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胡雯的诉苦计划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326  |  更新时间:2020-07-06 09:55:25 全文阅读

苏晚柠和周一走出来时,售票屋前还是熙熙攘攘的挤着一群人,大多都是中年妇女,男性向来没有那么大的情趣愿意在休息日出行。大坪上那群人有的是脸上洋溢着笑脸拿着票在等着入园,有的是还没买到票,在太阳底下苦着一张脸排队。

  由于那些吊牌太大的关系,又都是硬纸板不能对折,所以没法塞进他们的上衣口袋,苏晚柠无奈,就只好手上拿着。

  “你说,好巧不巧,曾识简的妈妈竟然是工作人员,刚好还是今天让我们给碰着了,我们不仅顺利买着了票,还省去了买票的钱,一举两得,bingo!”

  在周一和苏晚柠之间,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一番话的就只可能是苏晚柠。

  周一能明显的感觉到,刚刚曾识简的眼神、动作、语气都将苏晚柠和自己完全区别对待,周一刚刚在屋内时就有在细心观察和留意到,而且因为都是男生,所以他从黄有宪口中也了解了不少有关他的事迹,按黄有宪说的来概括就是——性子傲。因为黄有宪他们几个坐他身边,他已经是坐最后面了,黄有宪一开始的两天觉着人家刚来,为了发扬人道主义曾好多次主动和他说话,但是他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整体臭着一张脸,上课也不听,也不搭理周围发生的一些事,有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

  他从班上其他几个后排男生的嘴里也是对曾识简略有耳闻,总之风评略差,但周一向来不是喜欢从别人口中了解一个人的,所以周一自己也在班上留意过几次。

  他总是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剑眉下的那双杏眼看着有些凶恶,周一还想起来,曾识简刚刚转来班上时那一幕,那个时候老吴在他身后他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所以周一对他无法萌生好感也并非是无中生有,而是在一些细节上曾识简实在让人觉得有些,过于高傲自大了。也许女孩子比较喜欢这种痞性,但是男生群体之间实在是难以融入这类人,何况他还不想融入他们。

  苏晚柠开口,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有些诧异,歪过脑袋看着身旁愁眉不展的周一。

  “你,干嘛?在想什么呢”苏晚柠轻轻拍了下周一肩膀,周一缓过神,身子一震笑着说道:“没啊。”

  笑得有些苦涩,而且虚假,假到苏晚柠这种单纯的人都能一眼看穿。

  “怎么了周一?拿到票了还不高兴吗?”

  周一摇摇头:“没啊,怎么会不高兴。”

  有问题,一个这般孤傲性格,遇事就高高挂起的人,怎会如此热心帮助周一他们。周一越想越不对劲,而且他也不是非帮不可,要是他不提,曾识简的妈妈‘用票数不够’这一借口就足以将他们二人应付过去,何况曾识简还编了个“前因后果”,上演了一部“同学情深”的大戏。

  这不合常理,更不该是事实。

  虽然它已经发生。

  “可我看你怎么,有心事?”苏晚柠挑了挑眉,黑色眼球中闪过狐疑的目光。

  “对啊,我在想多出来这笔钱怎么花,要不我们去买些冰淇淋吧,边吃边等他们。”

  “好啊!冰淇淋我爱,哈哈哈哈哈。”苏晚柠傻笑着,周一看她那纯洁干净的笑容也不禁扬起嘴角。

  “啊,等一下两位同学,同学?”

  他们经过人群,周围都是嘈杂的交谈声,突然被一句温柔的声音叫住。周一转身寻找这让他颇感熟悉的声音来源,是刚刚那个小女孩的妈妈。

  小女孩妈妈冲他们招了招手,站在她身边的是那位抱着小女孩的大叔,他也在那乐呵呵的笑着,右肩上的黑色纹身显得有些违和。

  周一他们没有犹豫,因为小女孩和她妈妈温柔的声音给他们留下了不少好印象,所以他们迎着过往人群小跑,没走两步就来到了那条熟悉的队伍后面。

  “Hello,姐姐,怎么了?你找我们有事吗?”

  “不用叫我姐姐,叫我阿姨吧,呵呵呵,毕竟我孩子都有了,叫我阿姨吧,听着踏实些。”

  周一和苏晚柠对视一眼尴尬的笑着,轻轻挠了挠脖子。

  一些人是活在地上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有多重,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飘得忘乎所以。

  “我看你们往外走,是因为没买到票吧,你瞧我,刚刚只顾着和我先生庆祝自己是队伍有效排队人数的最后一个,却忘记了是你们两个小同学给我让的位置,还是我先生提醒我的。”说完女孩妈妈和那个纹身中年人充满爱意的相视而笑。

  她嘴里‘先生,先生’叫得格外优雅,声音也是咬字清晰充满磁性,让人听着非常舒服,还有他们夫妇在说话时所散发来的迷人气质,让人觉得她们非常懂得言辞之道,谈话间距离保持得刚刚好,使人在和他们交谈时觉得非常轻松愉快,气质这种玄乎的东西,向来是很难装出来的。所以苏晚柠猜测,这种谈吐不凡的气质应该他们受过高等教育的结果。

