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定义天才二字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6-24 22:26:49 全文阅读

山下不远处就是市政府,那门口有好几家早餐点,有的是门店,有的只是支个摊,沿着围墙摆上几张桌子,再放上几条矮脚凳就可以在那卖些豆浆油条之类的,也不用叫卖,自会是有成群结队的上班族来吃。

  其中有一家,是在那条街最里头,地上放着几个水泥桶,水管插在上面,支起一张白色的塑料布,不是很显眼,但是往常时候客人却是络绎不绝。这家周一和苏晚柠都特别熟,小学一大早上学时,周一爹妈和现在一样忙,给个三五快就自己讲究着吃了。苏晚柠来得频率倒是低,但是几年时间积攒下来,来得次数就多了。两人经常关顾那家摊位的生意,偶尔碰上同个时间线了,两人还会在一张桌子上碰面,吃完了就打着闹着去学校,也是段回忆。那位摆街摊的大娘操着一口地道乡音,四十多岁,三十多岁才生儿子,这在上一辈眼光里算是晚的了。但是见谁都是乐呵呵的笑着,让小时候的周一和苏晚柠觉得特别亲切。

  其实不止是他俩。有人说一天的心情好坏是由早上的心情所决定的,如果大清早有人迎面给你个大大的微笑,换做谁都会觉得特别开心吧。

  “赖婶,今天生意怎么样呀?”苏晚柠一蹦一跳的走上前,她的声音很甜,听着叫人酥酥麻麻的。

  “嘿呦,我当谁来了,你们俩今天怎么有空来婶这吃啊?都多久没来了!”赖婶还是一样,笑起来眼睛像月牙一样,右眉角有一美人痣,虽然笑的时候脸上会浮起好几道皱纹,但是近近的看起来特别好看,想必年轻时应该也是个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主。

  “今天放假,我和周一刚从山上下来,就想着说来你这过把嘴瘾。”

  “唉好嘞!难得还记得赖婶,两人还是老三样是吗?”赖婶指了指三轮车前的周一和苏晚柠,手指上附着了些白色粉末,周一猜应该是炸油条时那面粉粘上的。

  “嗯!”苏晚柠笑吟吟的点了点头,随后就找了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下。

  “你说你们呀,年轻就是好,这么有雅致,在长里读书那么累,好不容易有个放假还爬爬山,呦,真不错!”赖婶砸吧了下嘴,周一注意到她在说这话时还一边时不时的点了点头,一边又将手上的白色长条小心翼翼的放进油锅里。

  听赖婶这么一说,苏晚柠微笑的转头看向周一,他们对立而坐,小小的方桌还不足一米长,仿佛在说:是啊,好不容易一次放假,都是因为你。

  周一玩弄着桌上的牙签筒,抬头挑了挑眉,看她那眼里皎洁的笑意也是瞬间心领神会,然后仿佛是悟透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直接偏过头,扬起嘴角,只给苏晚柠摆了张侧脸。

  现在还早,客人不是那么多,要是等到七点一过,那些要去上班的人就会多了起来。所以赖婶也闲着无聊,一直在那絮絮的说着有的没的。

  “长里读书累吗?我儿子也快中考了,初三了,和你们在一个学校,不过他没你们那么厉害,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长里。”

  周一听着,摩梭着下巴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赖婶打小就知道他们,周一和苏晚柠读初三的时候赖婶儿子刚好初一,苏晚柠中考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长里,周一次点,二十多名,但考上了也是不错。苏晚柠当时还给他儿子辅导过功课呢,他准是经常在中学红榜里看见他俩名字,回家和赖婶提过几句。

  赖婶说这话的时候,语调里没了前几句里那种轻松诙谐,倒是多了份愁绪和担忧。虽是没有笑,但脸上的皱纹却是莫名多了几道。周一听着,看着,哑然。

  “会的,一定会考上的。”苏晚柠咧咧嘴,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赖婶笑着:“嗐,儿孙自有儿孙福呀!这事咱尽力就好,咱也没什么文化,帮不上忙,看他天天读书读到抓耳挠腮的咱也心疼,嗐,你知道吗,现在小孩读书太累了,前些天他做个作业做到十二点多,像他爹,犟,不做完不罢休呀。”连叹两声气,周一印象里还挺少看赖婶叹气的。

  都说天才是百分之九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天分,可少了那百分之一,不也凑不成百分之百吗?这句话真害人,不懂勉励了多少人埋头努力,成了多少人的座右铭,可到头来却是张空头支票。当真以为努力了百分之九九离天才就只差那百分之一了?周一看过一句毒鸡汤:若是努力了就有用,那要天才干嘛?

