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李垚的胡思乱想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2020-07-05 23:15:55 全文阅读

  果汁从狭小的瓶口喷涌而出,橙色液体在空中滑过一道完美弧度后流进了余生安的一次性纸杯里,溅起一滴滴小水珠,杯中的漩涡像是科幻片中的黑洞一般,惹人畅想。

  余生安举起纸杯,顿了顿后才一饮而尽。

  “余生安你这思路好清奇啊。”

  “那是你不懂我,周一就能理解,对吧周一?”余生安又用肩膀蹭了蹭周一。

  他当然懂啦,他甚至知道余生安对这所谓的理想型描述来自哪位女孩。

  好巧不巧,正好来自提问问题的那个女孩,苏晚柠。

  只不过有一点点不同而已。

  苏晚柠是长发中分,余生安的理想型就刚好是短发齐刘海,苏晚柠只有163,余生安就喜欢个子高点的,苏晚柠是名副其实的美女校花,他反倒强调一句“不用太好看”。所有描述都是照着苏晚柠反着来的,周一虽脸上挂着笑,心里确实五味杂陈,唯独一个“苦”,最是上头。

  余生安,你未免也太刻意了。

  周一抬头,他想看苏晚柠现在的反应。

  她眉眼弯弯,一张笑脸看着完美无缺。

  “唉,这么说你比较喜欢李垚这种吧?”胡雯瞪大了双眼,指了指了苏晚柠右手边的李垚,食指上的食物残渣还没擦干净。

  胡雯话音未落,苏晚柠就激动的拍了拍胡雯大腿,“对!我第一反应也是这么觉得的!”她抿嘴而笑,却掩饰不了激动的神情。

  这倒让周一颇为意外了。

  李垚羞涩的低下了头,绯红迅速铺板了少女稚嫩的脸蛋,连耳根都变得通红。

  余生安看不下去了,再任由这两个女孩胡闹事情就更僵了,于是见状他马上开口救场:“哎哎哎,你们两女生怎么回事,人家李垚还在这呢,人家本来就害羞你们还不懂事的开她玩笑,而且她长得那么好看,哪里符合我的标准了。”

  最后一句又亮了。

  苏晚柠和胡雯一脸震惊的捂住嘴巴,甚至李垚也微微抬起头,眨了眨眼看他。

  周一不止一次佩服余生安说话的技术,对此事避嫌否认本是雷区,稍微处理不好就会让女方非常尴尬,结果余生安在撇清之际还不忘夸女孩一番,一来一回,女孩完全没有丢面,甚至是得到了赞扬。

  李垚就是短发,还是齐刘海,168的个子在女孩里也算是蛮高的了,至于长相,李垚不是那种“一眼美女”,第一眼算不了惊艳,看久了倒也耐看,长相上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虽然是巧合,但是周一明白,余生安不可能在对方在场的时候自爆,他明摆的是按苏晚柠的相反样子来形容的。

  胡雯苏晚柠听了余生安的话后依旧没作收敛,其实胡雯是有在憋笑的,倒是苏晚柠,一排洁白的牙齿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

  “好了好了,我们接着玩吧,别让李垚尴尬了,等下人家以后不和我们这群畜生一起出来玩了。”余生安又发话了,然后转头对着李垚笑着温柔说道:“李垚你别介意啊,我们这群人就是这样的,互相开玩笑找乐子,以后我们在一起玩多了就好了。”

  “没事,我知道是在开玩笑的。”李垚将额前的几绺头发朝后敛了敛。

  李垚想起之前在学校的日子,余生安对周围的人都很好,说话很有磁性,很多女生都喜欢问他问题……

  …….

  “余生安,你能给我讲讲这题吗?”李垚拿着第一次月考的试卷,小心翼翼的凑上前,轻声问道。

  余生安笑着看她,扬起的微笑配上偶尔飘动的斜刘海,一脸阳光朝气的样子让人看了甚至心情都会变得更好。

  “好啊,没问题。”

  他绝对不可能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泰然自若的女孩经过了多久的思想斗争才敢问出第一句,尽管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不管多少次,该害羞还是会害羞,该犹豫还是避免不了犹豫,这是在面对余生安的大多数女孩的通病。

  余生安很快扫过了李垚手上的题目,然后便开口说道“这题老师没讲过,不会也正常。”

  “嗯。”

  “这题主要是要知道一个公式,就是老师上周讲的两平行直线间的距离公式,然后讨论斜率是否存在,注意数形结合……”

  余生安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在试卷上圈圈划划,把一些重点数字和条件圈起来,方便提醒自己。

  于是他自然地拿起手边的签字笔,可就在那笔尖都快要挨到李垚试卷时,他突然顿住了,李垚注意到了这一停顿,但是她没敢看他,只是尽力用余光去瞥,可还没等她看明白,余生安就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签字笔 ,动作熟练地从桌肚子里抓出了一支铅笔。

  余生安前前后后讲了大概三分钟,他自认为将题目的解题思路刨析得清楚明了,随后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你听懂了吗?”