  “看你们两个年纪,应该是高中生吧,我听说现在高中生周末都要上课自习的,你们指定是难得出来游玩,我们每周都有两天的固假期,所以也不急现在这一上午,我们完全可以下午或者明天周天再来。所以你们先去玩吧。”她又笑了,笑得像荒漠中的一潭甘泉,让人忘记炎热,抛开了尘世之间的嘈杂喧闹。

  寥寥几句之间,竟然直接摆明了双方所处的立场,做到谦让有理,受之无愧,将礼让对象的心里负担都摘了个干净。

  女孩母亲说完就和身后的丈夫笑着准备朝后让开位置。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阿姨和叔叔了,我们刚刚拿到了园区通行证,我们现在是因为正准备出去和我们同学会和呢,所以才往外走,谢谢叔叔阿姨的好意了。”周一赶忙摇了摇手,拉着苏晚柠的手身子朝后挪了挪。

  “嗷,这样啊,好的好的,那我们不打扰你们喽,我们园区里见,拜拜。”孩子妈妈笑着朝后指了指身后的园区,另一只手插在腰上,无意之间竟摆出了一个迷人的姿势。

  “那叔叔阿姨,我们同学该等急了,我们就先走了,祝你们玩得开心。”周一转过身子,微笑地朝他们挥了挥手就朝园区大门走去。

  园区大门门口突然凭空多出好几个摆摊的小贩,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周一和苏晚柠来得太早的缘故,所以他们来时倒是没见过这些摆摊叫卖的,虽然已经是十一月了,苏晚柠和周一也都穿着外套做好了入秋的准备,但是气候因素并不能影响一个人贪吃的习惯。

  苏晚柠满足的舔着手上的双筒冰淇淋,周一的双手倒是空着的,他向来不爱吃这些。他们倚着园区门口的石碑,周一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五十多快九点了。

  “要不打个电话给他们吧,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他们应该比我们快才对吧……”苏晚柠弱弱的说道,手上的双筒冰淇淋在一点点的流着水珠。

  “有余生安在,大事应该遇不上,不然早打电话给我了,应该是被一些琐事给耽搁了,算了,我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看看他们走到哪了。”

  周一掏出手机,正打算打开‘手机通讯录’,眼前拐角处就出现了他们三人的身影,从远处眺望,他们三的身形有点像三个大胖子,要不是他们几个朝这挥了挥手苏晚柠还一准认不出来。她瞪大了双眼,等到走近时苏晚柠才发现,三人个个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胸前抱着一大袋东西,余生安甚至手上还提着一袋,看着颇为吃力。

  “我的妈呀,累死爷了,呼。”余生安在周一脚边如释重负般地放下胸前的一大袋东西,,购物袋里有两盒果冻掉了出来,刚好滑落在了周一鞋面上。余生安管不了那些,疯狂喘着粗气,重获新生般大声叫着。

  胡雯也是表情狰狞的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直接一股脑地冲上前,抱住了苏晚柠的细腰。

  “呜呜呜呜呜,苏晚柠,余生安她欺负我。”

  苏晚柠啼笑皆非的看着胡雯,微笑的故作怪腔朝余生安问道:“余生安,你从实招来!”

  余生安一时之间瞪大了双眼,激动的高声说道:“天地良心,我哪欺负她了,饮料啊果冻啊凡是有关液体,凡是和重有一丢丢关系的,都在我这袋子里,足足五瓶可乐果汁,你知道这有多重吗,也就李垚那塞了些餐布和用具啥的,胡雯那就几包膨化食品和饼干,加起来还不知道有多少斤呢,就这样我还欺负她了?”

  “哪有,我说的是你让我一个人去拿大家的吃的,抓着李垚就拿捆餐布。”胡雯嘟起嘴,愤愤的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李垚受伤给撞傻了一会,所以我才让她待旁边休息会,要是跟着你这没头没脑的人到处乱逛,指不定又出什么岔子。再说了,你一个在那明明拿得老开心了,还推着辆购物车,塞得满满当当,最后要不是我拉着你走你都不一定舍得,肯定现在还在那挑着呢!”

  “李垚受伤了?苏晚柠马上抓住重点,靠在石柱上的身子瞬间弹起,转身就要上前对着李垚仔细研究一番。

  “此事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反正,就是没什么大事,现在已经完全没事了。”余生安噙着笑意贼兮兮的说完,还不忘朝李垚那看了看,苏晚柠听后才松了口气。

  胡雯的“诉苦”计划流产了,但是丝毫不影响给大家带来了足够的欢乐,甚至连李垚也展露出迷人的微笑。

  周一在一旁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捡起脚下的那两盒果冻淡淡说道:“行了行了,别吵了,咱们还是想个法子看看怎么把这些大包小包的给带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