  周一不知道眼前的苏晚柠算不算天才,因为在印象里,她的书生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读书时一丝不苟,勤勤恳恳,有着女孩的细心,也和男孩一样机灵。但肯定也不乏很多人和她一样努力,只是少了点天赋。

  世界很残忍。

  不过也是公平的,这只能说明某些人读书没有天赋,也许上帝为你打开的天窗在其他领域呢,与其抱怨,不如在每天早上起床时选择开心,不需要赖婶,自己在镜子前给自己一个微笑,告诉自己,自己在开心和不开心之间,已经做好了选择。

  “嗐,你看婶,年纪大都忘先给你们上豆浆了,怪我怪我!”赖婶突然补了一句题外话。周一也从自己的思绪中抽出神来,清了清脑子,想得越多活得越累,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赖婶说完就用腰上的围裙擦了擦手,随后从一旁架子上的铝锅中舀了两碗豆浆,盛得很满很满,一边放到苏晚柠面前一边还乐呵呵的低头说了句:“晚柠是女孩子,先给她哈,婶马上给你盛。”

  苏晚柠笑:“没事,周一也是女孩,给他不冲突。”

  他耸了耸鼻子,微笑的看着眼前两位女士“串通一气”,两人笑得很开心,周一也只好陪笑,随手从身边那张桌子抓了个陶瓷汤匙,轻轻放进了苏晚柠面前的那碗豆浆里。

  汤匙磕在碗壁上,周一突然岔开话题:“对了,今天不是周末吗?小小还要上课吗?平时应该会来帮婶才对吧?”

  小小就是赖婶儿子,因为身材特别瘦小,初三了才一米五多,所以大家就叫他小小,听着倒也蛮可爱的。周一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听了赖婶说的那句话才反应过来:平时哪有分谁先谁后,都是赖婶端一碗,小小端一碗。

  “嗐,他倒是闹着要来,也不怕同学看到了寒碜,傻孩子,但是他初三了,我就索性让他别来了,好好读书比啥都重要,你说是吧。”

  周一僵住,鼻头突然一酸,只是愣愣的回了句:“是,读书重要,读书重要。”

  “赖婶哪的话,怎么会寒碜呢?不偷不抢,靠双手吃饭,小小就不是那样的人!”苏晚柠扬眉,激动的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乖孩子,哈哈哈哈哈,吃吧吃吧,不够甜和赖婶说句。”赖婶端着周一那碗豆浆,脸上笑得特别开心,额上少了几道皱纹。

  周一有的时候很佩服苏晚柠和余生安,两人不仅长得秀气,说起话来也是嘴甜的要命,也不让人觉得虚伪或是生硬,特别讨人喜欢。

  想起余生安,他应该才是那个毋庸置疑的天才吧。周一听以前跟他同校的初中同学说过,他那所学校不怎么出名,每年考上长里的只有二三十个,所以学风很一般。他初一初二凭着张俊俏的脸蛋天天混迹女生群体和班级后排,在男生女生之间都玩得很开,也不怎么爱读书,他同桌说余生安学期结束了书都还是崭新的,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年半,直到初三下学期仿佛才突然开窍,或者说是才开始认真比较确切?然后用心读了半年,以极高的分数考上了长里,远远的将那些埋头努力了三年的学生甩在了身后,真叫人抓狂 。

  “一会去哪?”

  周一顿了顿,喝完汤匙中的那口豆浆后才缓缓抬头,额上浮现出几道抬头纹。

  “没想好,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没,大哥,是你约我出来的……”

  周一有些尴尬,放下了手中的汤匙,“我知道,可是,我还没想好。”

  苏晚柠舔了舔嘴唇,“要不我们把胡雯和李垚叫出来吧?人多了也热闹!”

  这怎么行!把她们叫出来自己就成了唯一一个男生了!二人约会成了姐妹聚会?周一心想。

  “不行,你们一堆女生,我多尴尬呀。”

  “你也可以把余生安交出来啊,顺带,叫上裴清霏。”

  “裴清霏?”周一有些愕然,“为什么突然要叫她?你们很熟吗?”

  “不啊。”苏晚柠轻轻摇了摇了,淡淡的说道:“你们不挺熟的吗?”

  “我什么时候和她熟了……都说了上次……哎越描越黑。”

  周一有些无语,最后“懒得说了”四个字挂在嘴边,没一股脑的说出去,感觉语气有些太冲了。

  “总之,不怎么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