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遇上就是上上签了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495  |  更新时间:2020-06-23 09:31:29 全文阅读

当晚,八点刚过没多久,苏晚柠洗完澡漫步到客厅,一头秀发被水珠打湿,粘黏成几瓣几瓣的披散下来,她歪过脑袋,拿起了披挂在沙发上的浴巾,神情慵懒地轻轻搓揉着湿发,客厅电视的正在播放着某部琼瑶剧。

  明天不用上课,正是享受惬意时光的时候。

  正当苏晚柠对电视上的某个情节深感无聊时,她房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以至于让她本来懒散的心情紧急集合,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激动。

  她快步走进卧室,进门时熟练地用脚将门顺带关上,身后传来了“砰”的一声,她走近书桌,拿起了桌上那震动逐渐变得越来越微弱的粉色手机,绿色的手机屏幕单调地显示着两个字:周一。

  “喂,周一,怎么了?”

  “嗯?什么怎么了,难道你忘记了明天约好一起看日出的事了吗?还是你想反悔啊?”电话那头好像在偷笑,语气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得意渗过无线电传到苏晚柠耳朵里。

  苏晚柠突然愣住,回过神来想了想:对啊,我竟然把下午的打赌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周一讲的那件事。

  “我才没有!我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好吗!”

  说一不二?听到这个成语时周一终于是笑出了声:“嘿,好嘞,要的就是你这种说一不二!明早五点,江东桥上见。”

  “五点吗?”苏晚柠语气有些惊讶。

  “对啊,你想几点,现在应该都是五点半左右日出吧?”

  周一也怕有些太早,毕竟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大家都想多睡会,所以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啊,我们看日出不得去盘凤山山顶吗?那到那怎么着也得一个钟头吧?”

  “嗷,那你的意思是?”

  “好歹也得再早半个钟头呀,四点半吧。”

  电话那头的周一有些震惊,他还以为苏晚柠嫌太早,没想到……

  半晌后,“行,我就怕你起不来才想定的晚点,你要那么自信,那就四点半。”

  听到自己被瞧不起,苏晚柠又有些上头了。“你才起不来呢!明天我一准比你早到那!”

  “好啊,那咱们比比,谁先到那的中午请吃饭,怎么样?”

  周一在电话那头扬了扬嘴角,不管谁先到,他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约苏晚柠一起吃午饭,稳赚不赔的生意。

  “比就比!谁晚到谁小狗!”

  周一尽量克制着自己的笑意:这个傻子,也太容易上钩了吧哈哈哈哈哈。

  苏晚柠一脸自信地说道,语气显得很硬气,可她还不知道自己又掉进了周一圈套。周一在电话那头笑得嘴角都有些僵硬,就差把得意二字纹脸上了。

  “行,那晚安喽。”

  “嗯,晚安。”说完苏晚柠就挂断了电话准备放下了手机,可这时手机屏幕上亮了一串数字:八点十七分。

  苏晚柠轻笑了一声:“神经病,八点多说什么晚安。”但是话音未落,自己竟然忍不住开始打起了哈切!又模模糊糊的说道:“我的妈呀,周一这个毒瘤……”

  晚安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暧昧的词了,在很多时候,它就等同于一句“我好想你。”可有的晚安又只是一个礼貌用词,它是一段对话的结束,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两个汉字。

  苏晚柠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她定好了一个‘4点’的闹钟后竟然开始变得有些无聊,门口的琼瑶剧不是她的菜,她甚至觉得剧情有些中二,于是索性就从书架抓起一本书,是她之前读了一半没读完的《摩根的旅程》,她最近特别喜欢这种20世纪前的外国小说,感觉那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单看那一行行文字就足够让她回味无穷了。

  她侧过身子,一抬脚全身就很轻松地翻上了床,她把书架在自己胸口,慵懒的倚靠在床头开始有滋有味的读起来,可没过多久,时针仅转过半刻苏晚柠的眼皮就开始打起架来,小时候的苏晚柠一直想把那些哈切憋肚子里,她以为只要不打哈切那就不会困,可事实证明,哈切仅仅是倦意来临时的前锋,而不是爆炸时的引线,杀死几个前锋并不能就此逆转战局。

  她知道自己这样肯定是看不进去了,索性把书朝床头柜一扔,掀起被子倒头就睡。

  反观周一那,他正因为明天的一系列约会变得兴奋不已,激动得原地打转,毫无倦意。

  他站在阳台上,靠着有些冰凉的黑色栏杆,秋天夜晚的凉风吹得人很舒服,没有冬天那刺骨的酥麻感,也比夏天晚风中的燥热好上许多。他从睡裤口袋中掏出手机想定个闹钟,可余生安既然凑巧的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周一愣了一会,随后接起电话懒懒地问道:“喂,干嘛?”

  “快快快,打开你的电视机!今天的麦迪超帅!”