  “嗯?”见李垚没回应他,他又问了一次。

  “啊?”李垚刚从题目中抽出魂来,抬起头朝左边一歪,尴尬的笑了笑:“应该听懂了吧,谢谢你。”

  余生安轻轻瞥了眼,深呼一口气后舔了舔嘴唇。他不傻,明白后的表情应该是惊喜和喜悦,这两个情绪都很难藏在心底不表露出来。

  她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听懂后的表情。

  他没让李垚将试卷从自己手中抽走,随后还淡淡说道:“你把你稿纸给我下。”

  李垚缓了缓,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余生安见状也没犹豫,直接从她胳膊旁一把抓过那一本草稿纸。

  他又是絮絮的将了五分钟,三维图工整的画在了稿纸正中央,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解题公式和步骤。

  李垚张了张嘴,双瞳微微放大,娇弱的身子自然的向后倾。

  这回余生安没再问李垚听没听明白,而是轻手轻脚的理了理稿纸后,将它夹在试卷上一起递给了她,然后冲她笑了笑。

  赶巧就在这时,班上的另一个女生也揣着一张试卷来问他,更巧的是,也是那一题,和刚刚李垚问的一模一样。

  很多不凑巧的事情却发生的极其自然。

  “余生安,这题我做不出来,你能给我讲讲吗?”

  女孩的声音很甜,听着就很娇柔。

  看着她那满怀期待的眼神,余生安朝李垚那个方向歪了歪脖子,半晌后才憋出一个字。

  “行。”

  李垚无心做题,她很好奇,只能是装作看题的样子在一旁偷偷听着,无意中朝那瞥了一眼,她那角度正好看得清女孩的样子。

  女孩的脸蛋很好看,头发披散下来,两颗小虎牙非常显眼,李垚第一眼就看到了,笑起来有酒窝,应该属于可爱型的那种女生。

  余生安的语速有点快了,尽管李垚记不清余生安第一次给她讲题时说的那些内容了,不过应该差不多,只不过在细节上缩减较为严重。

  余生安讲完了,将自己手上折叠整齐的试卷递给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还在笑,其实她是一直都保持着那副样子。

  随后当他正要转头时,那个女孩开口叫住了他。

  “不好意思,我没怎么听懂,你能再给我讲一遍吗?”

  余生安转头看向那个女孩,咧了咧嘴停顿片刻后,笑着说道:“其实这题我也不是很懂,一知半解的给你也讲不清楚,我推荐你去问问苏晚柠,她说不定会。”他的话很温柔,但是说完后就果断转头,把脸埋进了自己桌前的那张数学卷子里。女孩见状,呆站着也觉得尴尬,讪讪的挤了个笑容后就转身离开。

  他们继续各自做着自己桌前的试卷,嘈杂的教室里,仿佛有隔音的结界将李垚和余生安两人笼罩起来。

  余生安当然知道李垚听到了他和那个女孩的对话,但是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很自然的在草稿纸上运算着。

  的确,余生安要有什么反应呢?何来自然不自然一说。

  为什么余生安不给她继续讲那道题?是因为他刚刚给自己讲过之后不想再讲第二遍吗?为什么他讲第一遍的时候都是加快语速简单带过?难道是因为自己是他同桌所以对自己特殊关照吗?她想着。

  她在发呆,脑子里想的完全不是数学题目。

  她马上用力摇了摇头,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这一自恋的想法甩在脑后,她在心里默默苦笑着,甚至连最起码的“同桌特权”对她来说都是痴心妄想,因为她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到扔在人群里甚至没人会愿意多看她一眼。

  但是她刚刚摇头时竟然忘记了控制幅度,剧烈的动作让余生安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他眼中宛如一片汪洋,却平静无波,仿佛能洞悉一切,两人之间的气氛安静得可怕。

  “是在纠结为什么我没给她讲刚刚那道题对吧?”余生安浅笑一声,率先开口问道。

  “别误会,不是我不想告诉她,是因为我从她那眼神中看不到求知欲,只能看到我自己,说白了,她根本不是想来问问题的。但是我在你眼里能看到,甚至我第一次讲完时你还沉浸在我的稿纸上没马上抽出神来,你是真的想知道这个题目怎么做,所以我才有欲望给你讲到底,人都是相互的。”

  李垚抬眼看他,眼神有些呆滞,她没想过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关于他行为的解释。

  她对他轻轻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真相如此简单。

  余生安抿嘴笑了一下,将桌上的稿纸又往自己胸前这挪了挪。

  ……

  “好了!我要开始发牌了!”余生安将自己脚边的纸杯举起,一饮而尽后大声笑着说道,爽朗的笑声一股脑的涌进了李垚耳朵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