不出名等等一系列缺点吗?”余生安觉得气氛有些莫名的压抑,突然插上一句,随后仰头大笑起来。

  周一对他翻了个大白眼,随后又淡淡地说道:“原来我也以为是这样,后来在一次和她同桌聊天时她告诉我,女生也好,男生也罢,他们觉得我既然会替男生递情书给她,那肯定不是喜欢苏晚柠,而且苏晚柠婉拒了所有追求者,身边只有我这么一位男生,这么好看的一个女生愿意整天和一个普通男生玩在一起,又认识那么多年了,既然不是情侣,那肯定只是朋友。换句话说,他们觉得苏晚柠没把我当异性,只是当成了好朋友,我不仅不是威胁,反倒是可以帮助他们的朋友。”

  “你不是一直这么干吗?”周一猛地转头,他很想反驳余生安,但是又找不到理由,仔细想想,还真是。

  “嗯,所以我不打算继续这样了。”周一抬头看天,轻启薄唇一本正经的说道。

  余生安见状,嘴角带笑:“你要……开始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