  麦迪是余生安和周一共同的偶像,所以每次有他的球赛他门都不会互相吱一声,所以听他这么一说,周一瞳孔瞬间放大,用比电话那头余生安说话声还高的音量激动地说道:“真的吗!我去,我给忘记了!今天有火箭的比赛啊!”话还没说完,周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出自己的卧室,熟练而又迫不及待地摁开了电视开关,双手十指交叉放在鼻前,随后电视机出现色彩,传来了NBA解说员激动的声音,周一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随着麦迪的一次次进球嘴角不断上扬,发出一阵阵欢呼和呐喊声……

  ……

  等周一再次醒来时,他脑袋已经有些胀痛,一双眼皮像是被挂上了几十斤的睡欲,他挠了挠自己糟乱的刘海,迷糊着眼,艰难地找到了那只藏在床底下的拖鞋。他全身软绵绵的,却又像行尸一样僵着一个姿势。睡眼惺忪的朝着四周摸索着自己的手机。

  摸到了,他想看看几点了,毕竟闹钟还没响,他只想知道自己还能睡多久,据说被迫早起的人大部分都是这个心理。

  摁开了屏幕,‘四点二十六分’。

  周一缓缓闭上双眼,半晌,周一瞳孔瞬间放大数倍,甚至要挤破眼眶。

  “我去我去,什么玩意,闹钟咋没响呢?”

  周一顾不上那么多了,从衣橱随意抽出一件套在身上,一边刷牙一边梳弄着头发,一切看似行云流水,却又显得手忙脚乱,他甚至都没顾得上看时间,直到周一下楼梯时他都还在整理自己的领口。

  “这次真的嗅大了,第一次和女孩看日出,竟然睡过了头。”周一两层台阶作一步,栏杆被他拉拽得“咣咣”响。他想着,尽量在路上控制下表情,表现得镇静一些,好歹可以挽救下形象,可当他刚下楼时,就看到了此时最不想突然见到的那个人。

  只见她双手插在一件粉白色的夹克口袋里,头上戴着一顶小麦色的渔夫帽,下半身则是一条灰白色的休闲裤,配上一双帆布鞋,背对着周一站在花圃旁,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Hello……哈哈哈,苏晚柠……你来得挺早的啊。”

  听到声音,苏晚柠转身抬眼一笑:“何止是早啊,都可以来接您了呢。”

  周一也灿灿地笑着,朝她挥了挥手,不知道为什么,周一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在那磨磨唧唧的有些犹豫,他总觉得如果直视苏晚柠会让她看到自己这副糗样,那必将颜面扫地……

  苏晚柠有些看不下去了,歪过脑袋淡淡地说道:“周一,你在那磨蹭什么呢,日出还看不看了?”

  “哎,好。”

  无奈,周一只好硬着头皮快步走上前,微微涨红了脸。

  “噗嗤,不是,周一,你嘴角旁边还有牙膏泡沫呢哈哈哈哈哈哈哈。”苏晚柠一边捂嘴笑吟吟的看着他,一边又从斜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周一。

  他闭着眼睛用看似绝望的表情从苏晚柠手中接过纸巾赶忙擦拭着嘴角,将整张脸也顺带清洁了一番,他不想再被发现什么莫名奇妙的残留物。

  半晌,苏晚柠没有像周一想的那样表现半点不悦,只是轻笑着看他手忙脚乱,眼中尽是温柔。

  “我……我睡过头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杀的闹钟没响!”周一尽力解释道,口吻夹杂着疑惑,耳朵烧红了起来,见苏晚柠又指了指自己糟乱的袖口和蓬松糟乱的头发,周一直将头偏过一侧,满脸通红地将自己袖口理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走吧走吧,路上讲吧,待会真来不及了。”苏晚柠笑得有些喘不过气了,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后,面带笑意的说道。

  “你说你是不是猪啊,闹钟都闹不醒你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怎么可能啊,平时都能闹得醒的,怎么今天不管用了呢,就算睡回去了自己好歹也有印象吧?是不是定错时间了啊?”

  “行了,叫不醒就叫不醒嘛,我又不会笑话你。”刚说完这句话,苏晚柠就又忍不住的在那捂嘴狂笑。

  “你还说不笑话我,不行,我倒要看看。”随后,周一一脸气愤的掏出手机,打开了‘设置闹钟’界面,正想看到底是自己取消了还是闹钟定错了时间,可眼前的一幕让他表情瞬间僵硬。

  “咋了。”苏晚柠探过脑袋。

  “我,我没定。”

  “霍,你是比猪还傻,闹钟都忘记了!”

  周一一脸茫然,怎么可能呢?他记得他昨天在阳台上定了四点……“完了,我想起来了,我把时针数字调到‘4’余生安那天杀的就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就给忘记。”

  看周一那逐渐呆滞的表情,苏晚柠见状踮起脚尖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你自己蠢,还怪余生安给你打电话。“

  周一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一脸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闪闪发光的苏晚柠。

  “对了,你四点半在桥那里没等到我,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一声呢,这样说不定还能早起一点。”

  “你是不是傻,那样不就把叔叔阿姨和你一起震起来了吗!你自己那么傻,干嘛要拉叔叔阿姨一起受惩罚?”随即白了白自己身旁那个“不懂事”的男孩。

  听完理由后的周一有些恍惚,他轻笑一声,转过头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这位一直不断在骂他‘傻’的女孩,甚至忘记了尴尬,忘记了那顶糟乱的头发。

  懂事的女孩不多,要是刚好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位,那就算是上上签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