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偶遇曾识简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4:53 全文阅读

 “唉周一,你是怎么知道她是小女孩妈妈的?”

  苏晚柠脚步朝后挪了挪,扬起右手半遮着嘴巴轻声问道。她刚刚只顾看自己身前的那个小女孩,没听到周一和女孩妈妈的对话。

  周一扬了扬眉,抬头朝苏晚柠那看去,头顶的太阳越来越大,周一脚下的光影黑白分明,枝叶的棱角被勾勒得清晰可见,随后故作玄虚的说:“我推理出来的,啧,厉害吧。”

  苏晚柠轻笑一声微微点了点头,她没接着说什么,咧了咧嘴就转过身去,只是笑容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周一和苏晚柠迈着迟缓的步子朝前方一点点挪动,甚至都没觉得自己位置有所变化。苏晚柠伸长脖子朝左右探了探,食指尖指着地板上有节奏的晃动,嘴里絮絮的数着。

  她在数最前面那人开始往后十个的队伍长度,然后以此为衡量单位估摸着自己前面还有多少人。

  苏晚柠甩着马尾辫朝后一转,自信满满的对着笑着周一说道:“我们前面只有四十几个,快到我们了。”

  周一愣愣的看着苏晚柠,女孩脸上的笑容宛如一抹甘泉,滑过青石,漫过池草,浸透男孩的心。

  “就是不懂还有多少张票……”

  然而就在这时,从最前方售票屋走出来了一名穿红色背心的工作人员,从队伍前面点着人头,紫黑色的嘴唇上下浮动,嘴里絮絮的算着,漫步走到了刚刚那个女孩的妈妈身旁,然后突然停下,在她脚边放下一块白色牌子后朝身后大声喊道:“后面的人不用排队啦!票卖完啦!”

  声音很沙哑,却一股脑的窜进苏晚柠耳朵里,震得她脑袋嗡嗡的。

  这也太凑巧了……刚好就卡到自己刚刚让苏晚柠让给女孩妈妈的那个位置,不过看老头那样,应该是点着人头算票数的,他不知道自己要买五张票,所以就算排到自己也最多就只剩一张票了,刚好成全了这一家三口,嗐。周一心里默默想到。

  苏晚柠呆滞的看向队伍前方,那个老头拿着扩音器朝着还未散去的排队人群又说了遍:“不用排队啦!人数上限了!对不起!辛苦大家了!”

  老头每说一句就会大喘气一番,好在说得还算礼貌,语气也算温和,周一身后那群人只是随口抱怨几句就很快准备散去。

  只有苏晚柠苦着脸转身看向周一,沉默片刻后才脸上的细纹才舒张开来。

  “怎么办……”苏晚柠弱弱的问道,失落的眼神看着让人觉得有些楚楚可怜。又接着说:“周一,我觉得我们闯祸了……要是刚刚不在路上又打又闹的浪费那么多时间,我们说不定早就到这了,啊啊啊啊啊,闯祸了,还是我们把胡雯他们叫出来的,现在我们这又拖后腿了……”

  苏晚柠在周一身边时总是很没主见,明明十七岁的人了,却经常像个八岁的小女孩一样遇事就急得直跺脚。其实很多时候周一的作用并没有那么大,只是和苏晚柠在一起时,在必要的时候不被低落的气氛所感染。

  “你别急,我去问问,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再卖我们几张。”周一快步走上前,和刚刚那个拿着扩音器的老头指手画脚的说着,老头反复摇了摇头,周一继续说着什么,随后老头指了指远处的红色小木屋,周一远远看过去,小木屋屋顶上还驾着一块铁皮招牌,上面写着五个字:“园区管理处”。

  苏晚柠见周一朝自己招了招手,一脸激动地朝他小跑过去。

  “怎么样了,大爷答应再卖五张票吗?”

  周一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不料大爷抢先开头说道:“姑娘,不是我们不愿意卖,咱们这园区刚刚开园,还在试营阶段,所以当初只印了500张门票,这的门票都是进园发出去,出园区收回来,所以一张都多不出来,我看这小伙子那么着急我也想帮,可我也拿不出票啊。”

  老大爷的嘴里带着一股东北腔,听得周一和苏晚柠一愣一愣的。

  “那……那怎么办。”

  “没事,老大爷一会带我们去办公室看看,看看里面的工作人员能不能想想办法。”周一揉了揉眼睛轻声说道。

  “唉对,瞅瞅那的那些当官的能不能帮你。”老大爷手上摇着那个扩音器,拍了拍进声口,然后眯着眼按掉了开关。

  红色小木屋的房檐很低,等周一他们走进一看之后才发现,原来只有屋顶那块是木制结构,周围四壁都是水泥墙然后贴上了木纹墙纸,看着倒也是有些逼真。

  周一推开浅灰色的防盗门,发出一连串“吱…”的声音。

  “你好。”

