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三十章 此情此举,出自温柔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20-06-23 22:45:30 全文阅读

 女孩双瞳逐渐失焦,直到周一抬手,在苏晚柠面前晃了晃。

  “你在想什么呢?”

  清晨时候,人走在山间小路的石梯上能明显感觉脚下有些打滑,路边的植物被晨露打湿,道上来往的行人非常少,周一和苏晚柠他们半山已经快到山顶了,沿途也只见到两对起来晨练的老夫妇。

  苏晚柠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看着凭空出现的周一和他身上那件干净整洁的白衬衫失了神,半晌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什么。”

  周一刚想说什么,然而就在此时,远方的天边开始展露出一道细长的白光,白光中间有一圈亮点,大地万籁俱寂,天才刚刚破晓,树冠上的几声鸟鸣就瞬间划破了此时的寂静,山林间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白雾,天亮了。

  东方浮起的鱼肚白圣洁而纯粹,二人透过树林间的空隙,眺望着远方的山头的那道光晕。

  “还是没赶上啊。”周一长叹一口气,有些丧气地低下了头。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但是他心底不懂有多看重,平时学业繁重,这样放松的机会也许半年才有一次,何况还是因为自己的马虎才让他们俩错过了日出,苏晚柠也因此一大早起来白跑一趟。从来的路上那时候她说的那些话来判断,她应该会很失落吧,他想。

  但是周一看低了她的心态,见状后的苏晚柠有意清了清嗓子,嘴角微微上扬有模有样地说道:“嗯哼,小周同志,这就是你的思想不觉悟了,一件事如果过于看重结果那只会是得不偿失啦,我们应该享受过程,享受美好,好歹我们确实是看到日出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周一一脸惊诧地抬头,此时晨曦正好洒在女孩脸上,精致的脸蛋像是铺上了一层金粉,苏晚柠没有转头,而是对着朝阳絮絮地说着什么,展露的侧脸在那闪闪发光。

  她内心又何尝不是遗憾呢,好不容易的一次放假,四点起床摸黑爬山,若是只追求从林叶间看日出 ,怕是谁也不会信吧,只是她觉得周一说得确实不错,一味看重结果反而是在加重思想负担,反正太阳已经升起,地球照常转动,总不能凭着遗憾让时间倒流吧?

  “日出,真的好美啊……”

  两人看得出神,一个眺望远方,一个窥探旁人,一时之间,竟也忘了江水奔腾,飞鸟巡天,恰得此情此景此人,要那壮阔江水何用?要那诸侯俯首何由?纣王烽火诸侯如儿戏仅博妲己一笑,玄宗奢靡误国如浮梦仅宠贵妃一人,皆出有因罢了。

  苏晚柠在空中扬了扬手臂,像是在舒展筋骨,随后就迈开步子打算接着往山顶走去,山道阶梯的间隔很宽,她要迈着很大的步子才能从一层跨到另一层。

  “还要往山顶走吗?”周一杵在原地,呆了几秒钟后才叫住了苏晚柠,他们已经看到了日出,还继续往山顶走的意义也就变得不是那么大了,毕竟盘凤山他们来过太多次,多到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刚刚上山时还发现路边少了颗马尾松,之前来的时候周一还和那颗马尾松合过影呢。

  她停住脚步,朝后瞥了眼周一:“都快到山顶了,顺便上去看看吧,好久没上去了。”苏晚柠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确实很久没上去了,周一一边心里估摸着,一边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得有两年了。好奇怪啊,市中心的盘凤山两年未曾涉足,几十公里外的郊区景点却是几个月前才去,周一在心里暗暗感慨到。

  盘凤山一峰突起,不与群峰相连,城市四周沃野平畴,与其说它是山峰,不如叫它丘陵才更确切,毕竟海拔还不到500米,所以没过多久,苏晚柠就迈过最后一层石阶,周一紧随其后,两人来到了这阔别已久的山顶。

  “好久没上来了,感觉这亭子都变旧不少。”周一从口袋抽出纸巾,擦拭着亭子旁边的石椅。山顶地方不大,中间是片铺满大理石地砖的小坪,周围零星长着几棵高山松和灌木丛,靠近山崖的一侧建有一座石亭,崖边是用铁链围起来的防护栏,在这里俯瞰山下,可以纵观大半个城市的景色。所以如果在这看日出的话,确实有着更棒的观赏体验。

  苏晚柠扶着石柱半蹲身子,点了点头,摸着石柱上的灰尘,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周一愣了一下,看着一旁喘个不停的苏晚柠轻声说道:“很累吗?我把这擦干净了,快过来坐吧。”

  周一笑着继续说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体力不行干嘛要勉强啊”

  苏晚柠还没喘上气呢,所以只是弱弱的白了眼周一,没有怼回去。

  周一倚靠在座位上,双手撑着膝盖,闲着无聊,漫不经心地拉开了他书包拉链,里面只装了一本书,是那本英语必修6,他抽了出来,摇了摇头随手翻几下就打算塞回去。

  正巧这时苏晚柠抬头,瞥见了周一手上那本英语必修6,女孩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直接是看呆了:“我去,你还真带了本英语书来?”

  “什么啊,不是一开始你说迎着日出背单词吗?”

  苏晚柠有些无语,这个猪头还真当真了。

  “我可没说,明明是你说的,而且你是不是傻呀,一本书背了一路。”

  “当时明明就是你不肯赌,然后我说了你才答应的。”

  苏晚柠咽了口唾沫,罢了,要是真继续说下去还真是她的锅。

  “我好渴呀,你带水了吧?”

  周一摇了摇头:“没,今早一起来刷牙洗脸都是同时进行的,怎么可能会记得带水。”

  “……那你怎么记得带书了?”苏晚柠目瞪口呆。

  “哦,这是我昨晚就塞进去的,我这不是怕你说我不带英语书食言了吗。”说罢,周一还扬了扬手中的英语必修6。

  苏晚柠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呆滞片刻后懊恼的说道:“我看你背了书包,还以为你带水了呢,啊,我真是傻子,怎么能用人的思维去揣测一头猪的行为呢?我在路上就应该买好的呀!”

  周一咧了咧嘴,直接就抄起书朝苏晚柠头上轻轻拍去,“你才是猪!大清早的哪里有卖水的……”

  被这样一波反击苏晚柠是完全没想到的,顿了顿后扑哧一声笑出来,“哈哈哈哈,说得也是,我多半应该是和你待一起久了,被传染了。”又说道:“啊,我现在好渴啊,渴到没力气下山了。”

  周一笑着看她,在一旁和她开着有的没的玩笑,两人走到崖边,此时已经六点多了,山林间的那层薄雾散得干干净净,城市的马路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黑点,身后也陆陆续续有人爬上了山顶。

  宁静被喧嚣取代了。

  苏晚柠四下扫视着眼前这片城区,嘴里碎碎念的说着:“那边是江东桥,那里是长里,那里是金海路,那里是我家,那是……东塔。”

  东塔,一个大雨的最终归宿。她又想起了那件事。

  “行了,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下山吃早饭吧?”周一看她俯视山下看得出 了神,从身后轻轻拍了她一下。

  “哦。”她弱弱的应了声。

  可她觉得自己的小腿还是好酸,感觉像是脚踝那绑着块石头,要花比平时多好几倍的力气才能够举起它,她猜应该是自己平时没怎么运动,突然一下走了那么远的路,这条不争气的腿还有些不适应。自己上半身玩嗨了,全然不顾及“底层人民”的感受,所以语气中都透着些疲惫。

  周一舔了舔嘴唇,张嘴想说些什么,不过没说出来。

  他总是对苏晚柠的语气特别敏感。

  “我背你吧。”他笑着说,“看你这样一准是平时体育课都在偷懒了。”

  谁说不是呢,老师一喊自由活动就迫不及待的想回教室,没有太阳,没有燥热,在教室里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快活得很,苏晚柠想着。

  她咧了咧嘴,有些犹豫,将垂在额前的几绺刘海朝后撇了撇,“你背得动吗?”

  周一朝前多下了两层台阶,半蹲下身子,向身后挥手示意。

  苏晚柠清了下嗓子,虽是有些尴尬,不过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倒向了周一后背。

  “重吗?”

  她咬住了舌头,轻声问道。

  周一摇了摇头,半晌,又补了句,“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说我重的委婉表达吗?”苏晚柠埋着脑袋,只露出一双眼睛,娇小的鼻子凑在周一肩上嗅了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兰花香,也不知是哪染上的。苏晚柠那头浓密的秀发也沿着周一脖颈两侧披散下来,弄得他脖子有些痒痒的。

  “就是……这是什么蠢问题啊!我怎么知道啊,我就只背过你一个女生……”

  苏晚柠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在心中整理了一下翻涌的情绪后顿了顿,微笑的说道:“哈哈哈哈,你才傻!你最傻了。”

  “你最近老说我傻,你这问题问得不是更傻吗?”周一歪着脑袋,朝后看了眼背上这位神情得意的女孩。

  苏晚柠笑吟吟的看向四周,有意躲避周一的眼神,然后像是为了避免这无所适从的尴尬,她又抬手轻轻拍了下周一头顶,“砰,”这声闷响,和女孩的脸红一样,皆出自温柔。

  据说男孩被女孩拍了脑袋以后就不会再长高了,周一想起这个不知哪里听来的传言,咬了咬嘴唇后又想到:还好我已经够高了。

  苏晚柠掩嘴而笑,“我说你傻你就傻,快冲,我肚子饿了,我、要、吃、早、饭!”

  女孩向前挥手,握拳发出冲锋的姿势。

  “你不也是第一个背我的男孩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