  见到周一和苏晚柠走进房间,书桌后的中年妇女倒是一脸一脸震惊。

  “你好你好,请问……”妇女最后一个字拖了很长,她嘴唇有些油腻,苏晚柠觉得她口红颜色有些太深了。

  周一在桌前絮絮的说着,明明一句话是能解决的,周一硬是围绕着那个“最终目的”讲了好久。苏晚柠一直缩在周一身后,偶尔眨眨眼,目光呆滞的瞥了眼周一侧脸,又睁了睁眼睛,看向身前这个面容略显油腻的中年妇女。

  “对不起,我们真没办法,当初只印了500张门票,我们……”妇女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屋子的大门被从外面打开。

  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头上戴着顶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周一甚至看不到他的眼睛,他低着头,也不看房间内有谁就目中无人地径直从周一身前走过。

  中年妇女的目光跟着少年一直在移动,抿了抿嘴唇缓过神后又朝着周一继续笑着说道:“我们确实是没办法,对不起两位同学,你们可以下午再来。”

  “姐姐,能不能通融一下啊?其实我们才五个人,而且都是学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周一脸上闪过一丝乏力,刚刚的一套论述让他有些精疲力竭,是精神层面的枯竭,而非身体。他刚想接着说些什么,没想到苏晚柠率先说道。

  苏晚柠的声音很细,听起来娇滴滴的,往常时候她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时,周一就会毫无条件的应下苏晚柠的所有要求,这是周一内心最致命的软肋,苏晚柠也许没有主动感知,却能潜意识的激发这种特殊技能。

  然而此时,原本在那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玩着茶杯的少年突然猛地抬头,看向苏晚柠那个方向。

  周一和苏晚柠两人马上感知到了房间角落投来的神秘目光,一齐转头看向那个少年。

  是曾识简,周一认出他来了,尤其是他那手臂线条,在老吴向大家介绍他时就让周一印象深刻。周一背着手看他,因为内心萌生的某种特殊感觉,他对这个转学生总是没办法激起什么好感。

  中年妇女呆呆的看着眼前行为诡异的两人,脸色有些不耐烦了,张了张嘴正要说着什么。

  可苏晚柠突然歪着脑袋轻声问道:“是曾识简?吗?”她有些怀疑,但是凭借着脑海里的模糊印象,她还是壮起了胆子。

  “嗯。”对方点了点头。

  屋内光线很暗,四人之间有种不可由说的气氛,能言善辩的周一此刻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既然没办法通融,那就走吧,周一想着。

  “你们是?同学吗?”中年妇女翘起食指,在周一和曾识简面前来回指了指。

  “对,同班同学。”苏晚柠微笑的看向妇女,她回答的语速很快,就是不假思索马上脱口而出的那种。

  又沉默了片刻,半晌后,曾识简发话了。

  “妈,他们都是我在学校玩得很好的同学,是我和他们说咱们这新修缮好特别漂亮邀请他们来的,当时他们问我什么时候来最合适,是我说这个时候来排队就能买着票的。”

  苏晚柠和周一直接听傻了眼,张大了嘴巴目光呆滞的看着曾识简神色轻松的说着眼前这番让两人大跌眼镜的话。

  “嗷,原来是这样啊。”中年妇女身子朝后靠了靠,不仅放轻了声音,还一改之前的严肃表情微笑的看着周一和苏晚柠。

  “所以说起来都怪我,我们不是有员工证吗?就那蓝色的牌子,拿……对了你们刚刚说咱们同学来了多少?”

  “五个五个。”苏晚柠马上扬起手激动的说道,对着曾识简张了张手掌,比了个数字“5”。

  “好,一会我拿给你们,你们一会进园出园都不用门票,拿着那个员工证给检票的那些阿姨看看就行,记得收好啊。”曾识简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特别温柔,冲着苏晚柠一副乐呵呵的表情,说着就要起身,拉开自己脚边的第一个抽屉。

  “对了,你要和他们一起去吗?一会你不是说要去你姥爷家吗?”妇女扭头看向曾识简,挑了挑眉细声问道。

  “不了,这次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我一会还有事。”曾识简嘴角上扬,朝苏晚柠微笑。

  周一半眯着眼,目光有些迷离,他怎么觉得,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不管是曾识简还是他妈妈,都在围绕着苏晚柠。

  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曾识简怎么会突然给他妈妈编上这么一大段摸不着头脑的“前因后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